元尊 元尊全文阅读 元尊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最后的手段

天渊洞天。
    虚空上的光幕闪烁,其中有着赵仙隼手托八角铜镜的身影显露出来,顿时也是在天渊洞天内掀起哗然与骚动。
    “万祖域竟然连“祖魂镜”都请了出来...”
    “这是要亡我天渊域啊!”
    “真是欺人太甚!若是苍渊大尊尚在,万祖域怎敢如此过分!”
    “大尊失踪多年,也不知道究竟如何,可若是他老人家真是无事,怎会不理天渊域的事情?!”
    “大尊怎会出事?周元总阁主不是才收的亲传弟子吗?”
    “这...未必真是如此啊...或许,只是五位元老放出来安抚人心的手段。”
    “......”
    洞天内,无数人窃窃私语,可谓是人心晃动。
    以往的时候,他们自然不敢如此说,可现在天渊域面临巨大的危机,人心不稳下,总是有人慌不择言。
    但这些声音传出去,还是给天渊域的士气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一些投向周元所在位置的目光,都是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周元面色冷漠,对于那些目光视若不见,这个时候说这些废话简直毫无意义,因为一个不慎,说不得天渊域真是有着倾覆之危,那个时候,究竟是真亲传还是假亲传,那也没多大的意义了。
    他死死的盯着光幕中那赵仙隼的身影,先前他的预料的确没错,对方同样是知晓“天烛目”的存在,所以也是有着应对之法。
    那万祖大尊,今日显然是志在必得!
    面对着这种局面,就连素来冷静的周元,心中都是不免有些忧虑焦躁起来,因为眼下来看,这种局面,恐怕唯有苍渊师父现身才能够破解,可他一旦现身,那就落入了万祖大尊的谋划中。
    那个时候,苍渊师父不见得会出事,但周元觉得,恐怕夭夭会出事。
    因为他感觉,万祖大尊的一切谋划,其实真实目的是夭夭...
    一边是天渊域的覆灭之劫,一边是夭夭...
    “太弱了,还是太弱了啊...”他紧咬着牙,在心中不甘而自责的喃喃道。
    而虚空上,郗菁,玄鲲宗主他们也是眼神森冷的望着那赵仙隼的身影。
    金塔之顶,赵仙隼单手托着八角铜镜,他似是察觉到郗菁等人的目光投射,于是也是抬起头对着虚空处露出一抹笑容,那笑容带着一丝嘲弄,似是在告诉郗菁他们,今日不论他们如何挣扎,都是无法更改结局。
    “九院兄,继续进攻吧。”他微微偏头,嘴唇开合,那声音却宛如是穿透虚空,
  直接是落入处于边境另外一处的洪九院耳中。
    洪九院吐了一口气,点点头。
    下一刻,他印法变幻,只见得九座金塔之中不断的有着金色洪流喷吐而出,洪流席卷天地,引得天地间异象不断。
    而那金色洪流则是浩浩荡荡宛如天河般,继续对着那天渊洞天入口处的光图结界轰击而去。
    咚咚咚!
    每一次的撞击,都是有无法形容的巨声响彻,那声音直接是形成了实质的音波,在那虚空一波波的扩散,整个天渊域的范围,似乎都是能够听见那雷鸣般的碰撞。
    无数视视线心惊胆战的望着那虚空处毁灭的撞击。
    而在这种撞击下,那黯淡了一角的光图结界,也是有着巨大的涟漪不断的扩散出来。
    无数人惊颤的望着这一幕,不断的祈祷着光图结界能够抵御住那种恐怖的攻击。
    他们的祈祷似乎是起到了一些作用,那黯淡了一角的光图结界,看似被轰击得不断颤抖,但却始终牢牢的屹立于天渊洞天入口处。
    这一幕,顿时让得天渊域无数生灵生出了一丝希望。
    天渊洞天内也是响起了无数松气的声音,大尊所留下的守护结界,即便破碎了一角,但想要破除,依旧并不容易。
    周元同样是在此时松了一口气,看来万祖域还是着急了一些,他们只有一道奇物,顶多只是让得守护结界有所削弱,却难以动摇其根基。
    看这架势,如果那万祖大尊不亲自出手的话,未必能够破了这座守护结界。
    而有这般想法的显然不止周元一人,天渊洞天无数人都是暗自将紧绷的心给放了下来。
    虚空上,郗菁,玄鲲宗主等人对视一眼,虽说神色依旧凝重,但眉宇间的阴沉倒是散了一丝,因为这守护结界的防御,同样出乎他们的意料。
    “希望那万祖大尊不会亲自出手。”边昌族长缓缓的道。
    虽说如今万祖域连法域强者都是派了出来,但只要万祖大尊不亲自出手,那么意义就截然不同。
    可若是万祖大尊亲自出手的话,其他那些大尊也未必会如他的愿。
    毕竟一位大尊亲自出手攻伐九域之一的中枢所在,这可算是彻底破坏了混元天的规则。
    郗菁轻轻点头,看这架势,只要万祖大尊不亲自出手,对方不一定破得了守护结界...这算是如今对他们天渊域唯一的一道好消息。
    只是...不知道为何,郗菁还是隐隐的感觉到一丝不安。
    对方,真的是没其他的招了吗?
    ...
    赵仙隼凝视着虚空,他望着那久攻不破的光图结界,淡淡一笑,大尊手段果真非凡,即便他们汇聚了九位法域强者的力量,都是无法将其突破。
    不过...
    他的嘴角有着一丝诡异弧度掀起。
    郗菁啊郗菁,你若是以为师尊就只有这些手段的话,那也是太天真了。
    有些手段,只是太过重要,不能轻易动用而已,但今日这场,万祖域必须赢下,所以这些手段,也该启用了...
    赵仙隼轻笑一声,这般手段一旦启用的话,恐怕这天渊域将会彻底的翻了天。
    “好戏要开场咯。”
    赵仙隼手掌一抬,一枚玉符出现在他的手中,玉符绽放着光晕,然后一点点的碎裂开来,化为光点消散。
    天渊洞天内,郗菁,玄鲲宗主他们也是锁定了赵仙隼,后者的这般举动令得他们立即警戒起来,但让得他们疑惑的是,那玉符碎裂后,却并没有引来任何的动静。
    似乎那赵仙隼只是捏碎了一枚普通的玉符而已。
    但郗菁他们却明白,赵仙隼不可能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对方此举,必有深意。
    可他们无法知晓那深意究竟是什么,只能本能的感觉到阵阵不安。
    “他究竟在做什...”
    郗菁的声音尚还未曾完全的落下,然后她便是突然的察觉到后方有着一道特殊的波动涌现。
    郗菁的身体猛的一僵,然后她便是有些僵硬的缓缓转过头。
    只见得在那后方处,白夜族长面色复杂,他的手中握着一颗水晶球,其内有风雨肆虐,正是周元自风雨湖中夺来的那一道奇物。
    玄鲲宗主,木霓,边昌族长也是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虚空在这一瞬间凝固。
    郗菁有些痛苦的闭上眼,嘶哑道:“白夜,不要做蠢事。”
    她终于明白那赵仙隼捏碎的玉符有什么用了...
    白夜族长轻叹一声,道:“良禽择木而栖,天渊域不是万祖大尊的对手,几位何必负隅顽抗?”
    “抱歉了。”
    他声音带着歉意,然而眼目却是充满着冷冽决然,其手掌猛然握拢,浩瀚的源气涌入水晶球内。
    咔嚓!
    水晶球轰然碎裂,那一瞬间,一道浩瀚洪流冲天而起,直接是自天渊洞天内部贯穿而出,最后狠狠的轰击在了入口处那光图结界之上。
    这一刻,整个天渊洞天,天崩地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