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 完美机器女友

74 关谷之殇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对着月亮摆了一会pose,给航拍留下足够的拍摄时间,之后,潘多多带着张小白来到卫星监视不到的角落。

    靠着墙壁,潘多多默然无语,繁华深处喧嚣过后是落寞,面对那个结局,她不知道如何跟张小白告别。千言万语口难开,哼哼,这明明是言情小说的女主角嘛,本殿下才不会这么小女人

    低矮灰暗的角落,三处高楼遮住了上方卫星的视线,很像当初打架的地方。场面沉默,情人节的激扬已然结束,张小白一直浮在半空的心情重新落到了地上,回想起潘多多今天的表现,他无来由的心跳加速。既然是逃跑,不应该低调,小心翼翼吗?像昨天这样毫无顾忌,甚至是放肆的挑逗着官方人员的神经,难道不是自己给自己增加危险!

    最后的疯狂,最后的离别,最后的盛宴,总之,心中出现的都是这种不好的联想。张小白看着潘多多,熟悉的面容有些陌生的感觉,似乎预示着什么,他张了张嘴,同样不知道说什么好。犹豫了好久,他一咬牙,走到潘多多面前,伸手扳正她低垂的头,首次展现出身为男性强势的一面,狠狠的盯着潘多多的眼睛,张小白无比郑重的一字一句道:“无论你准备去做什么,我不管,你一定要回来!”

    “让我回来,你 还需要做一道选择题。”潘多多没有正面答复新晋男朋友的要求,她伸手抚摸着张小白的脸颊,磁力和按摩的作用慢慢消失,脸部的肌肉开始恢复之前的模样,“刚才的样子只是为了让你避免被普通人骚扰,警察知道你的存在,如果他们找你问话,不要隐瞒,全部告诉他们就好。过段时间,有人会将题目交到你手里,如何选择,你只需跟着自己的心走,不要勉强。”

    说完这些,潘多多最后吻了吻张小白,没有等待他的反应,她解开了全身所有的限制,近百倍于常人的力量蹬在地上,脚下坚硬的水泥地面裂开层层蛛网。充满力量和美感的双腿继续了足够的弹性势能,在张小白不舍的注视下,潘多多径直弹向了高空,越过高楼,消失在他的面前。

    虽然多多面对的是个不可抵御的庞然大物,但看到她临别前展现出的超凡能力,张小白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卫星的注意力被羚羊挂角般跳跃在高楼间的潘多多引走,张小白走出角落,半天没有听到寻找自己的警笛声。也许自己的口供会影响多多的行动,能晚点被警察发现就晚点。

    走在大街上,电子广告标牌上出现的悬赏令吸引了熬夜人群的关注,每个悬赏令前都围着三三两两的行人,有出租司机,有小混混,有逛夜市的情侣,还有一些特殊行业的服务人员。

    张小白来到一处大广告标牌,玩味的看着上面的悬赏照片:从上往下拍双人头像,还好没照到衣服,眼镜也因为角度的问题变了形。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将照片拍了下来,万一事有不谐,可以留作纪念。

    张小白的动作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一个小混混打扮的青年盯着他看了几眼,开口打趣道:“哟,拍照的兄弟,别说你和这上面的小白脸有点相像啊。你要是打扮打扮,去冒充那富家少爷,得了属于你的家产,不比拿那一百万强上百倍!”

    张小白应付的朝他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准备找个小旅馆躲个几夜,估计多多的事做完了再回家。

    “妈的,不识趣的臭小子,臭屁什么!”

    “我是说笑的,就他那模样,比照片上的小白脸差远啦!也能拐跑豪门千金?”

    

    被张小白冷落,小混混们用各种言语奚落辱骂着,倒也没讲通缉令往他身上想。

    小混混没这眼力劲儿,但他们的话语引起了同样在看通缉令的关谷的警觉。通缉令发布之后,关谷立即认出上面的女孩就是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机器人老婆。这张清晰的合照是怎么被拍摄下来的,关谷不知道,但是凭着强大的直觉,他看出合照是潘朵故意让人拍摄的。有的杀人犯做下一起大案后会返回事发现场,欣赏自己的杰作。联想到这些,关谷觉得潘朵或者他身边那个可恶的男人一定会来看看通缉照拍的怎么样。

    张小白转身离开时,胸前的刺猬图案深深的刺醒了关谷:可爱的刺猬伸出了右手,似乎抓握着什么,单独看非常别扭。情侣服,这绝对是情侣服!与之相对,右边一定有个刺猬伸出左手,两手相握,这样才能组成和谐的图案。照片上,潘朵正好位于左面,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有些相似的面容,同样戴着眼镜,伸出右手的刺猬,再加上他拍照片时泄露出的点点缅怀表情,关谷完全可以确定——他就是站在潘朵右边的肮脏男人!分析出答案,关谷的心情没有丝毫放松,他的心抽动着,刺痛的:潘朵是我的那杯茶,除了我谁也不能喝!谁也不能!

    看着照片上两人甜蜜的笑容,强烈的嫉妒充斥了关谷的头脑,一个恶毒的想法冒了出来,怎么也压制不下去。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关谷不停的念叨着这句话,悄悄的跟在张小白的身后。未经世事的宅男发起狠来,莫名其妙而又非常恐怖,因为不适应外部世界所以才会宅,所以不能以常理度之。

    关谷将手插进衣内,握住射杀过莫谦的那支手枪。在战争和爱情中,手段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你抢走我的爱情,我就给你战争!这里是繁华路段,深夜仍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不好下手,等到僻静路段咱们再做清算。

    运气转向关谷这方,为了找到不引人注意的小旅馆,张小白开始走向偏僻的街区,路段越来越荒凉,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遇到行人,街旁的路灯也坏了不少。

    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关谷决定下手。他掏出手枪,缓缓抬高枪口,对准张小白的背心。黑夜之中,路灯昏黄,看不大清楚,关谷瞄准了半天,为了确保一击命中,他甚至将两人的步调调整为一致。好了,现在终于终于可以开枪了,关谷心中激动,手指滑向扳机。

    似乎感觉到不对头,前面的人突然开始上前奔跑。

    “纳尼?”关谷两眼圆瞪,下意识的跟着目标快走几步,准备立定射击 这一枪没有打响,关谷惊愕的发现,自己的枪口开始不停的下降,如果开枪肯定会打到地面上。他晃了晃最后迈出的右脚,没有感觉到大地的坚实。身子急遽的向前方栽倒,撞上一面坚实的墙壁,剧烈的冲撞将他弹回来撞在身后的墙壁,接着又撞回前面,反复弹撞了几次,直到咚的一声,脚下溅起无数粘稠腥臭的液体,关谷这才反应过来——难道我掉进下水道了?厄啊,好臭!八嘎,中国人忘记太大了,居然忘了盖井盖!

    街道上面,张小白停下脚步,折返回来,听着井下的求救声——这强盗还是个日本人!张小白呵呵一笑,拨打了120的电话,将地址和情况复述了一遍,然后拔掉了电话卡,折断后扔进了井口。

    “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偷井盖,这下吞了一个日本‘友人’,上面要严查啦。”

    张小白不知道关谷在落井前曾对自己拔枪,他以为这个一直跟在身后的家伙是打劫的。黑暗中,凭着敏锐的耳力,他听出前方风吹过无盖井口呼呼声音,从上面跳了过去,跟在他后面的关谷没发现路途中的陷阱,发生了悲剧。

    杯具,十足的杯具!

    一刻钟后,救护人员赶到,迅速救起误入下水道的国际友人,可惜这位国际友人刚刚停止了呼吸。看着青年帅气俊朗的面容,救援的小护士们全都眼冒绿光,准备给他做人工呼吸,护士长春心荡漾的走到关谷的身边,掰开他的嘴深吸一口气,厄~~~她突然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吐着酸水,差点把晚饭都吐了出来。臭,太他妈臭了!护士长惋惜的看了关谷一眼,实在无法在这种恶臭下呼吸,更别说给臭臭的帅哥吹气喽。

    其他护士闻到混杂着各种臭气的味道后,也都打起退堂鼓,就这样耽搁了一会,可怜的关谷失去了获救的可能。

    几个小时之后,法医的医检报告出来了,死者并非溺死,而是死于恶臭造成的窒息!通俗点来说,悲催的关谷被活活臭死了,日本刚刚树立的青年偶像以这种离奇形式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