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红楼之凡人贾环

139、番外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不愧是扬州第一园林,果然精巧绝丽,无论站在何处,看向何处,都如诗如画,最难得是远山近景水乳交融,这个第一,当得起!”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上,胤禟啧啧称赞。

    “自然是当得起的。”胤禛走在他前方半步远的地方,若是不好,他怎会拿来送给环儿?

    胤禟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羡慕有些好笑,这个人,以前怎么会用这种带着几分较劲几分自得的语气说话?看来他日子过的的确惬意,再不用如之前,每日压制着真性情做他的冷面王爷、阎罗皇帝,更不必整日崩的紧紧的,如同一根将要挣断的弦。此次再见,竟比之前像是年轻了好几岁似的,也不知是贾环养人呢,还是江南养人。

    说这话,想是因为自己之前也送了一座宅子给贾环呢,竟连醋意都不掩饰了。

    这两个人一直不对付,尤其是胤禟,便是胤禛登基后对他也没巴结过,这会儿倒能好好说说话了。

    “都以为你们会躲在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悄悄的过你们的小日子,谁想你们会大摇大摆的下扬州,直接到这里便住下了。”

    胤禛道:“老爷子体恤,我们又何须躲起来?”

    也许康熙一时想不到,但是他们一走,康熙自然会明 白:他后宫已经不可能有女人,他身后已经不可能再有子嗣。这一年太子两年皇帝,朝野上下是被他大刀阔斧的动作吓到了,才不去关注他的后宫他的子嗣,但是现在呢?诸事停当,又恰逢选秀,他又偏偏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便是这一次混过去,下一次呢?每三年便有一次选秀,他才正值当年,一直不添新人,不添子嗣,朝臣们会怎么想?史书上会怎么写?

    现在的大清,并非是非他不可,他这样退位,其实是最好的法子。何况他人虽退了,却是名副其实的太上皇,他活着一天,对朝野上下的震慑便一日不会散去,那些兄弟便一日不敢欺压弘晖,更何况还有康熙在呢。等康熙老了,他老了,相信弘晖早已成长起来了。

    “弘晖再过几年也要大婚了,你还是不回去?皇阿玛已经在给弘晖物色媳妇了呢!”

    胤禛神色微微一凝,他走的时候,弘晖才十一岁,现在一年多过去,已经是十三岁的少年了,再过两年,便是大人了 胤禛脸上浮出笑容,并未说话。

    胤禟想起一事,笑道:“四哥可知道,前些日子我们的小皇帝将老爷子差点气晕过去?”

    胤禛微一皱眉,道:“他做了什么?”

    胤禟见他一皱眉间,威势立显,心里忍不住突突一跳,暗叹不愧是做过皇帝的人,其他几个兄弟,便是再出色,也没有这般气势——刚还说他变得平和些了,才说了几句就原形毕露。

    笑道:“老爷子怕弘晖走你的老路,便时不时向他灌输女儿家的好,这次提到大婚之事,承诺等他大婚过后,要给他挑几个一等一的美人做妃子 你猜我们的小皇帝说什么?”

    “说什么?”

    “他说,也不用多漂亮 只要十五叔那样的就成了 ”胤禟现在想起还忍不住好笑,吭哧笑道:“老爷子气的当时就要拿戒尺打他,看到他身上的龙袍,到底没下手,最后用对长辈不敬的名义,罚他跪了一晚上的祠堂。”

    偷眼去看胤禛的脸色,果然不负所望的变得铁青,心里暗笑,口中却道:“你看看他,还说不用多漂亮 这天下的女人,有几个长得比环儿好看的?唉,当初要不是四哥捷足先登,我们兄弟几个还不得抢破了头 啧啧,那容貌,那性情 ”

    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一声阴测测的:“老九!”顿时一个寒颤,以他的胆大包天都没敢说下去。他倒不怕胤禛翻脸,只是这人现在越来越阴险,得罪狠了不知什么时候又给他下套。

    胤禛见他终于消停,率先起步向外行去,口中道:“前儿老十带信说会和你一起南下,怎的只来了你一个?八弟不是也说要陪八弟妹回家乡的吗?”

    胤禟道:“老十啊 被打板子了。”

    “嗯?”这天下能打胤誐板子的,就一个半,一个是康熙,半个是他,至于弘晖嘛,胤誐是他的长辈,削爵都使得,打板子却是不成的:“为了出海的事?”

    胤誐是个呆不住的,在广州住了一段日子,不知发什么疯,居然亲自出海了一趟,估计是料到康熙不会答应,便也没知会一声,等康熙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十天之后了,如何还能追的上?据说康熙当时气得放出话来,等他回来要打断他的腿。

    但是听上次胤誐来信中的口气,竟是笃定康熙不会生他的气似的,应该是有所依仗,不想还是被打了板子。

    只听胤禟幸灾乐祸道:“他自以为这次立了大功,老爷子必定龙心大悦,却不知老爷子自退位之后,竟变得儿女情长起来,事情谁都能去做,可是儿子虽多,却是一个也舍不得 老十先在小皇帝面前炫耀了功劳,又得意洋洋去见老爷子,谁想老爷子二话不说,先令人按住打一顿再说 以他的身份,那帮人自然不敢下死力气打,但是老爷子说了,让他在府里养三个月的伤,一步也不许出府——若不是他当真立了功,只怕直接丢了亲王爵也不是不可能。”

    胤禛点头,问道:“老十立了什么功?”

    胤禟道:“他从英吉利绑了个人回来 正好这次老爷子让我将人带了来交给你。”

    “哦?”

    “是英吉利现在最厉害的火器大师,听老十讲,他能造出连发火枪,只是人倔的很,无论如何不答应来大清,老十不是个有耐心的,直接将他一家老小统统绑了来 到京还犯着倔呢!老爷子看重有本事的人,亲自见了一次,那人便服服帖帖了。老爷子将他放到江南来,一是因为这个人还是再你手里最放心,二则是因为环儿聪明,学了他本事,说不定能造出更厉害的火枪大炮来。”

    胤禛点头,不再提此事,道:“那老八又是什么事耽搁了?”

    胤禟脸上浮起笑容,道:“八嫂又有了身孕,哪里敢这个时候上路?老八找了太医把脉,逢人便炫耀,说这次铁定能生个丫头,我看啊,悬!”

    胤禛露出笑容,道:“老爷子总担心老九不肯纳妾,怕他子嗣单薄,这次总要放心了,八弟妹也是个有福的,新婚一年便得一子,如今又有了身孕,委实可喜可贺。”环儿知道此事,不知会怎么高兴呢。

    说话间,两人转过一片山石,面前是一片青翠草场,胤禟微微皱眉道:“这园子哪里都好,这草场却是败笔。”

    “住的地方,喜欢第一,其他都是虚的。环儿怕白闷的慌,刻意划了块地方出来弄成这个样子,那边有个侧门,侧门出去便是山,却是黑和黄最喜欢的。”

    胤禟羡慕道:“你们倒当真是逍遥自在。”

    顿了顿,又道:“这次除了老十带回来的西洋人,老爷子还让我带了一个人来。”

    “嗯?”

    胤禟不答,从怀里掏出一物:“老爷子的信。”

    胤禛默默接过,收进怀里。

    胤禟话音一转,道:“我只当我们兄弟几个只有我会做生意,不想四哥也不含糊,不过两年,陈老板之名可是享誉江南啊!”

    胤禛漫不经心道:“我也要过日子啊。”

    胤禟嗤笑一声,道:“四哥这样的园子住着,弘晖恨不得把内库都搬到江南来,你会没钱花?”

    胤禛道:“我以前答应了环儿,要送他千顷荷塘 不加紧赚钱怎么行?”

    胤禟鄙视道:“这大清天下都是你们一家子的,至于吗?”

    胤禛一本正经叹道:“我现在只后悔一事。”

    “什么?”

    胤禛道:“后悔我登基那两年,怎么没有将那湖送给环儿 ”

    胤禟愣了愣,捧腹大笑,道:“一年多不见,四哥倒是越来越有趣了。”

    胤禛并不答话,沿着草场边缘向前,不多时,便听到前面传来噗噗的声音,像是脚步声,却比脚步声更重更慢。胤禛停下,道:“到了,环儿便在前面。”

    胤禟越过他看去,入眼的是数十级不高但很宽很阔的青石阶梯,阶梯的尽头是一个小小的平台,平台那边又是十多级向下的阶梯。贾环便在那阶梯之上,背着手兔子似的一阶一阶向上蹦。此刻听到二人说话,扭过头看见他们,飞快跑了过来:“四哥,九哥!”

    胤禛掏出帕子给他擦汗,道:“今儿差不多了,先回去沐浴更衣吧。”

    贾环摇头道:“不要,都是四哥不好,害的我这个月才练了两次,我今天一定要跳完十遍!”

    转向胤禟道:“九哥,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们?”

    胤禟道:“不是忙吗?这不,一得闲就来了——好些日子没见,环儿你倒是长高了不少。”

    贾环闻言,眼睛一亮:“真的,你觉得我长高了?长高了多少?”

    胤禟原就是信口一说,见他当着真,随手比划一下,道:“这么高吧!”

    贾环不仅眼睛在发光,连整个人似乎都亮起来了:“一年半长这么高,那我再过几年不就比四哥高了?”

    胤禟这才觉得自己似乎比划的有点离谱,干咳一声,道:“人也不是每年都长一样快 我说环儿你也十七了吧,怎么还跟着孩子似的长不大。”

    贾环哼一声道:“心理年龄越小,就说明幸福指数越高,说明我过的越快活。”

    胤禟虽听不懂他的话里奇怪的名称,但意思却是明白的,想起自家兄弟的不容易,一个个小小年纪就老气横秋的,不得不承认贾环的话说的还有那么一点歪理。

    微叹一声,忽然看见前面墙上有个矮小的人影一闪而入,喝道:“什么人?”青天白日的,竟然有贼人敢翻墙而入?

    贾环却笑道:“呀,是黑它们回来了!”

    胤禟一愣,等那翻墙而入的人影跑去开门才看清,那竟是只猴子:“黄?”

    说话间侧门大开,一条牛犊般的大黑狗慢悠悠跺了进来,跟着一匹左顾右盼的白马,黄等他们进来,在后面关门上闩。

    胤禟看的目瞪口呆时,白已经看见了贾环等人,脚下一发力便奔了过来,瞬息间便到了眼前,便听到贾环气急败坏的声音:“白,走开!离我远点儿!你嘴巴腥死了,刚吃了生肉不要舔我!”

    却见贾环使尽全身的力气推着白的大头,以躲避那条无孔不入的大舌头,偏偏白在舔的同时还不忘整个身子朝他怀里挤

    胤禟看着白那晃来晃去的臀,和那条虽然甩不高但是仍然摇的欢快的尾巴,一时无语。

    “黑,黑,你也不管管它!”

    黑低吼一声,白悻悻然甩着尾巴走开,黑靠近贾环,在他腿上蹭了蹭,带着那两只慢悠悠离开。

    贾环松了口气,哭丧着脸道:“四哥,你当初是不是把一条狗当成马送给我了 ”想起当初第一次见白,漂亮骄傲,让他欢喜的差点哭了,现在他也想哭

    胤禛黑着脸给他擦脸擦手,胤禟道:“听说在狼群里长大的人都会有狼性,被狗养大的马有点像狗有什么稀奇?”

    贾环道:“胡说,我家黑从来都不会那个样子!”

    “那是 自学成才?”

    “九哥!”

    胤禟失笑道:“反正你家那三只,狗不像狗,马不像马,猴子不像猴子的 ”

    贾环不理他,炮火转向胤禛:“坏四哥,刚刚也不帮我!”

    胤禛道:“别耽搁功夫了,回去洗澡吧,刚刚被白舔到好几下,不难受吗?”

    贾环怒道:“四哥你故意的,你故意让白舔到我,你故意不想让我长高!”

    “怎么会?”胤禛道:“你洗完澡再来跳好了。”

    胤禟则被贾环的逻辑弄糊涂了,道:“白舔到你和长高有什么关系?”

    贾环道:“白舔到我我就要回去洗澡,就不能继续跳台阶,不跳台阶就长不高,长不高就 ”

    “长不高就长不高,”胤禛接口道:“你现在又不矮,走了,回去吧。”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