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红楼之凡人贾环

135、第 135 章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第二天一早,胤禛的折子便送到了御前,非是在康熙的御书房,而是在大殿之上,群臣面前。

    “臣胤禛谨奏:盐之一道,朝廷之所谓“私”,乃不从乎公者也;今官与商之所谓私,乃不从乎其私者也。”

    “ 土商随在设肆,各限疆域。不惟此邑之民,不得去彼之邑,即此肆之民,亦不得去彼之肆,豪据垄断 ”

    “漏数万之税非私,而负升斗之盐则治之国典,械之刑狱 ”

    看着胤禛神色冷峻,侃侃而谈,站在一旁的胤祯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变得铁青——胤禛的这篇折子,分明是在打他的脸。

    而康熙脸上却看不见任何表情,静静的听他说完,罢了淡淡道:“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胤禛朗声道:“这些私盐巨商,今日敢划地为界,明日就敢占山为王!若不及早彻查整顿,久而久之,我朝盐政废矣!”

    康熙问道:“你认为,何人可担此重任?”

    胤禛微微一顿后,断然道:“此事唯八弟可足胜任!”

    康熙脸上慢慢露出笑容,这件事,唯有胤禩能做?错,还有胤禛能做,甚至能做的更好,胤禛如今不自荐,却荐胤禩,这是为何?胤禛从来不是偷奸耍滑 的人,这件事是他提出来的,又棘手之极,却推到胤禩头上,却又为何?朝中凡是出色一些的皇子,都会时常派去各地办差,只一人例外,只因此人需坐镇京中

    康熙的目光落在李德全身上,李德全会意上前,从怀中取出一封圣旨,开始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 今册为太子。钦此。”

    此圣旨一下,不仅满朝文武皆惊,连胤禛都愣在当场:他昨儿才下了决心,便是不能得天下,也要为这天下,为这大清,做点什么。他以为还要下无数功夫来能挽回圣心,却万万想不到,康熙的决断来的如此之快,甚至在他下定决心之前,康熙的圣旨便准备好了 这一切,恍如梦中。

    便是他从今以后再无子嗣,康熙也愿意选他继承大统?还是康熙只是用他做挡箭牌,给他真正中意的人成长的时间?

    但是,无论如何,坐在这个位置,他终归能做更多的事

    “太子爷,接旨吧?”

    直到李德全恭敬的声音传来,胤禛才豁然惊醒,抬头望向康熙,却见康熙一双眼也正看着他,似乎对这个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儿子终于被他惊了一次,觉得分外满意。

    “ 儿臣胤禛,领旨谢恩。”

    捧着圣旨缓缓起立,满朝文武皆跪:“臣参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

    从今天开始,他胤禛,便是太子了 这大清的,半个主人。

    不同于当初胤礽时康熙只在朝上说有意复立太子,令钦天监选定吉日,这次,却是朝上直接册封,虽尚未举行大典,但是他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太子了。

    康熙忽然立淡出朝廷许久的胤禛为太子,朝臣刚开始还有些意外,等反应过来以后,又觉得理所当然。

    自古立太子,立嫡立长立贤,论嫡,胤禛是皇后养子,除了废太子胤礽,只有他出身最高;论长,皇长子、二子、三子均被圈禁,他排行四;论贤,且看他这些年的政绩,但凡是皇上交他的差事,不一定是漂漂亮亮,但是一定是妥妥当当的:清理户部,这么难啃的骨头硬是被他啃了下来;亲去灾区推广番薯,救活无数百姓,那些人谁不当他是再生父母?还有一道密折制,让大清吏治风气为之一清 这桩桩件件,任意拿一个出来,便能将其他皇子都比下去了。 他若不做太子,还有何人能做?

    直到周围的人鱼贯而出,胤禛才发现已经退朝了,微微顿了顿,向康熙离开的方向追去。

    还不等他开口,康熙道:“你如今已然是太子,盐商之事,你自己斟酌着办就是了,想派谁去就派谁去吧。”

    胤禛低头应了,他还是有些不能适应自己的身份。

    却听康熙突然笑道:“环儿昨儿还说,他是郡王,你是贝勒,你管他不着 这下可能管的着了。”

    胤禛不由苦笑,别说自己现在是太子,只怕便是做了皇帝,也是管不了那小东西的

    

    胤禩看着端坐在自己书房上首的胤禛,沉默良久,直到胤禛再度开口:“我既然敢用你,你竟不敢为我所用不成?”

    胤禩闭了闭眼,前世种种再度涌上心头,胤禛最终会坐上那个位置,早在他预料之中。他早便准备好了,胤禛上位之前,就算不能和他处好关系,也不能与之交恶,胤禛上位之后,便淡出朝廷,让这个多疑又心眼狭小的抄家皇帝对自己彻底放心,做他一个逍遥自在的闲王。

    所以他在胤禛面前几度示好,甚至为推他上位出了把力,他在胤禛面前从来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机手段,也从来没有想过,胤禛会肯用他,敢用他。

    贤王、闲王 一字之差

    前世人人称他为贤王,在康熙口中,却成了‘居心叵测’、‘贱妇之子’,最后落得含恨而亡

    今生他已经决定做个闲王,却被这前世宿敌找上门来

    他也是心存大志之人,论能力更不输给任何人,若不是万般无奈,怎会甘心做个闲王?难道他就不想青史留名,难道他就不想呼风唤雨?

    “我既敢用你,你竟不敢为我所用不成?”

    胤禩忽然恼怒起来:他有什么不敢的?!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突然想起这个人在前世最让他诟病的一点,也是让他和胤禟等人在暗地里嘲笑了无数次的东西——这人的性格中,有一种作为皇帝,最最不该有的东西,说的好听,是正直,说的不好听,是死倔。

    只要是他的人,只要对他忠心耿耿,只要没有违法乱纪,只要是一心为国 哪怕是把天捅个窟窿,他也会咬着牙死撑到底。

    前世他利用这一点,给这个人造了无数的麻烦,但是今生换一个角度再看,能为这个人办事,实在是一件很幸运很安心的事。

    只要安心办差,只要不动歪念头,就永远不用担心,有一天他会将你推出来平息众怒,不用担心,他会因为为了平衡权力,将你当成牺牲品。

    一笑扬眉:“这件事可不小,四哥就不怕我捅破了天?”

    胤禛并不答话,起身道:“此事既然八弟应了,还请尽快动身的好。”

    望着胤禛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胤禩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椅子上,怅然若失。

    许久之后,才慢慢回过神来,叹了口气。

    亦明白胤禛没有说出口的话。

    捅破天?当初胤禛初闻盐商之事时没有捅出来,是因为当时盐商的头上是胤礽,是胤祉 那才是当真捅破了天。

    现如今,头顶上那片天,是康熙,是胤禛,那个独夫,有什么地方怕他捅的?

    更何况,前世今生,‘分寸’二字已经牢牢的刻进了他的骨子里,再也难以磨灭,便是想造次一次,也是有心无力。

    叹了口气,思绪回到差事上:“扬州盐商 这件事,只怕还要着落在老九身上。”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胤禟府上,也正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胤禟正挑着眉,神色不善道:“怎么,打秋风都打到爷这里来了?”

    贾环跺脚道:“怎么叫打秋风?我又不是不给你银子!”

    胤禟伸手道:“好啊!六十万两,一手钱一手货。”

    贾环一噎,道:“哪有那么贵的?”

    胤禟头也不抬的继续看帐,漫不经心道:“谁不知道京城的宅子是寸土寸金,就算是有银子,也不一定有地方买去,爷也是真金白银买来的 要不要,就一句话。”

    贾环央道:“我先付一半行不行?”

    胤禟斜着眼睛瞟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那意思在明白不过:你觉得可能吗?

    贾环跺脚道:“九哥你太不够意思了,枉我平日对你那么好!不就是一栋宅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到别处寻去!九哥你以后有什么事,也不要找我!哼!”

    胤禟挑眉道:“别以为四哥做了太子,爷就 ”

    “呃?”贾环顿时愣住:“四哥做了太子?什么时候的事?”

    胤禟瞪大了眼:“你不知道?”

    “我爹去了衙门点卯,还没回来,朝里的事哪有人告诉我 ”

    胤禟也有些犯晕,道:“你今天没见过四哥?”

    “见了啊,今儿一大早,我还和他一起入的城 他做太子了?昨儿老爷子还对他爱理不理的呢,怎么今儿就 好奇怪 ”贾环想不通也就不想了,道:“对了九哥,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胤禟将账本扔在桌子上,干咳一声道:“啊,那个,没什么 ”他怎么会忘了,这个小东西的消息向来不灵通,若不能从胤禛口里得知,便得等事情传遍了朝野,最后才从贾政口里传到他耳朵里去。

    “我明明听你说,你别以为四哥 ”

    “啊,”胤禟打断道:“我刚刚好像听你说要宅子来着?好端端的要什么宅子?你的郡王府不是都快建好了吗?”

    贾环瞪大眼道:“我是帮的爹买的!我刚才说过一次了!你都没听我说话!你 ”

    胤禟有些心虚,道:“我刚才不是在看帐吗?你再说一次,你要什么样的宅子来着?要多大的?”

    贾环冷哼一声道:“我不说了,你的宅子卖那么贵,我买不起,我去找其他人 ”

    起身便向外走,胤禟一跃而起,绕过书案追出来,在贾环临出门前抓住他,拉了回去,按在椅子上坐好,道:“除了爷,还有谁闲着没事买些个空宅子存着?来来,过来仔细说说,我帮你合计合计。”

    贾环犹疑的看了他一眼,道:“今儿早上回来的时候,听我爹提了一下,说是因为府里我大伯和我爹身上都有爵位,而且我爹的爵位也不是袭的祖上的,偏比我大伯还高,总在里面住着也不好,所以趁着我二哥成亲的机会,准备分家 啊,不对,也不是分家,因为老太太还在呢,所以不能分家,只是分府别居。总之就是我爹这一房要搬出来住了,老太太的话,喜欢住哪里就住哪里。”

    “搬出来就要买房子,可是我们家的银子也不多,还欠了一堆的债。不过因为薛家大表哥出家了,家里就剩了薛家表姐一个,薛家表姐这次嫁到我们家来,所以她们家的债就不用还了。然后就是林姐姐家的,林姐姐年纪也不小了,再过一年多除了孝就该嫁人了,总不能让她带着欠条嫁出去,前儿老爷子不是把那园子赐还给了我们家吗,所以就和她商量着,问能不能用那园子抵债。林姐姐就答应了,而且还又倒给了一些银子,所以那园子以后就是林姐姐家的了。林姐姐说一个人住寂寞,又邀了二姐姐、三姐姐、四妹妹,还有珠大嫂子一起去同住 ”

    胤禟被他这个姐姐那个姐姐说的一阵晕,忙道:“打住打住,你只要说,你要买多大的宅子就成了。”

    贾环掰着指头算道:“我爹,太太,我娘,二哥和未来二嫂,还有他们以后生的宝宝,然后 三姐姐现在有地方住,她出嫁的时候虽然要回来,但是时间不长,关系不大。珠大嫂子虽然暂时也有地方住,可是等林姐姐出嫁了就要搬回来,所以要准备她和兰儿住的地方 还有兰儿以后也要成亲,如果再生了小宝宝 ”

    “行了行了,”胤禟不耐烦道:“我手头京城的空宅子就只有三处,内城一处不大,只三进,外城两处都是五进的,一处还带着小园子的,看你那副算法儿,外城那处五进带园子的给你,二十万两拿去。”

    贾环睁大眼道:“我们家单修一个园子就花了好几十万两,哪有带宅子才二十万两的?”

    胤禟道:“说了是小园子了,而且修园子和买旧园子怎会一样?老实告诉你,那宅子原是一个犯官的,合家遣回原籍了,爷趁他们卖的急,买下来原本准备赚一笔,既然是你要,爷也不挣你银子,二十万两拿去。”

    “可是你明明说 ”

    胤禟一瞪眼睛,道:“说什么说?你到底要不要?”

    “要 但是 ”

    “明儿我让管家带着地契找你爹去衙门过户!”

    “可 ”

    “若银子不就手,等什么时候有了给爷就是,若是没有,爷也不缺那点钱花。”

    “但是 ”

    “什么但是不但是的,没看爷忙的很吗?还等着看帐呢,耽搁了爷挣银子,你陪的起码?去去,一边玩去!”

    贾环被胤禟推出门外,不甘心的离开,胤禟刚松了口气,却见贾环又溜了回来,头伸在门口,做着鬼脸道:“不是就误会我是仗着四哥的势来欺负你的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

    胤禟刚脸色一黑,还没来得及说话,贾环一溜烟便不见了,气的胤禟在身后大骂:“臭小子,爷几十万两银子,也换不来一句好听的 ”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