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红楼之凡人贾环

130、第 130 章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贾环惦记着里面胤禛和康熙的谈话,去厨房胡乱晃了一圈,就回去院子,想着在外面和李德全一块儿等着也是好的.

    刚到院外,就看见李德全从里面出来,讶然道:“阿玛和四哥已经说完话了吗?”

    李德全道:“奴才刚刚送了太医进去 哎,十五爷,您 ”

    却见贾环一听太医两个字,二话不说便向内冲,李德全唤了一声,也就作罢了,反正康熙对这位小爷向来容忍的很,想来他去了也不会有事。

    贾环掀帘子急匆匆道:“四哥,你又把阿玛气晕了吗?你 ”

    一时愣住,只见康熙正坐在一边喝茶,虽然脸色很难看,但人还是好端端的,反而下首坐着的胤禛正伸着手,给太医诊脉,见他闯了进来,脸色顿时一变。

    贾环刚松了口气,又紧张起来,还未开口问,只听胤禛冷喝一声:“环儿出去!”

    贾环咬了咬唇,看了看康熙,又看了看胤禛,道:“我不出去。”

    胤禛看了眼康熙,康熙却不开口,只得放软了口气,道:“环儿,听话。”

    若换了别的事,既然胤禛不愿他知道,不用说贾环也会回避,但是此刻关系胤禛的身体,却由不得他了。

      他记得胤禛说过要装病的,且已经吃了近两个月的药了,但是应该还有段日子才能显出病状来,看现在的情形,他应该是被迫提前说了出来。

    太医院的太医虽时常喜欢夸大其词,但是医术却是不错的,这般提前抖了出来,不知会不会被看出端倪,且胤禛身体看起来完全没什么异样,他到底是怎么跟康熙说的?

    从他进来开始,胤禛的脸色就不好看——他有什么事瞒着他?不会是不小心真把自己吃出什么毛病来了吧?

    这么想着,无论胤禛怎么说,只是不吭气,转身在胤禛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端起茶杯,眼睛却瞟向康熙。

    胤禛见将贾环撵不出去,也眼巴巴的向康熙看去,康熙被两双眼看着,不能在装聋作哑,淡淡道:“老四也别撵他,环儿年纪虽小,却是最懂分寸的,绝不会出去乱说 且他也是懂医的,或许又什么见解也不一定。”

    胤禛垂下眼帘,不吭气了,一张嘴抿的紧紧的,薄薄的唇顿时显出冷硬的线条来,浑身散发出来的怒意让太医都吓得哆嗦了一下。

    贾环若无其事的转开眼,屁股在椅子上黏的死死的,就是不挪窝。

    康熙不理他们两个,望向太医,道:“老四怎么样?”

    太医干咳一声,道:“四阿哥的身体还是不错的 只是,似乎,许是 ”

    他在胤禛几乎要杀人的目光中吭哧了几声,望向贾环,道:“下官医术浅薄,不如,十五爷来 ”

    “好。”

    “不好。”

    贾环和胤禛同时出声,康熙将刚端起来的杯子重重一顿,让他们两个消声,目光注视太医,道:“有什么说什么,便是说错了什么,朕恕你无罪。”

    太医不敢再推脱,咬牙道:“四阿哥身子康健,并无其他什么隐疾,只是 只是将来在子嗣上 ”

    “砰!”

    话音未落,康熙一掌拍在案上,拂袖而起,脸色铁青,大步走到门口,脚步微顿:“老四!和朕回宫!”

    一甩帘子,便自去了。

    胤禛应了一声,在听到“子嗣”二字后便陷入呆滞状态的贾环肩上轻轻按了一记,转身出门。

    走到院子门口时,康熙已经上了车,他的马车也正侯在一边,正要上车,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胤禛身子一僵,转身正要说话,只见贾环一溜烟从他身边窜了过去,钻进了康熙的马车,只得将吐了半截的话有缩了回去,黑着脸上了马车。

    ******

    一个时辰之后。

    一辆马车从紫禁城慢慢驶出,马车上,胤禛看着从进宫起就一声不吭的贾环,叹了口气,伸手揽住他的肩。

    贾环身子僵了僵,到底没有抗拒,乖乖被胤禛拉进怀里。

    胤禛轻轻抱着他,下巴搁在他的头顶,感受到隔着发丝传来的怀中人的体温,头发骚着脖子痒痒的,用下巴在他头顶上轻轻蹭了蹭:“ 吓着了?”

    贾环不吭气。

    “ 后悔了?”

    贾环仍旧不吭气。

    胤禛神色一变,又道:“后悔了?”

    贾环不是没有听出胤禛声音中的冷意,但是就是不想说话,朝胤禛怀里窝了窝,算是回答。

    胤禛神色稍缓,叹了口气,道:“环儿,你到底是怎么了,别学那些女人使小性子,有话就说出来 ”

    仍旧没有听到回到,但是怀中的人却伸出手,紧紧抱住他的腰,抱的那么用力,仿佛下一刻,他就会凭空消失一样。胸口上,有灼热的湿意传来,让他无端想起那一天,大雪纷飞中,瘦弱的白衣少年烙在雪做的老人胸口的那滴眼泪,没来由的,心中一阵阵的发疼。

    “环儿 ”胤禛深深的叹了口气,将怀中的少年抱紧。

    许久之后,少年轻轻浅浅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飘忽的让人无法捉摸:“小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要死的,也许今天,也许明天 每天晚上睡下,我都不知道第二天还能不能再醒来 ”

    “我不怕死,因为死掉的人是不会痛的,我连痛都不怕,又怎么会怕死?可是,我听说年纪大的人总是很怕寂寞,没有人陪伴的晚上,不管生多少炉火都会觉得冷 如果他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就剩了他一个人,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冷 ”

    “和尚总是说,这世上,没有谁能陪谁一辈子,他说,之前没有我,他几十年都过来了 我以为,他是要说,之后没有我,他一样可以过 ”

    “我一直知道,我陪不了和尚一辈子 直到他去世,我才知道,原来,我才是被丢下的那一个 我才知道,原来,他是要说,没有我,他几十年都过来了,所以,没有他,我一个人也要过下去 ”

    “他也一直都知道,他陪不了我一辈子 他让我自己学着梳辫子;让我还没有灶台高的时候,就踩在凳子上炒菜;让我自己一砖一瓦,建自己的庄子;让我自己下地除草种药 可是,准备的再多有什么用 他敢不敢少看我一眼,他敢不敢少爱我一点,他 ”

    少年清稚的声音微微发颤,声音渐渐低弱

    胤禛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这少年又想起往事,只觉得心里又酸又苦又心疼。

    “和尚走的时候,我是真的有点恨他,他凭什么就为我做决定,凭什么就扔下我一个人 ”

    “没有谁能陪谁一辈子 这是和尚说的,我记住了。”贾环的声音慢慢镇定下来,似乎终于从回忆中挣脱出来:“他还说,人生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我也记住了。”

    “所以,四哥说喜欢我,说想和我在一起,我不问四哥有多喜欢我,不问四哥会喜欢我多久,我只想 在四哥还喜欢我,我还喜欢四哥的时候,在一起,在四哥对我好的时候,我也对四哥好,就够了。哪怕下一刻,我死了,或者四哥后悔了,又喜欢上别的什么的人,也没什么关系。四哥还可以回来,做你的王爷,还可以和喜欢的人生儿育女 我也可以回去,过我的日子 我就是这样想的。”

    胤禛听的只咬牙,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少年,心里有这样的想法,从来不知道,这个少年对他的感情是这样不确定,他一直以为,他对自己,就像自己对他一样

    他几乎想把怀里的少年揪出来,敲开他的小脑瓜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怎么能在他做了那么多,在他们走了那么远之后,还怀疑他的真心

    然而下一刻,却又心软

    他本以为,当初慈云大师在这少年心中留下的伤痕,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渐渐愈合,却想不到,它还藏在那么深的地方,根深蒂固。

    他从来不不知道,这个看似整日无忧无虑的少年,原来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惶恐,充满了不确定。他不知道哪一刻,他拥有的一切就会随风而去,他也时刻准备着,当它们离去的时候,远远的看着,然后转身,从头开始。

    这里面,也包含着他,包含着他对他的感情。

    他只是万般珍惜着,依旧拥有的这一刻。

    叹息一声,正要说话,却听贾环又道:“可是现在,我很害怕,就算我死了,就算四哥后悔了,四哥也再不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生儿育女,四哥放弃的那个天下,也不会重新回到四哥手里来 难道要让四哥,和我一样,守着回忆过日子吗?”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