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 别惹腹黑首席:黑客儿子笨妈咪

大结局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就等着戒指到来后,俩人便要踏入结婚的礼堂。

    好在,珠宝公司也是讲效率的人,看在一大堆钞票的份儿上,楞是在几天内就把建好枚戒指还有上官铭指定的钻石给弄到了一块儿,组成了一枚璀璨夺目的一生一世。

    “上官铭,你终于要结婚了,很好,很好,明天,哈哈 明天终于要看见我的天使计划了。真的是太过于完美了,激动,我比你还激动呢,上官铭,盼这一天的到来,我等了有多久,你知道么?算下来,差不多有近十多年了呢。哈哈 上官铭,你永远不会知道,当年的桃,并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去跳楼自杀的。她是因为我,因为我才会去死的,上官铭,你这个笨蛋,原本以为让你背负桃死亡的阴影,会让你受到致命的打击,哪知道,你居然这么快就把我的桃给忘记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上官屿的面色扭曲狰狞起来,当年的往事一桩桩的浮现,他的脑里完全是疯狂的噬血的念头。

    “小屿,其实我也喜欢你,有时候,我都分不清,是喜欢你多一点,还是铭多一点呢,嘻嘻 ”

    “你这个讨厌的女人,我最反感三心二意的女人了。哼,我不要喜欢你,你要是喜欢他,就去和他表白啊!”

    “你  ,好,是你让我去表白的,我就去,就去!”

    “你要是真敢去,我会让你跳楼自杀的,你信不信?”

    “哼,我才不相信呢,我心理健康的很,凭什么会让我去跳楼自杀,你是在做梦吧?”

    当年的桃,那种自得臭屁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就因为一场地赌气,就因为吃醋

    上官屿一想到这里,眼睛更加的血红起来。

    “桃 你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没想到你真的去向他表白了。你 从小就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这样的你,怎么配做我的女人?”

    “可恶的上官屿,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我是去表白了,怎么样啊怎么样呢?哼,居然敢说我水性扬花,我再也不是要理你了,你这头猪,我恨你恨你 ”

    “桃,对不起,是我不好,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对,就是这样看着我。”

    “不错,真是个乖女孩子,刚才是我不对,来,我带你去你应该去的地方,你不是最想看见天堂花么。我指引你去找天堂花,那里有你最爱的东西,也有你追求的梦想。”

    “屿,我看见了,看见了呢,屿,那里面还有你,没想到你也在里面呢。嘻嘻 天呐,你好美,还有翅膀,居然煽着翅膀向我飞来了。嘻嘻,我要和你一起去,我也要长翅膀。屿,其实我是最爱你的”

    当桃跳下楼的瞬间,嘴里吐出来的这话,让当时的他大吃一惊,没想到,桃最后爱的,居然会是自己,而不是他自认为的上官铭。

    在那一瞬间,他想收回对桃的控制,可是,催眠一旦发生,就不能强行中止的,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桃如蝶儿一样的往楼下跳去,而他,只是懊悔的大声嘶吼着

    这些过去的往事,原本被他竭力的往另外一个方向想的,可是在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面,那些往事居然很是清晰的再度回放出来,一再的提醒着他,当年,做错事情的,是他,是他上官屿。

    一把揪住自己的头发,上官铭突然象只发了病的疯狮一样狂乱的吼着,叫着,翻滚着屋里的一切东西。

    屋外一直关注着他情绪的林沓倩,听到他的动静后,大吃一惊,不顾一切的在外面拍门,狂乱的吼叫着,哀求着让他开门。

    另外一边一直窥视着他的秃顶,看着这样的他,眉头轻蹙了起来。看来这个男人又一次疯狂了。

    秃顶嚼上一抹颠狂的笑意,一抹即将看见真相的喜悦,浮上他虚胖的面孔。“我要知道真相,我只求得到真相就好!”

    此时的秃顶,。一双眼睛同样的痴迷不已。不再看对面的上官屿,因为他知道,过一会儿,他就会平静下来,然后再沉着如往日一样的变成一个普通的人。把一边的书拿过来,上面写着催眠之类的字眼,秃顶看的很是痴迷,也极其的专注

    冬儿在屋里娇面如花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张小脸上写着满满的幸福感。

    一边的雷轰轰看着她这眉眼如丝的样子,心里感叹,这闺女可算要嫁出去了。“囡囡啊,以后可就是人家的人了,妈妈会想你的呢!”

    把项链替她戴在脖子上面,雷轰轰这会儿少了平时的不正经,有的全是依依不舍。

    冬儿只是咯咯的笑,一双灵动如宝石的眼睛,就那样睨着自己。

    嘀嘀

    没想到这个时候,手机还会有信息来。顺手操起电话,却看见上面写着,“要结婚了,出来见一下面吧,我在前面不远处的茶餐厅等着你。屿 ”

    上官屿,没想到会是上官屿,从二年前,自己和上官铭那一场表白后,屿就在冬儿的世界彻底的失踪。

    也曾经去那处隐居的庄园看过,但是那里面并没有屿。有的只是芳香依旧的紫腾花。

    而上官屿本人,则好象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对于上官屿,冬儿的心情还是有些愧疚的。总觉得,自己很愧疚于他。现在看见他的消息,冬儿哪里还坐的住。

    “妈,我有急事儿,要暂时出去一下,只要十分钟,十分钟就好!”

    把婚纱匆匆忙忙的提好,冬儿拔腿便往外面跑去。

    刚出门,便看见一辆车缓缓的驶来。车窗摇下,上官屿温雅的笑容显现出来。还是那幅从容淡然的样子,还是那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冬儿看见他,绽放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拔腿便往他车子跑去。

    看着一身洁白婚纱的冬儿,上官屿有瞬间的失神,那感觉,就好象在看着一只洁白的蝶儿,再一次的向自己飞来。尤其是她一奔跑的时候,那纱带,跟着她一起跳动飞舞,更是象极了蝶儿的翅膀

    上车坐好,冬儿却骇然的发现,车里还睡着小雷鸣。眉一下子就蹙起,一脸疑惑的看向上官屿,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把雷鸣也叫来。

    抬眸看向上官屿,却见他只是淡雅的一笑,并不多做解释。踩离合,开档,打方向盘,车子慢慢启动。

    “屿,我儿子怎么会在你车里啊?他不会是招惹了你吧?”

    上官屿只是浅浅的一笑,“冬儿啊,你可真是隐瞒的深呢,我居然一直不知道你有一个和我哥哥这么相像的儿子。要不是他的年纪与你们相识的年月有不相符,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你和他的儿子了?”

    冬儿挠头,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把小雷鸣抱在自己的怀里。让她奇怪的是,雷鸣居然睡的很沉很沉,就好象三天没睡过觉了一样。而且,这小子睡的小脸儿上还笑眯眯的,似乎梦见了一个好玩的地方。

    “屿,你是让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啊?我 那个还有一会儿我就要和铭一起结婚了。我怕时间上来不及!”

    冬儿急啊,说好了十分钟就回去的,可是,看他这架势,大有把自己开到很远的地方去。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

    上官屿只是温和的继续笑着,“冬儿,没想到你还是选择了我大哥,不过,做为弟弟的我,怎么也得给你送一个好礼吧。只是,这个礼物,你一定要自己去拿。走吧,我们去公司。礼物就在公司里面。”

    上官铭选择俩人结婚的这一天,是十月一日,遇到国庆节,这里却很是冷静,因为公司的人都放假去玩了。

    冬儿想要反对,可看样子,上官屿是铁了心要把自己拉到公司去。便只好做罢。看向上官屿,“屿,你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给铭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到你这里来了!”

    上官屿听到她说打电话,身体疆了一下,把车突然停下,掉过头来专注的看向她。“雷冬儿,你看着我,你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爱着他的?这个答案很重要,重要到这会决定你的生死的。”

    被他这凝重的表情吓住,冬儿呆呆的看着他,脑里突然就觉得迷糊起来,表情也变的迷糊呆傻。“我 我是爱着铭的,我对他,一直就是爱着的,哪怕与他分开的那段日子,其实,我也是爱着他的!”

    上官屿唇角上扬,一抹冷笑浮在面上。掉过头来继续有条不紊的开着车。“女人热的很贱皮,明明就是爱着的,偏偏要搞些事情来折磨一下,才会觉得那是lang漫,那是激情,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会这么无聊。不过,无聊的女人,都应该被我美化,我是世间一切丑陋东西的美容天使 ”

    车,慢慢往宏达开去,往不归路驶去。

    上官铭抱着一大束鲜花,手里拿着各种红包,被南明海一众人拥着往冬儿的房间走来。

    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喜悦之情。可是,人还没到,却看见雷轰轰一脸谦意的看着大家。

    上官铭的心咯噔一下,“妈,冬儿呢?”

    雷轰轰更不好意思看他了,眼神闪啊闪,还是一边的老头着急,在一边儿替她回道:

    “冬儿二十分钟前说有急事儿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出去的时候,还说只过十分钟就回来的,哪知道这一去,就不见人影子!”老头说完也很是嗔怪地看了一眼不醒事儿的轰轰儿。

    轰轰儿老委屈了,回瞪他一眼,“那个,她当时说只出去十分钟的嘛,我哪知道她地一出去就二十分钟还没回来!”我要是知道,我还能让她出去么!

    上官铭眸色一沉,掏出电话便要拔打冬儿的电话。可是,电话却在雷轰轰的手里面响着。

    这一下子所有人全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结婚的时间都到了,新娘子却不见了,这会儿去哪里找人去?

    电话也没带呀!想要找都找不到呢!而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在来之前,上官铭曾经收到过一则奇怪的消息,说是雷冬儿不会是他的新娘子的。这一切,早就注定了。就因为这条信息,上官铭一直心里提心吊胆的。感觉,就好象这人会做出什么大事情来一样。而那人在信息里面,还故意歪曲的让他误解。冬儿,极有可能和人私奔!!

    心,很慌很乱,但上官铭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不能慌,更不能乱。

    深沉的眸扫向羞愧不已的雷轰轰,“她有没有说出去做什么?”

    雷轰轰把手里的手机给他看,“刚才是有一条信息来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丫头看了后就把它给删除了。”

    这一下,上官铭的眼神更深沉了。难道,那女人到了结婚的时候患上了恐婚症,临时逃脱了?

    “不得了,不得了,小雷鸣也没来呀。这个,这个他可是捧花童子,没他怎么办啊!”

    就在一屋子的人正在为新娘子的失踪而焦躁不安的时候,给小雷鸣化妆的人也跑了进来。嘴里吼出的放,让上官铭更加的慌乱。没相到,雷鸣也失踪了。难道,真的是那个女人,因为临近结婚,患上了恐婚症跑掉了?

    可恶。上一次是出那样的事情,这次她居然敢带着大皮球跑路!

    心。好痛好痛。上官铭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蹦蹋了。再怎么坚强的男人,也禁受不起一个女人接连的打击和戏弄,这个时候的他,只觉得自己无力到了极点。

    挥退所有的人,上官铭想要独自清静一下,众人看他一幅深受打击的样子,全都投以一把同情的泪水。

    尤其是南明海,原本还在羡慕这小子终于有情人终成一对儿的,这个时候看见他这个样子,也觉得吧,其实,这福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我要见上官铭,我要见他,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他说啊!”

    众人一出来,便看见一个穿着有些个肮脏的秃顶男人不断的向里扑来。看他激动的样子,似乎想要冲进去找人。

    随后而来的林沓傅还有上官清,看见来人这么肮脏,皱眉头,感觉,这人肯定是来要饭的或者是捣乱的。便挥手让自己手下那帮人把他拦截住,不让他进屋里去。

    南明海知道上官铭的心情不好,便也不让那个人再进去打扰他。而是走到他的面前,把他细细的打量着。因为,这个男人怎么就给他很是面熟的感觉呢。不要说他有面熟的感觉,就算是宏达公司的其它管理人员,也觉得这个男人有些个面熟。

    秃顶看众人都来看自己,把头抬起看向众人,“我有事情找上官铭,真的有事情啊。我看见了,我看见了他的新娘子跟着上官屿跑了,真的,我看见了的,上官屿可不是好人,他安的什么心,别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

    一边的林沓倩,听到这里,脸色一下子就变的唰白。在上官屿失踪的时候,她还心存侥幸,或许,他只是暂时出去了一下。可是,现在听来,这事情完全不一样。

    冲一边的上官清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一定要把这个疯子一样的男人制止住。

    上官清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怎么回事,所以命令了几个人把秃顶拖到一边去,秃顶却大喊大叫,牙也咬腿也踢,惨叫声不断。

    “放开他”上官铭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冷冷的命令上官清秃顶。

    林沓倩眼睛一闭,不好的感觉更加的剧烈。

    那秃顶到也机灵,看见上官铭后,便如看见救星一样的往他面前扑。“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那个你的弟弟,他把雷冬儿带走了,还有一个小孩子,他睡着了的。也被他们带到了楼上去。”

    上官铭的反应有些平淡。在他的感觉中,这就是冬儿带着雷鸣和上官屿一起跑路了。

    到是雷轰轰,一听到这里,脸色都变了,“这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