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 囚婚之画心为牢

V大结局(下)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我那不是追究,如果,你真的让过去的都过去了,你刚才失控的表现,你怎么解释”莫小思不依不饶的追问着,其实,不仅是他在逃避,她还是在逃避不是吗?她明明知道,欧阳慕对邱紫夏的感情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可是,还是欺骗着自己,他是爱她的,只要他在她身边,邱紫夏只会沦落为配角。

    “我们能不能不讨论这个话题了”欧阳慕的脸部摆出了疲惫的倦意。

    “欧阳,我在给你一次机会,现在,你要是反悔的话,我会成全你,我知道,你根本就放不下邱紫夏,你知道,我为你痴癫,为爱愚念,我是真的真的,很想与你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可是,我们之间,有那么一条宽阔的湖泊,阻隔了我们相爱的界限,也许,有一天湖泊里的水干涸了,我也不是,拯救你的天使”莫小思泪流满面的说着,她认输了,真的认输了,为了他的幸福,她可以舍弃所有,包括他。

    “傻瓜,不要说傻话了好吗?我不想放弃你”欧阳慕轻轻擦拭她的眼泪,看着她的无助,他仿佛回到了邱紫夏的世界,曾经无数次,他也是这么带着深深的柔情为她擦拭眼角的泪水,直到现在,他的手上,还沾着她泪水的气息和味道。

    “这是你唯一一个可以再次选择的机会.小说 了”莫小思重复着,似乎在警惕的告诉他,他要是在不离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就是我最好的选择了”欧阳慕坚决的语气中,总是有那么一丝看不透的执念。

    “好,这是你说的,我不会给你机会了,这辈子,你除了选择我,再也没有机会,找回她了”莫小思一字一字,清晰的倒映出了一丝尾声。

    走过生命的逆旅,人世沧桑,谁都会彷徨,会忧伤,会有苦雨寒箫的幽怨,也会有月落乌啼的悲凉。

    但,有限的生命不允许每一个挥霍那份属于人生的苦辣酸甜。但愿他们在经历了风寒阴霾的苦砺,会再次破茧在阳光明媚的日子。

    繁华落尽是平淡,喧嚣之后,依旧安详。邱紫夏与欧阳慕是否真的可以经历过风雨后,日子是否依然可以在平淡和安详里流泻

    “紫夏,我们也结婚吧”走在回公司的路上,木成逸缓缓升起浓烈的心绪,口若悬河的道出了这句话时,四边,变成一阵静寂。

    “你说什么”邱紫夏低下头,申请飘忽的有些不语。

    “我说,我们也结婚吧”木成逸捏紧手心,身上的毛孔,开始张开,狂乱的收缩着他的身心,让他再也没有觉得,比这一刻还要紧张的事了。

    “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邱紫夏心头更是一头乱。

    “难道,跟我在一起,有那么有违你心吗?”木成逸的心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不,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邱紫夏慌忙解释着,生怕他误解。

    “那为何不和我结婚”木成逸咄咄逼人的看着她。

    “不,不是这样的,我有难言之隐”邱紫夏皱起眉头,难受的让她面色快苍白下去。

    “你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木成逸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只是这件事,我真的不想把你牵扯进去,做无辜的人”邱紫夏撇过头苦闷的道。

    “不管怎么样,我只想要一个你不想与我结婚的理由”木成逸就是不罢休。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让你知道也好,或许,你知道了,就不会那么傻,就不会对我一味的付出了”邱紫夏自嘲着,苦笑的看着他,走到他身边,踮起脚尖,轻轻凑到他耳边。

    温热的气息在他的耳边扩散,她的悄悄话,让他的脸色马上失去了光鲜亮丽的色彩。

    “你还会想要跟我在一起吗?还会想跟我结婚吗?”她离开他的耳边,一点一点扯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嗤笑的自言着。

    “什么时候的事”沉寂中的冷辉,正一点一点吞噬着他的心,可是,他还是如此的不甘心,他在意,他介意,可是,再怎么介意,他还是舍弃不了她。

    “前两天,我也是前两天才发现的”邱紫夏淡淡的回答。

    “如果,我说,我不介意,我只介意你在不在我身边,你还会拒绝我吗?”木成逸抛开一切的杂念,什么败坏门风,伤风败俗的意念都被他对她的爱意消散了,他承认,他确实被爱蒙蔽了双眼。

    “你真的不介意吗?”邱紫夏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原来一直忽略的天使,是那个她曾经觉得最卑微,最微不足道,最不想与他有什么关联的人,笑叹,为何世事总是那么无常。

    “傻瓜,我不介意别的,只要你能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木成逸宠溺的揉揉她的秀发,乌黑的眸子中尽是为她绽放的光亮。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邱紫夏心血来潮,忍不住扑到他怀中,泪水沾湿了他胸前的衣襟,让他感觉到了一篇炽热的气息在往他心中钻。

    大多绚丽的春花、没有太多飘浮夏云、没有喧哗、没有旋转的五彩,只有一片安静纯朴的白色,只有成熟生命的深沉与严肃,只有梦,像一样红枫那样热切殷实的梦。

    窗外一片漆黑,连月色都不在璀璨的照耀人间了,站在窗前的欧阳慕,看着外面沉寂的一切,夜不能眠,总是会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昔日缠绵的私语历历在耳,看着手中的项链吊坠,上面还混杂着她的气息,想起与邱紫夏的点点滴滴,他的心猝不可防的抽痛起来。

    他努力在回忆里狂奔,所有成全成了他内心的煎熬。

    几日后,他与莫小思踏上了婚姻的殿堂,这一刻,他们是有目共睹的焦点,莫小思的娇媚无双,他的风华绝代,一对绝代佳人结合,有多少人将献上祝福。

    莫小思紧紧握住手中的捧花,想把与他的美好都涂抹在欣赏,信守着他给的承诺,他一步一步的朝她慢慢走过去,心好像套上了一把枷锁一般。

    盛夏刚过,外面的柳絮开始溅起漫天的霜红的枝叶,这一刻,谁的灵魂被判成黑暗的深渊,不可救赎。

    就差几步,一步,两步,为何,风中洋溢着的祝福与狂欢,对于他来说,却覆盖上了一层凄凉,他忽然听见一股寒风,朝他心中狠狠袭来,在阴暗心房中,开始扰乱绞碎。

    “砰——”忽见一个小孩手手捧着的苹果,手一个不平稳,滑落下来,就那样,带着节奏感,缓缓的滚到了他的脚边。

    他的胸膛开始啜泣的痛了起来,过去与邱紫夏发生的一切,无论是开心,开始风霜,还是生离死别,那些如梦如画,开始修补他的记忆,指认他心上的思念,耳边呼啸的哀婉,似乎在嘲笑着他布下的一切谎言,从头到尾,欺骗了邱紫夏,欺骗了莫小思,更欺骗了他自己的爱情。

    脚步不停使唤,刚开始是闻风不动,可是,恍恍惚惚,眼前邱紫夏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翻越往日的温度,惊觉心一缩,甩开一切念头,他转身就朝礼堂外走去。

    里面的沸腾声,莫小思的心碎声,他似乎都听不见了,因为,那些对他来说,所有的奢华与繁美都是廉价的狂欢,他只知道,他的心缺了一角,他的心受伤了,他必须找回解药,来解救他多日以来无法愈合的伤口,还有他那无主的魂魄。

    木家大宅中,邱紫夏穿着礼服,正站在镜前看着,她最美丽的时刻,可是,当记忆的线条,缠绕过去的时候,总会有那么支离破碎的一刻,痛的时候,闭上了双眼,那种疼还是清晰如旧,那样浓烈的爱,总是在无端拨弄离人的眼泪。

    “我们的紫夏好漂亮啊!”罗颜芳站在她旁边,温和慈目的看着她,她倒是一片的尘埃落定,该操心的终于操心完了,她还有什么可去操劳的呢?也是该歇歇的时候了。

    “呵呵,真的吗?伯母!”邱紫夏略带着羞涩看着她,微微一笑,那双眼睛,卷弯起,透亮的,似乎为这里的气愤,抹亮了一层光。

    “当然啦,你在我眼中,是全世界全漂亮的新娘,也是全世界最好的儿媳妇”罗颜芳露出一脸满意的颜容。

    “嘻嘻 ”邱紫夏恬静的笑了笑,不失俏皮的风韵为她又多了一份雅致,怎么,就越看越美呢?

    “好了,我们该走了,今日是你和成逸的订婚宴,你是女角呢?”罗颜芳牵着邱紫夏朝楼下走。

    这里,也是一翻喧闹与欢腾,可是世事总是那么无常,这一刻,大街上,还有另外一个狼狈不堪,衣裳凌乱的人,正丧失了理智般的朝这边奔来。

    看着众人莺歌燕舞,为木成逸与邱紫夏纷纷道上祝福,木成逸的手刚想伸上前与邱紫夏的手十指相扣时。

    一个头发凌乱,衣裳破烂不整的人影窜到了他们的中间,吓得周围的人自乱其脚,个个都恐慌不已,那个身影不小心将木成逸推了一下,木成逸一个不小心,被她往后退了一步。

    邱紫夏的心一崩碎,直感觉自己的眼,正在抽筋,看着眼前狼狈的人,就算,她这辈子的视觉只剩下了一点,她都能认得出来。

    “兮舞 ”邱紫夏心痛的喊叫了出来,可是叶兮舞早已没有了昔日的娇艳多姿的美貌,取代的倒是一脸憔悴和满是伤痕的印记。

    “兮舞,你怎么了”看着她的样子,邱紫夏疼,那份友谊一直储存在她的心中,从未离去,虽然,没有了当日的好感情了,但,她仍然在惦念着她。

    “哈哈哈,邱紫夏,怎么,看到我这个样子,你很得意吗?”叶兮舞的神情,异常的阴森犀利,她在也没有纯净的眸子了,她的眸子,浑浊的让邱紫夏看不清一片清澈的地方,陌生,到陌生,最终,她不敢认了。

    “兮舞,到底怎么回事啊!”邱紫夏的眼泪掉落下来,都是那么的卑微。

    “怎么回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叶兮舞突然从背后拿出一把水果刀,直朝没有防备的邱紫夏刺去,在场的人,无一个不屏住呼吸,事情来的太突然,她的速度太快,谁都没有那个时间去阻挡。

    当日的友谊,在这一刻,尖刀相对的这一刻,什么都冲淡了,什么都消磨了,邱紫夏总是在想着,叶兮舞就算背叛了她,可是对于她们的友谊还是有那么一点分寸的,可是当她毫无眷恋的转身弃她而去了,而此时又拿起刀要刺她的这一刻,刀未到她的体内,她的心,已经,枯萎凋零了,自古多情总被无情误,多情的总被无情的伤。

    “噗 ”今日的放纵,将会是叶兮舞,这辈子,都忘记不了的冷辉,只是,冰冷的刀沾满了血,只不过,不是邱紫夏的血。

    叶兮舞手颤抖起来,她不敢再碰那把水果刀,因为,她刺的不是邱紫夏,而是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挡在邱紫夏身前的欧阳慕。

    场面从混乱到复杂,夹藏在空气中的,是冷凝,是惊慌,是悲剧。

    好梦易醒,易醒的不是好梦,可是醒来,才知道,爱到浓时却不懂情。

    叶兮舞当场被判为有意持刀杀人,被警察局的人带走,原来,自从邱紫夏被救,何威心有不甘,把气全都出在她一个身上,被她抓起,缩在一个房间,每天都派各样的混混流氓来凌辱她,她的身心已经残破不堪,神智,渐渐被仇恨蒙蔽,多少个夜晚,那样的欺凌,锥痛着她的心,让她生不如死。

    有幸逃脱,她第一件事,就是找邱紫夏,因为,她觉得都是因为邱紫夏,一切的肇事者,都是因她而起,来到咖啡厅,听说邱紫夏与木成逸要结婚,拿着一把水果刀,就要取紫夏的性命。

    看着满身是血的欧阳慕,邱紫夏的全身似乎像沾满了雪霜,慌乱,浓烈的情深,满满占据了她的心扉。

    众人看着这一刻屏住的呼吸,似乎在放肆拼命盯着眼前的一切,没有人,说出一句话,静寂渲染了这里的一切,包括木成逸与罗颜芳,脑袋也慌乱的无处可以安置。

    当一切沉默划破了喧闹的边缘,剩下的,剩下的一切,都只是空白一片。

    躺在病床上的欧阳慕迷糊的睁开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邱紫夏模糊的影迹,忘却了自己是个受伤的人,抓住紫夏的手就是不放,但是邱紫夏却冷冷的把手抽了回来。

    “为什么回来”忍住所有的悲痛拼命镇住自己的情绪冷漠看着他。

    “因为我爱你”欧阳慕真挚的眼神中流露出让不容质疑的真情吗,终于在混乱中,找回了自己狠心抛掉的心。

    “你不是说,这些都是谎言吗?”紫夏的眼泪滴落在他的手上,冰凉的感觉让欧阳慕心中一阵的心寒。

    “可是谎言说多了就真成真理了,我爱你!”欧阳慕忘记了身心上的伤痛,看着她,一往情深,那双澄澈透亮的眸子,蓦然回首在萧瑟处,既然还是一如既往。

    “你骗我,你骗我,你知道不知道,我多难过,你不知道,永远不知道,你伤得我多深”邱紫夏再也没有平时的镇泰自如,在他的面前,她无法拐弯抹角,她歇斯里地的对他吼叫,脉搏血液犹如溅起的碎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欧阳慕不管胸口上的血已经奔涌而出,拉住她的手,就是紧紧不放,听见窗外的寒风,飘乱了他们的心,那条寂寞黑暗的地平线,蔓延的越来越长,似乎,永远都没有了止尽。

    “我不怪你,我也没有资格去抱怨,去怪你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都有为自己做事的权利,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会去纠缠你,不会让你为难,对于我来说,我爱的人得到他想要的幸福,我就没有什么可去强求了,可是,我已经离开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要来扰乱我平静的生活,为什么为什么!”邱紫夏满脸的泪霜,那种静默在尘埃中的寂寞和浓情在他出现为她挡下那一刀开始奔腾而现,百般的煎熬都成了,她最悲戚的武器。

    “可是,从现在开始,我不想离开你了,我爱你,我爱你”欧阳慕再也藏不住心中的感情,他已经知道,他的光和热就是邱紫夏,虽然他与她的路有些曲折,可是,她在哪里,光就在哪里,如果失去了光,他的灵魂已无主。

    “不,你骗人,你还在骗我”邱紫夏摇着头,萎靡的看着她,眼泪,早已模糊了双眼,她连他的影迹,都快看不清。

    “不,骗你的是我,可是,爱情没有说谎”欧阳慕竭尽全力,说出这一句话,抓着她的手,开始无力的松懈开,意识开始渐渐消散。

    “你怎么了”邱紫夏抓住他的手,脸色苍白的看着他,才注意到他胸口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裳,他的伤口再次出现了裂缝,为她留下的伤口。

    “我们的爱情没有说谎,是我说了谎,我说了谎!”欧阳慕泛白的嘴唇渐渐失去了血色。一直呢喃重复那句话。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邱紫夏紧紧拽着他的手,泪水与他的血液相容,划开了一圈一圈的涟漪,一直站在病房外的木成逸,心流成血河,终于,他无力的拖着脚步,他自嘲,他与她还未开始,就结束了。

    “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要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怎么爱情到了这种地步,变得会如此的卑微。

    当初说离开的是他,这次求重聚的也是他,他的世界,演绎的角色,怎么总是那么来去无踪影。

    “如果,你不想离开,为什么,当时要给我那致命的一击,你知道不知道,你带走我了的灵魂,有你的时候,每天就像日出的和谐与黄昏的悠扬,可是,你走了,你给我的心留下了裂痕,这不是我想要的,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邱紫夏放开他的手,想起他的残忍与决绝,那永远都是一场任何东西都唤不醒的梦魇。

    “我 咳咳 忘记我给你的伤痕,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会守住你每个清晨日出到黄昏,我 ”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誓言,疼痛已经覆盖了他的所有,包大脑的意识,心脏脆弱的,已经快没有了跳动的律动。

    接下来,护士医生,匆匆的走进病房,看着他又要即将被推进了手术室,她满心承载的思念与恐惧,翻滚的泪水,她的记忆开始疲倦,总是徘徊在那个静寂的夜半陌生又熟悉的地点,无语也无言,那一刻,她有着无尽的挫败感,万般可怜,是因一厢情愿,还是残酷的谎言扰乱了一切静默。

    可是,她怎么忍心让他温柔体贴,陷落在绝望的体验,一切谎言与生命都化成烟,模糊了她的视觉,无法分辨,她终究,还是飘荡在了他的世界。

    奔向前,在关上手术门的那一刻,她匆匆的用上最后一丝力气,对他呼啸最后一句话:

    “欧阳慕,我有了你的孩子,你不能死,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啊!”

    没有了相濡相候的回头,只有静静关上的那扇门的声音,恍恍惚惚,已经隔世,没有了回头的萧瑟,这一刻的重逢,是否还会信守那个承诺。

    在那条很长很长的寂寞巷口,无法修补的风霜,任寒风来来去去撩拨过往的悲伤,如梦如画的相逢相遇,又开始翩翩起舞在回忆的清淡狂欢。

    一句我爱你,最终还是在完美的彼岸上演了一场悲剧,所有的血与泪在枯萎的荆棘蕴育出一个花蕾,它将经历暴风雨的洗涤,然后绽放在谎言的空气中

    爱原来就为的是相聚,为的是不再分离;若有一种爱是永不能相见,永不能启口,永不能再想起,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火种,孤独地,凝望着黑暗的天空。

    爱原来是没有名字,在相遇之前的等待,就是它的名字。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