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冷宫丑妃

第三章:大结局(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第三章:大结局(二)

    盛宴欢乐的气息始终都没能传到北野皓然那微凉的心里,周太后同众人都把北野皓然的忧愁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都变着法儿依次去陪北野皓然谈了谈心,不过,终究哀思是不会这般轻易就被化解的。

    晚宴结束,北野晟看不过喝的醉醺醺的北野皓然独自回到北王府,便让人将他带到了他在宫里的宫殿,暂歇一日。

    夜里,北野晟无奈的看着被宫人扶到床上的人,曾经的往事一点点袭上了心头。

    “皇弟,皇兄至始至终都明白你们之间的情谊,所以皇兄甘愿认输!”

    想起五年前穆景刚离开京城不久北野皓然便深夜进宫把穆景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他,那个时候他的确也为此震惊了好久好久,可是静心一想,所有的事好像真就如此滑稽的发生在了他们的身边。所以他虽然有一点不可思议,也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但他们之间的深情可是他亲眼见证过的,他还有什么资格说不?于是他只好欣然接受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令人拆了‘洺露宫’,就当宋婉茹亦或是宋莞尔这个人从未出现过在他的生命中!可是,即便如此,他的后位至今还是空缺的,似乎那个身影早已占据了他心中的某一片地位,就如后位一样。

       这些年,他看着北野皓然是怎么的努力,怎样的为她们的未来而付出,他的心就更加软了,于此同时连着曾经对宋婉茹的那份怜爱也渐渐消失殆尽,而是更加期待着有朝一日她会重回到他皇弟的身边,好让北野皓然重燃起当年的神采飞扬。

    可是时光飞逝,转眼五年便过去了,可是盼归的人却再没出现过一丝消息,而等待的人却一日比一日更加心智坚定。尽管在他身边的人总是劝他放弃,她是心甘情愿和别人离开的,是不会再回来了!他也绝不会放弃!

    “傻弟弟,朕早就知道你们关系匪浅,朕也在一直在等着你们亲口告知朕真相啊!难道朕在你们的心里就那么的不可靠吗?的确,看着你们关系好朕心里有那么的一丝难过,可是你也知道那只是一种天生的占欲感在作祟啊!别在意曾经朕对你说过的那些喜欢皇后的话,现在想想 呵 ”北野晟看着北野皓然的睡脸竟毫无预兆的傻笑了两声,想起曾经他为皇后做的那一切,北野晟便觉得有点颜面挂不住了,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随即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皇上,夜深了该就寝了!”小太监在北野晟的耳边提醒道。

    “嘘 ”北野晟急忙给小太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说道:“朕还想多陪一会儿王爷,你们都出去候着吧!”

    “奴婢遵命!”小太监弯腰道,随即便轻手轻脚的带着身后的宫人走出了宫殿。

    皓然,这些年真的是辛苦你了,你是不是很久很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的休息一次了?对不起,是皇兄无能才让你变成今日这样,你放心,寻找小穆下落的命令皇兄已经秘密派人去办了,皇兄相信不出数日就会有她的消息,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感谢皇兄我哦。只是让北野晟想不到的却是数日后

    “皓然,皇兄能为你做的实在不多,皇兄只是希望你在今后的日子里你都是开开心心无忧无愁的!你知道皇兄并不想 ”

    北野晟的声音絮絮叨叨的在北野皓然的耳边响个不停,心情郁闷加烦躁的北野皓然缓缓从美梦中不悦的睁开了眼睛,“皇兄? 怎么是你?”北野皓然看到自己眼前瞬间被放大的面孔,顿时惊的他酒意全消。

    北野晟抖抖眉头,抱着双手不以为然道:“那皇弟以为是谁?难不成还会是宫里那宫妃子吗?”

    “呵呵!”北野皓然苦笑了两声便翻身坐到了床边,而北野晟也起身坐到了桌边的凳子上,悠哉悠哉的看着他,却见北野皓然万分无奈的开口道:“皇兄还真会开玩笑,皇弟哪敢有那等心思啊!”

    “哦?是吗?不是曾经就有人成功的让朕 ”北野晟故意调侃道。

    却不知原本轻松的话题瞬间冷却,只见北野皓然面色蓦地一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起身揉了揉额头走到北野晟的面前,轻咛道:“皇兄,我们不是说好这件事从此不会再提起吗?今日又为何故意重提!难道皇兄还不能接受弟弟和景儿之间的事吗?”

    “朕 皇弟 你别误会 朕不是那个意思!朕只是想给你开个玩笑,想让你暂时忘记那些忧愁才 ”北野晟被北野皓然这样一堵瞬间便慌了神,原本只是想借机调侃一下心思忧愁的弟弟,却不料刚好又踩中了那道防线,北野晟真是悔而不及啊!

    北野皓然的心思他又怎会不明白呢?之前若不是他顾忌兄弟之情,说不定他们之间就不会生出这么的曲折了,而且说不定这皇位也不会属于他。所以对于北野晟来说,北野皓然给予他一切也让他懂得了真正幸福的寓意和拥有了来之不易的幸福,所以现在的北野晟怎么也会在对他们之间的事徒增任何阻拦的。

    “皇兄,谢谢你的成全!我相信日后有朝一日景儿回到我身边,她也会很开心!”北野皓然托着右腮有气无力的说道。

    他们兄弟之间的君臣之礼早已不存在,今夜的他们更是平常兄弟之间的情感交流罢了,所以北野晟很轻松北野皓然也很自然,无所拘束,相互调侃,只是这简简单单的词句里更多的是一份无尽的思念和无尽的期待。

    景儿,你到底在哪里?这些年你过的好不好?冷霄曾经说过,你会不会再回到我身边全在我对你用情有多深!说实话,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对你是怎样的一份情,我道不出你给我的那种特殊的感觉,却有一点我真实的明白:我北野皓然爱你,我北野皓然一生一世都离不开你!回来好不好?

    虽在同一片的夜空下,不过京城的月亮却比他处的更圆更亮,山里的迷雾弥漫,更显月光朦胧黯淡无光。

    穆景只身一人孤身站立于窗台前眼神迷茫的望着属于黑夜的漆黑,暗暗地摇了摇头,低头便关上了窗子转而走到了床边

    隔日,梦醒却已湿了枕边。

    简单的打扮了一下,便踏出了房间,“小稚,你可知道庄主现在何处?”刚出房间便看到一个丫头从她身边经过,穆景想也没想便是伸手拦了下来出声问道。

    小稚仔细的在脑海里想了想便摇着头道:“回穆小姐的话,奴婢今早还未见过庄主。”

    穆景放手打算凭着她的运气去寻找冷霄了,于是提起了她的裙摆在回廊里大步跑了起来,今日她的心思已定,她一定要去找冷霄说个明白,她要离开,她要带着皓予一起回到那个人的身边,五年了她等不及了!

    “穆姐姐,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跑的这么急啊?”看到如此匆忙的穆景,冷牧萱第一反应就是穆景或是皓予出了什么事,便连忙拉住了奔跑中穆景的身子目光关切的问道。

    穆景停住脚步看到来人是牧萱便露出了一个亲和的笑容,然后又立马抓住了牧萱的手腕着急的问道:“萱儿,你看见你爹在哪儿了吗?”

    牧萱被这样的穆景吓住了,还以为庄里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想了想便回答道:“我知道在哪里,青庐峰,练剑。自从哥哥离开山庄后,似乎哪里便成了爹爹的出气之地,我记得我有几次去那边练功还看见过 …唉唉 穆姐姐你别跑这么急啊!等等萱儿 ”

    只见牧萱的话还没有说完,而穆景却早已一溜烟的跑离了牧萱的视线范围。

    青庐峰,果然老远就看看了一抹矫健的身影在一片绿色中来回穿刺,看得出剑中带着些许的怒气,却又控制的很好并没有残害到很多的绿叶。

    过了整整一刻,冷霄在停下了动作把剑收回到了剑鞘中,双手背在了身后出声道:“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这点为师可不曾教过你吧?小景。”

    “师父!原来你早就发现了啊!”穆景悻悻的从一颗大树上跳了下来,调皮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冷霄转身一瞪随即又说道:“还有藏在最后面的那位也出来吧!”

    牧萱脸上一红也跺着脚走到了冷霄的身前娇嗔道:“爹爹,这一次我藏得还不够隐蔽吗?你怎么又发现了啊?”

    “你啊!太调皮了,刚才是不是因为一只蝴蝶才不小心钻进那里边的?你看你弄得满身都是花粉和泥土,活像一只小花猫,还好意思说藏得隐秘?”冷霄轻责着牧萱,手上却又小心翼翼的拍打着牧萱的外衣和摘掉牧萱头上的杂草,眼里也泛着浓浓的宠溺。

    “爹爹你快别说萱儿了,是穆姐姐找你有急事,萱儿只是不放心才一路跟过来的。”牧萱红着脸拍拍自家老爹的手,急匆匆的把话题一转,她已经长大了,才不要老爹总是一副看管小孩子一般对待自己。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