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冷宫丑妃

第一章:苏醒vs时间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第一章:苏醒vs时间

    自穆景被冷霄带回腾云山庄之后已经过了整整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京城甚至四国也出现了多番的变化,可这些消息却是穆景听不到的。因为这半个月里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不管冷霄为此想了很多办法,却也无济于事。

    其实穆景身上的伤口并不严重,只不过是她自己沉睡而不愿醒来罢了。

    这一天,冷霄带着两个孩子照常来带穆景的房间,陪她讲话让孩子们也多给她讲话好让她早点醒过来。

    十一二岁的冷孜格微眯着一双漂亮的凤眼静静的站在床头看着躺在床上毫无血色的穆景愣愣出神。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并非丝毫不知,毕竟作为冷霄的后代多多少少他还是有点能力的。他知道穆景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一定和那个男人脱不了干系,他真想去把他抓到山庄里再狠狠的抽他一顿,冷孜格愤怒的想着。

    “爹爹,您说穆姐姐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啊?她这样睡着不累吗?萱儿不想看到穆姐姐这样 ”冷牧萱的眼眶中泛着泪水,这是她这半个月说的最多的话,可也是最让伤心流泪的言语,她只有十岁,因为有爹爹和哥哥的保护所以她的童年过得很单纯,什么都不明白的她在看到穆景浑身是血的被她爹爹抱回山庄的 那一刻,她便害怕的哭了,因为在她的梦魇中她的脑海里有类似于这一幕的画面清晰的发生过。所以她害怕,害怕存在于她内心最深处的那个噩梦成真。

    冷霄轻轻拉过床边的女儿,望着女儿的侧脸,他的眼里划过一抹伤痛,“小景累了需要好好休息,走,爹爹带你们出去玩!”

    冷孜格用余光偷瞄了一眼冷霄柔和的脸庞,心中一震!这些年冷霄对待他和妹妹从不会用这种态度和语气和他们讲话,可是从那日回庄之后,他就发现冷霄渐渐变了,变的爱和他们兄妹呆在一起,原意同他们兄妹讲话了。难道这一次爹爹下山后 冷孜格的瞳孔猛地一缩,再往下他连想都不敢想了。

    “萱儿不想出去玩,只想多陪陪穆姐姐,我们走了,穆姐姐醒来一定会感觉孤独,可以吗?爹爹。”冷牧萱的小手轻握这穆景的手偏着头期待的望着冷霄。

    冷霄看着女儿期待的小脸不由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站着的冷孜格向他使了个眼神,便带着冷孜格一起走出了穆景的房间。

    房里冷牧萱向昏睡中的穆景述说着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期待穆景早日清醒,早日能她们生活在一起。

    屋外,冷霄背对着冷孜格站在回廊里望着近处的山峰,心中一片明静。

    “爹爹您 ”冷孜格犹豫的开口道。

    “孜格 你还记得你娘亲的模样吗?”冷霄悠悠的问道。

    “娘亲 ”冷孜格低喃着,两岁那年冰诺便离开了他们,从此他对娘亲所有的回忆便停留在了那一刻,每每回想起那日山庄里发生的那一幕,他的心变会绞痛万分。可是时间转眼就推移到了十年后,再次回想起他娘亲的面貌,竟是那般的模糊与生疏。反而是穆景的身影占据了他心里的大片地位。“爹爹我 我对娘亲 ”冷孜格吞吞吐吐的开口道,不过咬了半天,也没再多说出半个字。

    冷霄见儿子这般,他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害死你娘亲的凶手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从现在起你们不必再将那件事铭记于心。做好自己就好!”

    “爹爹 真的吗?”冷孜格虐显惊愕道,他就知道他的爹爹不会轻易改变对他们兄妹的看法,看来他的那些想法还是不无缘由的。

    冷霄轻点这头,伸手拍了拍冷孜格的肩,沉声道:“都过去了,如果阿诺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切,她也会感到欣慰的。这些年委屈你和萱儿了 ”

    是啊!都过去了 冷孜格那不成熟的俊脸上出现了一抹复杂的表情!“只要爹爹能放下过去就好!我和妹妹这些年也过的很幸福不是吗?爹爹不必为我们担心。”

    “孜格 ”冷霄感动得看着懂事的冷孜格,心里对他们的愧疚也就更深了一层。

    他们本是无忧无虑的美好童年,而他却逼着他长大,使他退出了本来的童稚而被令人心痛的成熟包裹住了他的心灵,他这样做真的太 冷霄心痛地望着天空渐渐飘远的那片彩云,在心中默默的念道:‘阿诺,对不起!今后我一定会努力做好一个父亲,这样你就不会再替我们担心了!’时间总是无情的从指缝中偷偷溜走,转眼又过了三天。这也是冷牧萱第十六天来穆景的房间陪她。

    “穆姐姐,萱儿好想你 小皓宇也越来越可爱了,我们都在等你 ”

    “听爹爹讲再过些日子你的夫君就会来这里找你了,你快点醒过来吧!”

    “穆姐姐你不知道这些日子爹爹他 ”

    “ ”

    冷牧萱就这样轻揉着穆景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丝毫没有发觉一滴晶莹的泪水正缓缓从穆景的眼角滑落到了鬓角的发丝里。

    穆景的心里很明白大家对她的感情有多深,她也很想很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好久没见到了那些人。可是在她心里环绕的那团郁气却怎么也散不出去。

    那一天、那一幕,是她怎么都忘记不了的,她看着他和她的婚礼,她并不怪他。只是恨她自己,是她自己没有发现他身体的异样,她那么不关心他,她还有什么资格呆在他的身边啊?她不远醒来,只因为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他!然而对她来说没有他的日子,她宁愿永远沉睡下去。

    这是她心头的结,如果她不愿意打开心结,那么还有谁能打开它?

    “小景你到底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难道你就这般狠心的对待所有关心你的人?当初我就让你不要回去你偏偏不听!现在你这样觉得好受吗?你有在意过我们的想法吗? ”

    “小景,我知道你能听见我们的声音,明白我们的心声。就算是师父求你好吗?醒来吧!皓予需要你!我们都需要你啊!”

    冷霄坐在床头伸手一点点抚摸着穆景的脸庞,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低到一个字也没有了,看着窗外又染上了一层黑色,他知道这一天她还是不会醒来了。

    心里泛着浓浓的苦涩就这样靠在穆景的床边睡着了。

    夜里,穆景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没有刺眼的光芒还是漆黑的一片,她动了动毫无知觉的手臂,不料却打醒了身边的冷霄。冷霄听见丝丝动静,他身子猛地一下就弹了起来立马点燃了房间里的蜡烛,小心翼翼的靠近穆景

    一张苍白的再不能苍白的脸蓦然出现在冷霄的眼前,而冷霄的眼里却只有万分的欣喜与心痛,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静的把穆景拥进了怀里,心里期待着这不是在做梦。“小景,你真的醒了吗?”冷霄不确定的低喃着。

    穆景愣愣的靠在冷霄的怀里,静静地回味着这份感动,她的师父,深爱着她的师父,可以任由她撒娇哭诉的师父

    “师父 对不起 又让你为我担心了 ”穆景的声音很沙哑,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

    冷霄摇摇头,满眼心疼的看着眼前的人,“只要你肯醒来什么都没关系了!小景,你知道你这样不愿醒,我们心里有多痛吗?”

    穆景的眼泪一直流个不停,他们的关心,她怎么感觉不到?若不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恐怕这一次她真的不会在清醒过来了。

    总之,穆景醒了冷霄的心也回到了胸口里,他相信只要她愿意睁开眼睛,那就代表所有的事情她都想通了,那么在今后的日子里她便再不会轻易伤害自己了!

    数日后,穆景终于养好了身体。

    在腾云山庄这片没有战火缭绕的自然世界里,穆景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她可以每天跟在冷孜格兄妹的身后学习更深奥的剑术和武功,她也可以静心的研究自己喜爱的医术,甚至是带着小皓予在山林花丛里开心的玩乐 在这里她可以完全放空自己,什么忧愁的事都不再想。

    就这样,平凡而简单幸福的生活一直持续了整整五年!

    五年的时光对于穆景来说不长也不短,却足以让她从当初那个懵懂的小女孩成长为今日成熟有自己独特见解能独挡一面的女人。

    这一年,皓予不到六岁,牧萱十五岁而冷孜格却已长成了一名十七岁的花样少年,俊美阳刚的外表下只有亲人看的见的邪恶,比起当年冷霄的手段,十七岁的冷孜格显然更胜一筹。不过,他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对手的,譬如单纯可爱如天使般面孔的牧萱妹妹,又例如他可敬的穆姐姐,总是能在一瞬间把他秒杀的体无完肤!

    所以他发誓这一生他一定要逃离这两个女人的魔爪,于是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