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冷宫丑妃

第八十章:揭秘——万恶之源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第八十章:揭秘——万恶之源

    封洛看到突然失去平衡跪在地上的封默想也没想的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封默的身体大喊道:“默,不要有事!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了!”

    随着东凕皇的倒地,所有的黑衣几乎在这一瞬间也全部跪在了地上,浑身开始抽搐了起来。

    众人一片愕然!

    “这怎么回事啊?”西陵剑用手拐了拐身边的北野皓然疑惑的问道。

    北野皓然的眼里亦是一片迷惘,轻蹙着眉头道:“不知,也许这个答案只有那位冷庄主能解释的清楚。”

    “大 哥 对不起 你一定要带着我的梦想 好好的活下去 ”

    “默!!!不要说了,我不想再听到这些不负责的话!我求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封洛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粒粒全部滴在了封默的脸上,绽开了晶莹的花瓣。

    在封洛的心里封默的地位永远都是第一位,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弟弟这样惨死在他的眼前,他是所有杀手中心最柔软的一个,可是为了保住弟弟他什么都可以去尝试,终于有一天他凭着自己的努力登上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可是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他只 想要他的弟弟平平安安的,他和他能一直在一起完成父母曾经的遗愿,可是这一切好像一直都与他背道而驰,而这一次更是打破他心里所有所有的希望。

    “盟主,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冷霄令咸坤把一旁失魂落魄的封洛扶了起来,可是当咸坤刚一触碰道封洛的手臂,封洛下意识的一下挡开了咸坤的手,悲愤的大喊道:“谁说默已经死了?默只是累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他就会醒!”

    咸坤看着空荡荡的手臂微微一愣,随即便放任封洛肆意的发泄着他的心情,所有人看着这一幕不禁也悲伤的垂下了眼帘。

    “冷庄主,可以请你解释一下这整件事吗?”北野皓然出声道。

    冷霄目光一闪,想起东凕皇那些阴狠的手段,他的身上不禁渐渐散发出了一阵阵寒意,让人不由的浑身一颤。

    “不知周太后可记得冰诺和若晴?”冷霄看着一脸平静的周太后沉声问道。

    周太后听到这两个人名,原本那静如平湖的脸庞浮现出了一丝愧色,轻点着头,“怎会忘记?她们是哀家带出来的,却没想到当年我们才一逃出东国边界我们便走失了 这些年我也有四处打听她们的消息,可是却总是一无所获!难道冷庄主你有她们的消息吗?请你告诉我好吗?”

    从周太后渴望而又难过的眼神里冷霄知道这位周太后是真的还惦记着那两位好姐妹,于是冷霄也渐渐露出了一抹释然的表情,缓缓开口道:“冰诺后来与我相遇并成为了我的妻子 至于若晴 ”突然冷霄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只见他脸色突然一变,眼里瞬间爆发出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寒冷气息,就连再次开口的话也显得那般的冰冷又悲凉,“十年前,东凕御龙为了把滕云阁的前身青禾山庄拉拢替他办事,居然惨无人道的抓走了冰诺,威胁我交出青禾山庄!后来为了保住冰诺的性命,我只好把青禾山庄的掌管劝交给了东凕御龙。可是他却因为冰诺曾经的背叛而亲手将我的冰诺给害死了 冰诺走了,我把青禾山庄的残余势力全部隐藏了起来,并再次创立了腾云山庄从此与他抗衡,在这十年中,我查到了很多东凕御龙的背后,可碍于他的阴险我迟迟不敢动手!”

    “你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啊!冰诺 ”周太后痛苦的轻喃着,眼角泛着点点泪水,三十年没有消息的人再次听到关于她的消息却只是噩耗,这让她怎么受的了?

    “知道为什么连我也会惧怕他的存在吗?”冷霄自嘲的冷笑了一声,见众人依然茫然,便又继续道:“他最恐怖的地方就是敢往自己的身体里下蛊!”

    “蛊?!!”夏冢允况的身子轻颤了一下,“‘子母蛊’!”随即仔细查看了一下黑夜人和东凕皇的尸体恍然大悟的大呼道。

    “子母蛊?那是什么?”西陵剑腹疑。

    “这位公子说的不错,东凕御龙的确在他的身体里种了‘子母蛊’,这就他的阴险之一,他利用‘子母蛊’来控制所有的黑衣杀手,如果自己的性命会有半点疏忽,几乎所有的黑衣人都会在下一个瞬间全部一命呜呼!这是他的狠!他还利用很多活生生的肉体来饲养了很多其他能让人毙命的蛊种,在他的身上你们也可以发现他的体色和正常人的差距有很多,这便是他在他自己的肉体上种下的恶!”

    “蛊 ?难道?”北野皓然突然想起自己近两日的异常,心中猛地一颤,难道他也不知不觉的中了东凕御龙给他下的蛊吗?他捂着胸口尽量不想被其他人有所察觉。

    “照冷庄主的意思,这些黑衣人都是死在东凕皇在他们下的蛊上?那为何 ?”夏冢允况看着封洛的背影疑惑的问道。

    他虽然对蛊术的了解并不是很深,不过再很多书籍里他也见到几次,知道这种子母蛊,分为好几个阶段:子连母,母控子,母伤子痛,母亡子死!可封洛之前不也是东凕御龙身边的人吗?他又怎会对他择优对待而没有在他身上下蛊?再则,如果下了为何他会没事?突然夏冢允况也对着奇异的蛊术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兴趣,他想了解的更深。

    “因为我们是双胞胎,当初他在给我们下蛊的时候特别挑选了默。他认为只要有默在我一定会衷心效忠于他,因为他在第一眼见我的时候就轻易看穿了我的心思 ”封洛抱起封默的渐渐冰冷的身体,在走过夏冢允况身边的时候他停住脚步,声音颤抖的说道。

    他的心思从来都是那么的简单,为什么所有人都看的见,偏偏默你总是听不清也看不见?‘默,我唯一的亲人连你也要抛弃我!’冷霄深吸了一口气,看到封洛离开的背影心里也仿佛落下了一块大石,转身朝北野晟和周太后微微弯下腰,“皇上、太后,冷某打扰了!告辞!”

    咸坤一顿,随即附在冷霄的耳边低喃道,“庄主,穆小姐怎么办?”

    “冷庄主今日一举,可谓是及时解救了万人于水深火热之中,朕铭感在心!日后有需要朕的地方,请冷庄主无语对朕客气!”北野晟万分感激的说道。

    冷霄看看北野晟又转眸看了看北野皓然,脸色突然一沉。

    “今日是小景的大婚?”

    北野皓然对上冷霄的视线,机械似的点点头,不知为何,看着冷霄的眼神他竟有些害怕。

    “那为何是那个女人穿着喜服?小景呢?北野皓然枉然小景对你痴心一片,为了你她可以心甘情愿付出一切!为了保护你,她忍住想要见你的心!你呢?这两年又在干什么?今日若不是我提前收到她的信,你以为这一切会轻易结束吗?你高估你自己了!小景,今日我会带走!至于她什么时候会再回来,那就要看你自己对她的心意到底有多深了!”

    冷霄目光冷漠的扫了扫四周的人,给咸坤使了个眼神,便朝着殿门大步迈了出去。

    而北野皓然听着冷霄的话,浑身突然像是被谁泼一盆冰水一般透彻心扉,他竟一句反驳冷霄的话也说不出口!他曾经口口声声对穆景说她对他有多重要,他爱她有多深!可是当另一个人出来顶替她时,他却

    现在的他的确没有资格说挽留,所以他只是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冷霄的背影和那抹熟悉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他的眼前,甚至是他的生命里!

    “然儿,你能接受她的离开吗?”周太后沉痛的轻咛着。

    “皇弟,她是属于你的,去追吧!”北野晟勾了勾身边的女子心思沉重的说道。

    “北王爷,可别忘记答应过我的事!”西陵剑扬着嘴角‘好意’提醒道。

    夏冢允况和颦儿倒略显轻松的耸了耸肩齐声说道:“王爷,小少爷似乎也被冷庄主提前接走了。”

    

    沉默,寂静的大殿突然静的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清楚。

    “她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就如两年前的那次!”北野皓然突然说道。

    这次换其他人沉默了,就连一直缩着身子被侍卫压住的那个女人也突然像是得到了一种释放一般,身子瘫软在了地上。

    她就知道她的感觉绝不会欺骗她!南宫忆然就是两年前被她害死的皇后!原以为只要她再一次消失了,她就可以真正的以王妃之名留在北野皓然的而身边。当她在无尽的黑暗中被东凕皇救出来的那一刻,她便沦为了他人手中的棋子。她看着久违的人,牵着微凉的手掌,她的想要停留在那一刻一生一世,即便是梦,她也在要梦醒之时将它铭记在心。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已足够了 美丽的梦终于到了清醒的那一刻。

    北野皓然,但愿来世的我是第一个遇见你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