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冷宫丑妃

第七十八章:乱中乱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第七十八章:乱中乱

    “西陵太子?此言何解?”东凕皇身子一顿,把视线转到了一边渐渐靠过来的西陵剑的身上。

    西陵剑却只是偏着头冷哼着,不语。

    东凕皇看到这般态度对他的西陵剑,心里微微闪过一丝的不安,不过只是一瞬便消失了,因为他觉得以西陵国的原先的态度是绝不会来趟这淌浑水的。

    然而,他这个天真的想法却在下一秒便被无情地打破了,只见这时又有人来报说是城北十万东军几乎全部被后方赶来突袭的西军全部瓦解,还有从城南匆匆赶来的南国援军也加入了城中的混乱,恐怕城中混乱的局面不久便会停息。

    当东凕皇听到这个‘噩耗’时,只见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难道是他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吗?为什么,像夺下北国这般的‘弹丸之国’也要如此的费力?难道自己这几十年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吗?他不甘心!

    于是他再次逃开了北野皓然抵在他颈上的剑,与此同时也将隐身于各处的影子杀手们一次性的全部召唤了出来。

    擒贼先擒王,他的想法是如此的清晰明了,他想只要他擒住了北野晟逼迫他交出玉印,就算所有的援军赶到便也无济于事了。

    这一次  的杀手组合除了有手段凶狠的封默、寒、霖外,又新出现了很多并不像北国装束的异国杀手,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都是由东凕皇一手栽培出来的棋子。

    只见他们个个身怀绝技、武功高强,丝毫不亚于北野皓然和西陵剑等人,一时间,大殿里瞬间变成了刀光剑影的比武场地,只是与比武不用之处便是这是一场生死搏斗而比武却是点到为止。

    这原是北野皓然的大婚现场,现在却被鲜红染成了这般模样,他的心里有着不言而喻的痛,因为心中有恨,所以他出手时也没给敌人留任何余地。而作为宾客中唯一没有中软筋散的西陵剑也没有袖手旁观提着剑加入了战乱。

    而那位早就被眼前的一切所惊愕的一句话也没说过的周太后并没有展露半点惧意,反是沉痛的微闭上了双眼,心里在一句句默念着那句伴随了她整整两年的‘南无阿弥陀佛!’“母后?”北野晟担心的看向身后的周太后,他很担心这种血腥的场面会让她受到惊吓,毕竟他也知道他的母后是刚从寺庙祈福而归见不得如此杀戮的。

    周太后轻摇着头,朱唇轻启道:“晟儿,哀家无事!”

    听到此言,北野晟才微微安下了心,而更加专注于防敌了。

    大殿里,北野皓然这一边的人几乎全都是以一对敌,渐渐抵抗的有些吃力,虽然后来给南宫若栗吃了解药的颦儿和北野皓然的‘地下王国’也现身制敌,却终不见成效,毕竟封默等人都是被强行训练出来的杀人狂魔,对付敌人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多余的杂思的。

    渐渐地,东凕皇的气势越战越强,他甚至还提着剑大步走到了大殿之上的北野晟的面前用剑指着他逼迫北野晟退下了皇位,而北野晟也碍于左右两侧均有妇人顺着东凕皇的意思缓缓走到了大殿之下。刚一走下台阶,北野晟等人便立即被人拿下了。

    “住手!北野皓然你还是输了!再敢动一下,信不信朕当场便取下北野小皇和你亲娘的性命!”东凕皇站在高高的皇位前抬着手大声的命令道。

    “混蛋!”北野皓然看见北野晟被制愤恨的暗骂了一声,随即狠狠的一把丢弃了他手里的剑,“住手!”

    “王爷!!!”

    “本王说住手你们没听见吗?”北野皓然气急败坏的大喊道。

    虽然心头很气东凕皇可耻又可恨的小人之举,可是他怎么能眼看着自己的亲人就这样惨死在自己的眼前?

    “北王爷,朕本以为你的‘地下王国’会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同朕匹敌的对手,可没想到竟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看来是朕太高估你的能力了!哈哈哈哈 ”东凕皇肆虐的狂笑着,看着眼前这一片异样的景色,他的心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东凕御龙,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今日所做的一切付出比先皇百倍的代价!”周太后手里握着一串佛珠,从容淡定的从北野晟的身后移步到了身侧,语气冰冷的说道。

    “好大的胆子竟敢直呼皇上的名讳!不要命了吗?”一边狗仗人势的侍卫作势便想给周太后几个巴掌,不过北野晟当然不会任由那人如此胡来。

    “是你?周舒妤!你竟然还活着?”东凕皇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周太后。

    “母后,你怎么会和这种人认识?而且你的名字不是 ?”

    “晟儿,母后本就是东国人和东国的国主认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怎么会这样?”北野晟彻底乱了,在他知事以来他便坐上了高高在上的太子之位,后来又没有一丝波折的登山了帝位,虽然他知道他能有今日一切都离不开在他身后一直对他不离不弃的周太后,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

    心思缜密的周太后怎会不知北野晟心底的那些想法,虽然他什么都没问,但是从他微微捏紧的拳头里,她可看的很清楚。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晟儿,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此话说来话长,虽然哀家的确是土生土长的东国人,但是自从嫁给先皇之后,哀家就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事。如果不是今日东凕御龙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或许这一辈子也不会在你们面前提起之前的往事。”

    “母后 ”

    “周舒妤,你说的可真是轻松!倘若不是因为你,今日的这一切会发生吗?当初是你先背叛东国,背叛朕,带着冰诺和诺晴姐妹逃离了朕的手掌,你以为你的心思朕一点也看不透吗?太可笑了!”东凕皇看着周太后的侧脸就这样笑了起来,看他的眼神似乎在看眼前的周太后,可又像透过周太后的双眼再看她之后的另一个人。

    周太后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平静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东凕皇,与他平视着,视线竟没有一丝的偏移,“都是你逼的!若不是因为你的野心,我们会费尽心思想要离开生养我们的故国吗?当初若不是你有了要将我们作为和亲的对象远嫁西国、番禹之地的想法,我们又怎会轻易离开!东凕御龙是你的自私和野心让你变成了今日这副模样,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登上帝位更不配拥有整个天下!”

    近三十年的后宫生存之斗让周太后变成了一个比东凕皇更加冷血无情的人,但她的冷血却又同东凕皇有着天壤之别,她不惧所有人但却懂得珍惜和保护身边的人,而东凕皇却只懂得一味的索取。

    东凕皇依旧目光冰冷的盯着周太后,“周舒妤,你和朕没有半点关系更没资格站在这里教训朕!朕现在也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放弃他们并向朕低头认错,朕可以考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回东国!”

    “母后,别听他满嘴胡言!”北野晟怒道。

    “东凕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本是我们的叔父。虽然三十年前的事我并不知晓,但作为晚辈的我们在此告诫你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想让上天原谅你都是不可能!三十年前母后她们没有和你站在一起,让你错失良机,然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同样一句话告诉你,你一定会失败的!”北野皓然的眼底闪着一抹锐光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

    其实周太后的真实身份他是早就知道的。而告诉他这一切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误将周太后当作逃婚的新皇后从而错捉回皇宫成婚的北野昶,也就是他的父皇亲口告诉他的。只是没想到今日他竟有幸亲耳听到他的母后亲口把那些过往的事说出来。

    周太后听到北野皓然的话眼里闪过一丝的惊讶,虽然方才在不经意间她已经清楚了他的特殊身份,可她与东凕御龙之间的关系却早在三十年前就结束了。

    “哦?好一声叔父?不错!周舒妤的身份正是东国项王的掌上明珠朕的亲表姐!不过这一切早就在她决定偷离皇宫那一刻起就全部化成了泡沫!朕早已对她没有半点感情,更何况是亲情?”东凕皇哼了哼。

    众人汗颜,闹了半天原来这两家才是一家人啊?西陵剑阴沉着脸站在中央,一会儿垂着头深思,一会儿又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大殿里的动静。

    在周太后身份揭晓之后,似乎气氛微微有了些许的变化,但有一点毋庸置疑的是东凕皇并不会因为简单的一个‘故人’便舍弃自己毕生的心血。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魔头,更别提任何的人情可言!

    东凕皇始终不肯退让一步,而北野晟等人也坚决不会双手奉出自己的整座江山,西陵剑和北野皓然等人依然被包围在黑衣杀手的中间,双方都这样僵持着。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