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冷宫丑妃

第七十七章:被鲜血染红的大婚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第七十七章:被鲜血染红的大婚

    穆景紧咬着的下唇已经渐渐渗出了血迹,而她的眼泪也顺着眼角无声的流进了北野皓然的心底。 她轻摇着头,告诉他不要在意她的存在!

    “来人将东凕皇给朕拿下!”北野晟愤怒的下着命令。

    “皇上!”

    “皇兄!”大殿的人齐声阻拦道。

    开口的人不是其他的人,而是心急如焚的南宫若栗还有被怒火直冲大脑的北野皓然。

    穆景直勾勾的盯着离自己不远处的北野皓然,她好想拼命的向他跑去拥抱着他,好好和他说几句心里话,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还成为了他的累赘连累了他。

    “是不是很想开口说话?”东凕皇温热的气息吐在穆景的耳边,让她的身之猛地一僵。

    这个恶魔他还想干什么?

    穆景的脚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过还是没能脱离东凕皇的魔爪,只见他一手拿着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一手解开了她身上的哑穴邪声道:“现在救不救他全在你的一念之间,这把匕首就先送给你了。”说着,便强行将那把匕首硬塞到了穆景的手里,而他却是环抱着双手站到了远处看着殿里即将发生的喜剧,和等待着他人的到来 ?br />

    “东凕皇,你到底想干什么?”北野皓然捂着胸口声音颤抖的说道。

    而东凕皇却装作了一副不知所为的耸了耸肩。

    “忆然,你怎么了?快把匕首放下啊!”南宫若栗着急的朝着穆景大喊道。

    其实南宫若栗是想直接冲到穆景的身边徒手将她手里的匕首夺下来的,只是没想到东凕皇早就令人在众人的饮食中下了软筋散,现在的他柔弱的连踩死一只蚂蚁都做不到,又怎么去帮助孤立无援的穆景呢?

    穆景看到南宫若栗痛苦的表情猛摇着头,“对不起,王兄!下辈子 下辈子我想做你真正的妹妹!”

    什么下辈子啊?南宫若栗被穆景突然响起的这句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脑子里闪烁,他急忙推开了扶着他的宫人,撑着身子摇晃到了北野皓然的那一边,“北野皓然,请你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昨天都好端端的,今日就变成了这样?告诉我啊!”

    而北野皓然也呆立在了原地,他听到穆景的声音,竟不敢靠近一步。为什么会这样?光是这样一样,他便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要被某种东西撕碎了一般的疼痛,他望着穆景那张渐渐模糊的脸,他心里传来一阵疼痛却又被另一种烦闷的感觉所压抑着。

    “本王也想知道****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和我拜堂的人不是景儿,而是一个被打入大牢即将处斩的后宫妃子?为什么好端端的婚礼会无端变成了一出轰动全世界的笑话!”北野皓然突然失控的怒骂道。

    也许是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而身体里的那颗小虫子却如越战越勇一般,急速吞噬着北野皓然心底关于穆景的一切感情。

    “够了,王兄。这一切都不管他的事!是我不好,是我任性先跑出去结果被东凕皇抓了去,对不起!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嫁给北王爷了,王兄,请你回到南国一定要替我告诉皇兄一声,是我对不起他,我又失约了!”穆景看着北野皓然渐渐变化的情绪她知道,现在的他是最痛苦的,她不忍再看到他如此难受,于是想也没多想便举起了手里的匕首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直直插入了她的腹部。

    身子渐渐滑落在地,她却能清晰的听到那一声声痛彻心扉的哭喊声,她知道是属于他的,还有他的。

    “忆然 ”南宫若栗一下承受不了失去穆景的打击,连连倒退了好几步才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过。

    “不要!”北野皓然浑身开始颤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的这一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噗 ”怒火攻心的北野皓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随即便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口中一起吐了出去,可是这一刻,他什么也顾不上了,手掌一挥一把陪在侍卫腰间的佩剑便稳稳的落在他的手里,他不顾一切的将所有拦在穆景身前的人全部送到了阎王殿。

    而大殿的另一边因为北野晟已命令侍卫擒拿东凕皇,一时也战的不分伯仲。

    “景儿,不要再离开我了,我需要你!我答应你这件事过后我们就离开北国,再也不回这里半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为什么要这么傻?不要离开我!”北野皓然将手紧紧的捂在穆景流血不止的腹部,哽咽着对着奄奄一息的穆景痛苦的低喃道。

    “景儿对不起,昨天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对你生气更不应该在你离开后没有来找你,对不起 景儿,你醒醒啊!你打我、骂我啊!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北野皓然悔恨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了穆景的脸上,顺着便流进了穆景的嘴唇上,穆景的意识虽然模糊,可也分得清这是属于谁的泪水。虽然现在的她在他的怀里不能动弹半分,却能感受的到来自他心里对她深深的爱,这便足够了。

    ‘对不起,皓然。也许这一生我们注定有缘无分,但愿下辈子我们能相守一生!皓然没有我的日子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为我难过了,我在天上看到你痛苦的表情也会心痛的。’穆景在心底默念着对北野皓然最后的话语。

    又过了好一阵子,所有的人马几乎都聚集在了这混乱的大殿中。

    北野晟一刻不离的保护着身后的周太后,他心忧的望了眼伤心欲绝的北野皓然,目光黯然了下,便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在了另一片战场里。

    除去大殿原本中了东凕皇软筋散的各国使者和文武大臣,现在的大殿都涌现了另一批人马。这是连北野晟也分不清的那几队,只知道有人是来保护他们的。

    北野皓然将穆景转移到了一个较为安全的角落让颦儿和南宫若栗照看着她,而他也重新振作了起来提起剑便窜进了战斗中。

    原本东凕皇的这一方拿下这里所有人丝毫问题都没有,因为他们最强的敌人-北野皓然已经不在了,但是他似乎又打错了算盘,这一次的北野皓然却出人意料的加入了这场战斗,而且越战越勇。在北野皓然的加入后,他们这一方明显有了败落的趋势。而后又因夏冢允况和封洛等人的依次赶到,终于这场由东凕皇引起的血战暂时告了一段落。

    东凕皇一干人等被北野皓然强行按在了剑下,看到这张令人恶心的脸,北野皓然恨不得立马就取了他的性命由此慰藉穆景的‘在天有灵’,可是他却不能这样做。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北野皓然冷哼道。

    然而东凕皇却是毫不在意的轻蔑的看了眼对他愤恨的北野皓然,转过头看着北野晟用着不可一世的态度说道:“捉了朕没关系!别着急,好戏还在后面!”

    “东凕皇你还没醒悟吗?一统大业的春秋大梦也该清醒了!朕劝你早日放下那些不可能成功的想法,写下降书然后求得各国君王的宽饶,乖乖回东国做你的皇帝,东北二国从此不相往来!”北野晟见大势已定,才面色微微一改,朝着东凕皇好言道。

    “降书?想要朕的降书?恐怕北野小皇帝你才是在做白日梦吧?朕又没有输,为何要降?”东凕皇狂妄的说道。

    北野皓然放在东凕皇肩上的剑又重了重,“只要敢动一下,你便成为了本王的剑下亡魂,这不是输?”

    “不知北王爷是觉得一条命重要还是城里、外百万条性命重要?”东凕皇冷哼道,“洪城已被我方将领占领,而城东也汇集了我军上万军士,还有城中的混乱 北王爷是觉得我赢了还是输了?”

    北野皓然想起之前士兵汇报的情况,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原来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东凕皇和宋严的行动上,而忘记了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那便是东国那边的动向。

    天啦,难道这一次东国是倾巢而出准备直捣黄龙吗?

    “报 ”

    这时一个浑身是血的侍卫冲入了他们的视线里。

    “说!”还不能北野晟开口,北野皓然便咬牙喊道。

    “城北而上的敌军突然被另一军中途拦在了百里之外的‘玉檀河’ ”

    “城中的情况怎么样了?”北野皓然问道。

    “城中混乱依然,但贺总教引领着大批御林军已经平定了多方,只是敌人的数量似乎一直不曾减少过,而贺总教和朝中几位将军的兵力却逐渐在减少 ”

    “哈哈哈哈 这场胜利只会属于真正的王者!而你们这群柔弱的伪君子只配喝酒玩乐不配支配整个天下!哈哈 ”

    东凕皇的笑声响彻整座宫殿,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东凕皇,你觉得你真的以为这一次你能成功吗?”

    看到东凕皇肆意的欢笑,有人终于按捺不住心底的蠢蠢欲动,缓缓站起身大步走向了东凕皇。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