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误惹神秘总裁

207. V大结局(上)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抬头看了一眼他身边等的不耐烦的白苓一眼,低头说道,“先生,您跟着我去见见经理吧,如果经理同意,那么我们就带你上去。”

    说完,低头头前带路,出了大厅,向着后面的一栋小楼走去。

    白苓一看,自己被丢下了?

    站在那儿百无聊赖,看向服务生,问道,“越秀斋在什么地方?带我去看看。”

    服务生一愣,有些迟疑,不知道刚刚自己同事看到的那张名片来头是什么,怎么看过了就带着人家去见经理了?难道是大老板?

    心里忐忑着,只好答应,“好的,小姐,您跟我来。只是刚刚有人来直接点名要进越秀斋,所以就先进去了,不过答应好的,只要有客人来,他们就会让出来的。”

    “那就让他们离开吧。”白苓高傲的说着,脸上勾起一抹不屑来。

    楼上越秀斋,镂空的窗户,装修古典的房间,墙壁上凸起的白色花纹,以及窗口摆放着的一盆盆的绿色植物,十分养眼。

    梁雨晨推开一道白色的浮雕拱形门,没想到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露台,露台四周有雕花的廊檐,露台上摆放着一个小小的圆桌,四周四把铁艺椅子,一盆吊兰放在圆桌上,清新宜人。

    没想到 还别有洞天啊。

    坐在这里,晒着暖暖的太阳,比在房间里有情调多了。

    梁雨晨决定,待会儿尉止容打完电话回来,就提议在这里吃饭。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梁雨晨心里一跳,这么快就回来了?听刚刚打电话的声音,应该是生意上的事情,她以为要过一段时间呢。

    “止容,是你吗?”梁雨晨扬声叫道,转身通过拱门,看向门口处。

    服务生带着白苓站在门口,看到梁雨晨,抱歉一笑,过来陪罪,“实在是抱歉,夫人,您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如果真正的客人来,您只能让出这个地方了。现在 ”

    真正的客人来?这么巧,她们今天刚刚到越秀斋来,就有人来了?这越秀居不是止容旗下的产业吗?刚刚她问的时候,止容并没有反对,也就是说默认了,怎么会连自己的酒店都不能安安生生吃顿饭呢?

    想要理论上几句,可想到尉止容不在,她不便说什么,只淡淡的开口道,“抱歉,我先生还未回来,他安排我在这儿等他,我是不会离开的。再说了,做事情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怎么能带来新的客人,把已经在了的客人赶走呢?难道这就是你们越秀居的作风?”

    心里不服气,话也说得冲了些,梁雨晨说着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捻起桌上的一块儿点心,看了看放入口中。

    眼睛没有再看向白苓以及服务生一眼。

    白苓打量着越秀斋的环境,尤其是目光落在拱形门的方向,不由被深深吸引,一种来自欧洲的浪漫气息吸引着她,她讥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大着肚子不在家里好好养胎,居然跑到这么人杰地灵的地方吃饭,难道整个a市的孕妇都这么牛气哄哄吗?

    让她感到窝火的是,梁雨晨只在她进门的时候淡淡瞟了她一眼,之后就没有再看向她,好似她是根本不值一提的无名小卒,这样的蔑视她怎么能受得了?

    看着梁雨晨,她仔细端详着。眼前骤然划过女人和尉止容在一起的照片,梁雨晨?

    确定了梁雨晨的身份,心中的讥诮在不断扩大。果然是个不懂得审时度势的女人,被男人蒙在鼓里当作猴子耍,还没有自知之明到这样地方来丢人现眼。

    服务生见梁雨晨拒绝了,不觉为难,回头看向白苓,“小姐,不如您到楼下先等着,等到和您在一起的那位先生来了,一定会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给您的。”

    一方不同意,只能从另一方上下手了,她不能让两个女人在这里打起来。

    白苓一听,不悦的横了她一眼,凭什么?既然自己来了,而且喜欢这个地方,就一定要在这儿吃饭,谁要赶她离开,就是和她过不去。

    “我喜欢这里,我要在这里吃饭,所以这个地方我是要定了,我说有些眼睛长在后脑勺的女人,该自觉出去才是,别到最后弄得丢人现眼,面子上挂不住,给自己的男人丢脸。”她凉凉的说着,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手中的包也放到了桌子上。

    梁雨晨的包也放在桌子上,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坤包,她不喜欢张扬,尤其尉止容现在身份敏感,她更是内敛含蓄,一切讲究随意就好。

    白苓的包则是香奈儿限量版的,高贵奢华的鳄鱼皮,泛着盈盈的光泽,上面一颗一颗的七彩钻石彰显着这包的价格不菲。

    二者放在一起,顿时自己那包所有的缺点暴露了出来。

    服务生一看,更加确定了白苓不会是一般的女人,为难的站在门口,想了想走过来,“夫人,我看您还是让让吧,后天,后天您再来,一定给您留出这个包厢来。”

    梁雨晨心里一阵恼火,目光看着桌上的两个包,心里明白眼前的女人在显摆,她平生最瞧不起的女人就是依仗着家里的势力或者是依仗着男人的力量装腔作势的女人,此时此刻她抬起头来看向坐在眼前的白苓。

    妩媚的眸子,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口,一头金黄色的波浪长发,这张脸 她怎么觉得和凌一菲哪儿有相似之处了?

    不,她凝眉仔细想了想,不是哪儿像,应该是一种神似,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和凌夫人有些相像。

    因为和凌一菲的关系,对眼前的女人原本就没有好感,这下更是激不起半分的愉悦来,她冷冷一笑,淡淡看向对方,“这位小姐,难道你喜欢鸠占鹊巢吗?没看到这儿已经有客人了,还笃定要了这地方,现在已经正在丢人现眼的人是谁,想必已经很清楚了。”

    淡淡地微笑,犀利的语言,清秀的眉宇下漂亮的眼睛。

    白苓看着眼前言谈举止丝毫未曾流露出怯懦的女人,心里打了两下小鼓,却被梁雨晨的话挑起了怒意,伸手拿过了包,“这位小姐,您这么犀利,小心您肚子里的孩子将来出生,有样学样,不孝顺也是正常的。”

    站起来,她准备离开,虽然喜欢这个地方,可看着梁雨晨的态势,以及等候的模样,一定是有男人陪着的。她现在还没打算和尉止容见面,所以先离开这儿为好。

    “孝顺不孝顺自在我的教育,能说出这番话,小姐的为人可见一斑。”梁雨晨见她打算离开,并不回头,凉凉的说了一句,唇角勾起不屑。

    好张狂的女人!

    只是以前怎么不知道a市还有这号人物?

    “好了,不让你为难了,我到下面去等。”白苓心里窝着气,咬牙忍住,沿着走廊向楼下走去,她要在a市驻扎下去,有的是机会和眼前的女人较量,总有一天她会让梁雨晨丢人现眼得彻彻底底地。

    目光无意间落在走廊尽头宽大的白色玻璃窗前,看到那个被镶嵌在白色雕花玻璃中的男人背影,不由心头一颤。

    一定是尉止容,她断然确定。

    只是一眼,她就认定,眼前的男人一定是那个外面含蓄内敛英俊,实则气势恢弘贯穿千里的男人。也只有他,只是单单一个背影,就让人感觉出尊贵之气流淌在四周来。

    无疑,她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敲中了一样,失去频率的跳起来。

    尉止容,她默念着这个名字,最后看了一眼那个黑色的身影,走进了楼梯,一级一级踏下台阶,她明白了,心情顿时明朗起来。

    男人,果然是不同凡响的。她确定,她要这个男人。

    窗口,尉止容拿着手机转脸,“嗯,明轩,就这样,今天我在越秀斋,上几样江南名吃即可。”

    拿掉手机,他向着越秀斋走去,对于刚刚发生的小插曲丝毫不知。

    推开门看到坐在桌旁吃点心的女人,鼻息间敏锐的捕捉到一丝不属于梁雨晨的香气,“有人来过?”他在她身边坐下来,捻起一块儿点心,送到她的唇边。

    “没有,只是刚刚服务生过来喷洒了一些香水,我说不喜欢她就重新出去了。”梁雨晨不动声色的掩盖着这件事情,抬头看向他,“什么事情?这么长时间。”

    不就是一个电话吗?怎么打这么长时间?刚刚那个女人也真是怪,明明来势汹汹非要在越秀斋的,怎么没说上几句话就走了?

    她的言语就这么厉害?能赶走敌人?

    “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公司的,一个是打给谢明轩的,他主管越秀居,待会儿会有你喜欢的菜肴上来。”尉止容握住她的手,拉着她过来坐在了他的膝盖上,心里拂过歉意。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很忙,好不容易二人单独在一起吃个饭,他又接了电话,实在是不应该。

    “怎么了?一会儿不在,就想我了?”他说着在她的脸侧吻了吻,目光落在她丰腴的胸前,抱紧了她,“喜欢这里吗?”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