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误惹神秘总裁

203. V203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凌夫人?

    梁雨晨眼前闪过那张傲慢的脸,眉头皱了起来。怪不得看着刚刚的白夫人十分面熟呢,原来是她长得和凌夫人有一点相像。

    “知不知道去了哪里?”尉止容追问着。

    针对凌家的一切风吹草动,他都要密切关注。

    “正在追查,相信不久会有消息的。”尉老爷子说完站起来,“明天你们还得去监狱,早些休息,我回去给常云邱打电话安排。”

    回答卧室,梁雨晨原本准备再看上几页书的,可是盯着书页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总也看不进去,抬头看尉止容从浴室里走出来,放下了书本,“止容,你觉得凌一菲真的会疯吗?”

    她一直到现在都难以相信凌一菲疯了的消息。

    尉止容知道她不安了,过来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雨晨,这件事情虽然目前检察院确定了,可是我们是控诉方,我们有权利确定她的情况,我也不相信,所以才会质疑,等明天常云邱做完心理测试就能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再做决定。洗澡水已经放好了,我抱你去洗。”

    说完,俯身抱起她向着浴室走去。

    “放我下来,我自己一个人就行的,还没笨重到非让你照顾的程度。”梁雨晨拍着他  拒绝。

    “不行,浴室地板有些滑,我不放心,还是在你身边放心些。”尉止容强制性抱着她推开了浴室的门,蒸腾着热气的空气瞬间包围了她。

    ***

    坐落在a市郊区的女子第一监狱里,层层铁大门隔断了外界与监狱内的联系,每个角落处,荷枪实弹的战士严肃警戒着,给整个环境平添了无数的紧张与森严。当朝阳斜斜的照射在这片寒冷的建筑上时,没有一丝温暖。

    空旷的放风区域,平铺延伸的铁丝网下,闲散游荡着不少身着监禁服装的犯人。一个个仰起脸看着从东方闪射过来的金色光线,遥望着远处的蓝天,尤其是天边一掠而过的大雁影子时,追逐的目光犹如丝网,和湛蓝天际那抹白色连为一体。

    早晨的阳光,异常宁静,宁静得掩饰了所有的罪恶与杀戮。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跳舞,我要唱歌,我要歌颂美丽的祖国,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呜呜,是你毁坏了我的脸,是你们杀死了我的孩子 ”大力拉扯着铁门的撞击声随即而来,继而是脑袋撞着墙壁的咚咚声。

    凄厉的哀鸣声骤然划过清新的空气,瞬间撕裂开所有的美好,拉回了渴望自由的目光。

    “唉,又在叫又在哭,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听到这些声音,老娘就头疼,还让不让人活下去了?”

    “奶奶的,我看早晚那个贱女人得吼叫死,知道吗?昨晚我竟然看到她再喝尿,恶心得我一个晚上没睡好觉。”

    “都已经神经成这样了,还呆在这儿,不是折磨人嘛?所有人都跟着受累,该死。”

    

    凄厉癫狂的声音在走廊中回荡,在整个铁丝网下徘徊着,久久盘桓不去。

    一辆银色的轿车在监狱门口停下来,博弈从车内走下来,到了门口,出示证件之后,铁门缓缓打开。

    后面,黑色的奔驰尾随着一起进入铁大门,冰冷的门重新关上。

    尉止容从车内走下来,一旁梁雨晨挺着隆起的肚子紧跟着下车,二人向着前方银色的车辆走去。

    “你好,常老,麻烦您来一趟。”尉止容率先向前,握住了银色车辆旁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的手。

    “止容,是你?和小时候大不一样了。那时候见到你还是五六岁的样子,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是成人了。”常云邱寒暄着,扶了扶金丝眼镜,审视的目光从尉止容的身上落在了梁雨晨的身上。

    梁雨晨赶紧向前,礼貌问好,“您好,常老,我可是您的粉丝呢,有时间的话一定聆听您的教诲。”

    常云邱脸色一怔,继而温润一笑,“没想到老尉的儿媳妇也喜欢心理学,看来老尉要失望喽。”

    梁雨晨脸一红,“常老,您批评得非常好,我和止容会反思自己的。”

    “哈哈,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老尉对你评价颇高,说有个好儿媳妇。”常云邱爽朗笑着,引得梁雨晨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常老,今天的事情就拜托您了,还请您多费心。”止住笑声,尉止容伸手揽着了梁雨晨的肩膀,神情恢复了严肃。

    “这件事你爸已经和我交代过了,我自有分寸。”常云邱点头,抬头向着周围看去。

    此时监狱长已经接到了指示,赶了过来,老远就打招呼,“尉副总裁,常老,你们好,迎接来晚了,还请见谅啊。”

    尉止容脸色一怔,过去握了握手,“林监狱长,我早就不是副总裁了,还请改变一下称呼,对了,就不耽搁那么多时间了,我们去看看凌一菲的情况吧。”

    “好,已经习惯了,猛然改变称呼不适应,常老,请。”说着,林监狱长带领着几个人沿着一条宽过的水泥路向前走去。

    梁雨晨举目四望,看到那些隔着铁栅栏往这边观看的女囚犯,目光中闪过戒备,不知道自己来这种地方,对孩子有没有坏处,可是如果她不来的话,总觉得不放心。

    有关凌一菲的一切,她已经是一朝被蛇咬,常年怕井绳了。必须要眼见为实才能放心。

    穿过办公区域走廊,走进一道铁门,直入囚犯们所住的牢房。冰冷的铁门,小小的窗户,隔着几个监牢就有一个铁栅门横拦着。这一切都让梁雨晨觉得压抑。

    阴暗潮湿的地面上,似乎透着灰暗不明的东西,让人陡然生出不少寒意来。她掩紧了身上的风衣,觉得四周有冷飕飕的风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似乎感觉到她的不安,尉止容站住脚步,握住她的手,一起跟着监狱长向前走去。

    他温热的手,敦实的大掌,包容着她冰凉的手。

    梁雨晨顿觉十分温暖,整个身体逐渐被温暖所包容。

    “凌一菲所住的牢房在前面,因为她精神失常,影响到别的监狱的犯人,没办法只能把她一个人关在最里面的监狱里,即使这样,总 ”

    林监狱长的话还未说完,就听一声嚎叫陡然从前方传来,犹如冰雪中母狼的叫声,让人止不住的颤抖:

    “嗷,梁雨晨,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不是要跳舞吗?我才不看你跳舞,我要打断你的双腿,然后再粘连到我的身上,因为我的腿没有了,我的腿呢?不要,不要,不要来杀我,不要来找我,你们快走,快走 ”

    梁雨晨打了个寒颤,惊异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尉止容一眼,是凌一菲的声音,虽然变得陌生癫狂甚至是歇斯底里,开始她还是能听出来,是凌一菲。

    她疯了也记得自己的名字,原来二人早已经是生死敌人了。

    “没事的,不用怕,有我在。”尉止容安慰着身边的女人,胳膊揽住了她的肩膀,连续走进了两个铁栅栏门,才逐渐到了絮絮叨叨声音发出的监狱。

    “开门。”林监狱长命令跟进来的狱警。

    狱警低头开门,梁雨晨深吸了口气,目光落在拿到狭窄的门上,听着房间内高一下低一下的声音,心理揣测着,不知道待会儿所看到的凌一菲会是什么模样?

    “吱呀。”

    门,被打开的瞬间,所有人的鼻子不由皱了皱,只觉得一股尿骚味混合着腥臭味从里面传出来,她往后倒退了一步,转身趴在墙角处呕吐起来。

    常云邱捏紧了鼻子,勉强保持着镇定,向着监狱中看过去。

    尉止容拍打着梁雨晨的背,见她逐渐安定下来,这才扶着她,二人一起到了监狱门口。

    手帕堵在了鼻子边上,梁雨晨接着灰暗不明的光线向着里面看去,顿觉眼前一片破败,湿漉漉的地面上光溜溜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一片又一片湿漉漉的发黄的液体一片一片的,不用问也知道那是什么。

    墙角落的地面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说是女人是从头发长短看出来的。头发完全遮盖住了她的脸,一双疯狂的眼睛从发丝间透出来。

    原本蓝色的监狱服装早已经变成了黑色,而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此时的女人正在捏着地上的粪便往嘴里放着。

    看到进门的几个人,她举起胳膊的动作停下,目光从鸡毛一样的头发里张望出来,带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梁雨晨看着她沾染着粪便的唇,咬紧了牙关。难道凌一菲真的疯了?如果不是疯了,依照凌一菲的个性,绝不会做出这种恶心人的事情来。

    “怎么会是这样?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症状的?”常云邱皱眉问道,这样完全癫狂的病人他还说第一次碰到。

    “两天前,之前在审判期间,她都有一些疯言疯语的习惯,可是不太严重,没想到现在已经管变成了这副模样。”林监狱长叹了口气,“前一天,我们的工组人员还拉着她到水管处冲一下水,谁知道她回到这儿后变本加厉,甚至不高兴的时候满地打滚,口中念念有词,没办法,就不再管她了,如果再不送进精神病医院的话,只能让她在这儿自生自灭了。”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