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误惹神秘总裁

202. V202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止容,回来了?”梁雨晨注意到他眼底的戒备,走过来主动抱了抱他,在他耳边低低说道,“省委路书记和办公厅的白厅长携带夫人在里面等着你,有个思想准备。”

    尉止容抱住怀里的女人,亲昵吻了吻她的头发,“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他怎么会在这儿?该不会是来向你表白的吧?”

    梁雨晨一听,捏了捏他的背,放开了他,回头看向路越说道,“上次在超市已经见过面,我就不多介绍了,不过路越的身份恐怕还要更正一下,止容,他是路书记的公子。来我们这个城市考察,准备投资,说不定你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尉止容一听,略略有些意外。又一个老子走仕途,儿子走下商场扑打的例子。看来他今天到底理由更加充分了。

    三人一起回到客厅里,略略介绍之后,尉夫人招呼着进入餐厅,一边吃饭一边谈问题。

    坐在餐桌旁,气氛明显热络轻松起来。

    “因为我的事情,不仅让爸爸操心,还让路书记和白厅长烦扰,携带着夫人一路颠簸到了这里,我心里不安,再次向路书记以及白厅长赔罪。”尉止容率先站起来,以茶代酒,真诚说道。

    “止容,不如你给路书记和白厅长端上两杯酒吧,聊表  歉意。”尉夫人朝着尉伯使了个眼色,尉伯立刻提出几瓶茅台酒,打开了倒入杯子中。

    “很抱歉,因为雨晨怀孕,我不能喝酒,只能以茶代酒,敬路书记和白厅长了。”尉止容不卑不亢,放下手中的酒杯,一口气喝完了杯中的白水,端起面前的酒杯到了路书记和白厅长面前。

    都说无酒不成宴,果真是如此。

    路书记和白厅长两杯酒下肚,脸色明显缓和了下来。

    “止容,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工作组一致决定,只有你是总裁这个位置最合适的人选,我们今天来既不是兴师问罪的,也不是调查取证的,是来劝解你,希望你能够改变主意,再次挑起总裁这个重任。”路书记放下酒杯,开门见山。

    尉止容不慌不忙,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多谢路书记和白厅长以及考察组对我的信任,其实在副总裁这个位置上做了这几年,我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只是勉强支撑着,因为竞选总裁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的,给工作组和我们党抹了黑,我心里十分愧疚。 后来出了意外暂时失忆那几个月里,醒来之后总觉得自己无法再适应市政厅紧张的工作环境,所以才要换一种生活方式。还请路书记和白厅长以及工作组多体谅。”

    尉夫人看着,在一旁打着圆场,“止容也是觉得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不利于全市经济的发展,他不能自私的占据着这个位置,还请路书记和白厅长回去之后多解释一下。”

    尉老爷子坐在那儿沉默着,脸色确实格外凝重,见已经说到此处,这才抬头看向路书记,“止容的选择,一开始我也不同意不理解,可是现在想想,孩子们有自己人生的抉择,就比如路越。孩子有主见是我们想看到的,所以作为父亲,我只能同意他的决定,还希望路书记谅解。”

    “既然是尉老已经同意的,我也不好勉强,只是止容不做这个总裁,实在是一个遗憾。”路书记见话说到这儿,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不再强求。

    “哦,吃饭吧,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饿了,路夫人,白厅长白夫人,吃饭,吃饭。”尉夫人看路书记发话,招呼着开始吃饭。

    梁雨晨微微松了口气,这件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饭后路书记等人离开,梁雨晨看到尉老爷子和尉夫人坐在沙发上,神情疲惫,走了过去,“爸,我给你捏一捏肩膀吧。”

    说着,走到沙发后,双手捏住了尉老爷子的肩膀,慢慢的揉捏着。她心里清楚,今天尉老爷子没少周旋。

    肩膀上的力度不轻不重,尉老爷子脸上的疲惫感逐渐松弛下来,抬手阻止她,“好了,休息一下吧,你跑了一天,也累了。我听你妈说你不打算去上班了,准备考什么家庭心理咨询师。”

    梁雨晨羞涩一笑,走过来挨着尉夫人坐下来,“爸,设计这样的工作确实挺累的,关键是设计的灵感很重要。而且最近几年时间,因为孩子的事情我可能无法静下心来搞设计,就想着重新充电换一种职业,心理咨询师已经走进了我们的社会,尤其是家庭心理咨询师,未来将会成为不可缺少的一个热门组成部分。”

    尉夫人赞许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件事情雨晨考虑的很周全,老尉,我赞同,你不能干涉。”

    尉老爷子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我只是问问,哪儿干涉了?家庭心理咨询师,能够教人正确处理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和矛盾,这个职业好!有利于我们这个社会的和谐,你想啊,构成社会的主体是家庭,家庭和谐了,这个社会还不和谐吗?”

    “还是爸的见解独到。”梁雨晨笑了,她明显的感觉到,自从上次在书房谈话之后,尉老爷子对她的态度在这个家的感觉,明显改变了。

    “止容呢?”尉夫人抬头向着周围看去,看不到儿子,问道。

    “他好像出去打电话了,哦,对了,博弈和芸君今天不回来了,两人一起回了芸君的家,说是要处理掉房子的事情。刚刚路书记在,我没好意思说。”梁雨晨回答着,看向门外的方向,尉止容一个电话接这么长时间,什么电话?

    “你和止容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商量了吗?”尉老爷子突然问道,惊得她回头看过去。

    怎么又是婚礼的事情?难道非要举行婚礼吗?

    “爸,这件事情我和止容商讨过了,等到孩子生下来就举行婚礼。”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她只能答应这个日期了。

    “老尉,他们自己的事情就自己安排吧,我看止容这两天一直在忙着公司的事情,万事开头难,虽然是扩大规模,可也需要精力,雨晨也想要集中精力学习,只能等到孩子出生了,何况结婚这样的事情,虽然有我们操持着,可两个孩子还是要操心考虑的,我也不忍心看着雨晨操劳。”

    尉夫人在一旁附和着说道。

    “我只是问一下。”尉老爷子带着一丝埋怨的看向尉夫人。

    “还以为你又要专断呢。老尉,这样就好了,越来越可爱,孩子们也越来越喜欢你。”尉夫人故意说着,不觉笑出声来。

    “你啊。”尉老爷子捏了捏衬衣领子,解开了一粒纽扣。

    “对了雨晨,你是不是还没去做产检啊?明天我陪你去。”尉夫人猛然间想起什么,问道。最近几天梁雨晨报名参加心理国家统考科目之后,每天早出晚归去听课,即使回来,也一门心思盯着书本,一定没去医院。

    “孩子挺好的,所以我就没去,没问题的,我有时间自己去就行,或者止容陪我去。妈妈放心吧。”

    梁雨晨推脱着,低头抚摸着高高隆起的小腹。孩子已经六个月零一周了。

    门被推开,尉止容走进来,脸色格外凝重。她回头看到,直觉告诉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止容,累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她起身走过去,握了握他的胳膊,转身走到了吧台前,倒了一杯水过来,尉止容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抬头看向尉老爷子和尉夫人,“刚刚接到法院的电话,说凌一菲疯了。已经确诊,可能明天要送到疯人院去。”

    疯了?

    “啪。”梁雨晨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她震惊的往后倒退了一步,握紧了拳头,怎么会疯了?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一向心理素质极好,怎么会疯了呢?会不会是故意耍的花招?送入疯人院,就等于逃脱了杀人偿命被枪毙的命运,其中一定另有目的。

    “已经确定了?”尉老爷子皱紧了眉头,沉声问道。凌一菲差点儿让自己儿子永远醒不过来,对那个女人,他早已放在了对立面。

    “嗯,说是已经得到了几家权威医院的诊治,确实精神出了问题。”尉止容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凌一菲一日不离开这个世界,他总觉得周围好似有什么隐藏的危险在逼近,他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倒是梁雨晨时时处处都会有危险,他放心不下。

    “权威医院?止容,明天让博弈去接一个人,我的一个老朋友,有名的心理咨询师常云邱,他一定能看出来的。”尉老爷子略略沉吟了片刻,果断说道。

    常云邱?中国知名心理咨询专家,听他的报告需要在网上提前半个月报名预约,需要接受他的心理治疗需要一个月前预约,而且不是熟悉的人或者是朋友介绍的人,他是不会接见的,梁雨晨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尉老爷子的朋友。太不可思议了。

    “爸,明天我和止容也过去看一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亲眼看到才能相信。”梁雨晨说道,虽然有时候眼见也不一定是真的,可是凌一菲疯掉的事情她还是需要确认一下,更希望见一见常云邱这名心理咨询方面的大师级人物。

    尉止容同意她的想法,转脸看向尉老爷子,“爸,我也有这个意思,必须我亲自确认了才放心,而且明天之后,即使送往精神病院,我也必须要让人专门盯着她。”

    “你们去吧,此外,打听听出凌总裁在监狱内的情况怎么样了?那个人也必须盯紧。昨天我听到消息,凌夫人悄悄离开了这儿,不知去向。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