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误惹神秘总裁

200. V200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说完,起身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妈,我累了,去休息一下。”

    梁妈妈叹了口气,转身看着坐在一旁的孙芸君,摇了摇头,“这孩子,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心里有话总不说出来。”

    孙芸君摆摆手,“没事的,待会儿她就好了,梁妈妈,最近我看到一本关于怀孕女人的书,说怀孕的女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是吗?所以这都是正常的,不要理她。”

    厨房里,三个男人保持着沉默。

    博弈是生来的冷石头,低头干活是自然而然的事。尉止容想着刚刚梁雨晨的态度,不知道哪儿惹怒了她,自然沉默着。梁爸爸想说些什么,可看着低头包饺子的两个男人,没有说话的氛围,自然低头不再言语了。

    许久,梁爸爸才抬头看了看尉止容,忍不住说道,“止容,雨晨在家被宠坏了,脾气倔了些,不管做什么事情你多担待着,男人嘛,就是要大度一些的。你像我,做了一辈子的饭菜,其实宠着自己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好。你说是不是啊?博弈。”

    博弈一愣神,没想到梁爸爸正在和尉止容说话把话题转到他身上,赶紧符合着答应,“是,伯父说的正确。”

    “我明白这些道理。”尉止容淡淡开口,看了 博弈一眼,唇角勾起一抹戏谑,“博弈,没想到你喜欢上孙芸君就立刻如鱼得水了,可以介绍些经验给我。”

    博弈眼神一跳,看了看他,明显感觉到这个问题有猫腻,脸抽了抽,“我 我怎么会有经验,只不过她喜欢做什么我全依着她,纵容着她,让她高兴就好。”

    “如果她拿刀割自己的手腕呢?”尉止容追问了一句。

    “那当然是要阻止了,怎么能做让她伤害自己的事情?”博弈毫不犹豫的回答。

    “如果是吸毒呢?”尉止容继续追问,貌似在玩儿一种真心话大冒险游戏。

    “也不行,虽然她非常非常想要吸,也一定要阻止她。”梁爸爸没等博弈回答,断然答道,完了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止容,雨晨这孩子该不会是 ”

    他的心里一跳,难道雨晨吸毒了?否则尉止容怎么会这么问?这些问话有些怪。

    “爸,没有,我只是突然想起这些问题,打算考一下博弈。”尉止容神态轻松起来,眼看着饺子安全包好,转身去厨房洗手。

    “你们都出去休息一下,我来下饺子,待会儿吃饭。”梁爸爸见他眉头舒展,心情也好了起来。

    梁雨晨卧室里,她靠在床头上翻看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一张张带着她进入小时候的记忆。那时候不觉的母亲的艰难,更不觉的自己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

    可是现在突然发觉,母亲真的很艰难,而梁爸爸在那段时间里,放弃不要自己孩子的念头,是怎么做到的?

    尉止容推开卧室门,悄然走进来,看到一脸凝重的她,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搂住了她的腰。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照片上,指了指那张一岁之时的照片,“没想到那个时候就是一个小美人胚子了,这么漂亮。我怎么没有早些认识你,否则我们青梅竹马岂不是更好?”

    “青梅竹马?青梅竹马你不知道怎么讨厌我了呢,对不对?”梁雨晨抬起眼睛撩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照片抬起头一本正经的注视着他,蓦然抬手捏住了他的下巴,“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专制,从我的饮食起居到日常吃什么喝什么都要管,看来你必须得去上班了,否则我哪天要变成你的傀儡木偶了。”

    刚刚自己一个人回到卧室内,想了想,觉得自己一时冲动了,尉止容是好意,对孩子好事应该的。她怎么能吃肚子里孩子的醋呢,想想不应该。

    “怎么了?小木偶,你不同意?”下巴被她捏着,尉止容俊脸往前逼近一步,唇和她的唇只隔了几厘米的距离,四目相对,他的目光紧紧锁定着她。

    “谁能同意做木偶呢?不同意。”梁雨晨被这样的目光盯得灼热,往后靠了靠,离开他一些,脸红了红。

    他总能在恰当的时机里让她感觉到被挑逗的羞涩。

    注视着她殷红的脸,尤其是那眼底一抹羞涩,尉止容一阵心猿意马,俊脸往下压了压,捧着她的脸让她面对自己,“我同意做木偶,做你的木偶,你照管我的饮食起居,事事处处管着我。”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梁雨晨垂下眼帘,嘀咕着,“我才没那个闲心呢,每天孩子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因为够多,所以不在乎多我一个。”低头吻了吻她垂下的眼帘,唇扫过卷翘的睫毛,心头拂过酥麻的感觉,他把她完全裹入怀里,捧着她的小脸,犹如捧着价值连城的宝贝,目光温柔宠爱的注视着她。

    “雨晨,我们这个月举行婚礼好吗?让我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他的拇指摩挲着她细腻的唇,低声问道。

    婚礼?

    梁雨晨睁开眼睛,疑惑问道,“怎么又提婚礼的事情?刚刚我不是和妈妈说过了吗?婚礼要等到孩子出生之后再举行,我现在大着肚子,怎么举行婚礼啊?丑死了。再说了,你的公司什么时候开始筹备?什么时候开业?都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不能因为婚礼的事情增加你的工作量,再说了忙于婚礼忙于应酬,我大着肚子劳累,对孩子的发育也不好。”

    自己不着急结婚,想到要耽搁了博弈和孙芸君的婚事,她觉得有些对不住好友。

    “随你了,我的公司其实早就存在,否则我们的奔驰是怎么来的?只需扩大规模即可。”对于公司的事情,尉止容没放在心上。

    梁雨晨想到自己的打算,抬起胳膊勾住了他的脖子,“止容,我想趁着怀孕和养孩子期间,学习深造,取得家庭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不再进行珠宝设计,你看怎么样?”

    尉止容凝眉,继而一抹惊喜漫上心头,他这几天也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依照梁雨晨的脾性,是不可能呆在家里相夫教子的。过段时间就有可能提出去上班。搞设计坐在那儿一坐就是半天时间,真的很累。

    学习充电,照顾孩子,轻松生活,等待孩子上幼儿园,她就能拿下资格证,这个计划倒是不错。

    “好,我支持,昨晚你说的要去心理咨询所就是为了这件事?”联想到昨晚的事情,他明白了。

    “是,当时觉得自己还没有考虑成熟,所以想对你保持一些神秘感,想要等到拿到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那天再给你一个意外惊喜的,谁知道还是没忍住先告诉了你,看来你已经充分控制了我的想法,好悲催。”

    梁雨晨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嘟着唇靠在了他的胸前,吻了吻他胸前的肌肉,这个男人,她越来越喜欢了。

    他的动作在加大,抱住了她。

    “笃笃笃。”敲门声骤然传过来,梁妈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雨晨,止容,吃饺子了。待会儿就粘连在一块儿了。”

    梁雨晨的动作戛然而止,无奈的看着慢慢从她的胸前抬起头来的男人,苦笑一声,无声说道,“吃饭,再不吃饭饺子就粘连到一块儿了。”

    看着她略显顽皮的表情,尉止容无奈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调皮鬼,吃饭。”

    快速起身,穿好了衣服,过来帮着梁雨晨拉上拉链,又回头拿起梳子给她梳头。

    二人神情安定的出现在餐厅门口,四个人同时抬头看着他们。

    “爸,做好了啊,我已经闻到饺子的香味了,太诱人了,我要吃。”梁雨晨不自然的笑笑,走过来坐在了梁妈妈身边,伸手捏起一个饺子放在了嘴里。

    尉止容走过来拉住了她,“还没洗手就吃饭,来。”

    “我!”嘴里的饺子滚烫的烧灼着口腔,梁雨晨只叫出了一个字,就三口两口嚼烂了咽了下去,终于缓和了一口气,张嘴呼哈着疏散这口中的热气,“哈,太烫了。”

    站在水池边,尉止容拉着她的手洗着,张嘴吹送了几口气,“你啊,什么时候能不这么莽撞我就放心了。”

    洗干净了手,梁雨晨笑着嘟囔,“我让你那么放心干什么?太放心了你就不上心了,这样多好。”

    二人说着一起坐到了餐桌旁,梁雨晨坐好了拿起筷子抬头看到四个人还在看着她,不觉皱了皱眉头,摸了摸自己的脸,回头看着尉止容道,“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

    尉止容摸了摸她的脸,“没有啊,挺好的。”

    “那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她再次转脸看向梁妈妈,满脸疑惑。

    “没有,看你们关系挺好,心里高兴。”梁妈妈笑了笑,低头吃着饺子,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神情。

    果然如孙芸君所说,两个孩子之间没多少事情,短短的时间里就解决了,而且从二人的关系看来,尉止容对女儿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把女儿交给他,她很放心。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