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误惹神秘总裁

199. V199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不少人围拢了上来,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全是对尉止容的信任。

    尉止容摆摆手,“多谢大家对我的关怀,能够醒过来也是因为你们对我惦记,要相信,总裁这个位置,不论是谁当,都会带领大家过上好日子的。”

    梁雨晨站在人群中,看着那个被众星拱月般捧着的男人,心中涌出无数的骄傲,这个是她的男人。

    她突然发现,尉止容在这个位置上,也许是最合适的。走进商场,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她也许该劝劝他继续留在这里吧?

    最终,人群散去,梁雨晨跟着他穿梭在水果区蔬菜区,看着他把一样有一样的东西放入推车里,那样子真的有种居家男人的温暖。

    回头环顾着整个超市,能看到还有不少人往这边看着,那些目光中是祝福是期待。

    如果她真的把这个优秀的男人留在了身边,是不是太自私了?

    这样反问着自己,她走过去挽住了他的胳膊,“止容,你喜欢这样吗?我总觉得你是属于那个严肃的市政厅大楼的,在那里你就像是一个王者,像是一个统领全局的将军,让人想要仰视。

    尉止容伸出胳膊揽住了她的肩膀,脸上云淡风轻,“可是我不想被  3你仰视,我只想陪在你的身边,和你在一起,过这种居家的小日子。”

    “可是,都说商人重利轻别离,我真的担心你一旦走入商海,就会忽略掉很多事情,还不如呆在市政厅呢,最起码我感到踏实。”梁雨晨试图说服他。

    “如果你担心我会变成那样,正好,新公司的筹备过程中,我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助手,不如你来做,这样你就可以随时随地的监视我。”

    尉止容捏了捏她的鼻子,主意已定,不会改变。

    见劝不住他,梁雨晨叹了口气,打算放弃了。

    付钱之时,因为道路比较窄,梁雨晨走出了出口,站在大厅中等他。

    “雨晨,是你吗?”一旁男人的问候拉回了她看向收银处的目光,转脸看到眼前清秀的男人,不觉惊喜的叫道,“路越,怎么是你?真的是你吗?我们从毕业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面,我听说你不是出国了吗?怎么在这儿看到你?”

    男人低头腼腆一笑,抬起头来已是安然若素,“是出国了没错,只是最近一段时间想回来看看,想和你 们这些同学们聚一聚,所以就回来了,没想到还没和你联系,就在这里看到你,真的是巧啊。”

    他的目光落在梁雨晨隆起的腹部上,立刻转移了视线,脸上露出一丝的苦涩来。

    尉止容提着几个袋子走过来,看到梁雨晨身边的男人,戒备起来。

    “雨晨。”站在梁雨晨身边,尉止容叫了一声,眼神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梁雨晨转过脸,看到他,赶紧介绍着,“我老公,尉止容。止容,这位是我大学同学,路越。刚刚看到,真是太巧了,大学毕业后这是第一次见到。”

    孙芸君和博弈此时也走了过来,彼此介绍着打招呼,算是认识了。

    “雨晨,这几天安排一下,我们老同学见一面聚一聚,我就不打扰了,进去看看。”路越客气的说着,告辞离开,向着超市入口走去。

    “走吧。”梁雨晨挽住尉止容的胳膊,止不住再次摇头微笑,“真的是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他,止容你知道吗?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同桌说他喜欢我,只是大学四年不敢向我表白,只是一直不敢表白。现在的人哪儿有那么腼腆的,何况是个男人。”

    尉止容眉头凝结的一点却没有散开,反而愈发的凝重了。

    这个男人确实对自己的女人有想法,身边的女人粗枝大梁没发现,可男人本身对于自己领土的守护直觉告诉他,不可掉以轻心。

    “你们同学聚会,我也去。”坐上那辆奔驰,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什么?我们的聚会你也去?为什么?哈,止容,你不会是觉得路越对我真的有什么吧?唉,你怎么那么小气?连开玩笑的话都相信,我看你是神经过敏了,不过你如果想去的话我也不拦着。”

    梁雨晨凉凉的说了几句,目光向外看去,看着那些来往穿梭的行人,陡然生出一种许久没有融入这个社会的感觉。

    她是不是和这个社会已经脱节了?怎么那么陌生?

    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起来,她低头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柏然的号码,许久把手机重新放入了包里,她已经有许久没有去珠宝公司了,想必她的位置早已经被人取而代之了。

    虽然她喜欢珠宝设计,可是她低头抚摸着隆起的小腹,长久坐着对孩子的发育不好,她决定放弃。

    尉止容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握住了她的手,“怎么了?怎么突然间不高兴了?”

    “没什么?我只是 对了,止容,下午从妈妈家出来,我想去一趟知心话心理咨询中心。”

    梁雨晨想到昨晚的想法,如果能趁着怀孕生孩子这段休整期间内进修学习知识,其实是一件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免得天天呆在家里胡思乱想。

    “心理咨询中心?”

    尉止容重复着这几个字,“吱——”的一声,车停靠在了道边,熄了火,回过头来捧着她的脸上下仔细端详着,“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可以告诉我。”

    身边的女人这些天一直和他在一起,他怎么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难道是他不够细心?

    “唉,你想什么呢?谁说去心理咨询中心就是要做心理咨询的?我只是去问一问,好了,这件事先保密好不好?让我在你面前有一点点的神秘感,嗯?”

    梁雨晨明白眼前男人的担忧,捧着他的脸笑着推开他,心里涌起一抹幸福的感觉。

    “好,继续开车,不过你有事情一定告诉我。”尉止容重新打火,向着梁家楼下疾驰而去。

    梁家,忙碌了起来,厨房里干得热火朝天的是三个男人。而三个女人坐在客厅里吃着刚刚买回来的零食,聊得不亦乐乎。

    “妈,吃这个。你尝尝,从美国进口的山竹,据说含维生素特别丰富,老年人吃了特别好,我特意给你买的。”梁雨晨把切好的山竹放在梁妈妈的手中,顺手拿起了孙芸君面前的一袋子膨化食品。

    “芸君,待会儿止容问你我吃了什么,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吃了这个。”梁雨晨转过身子,背对着厨房的方向,悄声说着。

    如果被止容看到她吃这些,又是一阵爱护儿子的教育。

    孙芸君忙不迭点头,偷偷瞥了一眼从厨房走出来的尉止容,装作没看到。

    “你啊,什么时候才会长大?都快做妈妈的人了,还需要人担心。吃这些东西对孩子不好,止容不让你吃是正确的,你这孩子,不让人省心。”梁妈妈宠爱的戳了戳她的额头,这个女儿,她是实在没办法了。

    “嘿嘿,妈妈,我就吃一点,一点没关系的。”梁雨晨赔笑靠在梁妈妈的肩膀上,手中的薯片确实一片又一片的丢入了口中。

    哎,还是这个味道,久违的味道。

    记忆之中,这种靠在妈妈的肩头吃零食的时代已经过去许久了,自从开始工作之后,就没有和父母如此亲近的相处过。

    想到这儿,不觉暗自后悔。工作再忙,也不能忽略父母。养儿方知父母恩,她低头看着隆起的腹部,孩子还没生出来,她的一切生活起居都以孩子为中心,而母亲当年怀着她的时候竟然被凌总裁抛弃,那段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嗯?”

    手中的袋子骤然被抽走,她猛然一惊,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尉止容,尤其是看到他手中的薯片袋子,不高兴了。

    “止容,你干嘛?”怎么这么武断?不声不响就从她的手中把零食给夺走了,她还有一点自由吗?

    “雨晨,吃这个。妈是过来人,知道吃什么对宝宝好,这些东西不能多吃,是吗?妈。”

    尉止容走进客厅,看到自己的女人吃着不该吃的东西,无奈之余对于梁妈妈竟然纵容不干涉有些不悦,可脸上没表露出来。

    梁妈妈一听,脸上有些挂不住,“是啊,刚刚我还说她,不让她吃,可这孩子一向任性,谁说了也不听,雨晨,以后凡是必须听止容的。”

    梁雨晨怎么能听不出尉止容话语中淡淡的责备?想起母亲曾经为了自己所经受的一些磨难,此时又被眼前的男人责备,心里不舒服起来,伸手再次从他手中把零食夺过来,挑眉,“吃一些怎么了?你醒过来之后,张嘴闭嘴都是孩子,我的吃饭我的睡觉甚至是穿衣都要以孩子为重,在你心里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孩子重要?”

    原本是心里有刺儿时的气话,可说出来却完全不那么回事了。

    尉止容站在那儿,俊脸上略过一抹抽搐,注视着眼前女人有些无理取闹的表情,没再说话,转身走进了厨房。

    现在在岳母家中,不能拉着女人出去解释,他只能先忍忍了。

    梁妈妈见二人之间有了矛盾,心里过意不去,拿走了她手中的袋子,教育道,“你怎么能那么和止容说话呢?在一起几天了,就感觉到日子过得满足了?想要吵架了是吗?你这孩子也是的,在妈妈面前任性也就算了,在止容面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怎么能笼络住男人的心?”

    梁雨晨没想到自己现在里外不是人了,被自己男人教育完又被老妈教育,嘀咕着,“笼络不住就不笼络,好像谁上赶着似的。”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