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冥婚之鬼奴修仙

公孙曌番外四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据说成婚的新娘是一个从来没有人见过,也从来无人知晓的鬼奴。

    我和蝉儿代表人界赶到地阙宫时宴会上宴客还没到齐,与魔尊打了个照面,就坐在了桌前喝酒。

    泗水之上的小广场上摆着五张巨大的朱红木桌子,魔尊的坐在正上方,左边第一位坐着妖界之王杀阡陌和妖界阴后浅木兮,左边第二个桌子做着面色惨白的苍流,它是以冥帝的身份参加的,右边第一个桌子坐着人界帝皇公孙曌和蝉儿,右边第二个桌子却是空着。

    魔尊举起酒杯,笑吟吟道:今日是本尊仇少仝娶亲之日,承蒙各位百忙之中前来参加婚宴,本尊就在此敬各位一杯以表谢意。说罢,仰头一口闷了。

    轻轻闪着孔雀扇的风紫陌,掩面轻笑,端起琉璃杯轻抿了口:魔界的桃花酒天下一绝,若是不喝岂不是不给魔尊面子,我风紫陌也干了。

    这妖王风紫陌虽总是笑脸相迎,可总感觉透着股阴冷,我脸上拂过一丝狠厉。

    不一会,那个空着的地方原来是六界天界的,只是不知为何前来的太上真人看向我时显得十分意外,让我心里一阵,难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此时,传说中的新娘犹如天外飞仙从天而降,这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一般按结婚的礼数来说,新娘将盖头盖上之后就不能再取下来,除非拜堂成亲,进.入洞房。由新郎亲自揭下,那才算叫做圆圆满满。若是半途中盖头掉了,就寓意着夫妻两个走不到头。做不到圆圆满满,是不吉利的事情。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新娘竟然丝毫不顾及魔尊的脸面将盖头掀了。

    我彻底被惊呆了,甚至包括在场的所有人。

    新娘苍白如纸的脸上妖冶的印花狰狞恐怖,银色发丝随风飘摇,绯红的眸子凝视着前方。嘴角微微翘起,像是等待看好戏的看着众人的表情。

    随即乌琴长老的一声阿奴,让我又是一惊。她就是阿奴,竟然生的如此妖艳魔化,像是被什么毒物包裹住了似的。

    蝉儿手中的琉璃杯噼啪掉在了桌子上。酒水洒了一桌,阿奴暮然寻声往来,那双空洞血红毫无感情的双眼,响亮两把沾满鲜血的长剑。让人生畏。

    我连忙拉蝉儿坐下。而她竟悠悠走了过来,凝视着我,冷冷道:公孙,好久不见。

    有一刹那我感觉到了杀气,回给了她一个狠厉眼神。

    要不是魔尊及时劝阻,感觉要是长时间下去,我可能会惶然无措。

    自从见了阿奴之后,我总是夜夜仿佛都能梦到她白发飞飞。满脸血红,双眼如剑。却又嘤嘤哭泣着喊我救她。

    一夜夜都是梦魂惊扰,不得安睡。

    特别是她那句,公孙好久不见,总是让我怀疑我们以前是否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为了减除这些可怕的梦境,我索性夜夜笙歌,寻欢作乐,让自己不会有闲暇时间去想起她。

    几个月后,蝉儿说她一个故友来看她,请求我能够同意接那位故友来宫里小住几日。

    当时,我喝的嘧啶大醉,并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

    蝉儿带着故友前来拜见我,那是个英姿飒爽的女人,浑身上下透着股英气,她说她叫狼女。

    好特别的名字。

    我身边总是围绕着柳腰妩媚的女人,第一次看到狼女时,我的眼前瞬间一亮,心里怦然心动了下。

    只是自从她入住皇宫以后,不知为何感觉整个皇宫里的气愤都变了,有些不正常,仿佛每个人都像失了魂魄一般。

    先是黑鹰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不见了,我派人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其次是花灵丹日常生活太混乱,年过六十的他体力不支死在了女人堆里。

    后来就是狂战天,他在受命前去镇压暴民时竟被一个小童用板凳砸死了,他是魔修,法术在魔脑期之上,凡人在他眼里根本没有什么威胁,然而他却死在了小孩手里。

    得知周围的帮手一个个离奇失踪死亡,使我大发雷霆。

    正时,听说一直被关在地牢的离歌笑,突然病发临危之际,狱卒前来禀报。

    同时我的师父白眉道人也云游归来,得知此事也是替离歌笑说尽了不少好事。

    可我心意已决,不过我没有让离歌笑死去,而是让人把他救活,一直让他留在我身边当个奴役,后来因为体内的魔性,使我杀了他,然后将任意魂魄注入了他的体内,之后发派无情河当了个护河工。

    如今,天界利用般若钟作为筹码,步步威胁魔界妥协,交出政权。

    魔尊为了给天界制造混乱,派章仇子前来助我。

    然后亲眼看到人界一个个城池被夔兽和章仇子屠之殆尽,而我却丝毫没有愧疚反思。

    时而会听到关于阿奴的消息。

    蝉儿说阿奴是个神奇的人。

    我发现正如她所说的那样,阿奴是个神奇的人。

    她竟然不惜让魔尊掏了心脏,设计进入炼狱宫然后救出被关押的修仙者。

    此举可谓是险中求胜,死中求生,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和胆量。

    九天之战前夕,我受到魔界指令前去邢晨山围攻仙界。

    整装待发之时,忽然铃声大震。

    安魂咒,合魂铃。

    我大吃一惊,只见玲珑站在宫墙外,手托铃铛,嘴里念念有词,所有军人都被控制住了,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睡着了似得。

    涵儿轻飘飘飞了过来,落到我身边:哥哥,该结束了。

    顿时,只觉安魂咒的铃声受到了某种吸引钻进了我的脑海,眼前不断闪过似曾相识的场景。

    琉璃白衣飘飘,温柔恬静;阿奴沉稳执着,聪慧义气;涵儿活波可爱,医术高超;

    

    所有过往的事情都回来了。

    可只是一瞬,铺天盖地的黑云将这些美好全部覆盖,我双眼腥红,浑身杀气。

    要不是师父及时出手,只怕我的轩辕剑会让人界变成一片血池。

    当我再次醒来时,琉璃泪眼朦胧的趴在我的面前。

    我问,其他人呢?

    琉璃呜咽说,九天之上正邪开战,师父说要除掉魔尊非轩辕剑不可,他昨夜就将轩辕剑送往天界了,可涵儿 涵儿已经快不行了。(未完待续 )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