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冥婚之鬼奴修仙

公孙曌番外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看着这些臣子,步步紧逼,又逼供之势。

    我一怒之下一把推翻了案前的奏章,指着离歌笑怒骂,别以为你除掉了几个妖魔就不知道自己算老几,朕告诉你,人界九五之尊是朕,别在朕面前指手画脚,彰显自己的仁义道德。如今魔尊为首,无人不对他俯首称臣,我们这个泱泱大国,臣民又手无缚鸡之力,想要在乱世之中活下去,就是不忤逆魔尊的意思。死几个贱民有什么问题,还能给朕减少不少负担。

    离歌笑等大臣像是听到了晴天霹雳,连忙跪下请我三思。

    我一脚将他们一个个踹倒,用剑指着离歌笑的脖子,威胁道,别挑战朕的底限,朕念在你世世代代为朝廷尽忠的份上不杀了你,带着这些狗给我滚。

    因为我的残暴昏庸,百姓已是怨声载道,尸横遍野。

    天界曾多次派人前来帮助,我都是以魔界横行,国库不足,人手不够等原因为借口替自己推卸责任。

    后来他们来的多了,我索性举兵反抗,表明自己的立场。

    或许在他们心中我亦是一个胆小怕事之徒,可那时我又岂会想那么多。

    满脑子都是杀戮。

    人界朝堂之上,慕娇是邢晨山的仙灵,如果留她在人界就是 自己给自己挖坑,迟早是要翻船,所幸我派了一些杀手前去行刺,虽然最后行次失败,不过好在她被我强行赶出了人界。

    对于我臣服魔界的行为。朝堂文武百官无不愤愤而谈。

    有重罪给她一两个人胆大出来觐见,都被我大刑伺候,然后五马分尸。不得好果。

    这种残忍的手段很好的起到了杀鸡儆猴、以儆效尤的作用。

    之后,他们贪生怕死就很少有人敢站出来反驳我。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离歌笑竟然死心不改,知道朝堂觐言不见成效。

    想要换种方式,私下和后宫蝉儿有所“勾搭”。

    人界皇宫,外朝臣子不得与后.宫有所勾结,这是历代规矩。

    离歌笑这样堂而皇之的挑战规矩。就是找死的节奏。

    我设下陷阱,捉了个正着。

    还不等离歌笑辩解,我就以重罪给他定论。

    蝉儿死命求情。也被我一脚踹远,碎碎骂了句,贱人,转身就走了。

    当朝宰相离歌笑锒铛下狱。让整个人界都唏嘘不已。却又都隐忍不敢多说什么。

    身边没有一个得力的助手,做起事来困难得多。

    却没成想章仇子带着三个人前来。

    两个是我人界故人花灵丹和黑鹰,另一个也算半个熟识,曾经熹贵妃手下狂战天。

    花灵丹当初和离歌笑驻守无情河,临阵叛变,本以为早就死在慌乱之中,原来还活着。

    黑鹰当初人魔大战被熹贵妃俘虏之后就下路不明,如今再见仿佛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兄弟情义。

    至于狂战天。一直是故梦器重的手下,故梦和熹贵妃相继死后。他也随之没了依靠,只能徘徊在原委,无人问津,没成想这次竟被章仇子看中,让他前来人界协助公孙曌。

    既然已是乘坐一挺小舟的人,又怎么会分敌友?

    在他们的协助下,我可算是轻松的很。

    每日泡在美酒和美女之间,任其随行放荡到不成体统。

    只是我作为人界帝皇却一直是孤家寡人,没有一个替我主持后宫的皇后,于公与私仿佛都不是什么好事。

    花灵丹提出这件事时,我仿佛以前从来没想过,更别说有一个比较合适或者中意的女人。

    放眼后宫,密密麻麻的娇弱女子,无意一个能够做到母仪天下的女人。

    恍然,我仿佛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被我以私通外臣赶入冷宫的女人。

    蝉儿只一个灵虫,我是人,人妖不会有什么好果。

    花灵丹异议,而我却又无合适人选,执意就决定和蝉儿成婚。

    只是不知如何,偶尔醉梦中我都会看到一个白衣女子站在我的面前静静的看着我,像是在守护至宝一般,可当我梦醒之后,却什么都没有。

    我以为只是出现幻觉。

    将成婚的圣旨宣到冷宫时,涵儿仿佛一副不可思议,然后断然拒绝。

    她没有过多理由,只是毅然决然的抗旨。

    抗旨乃是死罪,她却不惧死,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满心的恼火,从来没人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忤逆我的意思,有那么一刹那我真想下旨处死她。

    可却又不知为何下不了手?

    只是短短几日,蝉儿却忽然答应了。

    好像这中间的抗旨只是一场乌龙,来得快去的也快。

    我们在盛大的婚宴下成了婚,他成了人界至高无上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洞房花烛夜,我们没有同房。

    蝉儿对我说了很多,对我来说仿佛及近又远的故事。

    她说,你知道我作为九重天的灵虫为何甘愿留在皇宫从来不愿离开,就算你已经是不以前那个心地善良,行侠仗义,疼爱我的哥哥我也从来没想过。

    我皱眉看着她。

    她说,是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妹妹,所以我也从来不敢去触碰那道膜,我怕处破了,或许你就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待我,后来是阿奴影响了我,她那种为爱追逐的精神。

    我疑惑的重复了遍‘阿奴’,这个名字好熟悉,却又好陌生。

    后来我才听说了她的故事,的确很震撼,可对我来说是别人的故事,与我无关。

    

    一夜畅谈,让我隐约熟悉了些什么东西,却也逐渐改变了对蝉儿的反感。

    她每日都会熬一些汤药前来让我服用。

    这种苦的能吐出胆汁的苦药,我真的想一把摔了那药碗,可又看在蝉儿的面上都不得不喝了。

    浑浑噩噩十八年。

    我和蝉儿从未圆方,更没有所谓的继承人。

    只是,突然有一天听说冥界竟然起兵反抗,想要脱离魔界,自成一派。

    魔尊大发雷霆,派兵剿灭冥界,无意中让关在无上地狱里的人逃了出来。

    而那个人的名字就叫阿奴。

    当听到这个名字时,我皱了皱眉,看了眼身侧满脸焦虑,心不在焉的蝉儿,我想当初蝉儿所说的女人就是这个从无上地狱逃出来的人。(未完待续 )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