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冥婚之鬼奴修仙

公孙曌番外一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那道从天而降的四散光芒汇聚成一道耀眼的红光,准确无误的从一袭犹如雪白鸿毛般的身影横穿而过。

    上神!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阿奴如此撕心裂肺的哭喊,仿佛整个世间的悲伤被他徒然撕碎,宇宙万物瞬间被掩埋在了悲伤的气氛里。

    驰梦的身体像是被某种力度击碎的星辰,碎成了数不胜数的星子,随风飘散。

    被风挂带着五颜六色的圣灵花悬浮在我们四周。

    那时,我是从未有的恐慌,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驰梦是我们所有人的信仰,如今信仰轰然倒塌,我们也想失去了支柱的浮游,茫然无措。

    身边的仙灵一个个脸上都是惊慌诧异,顿时悲愤交加,像是被抽干了精力般,有的腿脚发软瘫坐在地,有的惊恐到几乎痴傻,有的悲愤交加泪眼婆娑

    直到如今,我的耳畔时常能够响起阿奴悲凉凄厉的哭喊和充满绝望崩溃的笑声。

    那张血迹斑斑的双颊,像是平静苍凉的湖水上洒下的几朵红梅,直刺如我的心里。

    婆娑之战,一场铺天盖地的灭世之灾将整个六界彻底的笼罩在了黑暗之中任其蹂躏践踏。

    我们被魔界关押.小说 在了到处充斥着血腥味的炼狱宫。

    冰冷刺骨的囚牢仿佛是用铮铮白骨铸成,一个小小的囚牢内关押一个仙灵,勾魂索生生从琵琶骨穿过。汩汩鲜血染红了衣衫,凄惨哀嚎回荡在上空久久不得消散。

    云陵站在我的面前,久久没有说话。可我却从那充满红色血丝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气。

    他是要杀我了吗?

    我心里一阵欣喜,终于轮到我了。

    自从被关进炼狱宫,每天都会看到浑身是血的尸体被拖出去,而我依然还忍受着非人的疼痛,却不自觉有些那么他们,在这里多活一天,也不如早已一天来的痛快。最起码背负着心里的自责痛苦的活着,永远被死要可怕。

    云陵道,今天有两条路任你选。一条是舒舒服服的活,另一条是痛痛快快的死,你会选哪一个?

    身上的剧痛已让我麻木到没有感觉,就连张口说话也显得十分困难。张了张嘴。才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是有多么可笑,痛苦的活着远不如痛快的死。

    你想死,我却偏不如你所愿,放心,我会让你活着,比任何人都要活得快活。

    云陵仿佛意料到我会如此选择,他冷笑着像是看玩偶似得让我感觉很不爽,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人界堂堂正正的帝皇。九五至尊,从来都是我站在别人的肩上俯瞰别人。第一次被人这般轻视,竟是如此感觉。

    我早就猜到他不会如我所愿,轻轻一笑,

    沉默了许久,我问,她还好吧?

    云陵沉默着没有说话,从那微微闪烁的眼睛里我竟看不到丝毫确切的答案。

    我有些着急,告诉我,她人呢?

    云陵微微退了一小步,声音淡的听不出情绪,死了。

    死了,我轻笑了一声,心里却已经满是愤怒,不顾手腕上的勾魂索,猛然扑了上去,你杀了她,是你杀了她,为什么?为什么?

    只差毫米我就能杀了他,可是双手被束缚,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苍白的脸上是一抹绝望的诡异的笑。

    云陵深处食指轻轻点在我的眉心,一点血红色的光芒逐渐散开,钻进了我得脑神经,顿时一众仿佛被千万条虫撕咬的疼痛从头顶一直蔓延到脚心,疼痛多蔓延一寸我的神智也就越消散几分。

    只觉几乎要昏厥过去时,我听到云陵云淡风轻的说,既然她对你这么重要,那我就让你们永远变成敌人,那种感觉肯定比你现在的还要痛快。六界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其实她还活着,这可惜除了我,唯一知道她活着的人,却要成为永远会说话的哑巴。

    看着云陵的身影消失在幽暗的同道,眼前铺天盖地的黑暗让我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黑暗中惊醒时,周围已不是让人发寒的囚牢,没有了冰冷刺骨的寒风,更没有锥心刺骨的疼痛,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揉了揉眼睛,眼前依旧是金壁辉煌,宏伟壮观的宫殿,巨龙图腾撒发出让人臣服的威压。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再次回到皇宫,而且心里充斥的满是血腥暴力,黑暗的东西彻底占据我的内心。

    好像以前的事情都隐隐约约记得不太清楚,只知道我应该相信的人是魔界仇少仝。

    这时,蝉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进来,说是我身体虚弱多喝些汤药身体好的快。

    不知为何,我刚端起汤碗就看到蝉儿脸上满是轻蔑的嘲笑,仿佛还在张牙舞爪的对我指手画脚,嘴里碎碎念着什么。

    岂有此理,竟然如此以下犯上,反了你们。

    愤怒之下,我一把摔了手中的汤药,大声呵斥,让蝉儿从此以后不得踏入未央宫半步。

    蝉儿表现出异样的诧异,满脸委屈的跪在地上求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看到她脸上方才嚣张的模样消失不见了,花容失色,像是又到了惊吓。

    我不耐烦揉了揉双鬓,让人打发她下去。

    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了?

    自从醒来,仿佛看到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忤逆二字。

    而且不管我说什么,他们好像都与我唱反调,丝毫不把我这个人界帝皇放在眼里。

    如今魔界当道,魔尊提倡残忍治世道,对于妖魔的为非作歹,糟践人命并不知恩么反对,然而自己的手段比任何人都要毒辣。

    人界都是凡夫俗子,没有修身之术,生命对于妖魔来说几乎和蚂蚁一般。

    到处都是饿民尸体,遍地饿殍。

    眼看着整个人界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以离歌笑为首的文武百官齐齐上奏,请求朝廷分拨赈灾银两,以缓解百姓之苦。

    这是魔尊想要看到的局面,我作为他的部下,只能尽可能的让他的目标完成的更加完美,又怎会半途拆了魔尊的台呢?

    我早已臣服魔界,只是脚下的这些臣民还被埋在葫芦里,丝毫不知情。(未完待续 )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