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冥婚之鬼奴修仙

风紫陌番外六(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我可以说她很聪明,可她更加让我觉得害怕。

    那种用生命作为筹码的赌注,真是太可怕了,害怕她一不小心又会消失掉。

    然而,她赌成功了。

    成功的摧毁掉了魔界的筹码,成功的替仙界搬回了胜算。

    魔界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筹码,只能做的就是垂死挣扎、背水一战。

    九天之战,一场轰天轰地的灭世之战。

    那天,当整个天空被乌云密布,霞光流光溢彩,血腥笼罩了六界。

    四处烟火缭绕,高山塌陷,生灵涂炭。

    我看到阿奴高高举起轩辕剑,刺进自己的胸口,然后穿进了云陵腹中。

    她视死如归的神色,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当我奋不顾身冲上前去时,驰梦飘然若尘的身子如一缕霞光落在了阿奴身边,那一刻仿佛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般。

    爆炸火焰悄无声息悬浮在空中,海水汹涌澎湃淹没山谷,稀疏雨滴仿佛被冻住了。

    所有人都仿佛被施了定身术,惊讶的看着逐渐虚化的阿奴。

    我眼睁睁看着一次次想要舍身入地保护的人,就这样眼睁睁的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感觉铺天盖地的黑暗向我的头 顶压来,幸亏我的还算清醒,踉跄了两步,又扑了上去堆在了她的面前。

    原来你的舍身入地,不知是救修仙者,而是为了那个你真正爱的人。

    你从头至尾爱的人是驰梦,也只有他。

    

    浅木兮依偎在我的身边。双手玩弄着我紫色的发丝,嘻嘻哈哈笑的像个孩子。

    嘴里喃喃说着,风哥哥。你是我的风哥哥 我是风哥哥的妻子,我是她的妻子,谁都别想抢走他,谁都别

    我低下头轻轻抚摸了下她凌乱的头发。

    从小浅木兮就承担着成为妖界阴后的重责,因而我是她此生离不开的男人。

    像是被注定的般,若是抛开这枷锁,她或许能看到更爱的男人。

    而我只是一个把心给了别人。留给她一地伤悲的利剑。

    

    天虎跪在我的面前,满脸的诚恳,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忠不义。有违常伦,可我不得不有所请示。我也知道你心里装着的人不是她,而她只是一个被强加在你身上的负担而已。当初她执念太深,才一步步走上错路的。那么你既然不爱她就请放她走吧。以前只要你果断一点。或许她还有回旋的机会,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沉沉的低下头,心犹如刀割,我又怎能不明白?

    要不是阿奴我又怎会任有浅木兮一步错步步错呢?

    我也知道,我这样做无形中伤害了天虎。

    或许,我该放手了。

    天虎深爱着小兮,有他在身边守护着小兮,她会过得更好。更快乐。

    送天虎和小兮离开时,天气艳阳高照。林间鸟语花香,处处洋溢着生命的气息。

    看着天虎背着小兮逐渐走远的背影,我竟感觉莫名的悲伤,仿佛忽然间失去了所有珍贵的东西。

    我对着他们喊道,我们还能再见吗?

    天虎矫健的步伐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声音有些沙哑,我希望不要再见的好。

    这一刻,我的整个世界彻底的分崩离析了。

    所有前程往事都被掩埋在了废墟之下,只留我一人孤独的守着诺大的地阙宫。

    可在骨子里的柔情,在时间里洗涤下只剩下爱过。

    我骨子里流淌着一部分神族的血,自从驰梦毅然决然的跳下诛仙台后,九重天就彻底的颓败了。

    失去玉皇圣母的天君在颓废了好久好久之后,就变得有些郁郁寡欢,两耳不闻窗外事。

    六界事宜主要由西王母主持,她曾让雷音带着天界旨意来妖界宣我入住天界,位列仙班。

    我决绝了。

    我想我只适合做妖,一个情长意绵的狐妖。

    只是强求她恢复了妖可飞仙的规矩,给妖界一个重生的机会。

    西王母答应了我的要求。

    六界归于平静,不再有战争的爆发,显得分外平和。

    无所事事,又心有挂念的我找到了九海归一,决定根据血族秘史上的记录尝试看能否救活阿奴。

    在传说中的血族杜娟谷,九海归一和我用尽毕生修为补下聚魂阵。

    时间在指尖悄无声息的流过。

    转眼已是两年。

    这两年九海归一因耗尽修为已经羽化飞身,独留我一人依然在坚守着聚魂阵。

    聚魂阵内一团若有若无白茫茫的气魄像散落的云朵,东散西飞,来回摆动。

    直到如今,我不确定着这团气是不是阿奴的,只要我肯坚持,我相信不管是谁,我都会让她活下来。

    又过了三年。

    那团气逐渐修成人形,白的几乎透明,小胳膊小腿如白笋似得,和刚出生的小孩相差无几。

    小孩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施法的我看了半天,竟张口叫到,爷爷。

    然后笑声像百灵鸟般清脆好听,又带着些奶声奶气,让人听了爱的不得了。

    不过这句爷爷叫得我,心里不是滋味。

    低头看了看曾经紫色耀眼的头发已经变成了雪白,光滑白暂的肌肤想失去了水分一般褶皱干巴,划开水纹中的容颜已是年过古稀的老人,难怪她会叫我爷爷。

    爷爷,就爷爷吧。

    知道小孩彻底化成人形,小板凳高的身高一看就是个三岁小孩的模样,明亮的大眼睛像夜空中最璀璨的明星,胖嘟嘟的双颊上有两个深深的梨涡,可爱极了。

    她冲到我的怀里,抱着我撒娇,爷爷,爷爷。

    我呵呵笑着,抱紧了她。

    我叫她阿奴,不管她是不是她,她身上有我的寄托。

    自从有了她,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

    阿奴喜欢在花团锦簇的花堆里追蝴蝶,边跑边笑,嘴里像是含着哨子般,喊出各种各样鸟叫声,霎时百鸟齐鸣,歌声漫舞,五彩冰粉的蝴蝶围绕在她身旁,飞来飞去,美丽至极。

    我呆呆的坐在一侧,笑呵呵的看着她的身影越跑越远,越跑越模糊,模糊到我伸手抓不到的程度。

    西沉的太阳落山了,夜幕稀疏降临。

    漫天的星空中,我仿佛又看到了阿奴的容颜。

    阿奴跑了过来,指着自己手腕上的牡丹花印记,好奇的问,爷爷,我手腕上这是什么啊?

    只可惜我再也听不到了。(未完待续 )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