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 冷面军长的明星娇妻

172. 终结篇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阴冷的声音字字敲击在秦冉冉的那颗被吓得剧烈跳动的心上,惊恐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还刚刚碰到门就被冯峰扯了回来摔在地上。

    “把酒店的事情说清楚。”

    “是不是我说了你就可以放我离开。”

    “最好不要跟老子讲条件!”

    阴鸷的眼神就那样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秦冉冉浑身都开始打颤,“当年···当年我和耿总去见几个客户,然后···然后···”秦冉冉不傻她不敢将遇到千昕逼她喝酒,设计她的事情说出去,那样估计连毅会直接让她死在这里。

    “然后什么!最好不要考验老子的耐心!”

    桃花眼微眯,狠戾的目光让秦冉冉不停的咽着口水。

    “然后耿总帮廖总找的女人临时爽约了,耿总就让我去陪他,谁知廖总就是个变&态,不停的折磨我,最后我实在忍受不了在他的那里咬了一口,趁他疼的死去活来的时候跑了出去,我知道他是耿总的重要合作伙伴,我就连a市都不敢回,躲了起来,没想到七个月以后你找上了我。”

    连毅见到她中间眼神闪烁一下,“如果让老子发现你说谎,老子···”骨节咯咯作响,他现在真想直接让她死在他的面前。

      “我说的都是真话,全部都是真的。”不愧是演员,秦冉冉只是刚开始有些心虚后来面上一点都看不出破绽。

    “送她到该去的地方。”

    “你们要送我去哪,我不去,我还有孩子要照顾···”秦冉冉惊恐的睁大眼睛抱着沙发不肯松手,听他的语气送她去的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冯峰根本就不理会她,就像拎小鸡一般将她拎出病房。

    她不是很怕那些变*态的男人吗,夜*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那种有特殊癖好的男人。

    压抑的病房一下子陷入了死寂,静下来的连毅用力的扯了下他的头发,当年的那个女人是谁,一直在脑海中盘旋,最后出现千昕那张被划破的脸,不知道她脸上的伤怎么样了。

    心中打定主意,不管当年的女人是谁,他都不会再去寻找,他以后的人生中只有她。

    chuang上的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连毅,现在才知道找错了人好像有点太晚了。”

    “秋离,你知道些什么。”

    “其实好多人都知道当年的事情,只有你一个人还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不要跟老子打哑谜。”

    “想要知道真相很简单,打开电视,自己寻找。”说完挂断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连毅急忙寻找起遥控器,见到遥控器在沙发上静静的躺在,挣扎一下滚下床来,爬着将遥控器拿在手中,打开电视,快速寻找她的身影。

    可除了她以前的报道外就是她死亡的消息,气的他直接想将手中的遥控器砸过去,她还好好的活着呢,这是哪家报社不真实的报道,他一定要好好的请他们好好的谈一谈。

    在他又来回找了一遍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倩影映入眼帘,右下角出现一行《渣夫,请滚开!》,这是她这次回来唯一主演的一部电视剧。

    连毅坐在地上,仔细的看着上面不停闪过的画面,里面那个叫离毅的男人和他还有几分想像,不舍得错过任何她出现的画面。

    以前在他眼开,多看一眼都觉得反胃,无聊的言情泡沫剧对他来说却是那般的精彩短暂,待一集结束后慌忙的换台再寻找,里面的剧情是他们一起经历的过的,这时他才意识到这是在讲述着两人的故事,难道这就是她口中的大礼?

    当冯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紧紧盯着电视的按着遥控器的连毅。

    “总裁,你怎么在地上。”

    “冯峰,我只给你三分钟的时间马上给老子找来一台电脑。”冯峰刚想开口。

    “如果这次你再空手而归,你以后就不需要跟着老子了。”

    冰冷如浸过毒药的目光紧盯着冯峰,怪不得这几天他一直要冯峰把电脑拿过来,他一直以各种理由搪塞着。

    “总裁,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冯峰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连毅再次要爬回床上,他不去他也可以找别人,可以后他休想再呆在他的身边。

    “总裁,我先扶你上chang,我再去给你找。”

    “最好不要再敷衍我。”连毅冷声警告。

    冯峰心中长长叹息一声,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敷衍他吗?

    时间不长,冯峰拿了一台手提回来,放在连毅面前。

    连毅快速的找到这部热播剧,还正在连载当中没有结局,连毅从第一集开始看起,那是他到她家提亲的事情,往事一幕幕闪过脑海,连毅看的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冯峰悄悄的退出病房。

    总裁从醒来之后就要他找千昕去向,可都一个星期过去了,扔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她再次像六年前一样消失了,上一次是六年,这一次总裁还能有耐心等到她回来吗?

    看到近期播放的那一集正是发生在地震他发疯的一幕,这是秋离的修改版,当初是她误会了救她的人,秋离通过冯峰的口中得知一切,将那段事情真实再现出来,后面的事情秋离都根据冯峰的叙述做了改动,自从知道祁心是连毅的孩子,心中虽不能认同连毅这个人,他却知道这些年她不愿意接受他一是因为她受到过伤害,二是她心中已经住进了一个男人。

    此时身在法国的千昕也正在看着这一集,秀美紧蹙,秋离为什么要改掉当初他救她的戏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救她的人是连毅。

    接下来的几天连毅就是盼着这部独播剧的早点到来,随着剧情的发展,他竟然在画面中看到当年的那家酒店。

    待他看到整个事情的经过时,整个人像傻了一般愣怔在那里,她才是当年和他共度一*夜的女人,祁心是他的孩子,天哪,他到底做了什么!

    啊!一声痛苦的叫声,吓得守在病房外的冯峰急忙跑了进来,“总裁,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祁心是我的孩子!”

    冯峰沉默,连毅挣扎着要下床,他要马上找到她,就算是爬也要爬到她的身边,他要为当初的事情忏悔,他要对祁心忏悔。

    “还没有他们的消息吗?”他忽然好怕,怕她们再也不会回来见他。

    “或许约翰逊知道些什么。”六年前是他把她藏了起来,这一次也许也是他在里面捣鬼。

    “带我去找他。”

    “总裁,你的腿···”

    “找不到她,这双腿要不要都无所谓。”

    谁知他们去的时候却扑了个空,里面的佣人告诉他们,约翰逊让他转告他们,“这次他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过为了弥补他当年做的一件荒唐事,他决定送给他一份礼物。”

    连毅当场脸就黑了下来,她口中的礼物已让他喜悦的同时又痛不欲生,他送的又会是什么呢?

    第二天占据着国际知名报纸头条版面的忏悔书席卷全球,里面直接指名道姓,让人们再次将焦点放在已经被死亡的千昕身上。

    六年前的那场两女星与豪门富少之间的事情再次被起底,而秦冉冉的名字再次成为人们唾弃的字眼。

    千昕看着手上的报纸,约翰逊,你丫的真是害苦了我,原来当年,约翰逊为了他单独闯进酒店救她的事情而想小小的报复一下他,偷偷拿走了当时的监控录像,他想要两人产生误会,他看场好戏,待到戏看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将监控录像还给他们,在看着连毅是怎么求千昕原谅的,可谁知刚拿走监控,家中就出了急事。

    他的堂叔为了争夺他家里的庞大家产而想谋害他的父亲,当他处理完事情回来以后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为了减轻心中的罪恶感,他才照顾了千昕六年。

    连毅更是气的当场就摔了手中的东西,好你个约翰逊,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这个仇他一定要讨回来。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千昕求得她的原谅,还有祁心。

    可无论他花费多大人力物力都没有母子俩的消息。

    早已深陷囫囵的连宽已经被执行死刑,牟淼被判无期,最后不忍心,连毅还是将她接了出来安置在一处公寓里,失去了经济支柱的蓝兰,只能在娱乐圈演着一些不入流的角色,最后还因她的大小姐脾气,而处处受人排挤,沦*落去支援三*级市场了。

    秦冉冉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之后终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连毅将成植物人的连涟送进医院,任其自生自灭。

    三年以后,终于在不断努力之下,他终于能站了起来,虽然走起路来很吃力,却终于可以甩掉轮椅了,年近四十的他,鬓角已经染上一层灰色,俊美无双的脸上虽还是那般俊逸,可却能让人一眼读出一种历尽沧桑之感。

    三年的时间祁阳国际迅速占领

    “叔叔,你终于能走路了。”刚刚高兴的取信回来的平安高兴的扑了过去。

    “每次受到信都能把你高兴个半天,告诉叔叔你是怎么认识这个朋友的?”

    “咳咳···网上认识的。”平安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慌忙收起手中的信。

    连毅无意瞥到有些熟悉的字体,“平安!”

    “怎么了叔叔?”

    “把信给叔叔看一下。”

    “这是我的个人隐*私。”平安将信放在身后。

    “平安,你知道叔叔一直在寻找她和祁心,难道你就不想和她们生活在一起吗?”

    连毅虽然心中焦急很想确定这到底是不是祁心写给她的,可他知道平安吃软不吃硬。

    只能软下语气。

    “可是祁心说了不能告诉叔叔他们的事情,不然就不会再给她写信了。”

    “叔叔答应你一定会把他们带回来。”

    平安最后还是将信交到连毅手中。

    在看到信的内容的那一刻起,连毅眼中泪水滑落,一张照片滑落在地上,照片上脸上留着一道醒目疤痕的千昕正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女孩,身边站着已经及肩的帅气小男孩,白皙的脸庞和精致的五官,完全是他们的混合体,这是他们的儿子祁心,小家伙完全变了个样。

    只不过在看到他身后的那个身形高大的外国人时,连毅整个脸都绿了,这是她们一家四口的照片?

    不行,他一定要亲自去弄个明白。

    平安看着慌张的向房间走去的连毅,嘴角勾起一个算计的弧度,祁心我这边算是搞定了,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

    法国一处庄园,一架私人飞机在不远处降落。

    激动的连毅早已忘记了腿上的疼痛,几乎是健步如飞,看的冯峰直咂舌,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所谓的爱情的力量?

    正在修剪葡萄藤的千昕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被她的宝贝儿子给卖了。

    “妈咪,你看帅哥!”两只眼睛放光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拦在连毅面前,张开双臂讨抱抱,哥哥刚才可是说了,让她像个牛皮糖样粘着这个帅男人,他就给她买糖吃。

    女孩胖嘟嘟的小脸十分讨喜,她简直就是千昕的翻版,连毅心中一下子来了好感,抱起她,“你叫什么名字?”

    “千唐。”小女孩忽闪这大眼睛。

    “爸爸,你来了。”一声带着稚气却透漏出一种少年老成的声音传入连毅耳中,猛地转头,霎时眼中氤氲出一层雾气,“祁心,你叫我什么?”

    “爸爸呀。”妈妈早已经告诉了他一切,而经过挣扎,他选择了原谅,他并没有告诉千昕他的决定却用行动告诉千昕,他心中并无恨,他希望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祁心···”连毅转身将千唐放下,紧紧抱住祁心,这是他们的孩子。

    小女孩不乐意了,撅起嘴,双手叉腰站在那里,扯着嗓子对还愣在那里的千昕喊道:“妈咪,我不要这个又老又丑的的男人当爹地。”

    额···连毅和祁心头上滑下三道黑线,他明明还不到四十岁可好,还有他哪里丑了,随便往哪一站都会有女孩子尖叫的。

    千昕回神,一颗心砰砰直跳,当年看完了秋离改过的电视剧,她知道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她也不清楚现在对他到底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妹妹不准那么没有礼貌,他可是我们的···”

    “祁心!”

    祁心向连毅挤眉弄眼,连毅忽然响起了什么,“千唐,你几岁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不买糖给我吃。”小丫头高傲的抬起头。

    这个小吃货,除了吃糖就是吃糖,她真怕她哪天把她的一口牙给毁了之后再胖成一直小猪。

    “告诉我,我就给你买很多很多的糖。”千昕一听慌忙向这边走了过来。

    “两岁零两个月了。”小家伙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连毅忽然抱起他耍了一圈,乐的千唐咯咯直笑,这是他的女儿,她竟然为他生下了一双儿女。

    “放下她。”

    “千昕,我好想你。”收住动作,将小家伙抱进怀中的同时又将千昕紧紧搂住,“谢谢你···”

    “放开!”闻着他怀里熟悉的阳刚气息,千昕虽然心生眷恋可是理智回归,她不能这么轻易的原谅他。

    “千昕你怎样处罚我都成,就是不要赶我走。”连毅紧抱着她不放手,被嘞的差点窒息的小家伙开始抗议了。

    “叔叔,你要喜欢抱还是抱妈咪吧,叔叔都说妈咪身上香香软软的抱着可比抱着我舒服多了。”

    千昕无语的翻个白眼,这个约翰简直跟约翰逊一样不靠谱,整天跟她的女儿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以后要被划入拒来往名单之列。

    连毅脸色立刻黑成锅底,“他经常抱你。”语气中含着咬牙切齿的味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敏感的耳边晕起一层粉红色。

    “和你没有关系。”千昕开始挣扎起来,“你放手,不然我喊人了。”

    “不放,这一次我永远都不放手。”感受到怀中柔软的触感,他才觉得自己不是再做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千昕开始生气,但是心中有种异样的甜蜜在蔓延,用力的踢下他的腿,连毅身子一僵,松开她,面露痛苦,“你怎能了,连毅你不要吓我。”她也只不过是踢了一下,怎么会这样。

    “妈妈,爸爸今天才刚刚丢了轮椅,这腿还很脆弱。”祁心急忙过来扶住连毅,刚才一直震撼于他怎么会在这里,一直忘了他腿上的事情。

    “我···”

    忽然连毅双膝跪地,“这是我为当年坐下的混蛋事像你道歉。”

    接着起身单膝跪地从怀中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这戒指从三年前就已经放在他的身上了。

    “嫁给我,好吗?我连毅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哪怕是一点点。”

    千昕轻哼一声,刚才他可是脸黑的吓人呢。

    “吃醋是不是就不要算了。”连毅忽然拉住她的手,将戒指套进她纤细的手中。

    也不顾她的挣扎直接抱起她向庄园里面走去,“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我一定会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连毅你丫的混蛋,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求婚了。”

    “戒指都戴上了,你还想否认。”

    “连毅!”

    “在。”

    “你给我滚!”

    “不行,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们。”永远都不会。

    ····

    祁心牵着千唐的手看着父母还在争吵的背影,嘴角轻勾,以后庄园热闹了。

    全文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