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心术:异心皇妃

第一百一十五章5000字(大结局)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北堂简晗看着远去的女子,心中涌起了无限的哀伤,为了解开禁令,自己已经与碧舞成婚,现在的自己已经失去了拥有她的资格吧?

    知道她出事以后,我每天都会站在这里等她,虽然知道这样的希望实在渺茫,但是终于我还是看到了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身影,虽然面容不同,但是我知道,这就是她。

    可是相顾无言是什么样的,我终于明白了!“我就知道你还活着!”我能说出来的只有这些,看着她微皱的眉头,我就知道她不想看见我。那些关心与问候也就生生的咽进了肚子里去,况且现在的我也没有立场说这样的话。

    但是她的那句“我一定会活着!”我的心雀跃了,我知道她要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或许就是以前一直在计划的事,但是她至少把自己当成能信得过的人,这算不算是一个承诺?那么我有没有与你并肩作战的资格呢?

    沐烟继续向花园的深处走去,她知道单衡宇有个习惯,每天晌午他都会在花园深处的凉亭独酌,现在去应该能遇得上他吧?

    与此同时,凤栖宫不平静了。

    “你是说有两个陌生人闯进来了?”冯灵嘴角上扬,她已经能猜得出来,来的人是谁。

    “是!”一名影支的暗卫 应道。

    “你下去吧!”冯灵点头说道。

    暗卫转瞬消失在大殿中,冯灵起身说道“沐烟啊,沐烟,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爬进来!哈哈哈哈,这次我冯灵绝对不会放过你!”

    凤栖宫房梁上的柳云城握紧了双拳,原来她就是冯灵?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手中的影支竟然会越过自己,直接将消息传了过去,于是他悄悄跟了上去,没想到竟然找到了自己苦苦追寻多时的仇人!柳云城恶狠狠地瞪了地上的女人一眼,现在还不是杀她的时候,他要去就沐烟,至于狗屁的玉琼和影支首领,统统都见鬼去吧!

    由于柳云城没有惊动影支得人,所以他并不知道沐烟的位置,只能盲目的在宫中乱窜,而此时的冯灵早就在沐烟之前赶到了单衡宇的身边,她温柔的坐在单衡宇身边替他扇玉扇,为单衡宇倒酒。

    此时的单衡宇拿着沐烟的荷包早就已经深深地陷入了对沐烟的思念中,对于身边的冯灵,他只当做了一般的丫鬟。

    单衡宇知道自己爱沐烟,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爱竟然那么深,她如果死了自己也会活不下去的,既然早知当初,自己又何必如此绝情呢?单衡宇不禁苦笑,“烟儿,朕错了!”

    冯灵因为单衡宇的话,手瞬间停住了,这是她爱的男人,堂堂的一国之君竟然为另一个自己痛恨的女子认错,而自己也只能用这样卑鄙的手段留在他的身边。

    忽然冯灵察觉到远处有脚步声,她微微一笑,即使是如此卑鄙的留在他的身边,也总比看着这个贱女人幸福要好!

    她立马将身子贴向单衡宇,细心的为他扇扇子,倒酒,在沐烟的角度看起来好不温馨。

    沐烟握紧了双拳,原来自己还抱有的一丝幻想现在都已经不存在了,这个男人不值得自己爱!

    沐烟哈哈大笑,来到了单衡宇的身边,沉浸在回忆中的单衡宇转过头看着沐烟,脸上又惊又喜,试探的问道“你是烟儿?”

    沐烟大笑说道“我不是你的烟儿,我是要来拿你的命的人!”

    单衡宇大惊,不对,这是烟儿的声音,“你把你的面具撕下来,朕知道你是烟儿!”

    “够了,不要再叫我的名字,这让我觉得恶心!”沐烟嫌弃的看着单衡宇,脸上皆是鄙夷。

    而一旁的冯灵脑子还没有转过来,这和自己所想的不太一样,沐烟是来杀单衡宇的?

    单衡宇和冯灵都楞在那里,沐烟的剑已经迎了上去,冯灵先反映了过来,出于本能,她跳到了单衡宇的身前,替单衡宇挡了这一剑。

    剑直直的插进了冯灵的胸口,冯灵吐血倒在了单衡宇的怀中。

    单衡宇也回过神来,他惊讶的喊道“皇后,皇后,你醒醒,皇后!”

    沐烟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二人,将已经在眼睛中翻腾的泪水逼回眼睛中。

    “不必再叫了,一会我就送你去地狱陪她!”沐烟冷酷的说道。

    “你要杀朕?”单衡宇不可置信的看这沐烟。

    沐烟不说话,剑上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青石路上。

    “为什么?烟儿?朕是你的夫君啊!”单衡宇此时脆落得向一个无助的孩子,原来他的烟儿真的这么恨自己!

    “同时,你也是我家族的仇人!”沐烟冰冷的说道。

    “那你这是想要朕的命吗?”

    “是!”

    “好吧,你动手吧,能死在烟儿的剑下,我已无憾!”单衡宇绝望的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沐烟的手指颤抖,鼓起勇气向单衡宇刺去,剑一点一点的逼近,就要刺进去时,沐烟还是颤抖了一下,却因为这一下避开了要害。

    单衡宇一声闷哼,捂着胸口,瘫坐在地上。

    “你还爱朕对吗?”单衡宇看着眼前的女子问道。

    “我不懂爱!”沐烟的四个字深深地烙进了单衡宇的胸口,疼的他几乎要晕厥,她不懂爱?那之前与她美好的岁月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吗?

    “不,你爱我,烟儿,你舍不得杀我!”单衡宇否定的大叫,早就已经没有了他之前君临天下的气势。

    沐烟面色一冷,执起剑向他的要害刺去。

    就在这时漠易出现,一脚踢掉了沐烟手中的剑。

    沐烟大惊看着漠易奇怪的问道“易,怎么回事?”

    沐烟注意到漠易身后跟着的柳云城吃惊地问道“你们…?”

    柳云城已经注意到地上躺着的女人,他上去撕开冯灵的面具,沐烟吃惊的喊道“这是夜莺?”

    单衡宇听到夜莺,也不顾的伤口,向地上的女人脸上一看,果然是让自己痛恨不已的女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沐烟对着漠易喊道。

    漠易没有开口,而柳云城先开口说道“是玉琼,宫中所有的禁卫军都已经被毒娘放的迷烟迷昏,玉琼的精锐暗卫已经全部出动,皇城已经岌岌可危。

    “什么?”这次先喊出声的是单衡宇。他面如土灰,难道自己真的要做亡国之君?

    沐烟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单衡宇,不忍的别过了脸对柳云城说道“你说毒娘也在?”

    柳云城点了点头,沐烟心口一滞,自己千方百计让小莲躲过这场恩怨,可是她怎么回来了?

    沐烟转过头看着单衡宇说道“我们的恩怨待以后再说,这也是我父亲的国家,我不希望他从此毁灭!”说完就转身向远处走去。

    单衡宇呆滞的看着离开的沐烟,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要帮自己?

    漠易转身跟着沐烟离开,柳云城看了单衡宇一眼,扔了瓶止血散说道“你别死得太早!”就转身离开了。

    单衡宇强打着精神,看着离开的众人,忍着痛将止血散洒在了自己的胸口,这场仗,他不能输,他要烟儿回到自己身边。

    “烟儿,你要去哪?”漠易吃力的跟着沐烟,此时的沐烟已经恢复了她本来的面目,二人所到之处如一阵风刮过,却看不见人影。

    “我要去找小莲!”沐烟停下来说道。

    就在这时候,沐烟的身后有人大笑的说道“沐烟,正好我也要找你!”小莲坐在黑煞的身体上,身上披着黑色的斗篷,只露出那张令沐烟熟悉的脸。

    “小莲?”沐烟吃惊的捂住嘴巴。

    “怎么很惊讶,很惊讶我会回来?还是很惊讶我还活着?”小莲的满是憎恨的看着沐烟,大声的质问道。

    “什么?”沐烟不解的看着小莲。

    “沐烟,我拜托你不要再假惺惺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讨厌你这虚伪的样子!”

    “小莲?你误会了,我们是姐妹啊!”

    “姐妹?”小莲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沐烟收起你的虚情假意吧,很抱歉不如你的愿,我和孩子都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沐烟终于不再说话,她知道自己如今无论如何让解释,她都听不下去!

    小莲看着沐烟不再说话,心中愤恨不已,跳下蛇头,向沐烟冲了过去,漠易想挡住小莲,却被黑煞拦住,无奈与黑煞缠斗在一起。

    沐烟一直闪躲,小莲的心理却越发的不痛快,“沐烟你为什么不出手?”小莲招招狠辣,沐烟却步步躲闪。

    “因为我们是姐妹!”沐烟面无表情的看着小莲说道。

    “姐妹?”小莲一愣,哈哈大笑。

    沐烟瞅准了机会,一把软骨散,撒向了小莲,不同于之前单衡宇的小剂量,小莲瞬间瘫软下来,她恶狠狠的瞪着沐烟“卑鄙!”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都没有对你动过手,你是我的姐妹,我只是想让你远离纷争!”沐烟留下这句话就示意漠易离开,漠易点了点头,跟着沐烟向城门的方向跑去。

    小莲不甘心,她示意黑煞驮着自己,也跟着沐烟向城门走去。

    城门,北堂简晗带领着魑魅与暗卫对峙,单衡宇手执寒剑与手拿双钩的戚暄厮打起来,柳云城带领影支忠实部下叛离玉琼,前往云阁通风报信。

    随着一声“杀”北堂简晗带领着魑魅向暗卫杀去,不同于以往的战场,这里的人个个都武艺高超,这是王者的较量。

    单衡宇胸口开始不停地流血,戚暄用尽权利,重重的向单衡宇的胸口击去,单衡宇一下被踢到了地上,戚暄看准时机,手拿双钩,准备致命一击。

    沐烟看到这样的场面想也不想,就挡在了单衡宇的身前,双钩,准确的刺进了沐烟的心脏,突如其来的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预防不及,更在沐烟身后的小莲更加是说不出话来。

    “金丝罗甲是假的!我早该知道,否则…否则柳大哥不会这么容易死!”

    戚暄看着生命逐渐流失的沐烟说道“当然是假的,我怎么可能为自己设下那么大的隐患呢?”

    “你!”沐烟愤恨的指着戚暄又无力的放了下来。

    沐烟身后的单衡宇早就已经不顾自己的疼痛惊恐的抱着沐烟,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沐烟会替自己挡这一剑,那么还不如自己死了来得痛快!

    戚暄忽然哈哈大笑,指着远处的小莲再看看沐烟大笑说道“十年前,沐州城和楚中天两个老家伙不肯答应我的合作意见,而招来杀身之祸。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十年后,他们的女儿,竟然会帮我灭了他们的国,真是痛快啊,痛快!”

    “你说什么?”小莲愤怒的看着戚暄。

    “怎么想知道?好我可以告诉你,反正,今日你们都得死!”戚暄阴险的一笑说道“十年前,我命机算子潜入皇城与沐州城和楚中天两个老家伙和谈,谁知道这两人竟然不同意,还暗中解决了机算子,将地下皇城的机关图偷偷藏了起来,我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我得不到那我也不可能让别人得到,于是我就就灭了这两个老家伙全家,再嫁祸给碧影,造成了是碧影皇帝灭了你们全家的假象。我算准了,碧影皇帝不可能将地下皇城泄露,这件事完全可以被压下去。至于你们这两条漏网之鱼完全是上天给我的惊喜,用你们的手去毁掉碧影是一件多么痛快的事啊?”

    “你!我杀了你!”小莲鼓起勇气,直直的向戚暄冲了过去。

    “不自量力!”戚暄一个双钩直接刺穿了小莲的身体,小莲如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栽了下去。

    “小莲!”沐烟大叫,昏倒在单衡宇的怀里。

    戚暄鄙夷的看了小莲一眼说道“忘了告诉你,那次偷袭你的人也是我安排的,就凭那几个杂碎,怎么可能让你有事,你还真是蠢!”

    “你说够了没有!”一直沉浸在震惊中的漠易慢慢地回过了神,他不顾一切的向戚暄冲了过去。

    漠易十分愤怒,他招招狠戾,每一次都向戚暄的要害击去。经过了几百个回合戚暄终于败下阵来,暗卫也被北堂简晗带领的魑魅和柳云城带来的云阁之人消灭的干净。

    戚暄跪在皇城上,看着城下,的尸体,不可置信的呢喃道“不,不可能,我不会输,不会!”

    山潇潇兮,易水寒。将士一去兮,还复还。

    世上再与玉琼国,天下皆为碧影子民。

    “顺天之时,应民之意,即日起二皇子登基称帝,颁布宏德,为先帝守孝三年!朝中一切嫁娶事宜皆等三年以后在做商议!”

        …

    三年后,梨花树下。

    “烟儿,三年过去了,现在你可不可以嫁给我了?”云阁阁主云衡动情的看着烟娘。

    烟娘一笑,不予回答。

    远处传来奶声奶气的哭啼声“娘亲娘亲,念川哥哥又偷亲我!萍儿不要嫁给他!”

    烟娘温柔的抱起这个精致的小女娃说道“萍儿乖,等萍儿长大了自己选相公好不好?”

    萍儿乖巧的点点头。

    云衡看着自己的妻女温柔一笑。

    远处走过来一个比萍儿稍微大一点的小男孩指着萍儿说道“我舅舅说了,你就是我的妻子,你不嫁也得嫁!”

    沐烟抚额,柳云城到底对着孩子灌输了什么思想?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笑声“哈哈,萍儿,不想嫁给念川,嫁给叔叔的儿子怎么样?”

    北堂简晗小心翼翼的扶着顶着大肚子,行动不便的碧舞,碧峰安静的跟在身后。

    “咦,北堂叔叔,你的儿子在哪里啊?”萍儿好奇的四处张望。

    北堂简晗摸了摸碧舞的肚子,笑着说道“叔叔的儿子在这里!”

    萍儿惊恐的看着碧舞说道“婶婶,你为什么要将你的宝宝吃进肚子里啊?”

    众人扶额,北堂简晗无奈的解释道,“叔叔的儿子还在你婶婶的肚子里还没有生出来!”

    “哦,原来,叔叔的儿子是胆小鬼,躲在婶婶的肚子里不敢出来。萍儿才不要这样的相公呢!”

    众人瞬间被萍儿逗乐了,烟娘笑倒在云衡的怀里。

    “笨蛋!”柳念川不屑一顾的说道。

    “你说谁笨蛋?”萍儿一掐腰,刚刚还无比童真的小女孩瞬间变成了小泼妇。

    “萍儿,你怎么没有告诉你娘亲你要嫁给我呢?”漠易从远处走了过来。

    萍儿高兴地跳进漠易怀里喊道“易相公!”

    漠易温柔的抱着萍儿说道“有没有想我啊?”

    “想啊想啊,萍儿最想易相公了!”

    对于现在极其恋妻与恋女的云衡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场景,他立马将萍儿从漠易怀里夺了过去说道“谁准你勾引我女儿的?”

    “不要这样嘛,岳父大人!”漠易故意将岳父大人四个字说得很重。

    云衡瞬间火了,与漠易打了起来。

    “哦,打欧!打欧!打欧!”萍儿高兴地直跳!

    念川,过去揪萍儿的小辫子说道“除了我不准有别的男人!”

    萍儿委屈的直撇嘴。

    烟娘站在远处看着萍儿和念川,温柔地笑着。

    小莲你在那里和柳大哥过得好吗?当初你护住最后一丝心脉留下的念川已经长这么大了,好姐妹,你可以安心了!

          

    一曲红颜泪,三朝暮楚歌。

    七日断魂曲,终生白发殇。

    ————《心术:异心皇妃》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