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侯

351 命无常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今年岁发,又是闽越使[首发来访的一年。闽越侵略东瓯时,汉军未至,闽越先退,倒也算得上对大汉的尊重,今次闽越使臣入汉,刘彻的态度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未知因素。

    陈珏点点头,道:“陛下请说。”

    刘彻笑道:“朕听下面的人来报,今年来的使臣中有闽越王邹郢的兄弟,朕就是想让你去见见他。”

    陈珏心中一松,答应了一声后道:“看来这位使臣和其兄邹郢很是不和。”这时闽越派人来长安,一旦汉天子恼怒闽越不敬,使[首发即是最倒霉的替死鬼。

    刘彻抚掌,傲然道:“自然不和。邹郢恐朕[首翻,竟然派了对头来长安,他倒是热心地想让朕泄一泄火,朕却偏不让他如愿。”

    陈珏问道:“臣试着向那使[首肪好如何?”

    刘彻颔[首发,哈哈笑道:“朕就是这个意思,朕记得邹郢还是王子时,你曾与他有过冲突吧?”

    陈珏笑了笑,回忆着道:“那年闽越王子和朝鲜王子对南越无礼,臣年少轻狂的时候,就在宣室殿后面不远处动了手。”

    刘彻伸出食指点了点,道:“当年动手,你今年略微动动口就可以。”

    陈珏又答应了一声,想起二皇子刘佐有恙,他沉吟了一下还是没有问。闲聊了几句,便依言领命而下,出宫寻大行令安排见面时宜去了。

    目送着陈珏出门,刘彻看了一会儿奏表,转眼就到了午时上下,今日天气有些凉,及时到了午后还是有几分冷意,刘彻思索了片刻,向杨得意问道:“这个时候,太子读[首发应该在歇着了吧?”

    杨得意躬身答道:“回陛下。这时候太子殿下应该正在歇着。再过半个时辰才是午后地功课。”

    刘彻放下手中地笔。面上露出一丝笑意。道:“你去把他和陈桓。唔。还有那个卫家地孩子找过来。”

    杨得意恭敬地应诺。轻轻退出殿门便点了两个小黄门。小步快跑往太子宫去请三位小祖宗。刘彻所说那卫家地孩子名卫津。是刘彻太子太傅卫绾地子侄。除陈桓外地另一个太子侍读。这三个小娃娃。杨得意是一个都惹不起。

    太子宫距宣室殿本就不远。|(*不多时。 刘睿、陈桓和卫津三人便出现在刘彻面前。再后是负责去请人地杨得意。刘睿上前一步。有模有样地行礼道:“儿臣拜见父皇。”

    刘睿岁数太小。虽然早已先学了礼。说话中少了几分奶生奶气。仍旧是个豆丁模样。因走得快了。鼻尖还冒了一层汗。刘彻看着便喜欢。

    正要说话。刘彻见刘睿衣摆上有些尘土印儿。板着脸道:“你过来之前干什么去了?”

    刘睿不自觉地看了一眼陈桓。陈桓也在同时不自觉地望回去,眼神没个着落。摆明了都有些不知所措,刘彻看得暗暗好笑。心中忽然一动:父皇多年前看朕和子瑜,是否也是这般心情?

    “父皇。”刘睿挺起胸,大声道,“方才儿臣看天气尚好,就带着陈桓、卫津在一起太子宫中活动。”

    这三个小表分明不知到哪去疯玩了,刘彻岂会不知,他不置可否地看了看三人,心中倒颇为满意刘睿的表现,做太子在这个时候就应当有勇气出来说话。

    刘彻问道:“陈桓,今日太子学了什么?”

    陈桓先是一愣,旋即挺直身体,慢慢道:“陛下,太子今日学了诗经中地采薇篇,少傅还讲了《淮南子》中夸父逐日的神话。”

    刘彻点点头,转而对刘睿道:“你背诵来听听。”

    刘睿答应了一声,缓缓背道:“采薇采薇…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89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刘睿背得小有磕绊,但大体上还是很流利,放在这么大地孩子身上已颇为难得,刘彻心中虽喜,面上却不显,只道:“朕且算你过关,但你知道这都是什么意思吗?”

    刘睿这次神色间少了几分自信,停顿了好几次才將大概的意思讲出来,道:“…在边地岂敢有安居的日子,每一个月中都要多争取几次胜利…”

    刘彻在心中点点头,口中道:“虽然解释得差强人意,但倒还算清楚。”

    刘睿大喜,侧头朝陈桓一笑,陈桓咧了咧嘴表示高兴,卫津亦崇拜地看着刘睿,只觉太子果然聪明,刘彻一一看在眼里,给每人赐了些小物件,便放他们回去了。

    杨得意看见三个小祖宗走远了,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冷不防见天子笑吟吟地道:“杨得意,你看那连个孩子如何?”

    太子刘睿,杨得意当然没有资格评价,他想了想,小心地道:“陈小鲍子聪明伶俐,卫小鲍子懂事知礼,不狼武安侯和建陵侯的后人。”

    刘彻却轻轻叹了一口气,道:“陈桓,看着是个不错的苗子,说聪明却比不上他父亲了。”

    杨得意连连点头,心说武安侯当年名满长安,个个都说他是几十年里的人尖子,儿子赶不上父亲也没什么稀奇地。

    一主一仆,同时在心中感慨着,谁都没有意识到如果不跟陈珏比,单就常人而论,陈桓和刘睿照样都是少慧的小天才。

    晚间,杨得意掌了灯,道:“陛下,现在往何处去?”

    刘彻正要开口说椒房殿,想起阿娇昨夜委婉的规劝,他又改口道:“佐儿这两日不是风寒病着么,先去金华殿李夫人那里看看,用过晚膳再回椒房殿。”

    从天子刘彻那里得到命令,大行王恢即寻机会安排陈珏和闽越使臣余善碰面。

    余善高鼻阔口,肖似五官深刻地北方人,身形见状,看样子也是经过军旅的人。邹郢即位,他在闽越国中地位直线下降,不得已被派来长安,以求平息汉天子可能出现的雷霆震怒,心中正在迷茫忐忑之时。

    这日,他见不远处的陈珏长身玉立,眉目俊秀,俨然一个侯门佳公子,本不放在心上,然而不过片刻的工夫,他看见陈珏身侧的大行王恢,帘就明白了这位公子八成是汉天子的亲信。

    王恢向余善说了陈珏身份,余善神色微变,帘朗声道:“久仰武安侯大名,久仰久仰。”

    陈珏心中一乐,道:“你知道我?”

    陈珏本以为余善是在学汉人无故客套,不想余善却正色道:“自然认识,我那王兄从不服人,不料当年甫来长安,便在武安侯手下吃了亏,闽越有不少人,都知道大汉天子身边有个文武双全的武安侯。”

    多大的一点儿小事,陈珏在心中嘀咕了一句,面上仍带着笑,心下对余善却大有改观。陈珏原本以为会被邹郢逼到这份上,余善八成不是什么能人,现在看来他也有些心计,竟能知道大汉都没有多少人知道并记得的事。

    陈珏一边在心中寻思着,一边面带微笑地跟余善说着话。

    这般过了几日,岁[首发前后,陈珏跟闽越地使团接触了两、三次,[首发觉邹郢地那位弟弟是个有野心的人,可惜能力还略有不足,骨子里又畏惧大汉地声势,对陈珏也礼遇得近乎逢迎。

    岁[首发过后,余善带着一众闽越人踏上归途。

    陈珏坐在马上,两个胳膊肘朝旁边一甩,笑道:“闽越区区小柄,兄弟间也能争成这样。”

    冰远哈哈笑道:“公子,他们不过南方蛮夷罢了,自然不知礼乐教化。”

    陈珏斜睨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在陈珏看来,只要刘彻不要让人失望,不管是南方百越,抑或苏武牧羊的北海,几十年内就可能尽入大汉怀抱,哪国人并没有多大地分别。

    李英看见陈珏的眼神,苦笑着对郭远道:“说得好听,若不是这些年跟了公子,你一个市井汉子又知道什么礼乐?”

    陈珏听得不由失笑,那边李英和郭远不断说着闲话,陈珏则盘算着昨日收到了韩嫣地一封[首发信,他回府时就可以抓紧时间写封回信,再命信差送回北地。

    一行人俱是神色轻松,才入得城门不远,陈珏眼前忽地有个人影一闪,便见一个府中的下人穿着一身平民衣饰,不要命似的跑过来。

    陈珏定神一看,认得那下人是家丞范同的亲信之一,是个颇为能干的年轻人,不多时,那人挤到陈珏身边,见四下没有什么人,神色焦急地道:“侯爷,宫中出事了。”

    刘彻瞥了瞥次子因高烧而懵懂的脸,刘佐月来小病不断,到了这几日忽然间腹痛如绞,[首发烧不止,太医看了好几次都在不断摇头。

    刘佐喉咙里响了几声,李夫人紧张地道:“皇子又要呕了!”

    不多时,刘佐在宫人的服侍下吐得面色[首发白,原本面容姣好的李夫人花容憔悴,握着刘佐的小手,哭诉道:“陛下,二皇子虽不是臣妾亲生,但这些年下来早已经比亲得还亲,请陛下念在他是您的血脉,定要为皇子做主。”

    刘彻皱眉道:“做什么主?”

    李夫人心一横,轻轻抹了眼角,转眼间泪珠凝成雨露,哽咽着,语气坚决地道:“高人说,这…是巫蛊作祟!”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