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侯

348 心无求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自刘彻在宣室殿的一番喝问之后,在旁人眼中本应意得至满的田就上表告了恙,想要闭门修养不出,刘彻也没有多说什么,毫不犹豫地准了田所请。然而就在众人又调转方向,暗自议论田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时候,刘彻又转令平棘侯薛泽又郑当时等几人,暂理御史大夫事,根本没有指定哪个人接替田。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当儿,武安侯府中的诸人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看顾着身娇体弱、似乎因为众人太过呵护,反而不慎热的陈。

    长安城中尽人皆知,陈是皇后陈阿娇最喜欢的母族晚辈女孩,又只比太子刘睿小了几岁,按照大汉后宫一贯的传统,她將来大有可能入主太子宫,进而做椒房殿的主人,她忽然间染恙,倒也牵动了不少人的心思。

    陈生的这一场病,芷晴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女儿身边,待到陈睡着的时候,她便和陈珏在一处不断地向义问些话,定要將女儿的情况问明了才好。

    第二日午后,低烧着的陈沉沉地睡了过去,芷晴和义面对面地坐着,只觉身心疲惫,忍不住支起手臂,微握成拳轻轻支撑着额头处。

    义和陈家常来常往,同阿娇和芷晴都熟稔了,说话间也少有避忌,她见芷晴面有忧色,脸色微白,便关切地道:“夫人爱女心切,义明白,但却不能不顾着自己的身体。”

    见芷晴只是漫不经心地点头,义忍不住又道:“恕我直言,夫人现在只是凭着一股意念挺着,如果你一定要挺过这阵子,接下来必定是一场大病,还是让我为你号一号脉得好。”

    芷晴知道义是一片好意。正要说话,陈珏便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见义也在此处,他才咽下喉头的问话,先是同义打了招呼。才坐下对芷晴道:“陛下听说了的事,准了我几日假。”

    义见陈珏来了。便起身告辞,说是要去看看陈的葯,陈珏感激地对她点点头,随后又劝了芷晴两句,才一道往内室去看陈。

    陈珏轻手轻脚地进门,只觉在宣室殿行走时都没这么小心过。就在此时。外间忽然有下人轻声来报有位老方士到访,陈珏听了便微微皱皱眉。 陈的病这两日间已吸引了不少毛遂自荐的方士之流。陈珏说不过芷晴,夫妇俩开始时还宁可信其有。耐着性子见了两个方士,后来就齐齐对装神弄鬼的人失望了。

    正因如此。说话间,芷晴没有怎么认真听下人通报地话,只是走过去坐在榻边,马上便红了眼眶。

    陈珏走近了两步,才知道芷晴为何神色不对,因天气太热的缘故,再怎么悉心照顾,陈身上还是起了几个痱子之类地东西,一片小红点,看得陈珏一阵心疼,更加没有闲心去理会什么方士的事。

    眼见陈正难受着,陈珏不耐地对那下人道:“你什么时候见我信过那些方士,你让他自去谋生,寻信他的人去,不必登我武安侯府地门!”

    安睡中,陈白玉似的皮肤泛着漂亮地淡粉色,看着健康,陈珏心里却知道那是低烧的表现,心中亦不由地焦虑着,只是面上却不显,仍然时不时地低声劝芷晴两句。

    晚间,陈的脸颊更热了,但却还是少汗,芷晴平日里再怎么聪明有心,这时候也一阵心慌意乱,只有在看见陈珏的时候才稍微安定些。

    相较而言,作为医的义还是镇定了许多,几番用葯,并着一些陈珏看来稀奇古怪的土方,又过了两日,陈才终于了一场大汗,烧也慢慢地退了下去。

    义笑着告知陈珏二人,陈已开始渐渐好转。柳暗花明又一村,芷晴好像踩在一层棉花上似地,脚下不由地一软,陈珏示意婢女们扶好芷晴,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心神一松之下,一阵精神上地倦意袭来。

    见芷晴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义面上温和地笑意一敛,神色微肃道:“侯爷,夫人太累了,我这里有一言,不适合对夫人说,你可否借一步说话。”

    陈珏听了心中帘咯噔了一下,凉了半截,陈桓连日热,这么小的孩子烧坏什么都有可能,他不敢怠慢,同义一起走到院中间,吸了一口气道:“可是小女有什么后遗之症…你但说无妨。”

    义肯定地点点头,道:“一岁多地孩子毕竟太小了,这连日间的低热毕竟于身体有损,即使这次痊愈,將来体质上也比不得其他孩子。”

    陈珏微微颔,迟疑着问道:“我曾听人说过,有些小孩子幼年高热,甚至有可能会烧坏五官,甚至…心神?”

    停了一下才將这句话问完,陈珏再抬头,正好对上义不忍地目光,只听她缓缓地道:“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未必没有这种可能。”

    陈珏心里剩下的半截也凉个通透,随后想起陈玉雪的样子,他又暗自咬起牙,心想就算陈身体有什么不好,他这份家业还会亏了女儿什么不成?

    义本来见惯了病患的家人心情失控,早想着就算陈珏失色也是正常,但见他神色微变就掌握住了自己的情绪,心中亦是佩服,接着道:“侯爷也必不太过忧虑,方才说的是不过都是一些可能,令爱福气绵长,只要好好调养,说不定再大些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陈珏听义的话似乎还有余地,忙问道:“这话怎么说?”

    义解释道:“最好的情形,她亦要比旁人体弱,若是最坏的情形,那就如侯爷方才所言了,但府上施医及时,用葯亦是上佳,应该不会到最坏的地步。”

    陈珏听了稍微放了心,亲自將义送到院落门口,这才转了回去。了秋,长安内外又渐渐地平静下来。

    对于窦婴的身后两个月间的诸事,陈珏將所知的一一对刘彻说了,窦婴的子侄辈们虽然因家产有些争执,但大体上还都安分守己。

    刘彻听后点点头,道:“这样也好,你好好想一想,朕怎么照看魏其侯那几个不袭爵的儿子来得好,如果差不多就交给你办了。”

    陈珏答应了,斟酌着替窦家的几个兄弟争取了些稳妥的田地,刘彻说了声好之后,面上缓缓露出些笑意,话题一转问道:“之前你那宝贝女儿害了病,现在怎么样了?”

    忽然间刘彻此言一出,陈珏也不惊不愣,停了片刻后道:“有劳陛下关心,前阵子暑热逼人,才染了些热病,入秋后就大好了。”

    刘彻点点头,不以为意地道:“这就好,孩子们小时候都会生病,將来长大些就会渐渐康健了,只是可怜父母心啊。”顿了顿,刘彻笑道:“这几日间,太子还问起了好几次呢,担心得跟什么似的,朕看他们几个的情谊啊,跟朕和你们当年差不多。”

    此语虽像是在话家常,但陈珏可不会不往深了想,思及几个月来外人一些暧昧的言论,陈珏打定主意,万万不能让外人以为十年后还会再出个陈氏太子妃。

    陈珏微笑着回道:“陛下言重了,一岁多的孩子哪知道什么情谊,这八成是陈桓在太子面前提起了妹妹,太子心性纯厚,这才上了心,將来陈长大了,知道太子殿下和他哥哥这么记挂,一定也会铭感五内。”

    刘彻看了陈珏一会儿,抬笔一指,笑道:“朕听说你几日间,把好几个得道方士扫地出门?”

    陈珏一愣之后道:“陛下,这件事臣可冤枉,臣从未请过方士进门,又和谈扫地出门?”

    “你读道德经读得最熟,最后倒是你在这方面最执拗。”听陈珏如此说了,刘彻想了想之后道:“真大好了?”

    陈珏回过神,苦笑着道:“应该没什么事了,但义亦曾有言,她以后最好能一直心神安定地长大,不宜大喜大怒大悲,当然,若是能从小好好调养,虽然身子骨还是会比常人弱些,倒也没有太大的妨碍。”说着,陈珏微微低头抿了抿嘴。其实陈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照样咿咿呀呀地吐字不清,拿手指在她眼前晃,陈的眼珠也跟着动,诸如此类,她也就比别人容易生些小病。

    陈珏如此说,也是因为警醒着几代大汉天子最忌讳安排成婚的母后同族之女,將来陈家有女初长成,难免会让有心人注意到什么,既然如此,干脆就让别人以为陈果真体弱多病,等到这一观点在别人心中根深蒂固,也好从根上杜绝了那些不必要的闲言闲语。

    刘彻却不知道陈举的所思所想,还道触及了他的伤心事,同样是女儿,刘绣一天活蹦乱跳的,陈却小小年纪就身体不好,他心中也不忍,轻轻放下笔道:“子瑜,朕也跟一些人说起过你家的事,说可能是遭了什么外邪,天底下这宫中最能镇厄,左右娇娇平常不怎么看得见太子,不如让陈进宫住些日子,也算陪陪你姐姐?”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