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侯

347 求与索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魏其侯死了?”陈珏淡淡地自问了一句,目光在“上善若水”几个字上扫了一眼,随后將手中的《道德经》合上,看向脸色沉重的陈午。

    那日陈珏同刘彻出去跑马,在山林间被风吹得鬓发散乱,刘彻好像想开了似的,再也没提田和窦婴之间的廷辩,只是拉着陈珏,在阳陵山边遥祭了景帝和王。

    陈珏回到府中仍旧有些心惊,待听得窦婴的死讯之后却好像心中踏实了似的。窦太后和王早都不在人世,这世上没有人能逼刘彻去杀哪个人,刘彻不肯放窦婴一马,谁做什么都没有用。

    陈午神色复杂,用一种让人心悸的声音道:“珏儿,今日窦婴,同当日周亚夫何异?当年先皇与众臣议军政大事,但凡条侯周亚夫和魏其侯窦婴在座,无人敢与其并坐。”回忆着多年前的旧事,陈午叹了一口气,又道:“我现在做这个丞相,实在是如坐针毡,幸好我不是什么俊才,得过且过罢了。”

    陈珏心中虽然也冒着一股凉气,见陈午这般还是道:“魏其侯从前是栗太子的太子太傅,后来又是由太皇太后推上丞相之位,跟陛下一向不亲近,跟我们比不了。”

    陈午摇了摇头,道:“我当年不愿意你阿母千方百计跟宫中结亲,今日看来,儿尚了隆虑公主倒是明智之举。”

    陈珏神色一顿。没有往下说什么。他知道曾经地历史上,隆虑侯身死,隆虑公主的儿子最后也没能逃得了一死。

    又过了几日,陈珏和父兄一道去了窦婴的葬礼。

    刘彻亲自下旨定將魏其侯大葬,丧仪正在列侯的顶点,几乎已经接近了诸王的标准。吊唁之人如潮水一般地来来去去,陈珏跟认得的几个窦婴的子女一一打过招呼。这才平静地回府。

    次日陈珏入宫,刘彻问道:“魏其侯府如何?”

    陈珏压下心中地情绪,一边回忆着一边道:“阖府悲伤,皆是在为魏其侯送终,但也有些不肖子弟弄出些争执之事,让人看得心寒。”

    刘彻微微颔首。道:“可是因为家产之类地事?”顿了顿。刘彻又道:“魏其侯长子早殇。你认识他那个袭爵地儿子吗?”

    陈珏斟酌着道:“臣与魏其侯几子都相识。但却谈不上相熟。只与窦叔达好些。”

    刘彻“嗯”了一声。道:“你这两日仔细考察一番。像样子地。朕自会加以看顾。不肖地就任他衣食无着也好。”

    陈珏躬身称是。刘彻翻了翻奏疏。终是忍不住道:“魏其侯有大过。朕原先还想着要不要治他地罪。最后他倒先死在自己府里了。”

    陈珏猛地一抬头。脸上惊愕之色顿显。刘彻摆手道:“不是那日廷辩时地事。具体是怎么回事。朕也就不跟你仔细说了。说到底。朕和魏其侯君臣一场。朕也不想走到死别地那一步。”

    这回陈珏总算回过味来了。窦婴之死。外界毕竟还是议论纷纷。刘彻这几句话也不像是假情假意。这算是另类地解释。人不是他杀地?

    不等陈珏细想明白,田求见的消息便从杨得意的嘴里传过来,陈珏收整了神色坐在一边,慢慢回忆起这几日的事情来。

    田神清气爽,面上疏无悲意,看见陈珏坐在那,他的脸色便不由地难看了几分,转念一想窦婴已经不明不白地死了,他的心情便又好上了几分。

    陈珏对田已甚是憎恶,虽不能恶言相向,但神色也只是淡淡的,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

    见刘彻没有让陈珏回避的意思,田往前拜了两下,道:“陛下,臣斗胆,请陛下赐臣一地。”

    刘彻皱了皱眉,道:“什么地?”

    田解释道:“长安郊上林苑左近,有一处泉眼,终年…”

    刘彻脸上仅存的一丝笑容也没有了,拍案喝道:“上林苑你也看上了,那这未央宫你看上没有?”

    刘彻此言隐有雷霆之意,陈珏听得亦是一惊,田闻言更是一阵心慌,只觉膝下像跪了一层棉花似的,颤颤巍巍地不稳当,忙道:“臣不敢,臣不敢。”

    刘彻冷冷地道:“你还有什么不敢地?言不由心,朕听了有什么意思?”

    田已是汗流浃背,窦婴之死,哪是天子看重他这个舅舅的结果,这分明就是一道催命符,他悔不该在廷辩时和窦婴那个短命老鬼争吵,只得道:“臣有罪,臣不该张望上林苑之地,臣一时糊涂,还望陛下原谅。”

    毕竟是亲舅舅,刘彻怒喝过几句,愤怒的心思也就淡了不少,哼声道:“整日只知道琢磨这些无谓之事,朕还能指望你什么?”

    田叩头不止,几乎无法说话,刘彻淡淡问道:“你且好好跟朕说说,当年你和淮南王刘安都有些什么往来?”

    这回地面好像也软了,田差点跪也没有跪稳。淮南王究竟是升仙了还是死了,田也清楚得很,这回可没有王护着他,田只得道:“臣当日郁郁不得志,这才起了些贪念,但到后来淮南王渐渐起了不轨之心,想让我相助于他,臣心里只有陛下,又岂会再有他念?恰逢那时候太后娘娘薨,臣伤心欲绝还来不及,更加没有和淮南王往来了。”

    陈珏在一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刘彻今日这是要跟田算总账?

    丙不其然,刘彻目光一闪,追问道:“不跟淮南王往来,那么是跟淮南王翁主刘陵亲近?”

    原来刘彻连这个也知道,陈珏定了定神,望着瘫坐在地地田,目光中也多了几分可怜,刘彻沉声道:“淮南王地事,朕桩桩件件都清楚得很,你还要朕一一跟你说吗?”

    田忽地跪着往前蹭了几步,道:“陛下,陛下,臣不是真心跟淮南王往来啊,当年是太后娘娘与淮南王有来往,平阳长公主也在旁撺掇着,臣才居中联络,陛下明鉴,臣再有胆子也不会害太后娘娘。”

    刘彻低头看了他好一会儿,嫌恶地道:“滚。”

    田千恩万谢地出了门,姿势不比当真滚出去强多少,连记恨由始至终坐在一边的陈珏都忘记了,往外冲得飞快。奔出宣室殿,他才大喘气着骇然变色,低语道:“陈珏,陈珏知道那么多…”

    眼见着田狼狈地跑出去,陈珏这一口气吸得更深,刘彻转过头来,皱眉道:“这些事,你截杀刘安地时候不是已经摸着过一鳞半爪了吗,哪至于这么震惊?”

    陈珏定了定神,缓缓道:“臣…”

    “行了。”刘彻坐起来,轻哼一声道:“那日朕问你悟到什么了,不等你说就出去骑马,朕再问问你,今日你悟到什么了?”

    还是不等陈珏说话,刘彻又道:“朕今日也不要你的答案,你回去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来好好跟朕说说。”

    陈珏点了点头,道:“臣心中感悟良多,正要回去好好思索一番。”

    刘彻微微颔首,又道:“平准一法近日如何,可做好准备了吗?”

    陈珏想了想道:“实行平准,各地地官署多少还要有些变动,此外还须新设平准令,等到诸事妥当,恐怕要在岁首之后了。”

    听陈珏说得明白,刘彻终于露出了几分笑意,道:“平准令的职司,你若是有合适地人选就举荐给朕。”

    陈珏点头答应,刘彻又为平准令的事勉励了陈珏好几句,这才放他走了。

    爆门大开,清风拂面,陈珏骑在马上沿着街角缓缓而行,脑海里不断闪回着方才宣室殿中的情景。果然不出他所料,二十来岁的刘彻正是满身锋芒的时候,任田如何算计,在刘彻这个外甥面前也只有低头的份儿。

    漫不经心地徐徐前行,陈珏冷不丁瞧见街角一辆马车边,有个眼熟的女子身影,那女子似是察觉到了陈珏的视线,转身望过来,正是一身素衣的窦琬。

    窦琬见是陈珏,微微有些诧异,旋即微微一笑,道:“当日廷辩,武安侯仗义执言,我还没有谢过你呢。”轻咳了一声,窦琬又道:“我那时还道武安侯也没有法子,现在才想明白,你只是没有向我轻率地许诺而已。”

    未必能做得到,当然不能随便答应人,陈珏心绪一绕,出口时却咽下不应景的那句话,转而问道:“魏其侯府上还好吗?”

    陈珏这一问,却是想起刘彻命他看看魏其侯府的子弟如何,窦琬闻言点了点头,道:“几位兄长兄弟同心,我们已经把最难的时候挺过去了。”

    陈珏想起窦婴,至今仍是一阵唏嘘,窦琬神色一动,轻声道:“阿父向来欣赏武安侯,若是他知道能念着他,他定然是高兴的。”

    瞧着窦琬虽然面有悲色,但也并无伤痛欲绝的样子,陈珏心中不由微微纳闷,暗道若是自己父亲这么死了,他恐怕还比不上一个小泵娘冷静。

    窦琬见他神情,道:“阿父沉疴缠身,本来素日里就无甚乐趣,今日舍生取义,正合了先贤的名言,他早先就告诉我此举虽死犹生,命我们不必太悲伤。”

    陈珏看着窦琬几句话间红了的眼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中慢慢释然,心道她到底是个小泵娘。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