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侯

344 初时议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杨得意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刘彻目光移回田身上,用平淡的声音道:“灌夫在外横行不法事,这件事朕知道了,魏其侯是先帝遗老德高望重,你且等朕见过他再说灌夫的事。 ”

    田前脚上门,窦婴后脚就到了宫门外,刘彻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窦婴为灌夫而来,还来不及细想,就听得田道:“说来灌太仆之事,多少与魏其侯有些干系。”

    刘彻神色一动,道:“什么干系?”

    田心中不敢放松,微微垂首道:“当日陛下亲至魏其侯府,探望魏其侯之疾,那日灌夫亦在魏其侯府,阖府窦氏族人向陛下问安之时,多少冷落了魏其侯,灌夫之后对魏其侯府上众人指桑骂槐,言语间对陛下…颇有大不敬之处。”话一说完,田的一颗心也吊了起来,他深知凡事不能太过的道理,因而句句不提窦婴过失,只说灌夫不法之事。

    刘彻“唔”了一声,道:“大不敬,灌夫他都说了什么?”

    田躬着身,小心地道:“无非陛下声势浩大地前往探病,其实不利魏其侯修养,又说有些人只知攀附,不知风水轮转的道理…”

    “行了!”刘彻摆了摆手,冷笑了一声,道:“你且歇着,稍后朕再问问魏其侯怎么说。”

    田心中一喜,虽说感觉有些不对。还是沾沾自喜地站到一边了,笃定就算天子看出来他地夸大之举,也不会轻轻抬手放过窦婴和灌夫。

    宣室殿中陷入了一片沉默,不多时,窦婴终于从门口走进来,即使杨得意在旁微微用了些劲,他身形仍是不稳。窦婴见得田就在一边也不诧异,郑重其事地,就要颤颤巍巍地行礼。

    刘彻挥挥手免了礼,和声问道:“朕曾经说过,魏其侯但有所需,只管遣人说话,今日亲来宫中,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窦婴朝田看了一眼,田没来由地周身一凉。窦婴神色不变,微哑道:“臣,臣是为灌夫而来。”

    刘彻没料到窦婴说得这般直截了当。看了阶前地两人几眼。只冷哼了一声道:“区区一个灌夫之案。你们两个都是好快地动作。只有朕还蒙在鼓里。”

    田闻言。知道刘彻不愿意看见两个臣子在中间搅合。心中不免踌躇了几分。窦婴倒是镇定自若。但微微摇晃着地身形仍显出一股子虚弱来。

    饼了片刻。刘彻苇道:“还不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清楚了?”

    田不敢怠慢。连忙將灌夫一案地来龙去脉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因着窦婴在场。田倒不敢有多少添油加醋地说法。只是抓着灌夫确有地几个过错不放。

    窦婴听了一会儿。脸上已微微有些抽动。待到田说及灌夫言语间地大不敬。窦婴终于忍不住了。沉着声音道:“不说灌夫有罪无罪。他实是九卿之一。田大夫未等陛下评判。就率先命人制住他落下廷尉。未免有些不妥。”

    “魏其侯此言差矣。”田心中暗骂了一声老贼。说罢又躬了躬身。向刘彻道:“陛下。臣执掌监察百官之责。灌夫下廷尉是另外一回事。实在与臣无关。”

    刘彻听了也不言语,只定定地看着两人,他对田的小算盘知道得一清二楚,但也不明确地表示向着谁。

    田历数灌夫诸项罪责,还提及了数个据说曾受灌夫家人欺凌的颖川百姓,最后不疾不徐地道:“臣以为,灌夫此人,应当斩首弃市。”

    刘彻不置可否,眼见灌夫的形势越来越不利,窦婴心中暗急,忙为灌夫辩解道:“陛下,灌夫旧时有功,近些年来一直…尽心用事,作为太仆甚少有何差错,因…因言语小事获罪未免冤枉,请陛下饶他一回,让他好生反省,也好再为陛下效力。”

    听得窦婴和田的语气越来越急,刘彻又轻哼了一声,田听了连忙住下嘴,窦婴亦不再说什么。

    刘彻走下御阶,停在两人中间前方的位置,和声道:“你们两人既是重臣,亦是朕的亲人,这件事一时间也说不清楚,还是朕稍后將灌夫召进宫来,你们再做议论。”

    窦婴吃力地点点头,不再说话,刘彻示意杨得意出来,道:“今日下了雨,宫内外都有些是露露的,魏其侯年望昭,千万莫要沾染了风寒,不管是用肩舆还是马车,你且遣人送魏其侯回府。”

    窦婴地嘴唇蠕动了片刻,最终没有坚持,只拜道:“有劳陛下体恤,臣谢过陛下关心之意。”

    刘彻笑了笑,杨得意凑过去,慢慢地道:“魏其侯,请吧!”

    刘彻目送着窦婴远去,沉默着不言语,田定了定神,道:“陛下…”

    话音未落,刘彻已缓步走到他身前,沉声道:“你当的好官,朕这堂堂的宣室殿,成了你算计人的地方了?”

    田心中一跳,暗自对自己说了好几遍镇定,昂然道:“陛下,臣问心无愧。”

    “还敢说?”刘彻怒喝了一声,大约过了一小会儿,刘彻才又开口道:“好一个问心无愧,你倒跟朕说说,你费尽心思寻魏其侯的把柄,意欲何为?”

    田听得心惊肉跳,扑通地一声拜倒,再抬头时已经涕泪渐出,大声说道:“陛下,不臣者乃魏其侯,臣是一心为了陛下啊。”

    见刘彻仍不说话,田垂头看着刘彻的靴尖儿,咬牙道:“如今天下承平,臣借着陛下的恩典安享富贵,臣亦不嫉妒魏其侯之才,所好者,不过豪宅大屋,良田农庄,珠宝玉器,骏马健狈,倡优乐伶,珍馐美酒诸类而已。”

    这可有一半是大实话,刘彻面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好笑道:“你太自谦了。”

    “臣不敢。”田连连摇头,慨然道:“陛下,灌夫向为太仆,除去陈丞相与微臣,又隐较窦太常矮上一截,再不比其他任何人的地位低,他至今仍以丞相之礼奉魏其侯,平日呼朋引友,常议政事,这岂是赋闲的样子!”

    陈珏到家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只是檐角仍不时有积水流淌。

    才与妻女说过几句话,陈珏正要上书房中写奏疏,不料小女儿陈一直拉着他地袖子不放。同芷晴相视而笑,陈珏好说歹说才哄好了女儿,从内宅脱身出来。

    耳边听得身后的脚步声,陈珏回过头,看着芷晴讶道:“你怎么也跟来了?”

    芷晴见他神色,敛着笑意道:“我不能跟来不成?”说到第二个成字,芷晴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又正了正神色道:“睡着了,我也没有什么事,现在是有件事要同你说一声,太子和阿桓那边出了件事。”

    话音方落,陈珏已神色微肃,道:“太子宫那边…阿桓他们俩又有什么事了?”

    “认真说来,倒也算不上什么事情。”芷晴微笑着说道,“太子宫上下都是阿娇姊姊信得过的人,能出什么大事。”

    见芷晴神色平和,陈珏略一思忖,便道:“毕竟是太子地事情,我们待会儿慢慢说。”说着,两人加快步子,一前一后地进了房间。

    陈珏刚刚坐定,芷晴也坐到了不远处,看着他慢慢道:“这件事倒跟阿桓没有什么大关系,还是咱们那位太子殿下地心意。”

    听得芷晴这么说,陈珏皱了皱眉道:“太子不是在好好地读书吗?”说话的声音稍微有些迟疑,陈珏对太子地关系确是真心实意,他平素跟刘睿这个外甥的关系一向极好。

    刘彻虽然是刘睿地父皇,但毕竟是高高在上的天子,自刘睿懂事之后便对他严厉许多,任刘睿初到太子宫时如何不适应,他也不许阿娇再娇惯他,还限着她们母子见面。这种情形之下,陈珏待刘睿便很是宽厚,较一般舅甥地关系更近些。

    芷晴笑道:“太子的确是好好的。”顿了顿,芷晴又道:“这也是我从阿娇姐姐那听来的。”说着,她见陈珏微微点头,便慢慢地將事情一一说来。

    刘睿作为太子,自小就与同父异母的兄弟不一样,他读书时是与陈桓作伴,刘佐作为皇次子,近些日子也即將封王,之后自然有刘彻指定的王傅管教他一些。

    就在前两日,刘睿和陈桓在宫中的一汪清池边午休,恰巧碰见了平日里不怎么相熟的刘佐。言谈之间,刘佐几次提及对刘睿进学的羡慕之情,刘睿虽然下意识地不喜其他的后宫女子,但对刘佐还是有些兄弟之情,不知怎地答应了刘佐和他们表兄弟俩一起读书进学,还要请阿娇对刘彻提出这件事。

    大致地说完事情经过和一点猜测,芷晴道:“阿娇姊姊难得见太子一面,就碰见了这回事,心里吃味着呢。不过,虽然太子和刘佐因骨肉之情亲近些不足为奇,但这未免太凑巧了些。”

    “说得有点累了吧?”陈珏笑着递过去才斟好的一盏茶,心中渐渐思索开来,心道这个皇次子看来倒很是上进。

    芷晴伸手接过来,只觉心中暖洋洋地一片,外面下雨的湿冷尽消,马上含笑着饮了几口。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