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侯

342 终不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葡萄美酒夜光杯的闲情逸致毕竟还是小道,自从陈珏从张骞带回来的几车异域珍奇中,分到了一点点蒲桃干,他便將这点闲暇时的小念头抛到脑后,一心扑在平准法上面。

    张骞出使西域而归,老百姓不知道其中战略上的意义,但也知道有一个郎官从极西之地归来,即使那个使者队伍百不存半,也挡不住老百姓在农闲时的谈资。

    此时,夏日的天气热得让人胸口发闷,所幸宣室殿中还是一片清凉,刘彻坐在最上头,陈珏次之,还有十几个侍中依次往下坐来。这些人的面目均十分年轻,不见老态,最多不过三十来岁,最末的座次上,正是年纪最轻的桑弘羊。

    刘彻伸出手,食指点了点摊在御案上的奏表,道:“外朝的人不少都在反对平准,你们怎么看?”

    殿上众人不约而同地往陈珏处望了一眼,没有人愿意抢在他前面说话,但陈珏闻听了刘彻的话却并不动作,只淡淡道:“臣以为平准乃先人遗策,早在春秋之时便可以证明,此法有利于钱谷稳定,陛下当可一试。”他对于个中的种种困阻早已了然于胸,早先就与刘彻交流过好几次,刘彻这会儿再次问出来,也并不是想再听一次陈珏的看法。

    丙不其然,刘彻笑着点了点头,目光便往剩下的人身上扫去。

    一邹姓侍中见状,躬身道:“陛下,臣以为陈中丞言之有理,各地巨商大豪侵害民利,朝中不可听之任之,臣愿请命。制止因私牟利的反对之人,还钱谷之中的交易一派清平!”

    陈珏心神一动,暗道还当真有请命以求立功之人,只是他这未免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刘彻听了仍是点了点头,不找痕迹地皱了皱眉。

    正寻思着再说点什么,陈珏就听得敬陪末座的桑弘羊朗声道:“法因势而变,当今时局。北方匈奴人蠢蠢欲动,边郡將士亦磨刀霍霍,随时保家卫国。钱粮之事,即是其中大头,仅统一新半两钱并不能让纠葛迎刃而解,必须诸策遥相呼应、相互影响,才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刘彻闻言一下子来了兴致,道:“那你说说看,这时应当怎么办?”

    桑弘羊缓缓吸了一口气,道:“严立法度。分而治之。”顿了顿,又道:“就算天下行使平准之法,商户仍然有利可图。”

    陈珏听了在心中暗自点头。 刘彻面上露出了淡淡地笑意。道:“还算有些想法。”

    刘彻这句夸奖一出。场中除了陈珏等少数几人。有一小半人或多或少生出了些不快地情绪。天子身边地侍中。放到外边必得重用。桑弘羊明明是商户之子。却绞尽脑汁地踩着同阶层地人往上爬。实在惹人不喜。

    众人心思正转着。刘彻问道:“你眼下是在大农令下做事?”

    桑弘羊恭恭敬敬地道:“回禀陛下。臣是主父中丞属下。”

    刘彻闻言颔首。转而对陈珏笑道:“子瑜。难得桑弘羊知道想些事情。你平日里有空。提携提携他也好。”

    刘彻提拔人向来明明晃晃地。总显出一种唯才是举地态度。他此言一出。桑弘羊面色顿时一喜。陈珏怔了怔亦侧身称是。

    又议了些事,刘彻命众人先散了去,陈珏正要跟着请辞,刘彻脸上笑意一闪,道:“子瑜,一会儿有些士人学子觐见,你可愿看看?”

    陈珏神色微动。道:“陛下。莫非是科考所取的士子吗?”

    “不错。”刘彻把身体往后一仰,笑意更深。继续道:“朕也是第一次见他们,还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少真材实料。你左右无事,不若留下来一观。”

    陈珏几乎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不多时,殿外走进来两长排有老有少的男子,正是此次科考选上来的士人,这些人既然能站在宣室殿上,便是堪称道、儒乃至《淮南子》诸多皆有涉猎,少有不通。

    杨得意高声唱和,一行人按着指示郑重地向刘彻行礼,趁这工夫,陈珏斜着朝那边扫了一眼,另一边当先那人实是货真价实的初代状元,只可惜却是个四十来岁地男子,看着儒雅,但却少了常见的风流倜傥。

    刘彻已跟士子们说上了话,陈珏开始时还饶有兴致地听着,越到后来却越觉得不对劲,眉尖也不由地动了动。

    这种情形乍一看同科举制很像,实际上由表及里地一一看过来,就没有多少真正相同的地方。不要说根本没有后世科举制的种种制度,眼下这似是而非的“殿试”,跟平时刘彻接见各郡国举荐上来的人才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刘彻挑选着问了众人几句话,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道:“你们中间,有人不远千里赴长安应考,朕心甚慰。”

    众人闻言,果真远行千里的人喜上眉梢,旁人亦是与有荣焉的样子。

    刘彻又转向其中几个年轻人,道:“朕仔细看过了,也认得你们,你们是太学地学子?”

    年轻人中为首的那个恭谨地道:“陛下所言正是,臣等有幸,曾在太学中读书。”

    刘彻点点头,又随意问了些小话,便命杨得意备上纸张笔墨,令众人自由发挥,写一篇上书呈给他亲阅,自己则和陈珏一起歇着去了。

    这不是科举,陈珏在心中下了定论,又微微地觉得有些释然。正在感慨的时候,陈珏忽然冷不防被刘彻拍在他肩上的一巴掌唤醒。

    刘彻问道:“你看这些人,授什么官合适?”

    “陛下不是早就决定了,命他们从各郡县,抑或长安各官署的小吏做起吗?”陈珏回道,他心中知道,刘彻早先就打定主意,命这些人从底层做起,但这种按部就班的方式根本与现下的形势不符。

    刘彻一笑,道:“朕看见了有几个像样的,从小吏做起未免太可惜。”

    陈珏闻言,悄悄地耸了耸肩。这时候地常情是刘彻看中哪个布衣,可以直接授与他不低的官位,无人会多说什么。陈珏沉吟着道:“陛下如今正是用人之际,破格用之亦不在话下,但如此多少于长久不利。”

    刘彻微微颔首道:“子瑜,你接着说。”

    陈珏慢慢地道:“但破格之余,凭借真本事考出来的这些人,只要他们一一有了去处,此制最基本的地方就没有改变,假以时日,天下自然会习惯这种选辟之道。”

    明白陈珏的话中之意,刘彻笑了笑,道:“你这是提醒朕,不要全然随着朕的心意授官呢。”

    “臣不敢。”陈珏连忙笑着接了一句,改革之道曲折多多,这些问题不过是其中的九牛一毛罢了,还好刘彻的坚韧和果断能保证中间的关键之处。

    说说聊聊,外间地人不时地往这边看了看,有知情的人便在心中暗道,是了,那年纪不大的清俊年轻人便是武安侯陈珏了。再思及天子对待自己众人和陈珏的态度大不相同,众人心性不同,又不由地有了些不同的感想。

    这时,刘彻问道:“子瑜,朕在今年下了几道新政,你看其中的利弊如何?”

    置新钱、行平准皆是常规中的善政,但陈珏深知各地不同,利弊难说,自然不敢夸下海口,实话实说地道:“陛下,臣在长安之地,虽然觉得这些政令利于百姓,还是不敢轻言天下利弊,只能竭尽全力將臣那一份职责做好,其他的就不敢说了。”

    刘彻摇头笑道:“你说得太实在,但未免有些看天命的意思,这可不好。”

    陈珏正寻思着刘彻的话中之意,刘彻已轻轻地咦了一声,道:“还真有几个才华出众地。”

    顺势往下边望了望,正见有二人先后停下手中地动作搁笔,还彼此看了对方一眼,陈珏见了便不由地一笑,这两个年轻人当真争强好胜,只不知胸中所学如何。

    刘彻和陈珏想到一块去了,没有再和陈珏聊什么,脚下开始向外迈开步子。尽数散去了。因为过关地人数不多,这种阅卷方式的主观性又重了些,刘彻干脆亲自去看那些人地。

    看到刘彻动作忽然一停,陈珏上前了些,道:“陛下?”

    刘彻抬头笑笑,走到殿门口左近,道:“朕原先还担心最后余下的这些可用之人太少,现在看来,其实是朕杞人忧天了,虽然没有寻见什么大才,但磨练一番之后,让他们处置些寻常事务毫无问题,的确比那些不学无术的人强得多了。”

    陈珏笑道:“陛下尽避宽心,这些人都是各地几经选拔而来,又岂会差了?”

    听罢,刘彻笑着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思及张骞所描绘的西方之景,刘彻只觉心胸前所未有地宽阔,打定主意必须大力完善这种选辟之法,让天下人才皆有用武之地。

    闲话了一会儿,陈珏才要请辞出门,天空中忽地打响了一声闷雷,斗大的雨点随后倾盆而落,洒在地面上哗哗作响,一眨眼的工夫,路面已尽数变得阴湿了。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