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献帝新传

第十二卷 华夏天下 第二十七章 由分至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由分至和

    就在国内一片名争暗斗的过程中,回归到巴比伦的刘协也迅速接到了消息,他趁着自己身体还算健康,马上将刘晟调回自己身边,协助自己处理巴比伦省的事务,明着是要他来协助自己,实则是要亲自教导最后一两年,同时勒令刘逸滚回自己的老巢去。

    刘巍和刘逸接到信函都知道父亲动了大怒,各自赶紧收拾妥当,一个继续拉拢三大党的关系,暗中讨论新的政策,刘逸则迅速撤离天京城,返回亚汉利亚。

    刘晟于华夏五十五年再次返回巴比伦,爷孙两代再次重逢,各自感怀,刘协特意重新为这个皇孙讲述治国之策,并安排他以巴比伦省为一个小国调教治理,自己则在旁悉心指点。

    过了一年之后,刘协让刘晟再和自己重商国事,问道:“晟儿,你觉得为君者,如果才能让人追随你的政策和思路啊?”

    刘晟道:“既利国,亦利商,且利民!”

    刘协道:“那如何能够做到这三利呢?”

    刘晟考虑片刻道:“还请皇祖授我!”

    刘协道:“没有更好的办法啊,只有平衡二字,什么叫权衡利弊呢,就是衡量一件事情的利与弊,其实没有一件事情是完全有利,或者是完全有弊,国之上者,当求稳为上,步步为营,不能追求一步到位,朕从十四岁掌政开始推行新政。从国商到集商社,从荆州新田到国田,从三江农基到五湖策,从五湖策到五大农业根基,从除阀门到兴党派公会。从三家制衡到道教一统,从四海营到四大海军,从铁翼双骑到八大主力,从治略台到治略院。从襄阳学院到十二国立大学府,其中哪一件事情是一步到位的,其间艰辛困顿,或停或缓,以三十六年之艰辛,一路缓缓推行改革,此处小改一点,那里稍微多改一点,凡事看起来锐进,其实都能照顾各方利益。不致小民益而商社损,也不致商社益而小民损。治理国家就和做生意很像,你曾祖常和朕说他是只会做生意,不会治国地人,朕多年后回想起来啊,曾祖孝灵皇帝也不是一个真正懂得做生意的人,做生意要赚到最多的钱,就不能求暴利,要缓赚慢收。这样才能赚的最多,可有些商社为了求得暴利,也确实做的狠了点,但身为君王不能压得太狠,而且这些事情是中央治略府地事情,你和你父亲完全是胡闹,你一个太子直面这种问题去做什么,不要以朕为榜样,朕当年的时候。中央治略府还没有起来,如今三党都在说你们父子夺权过狠,否则他们也不会请刘逸回来,便是朕在位之时,如此大事也是通过国民院来处理,你们父子究竟将国民院置于何地啦。民主何在。法权何在,蠢到极致就是你们这两父子!”

    刘晟慌忙拜伏道:“皇祖在上啊。我父子二人素来尊重法权和民主主义,绝不叛逆皇祖所定的三大主义精神之意,实在是如此血腥之事,令人发指,而中央国民院和中央治略府置若罔闻,我父子在参政院内商议多次,如少数党派之外,三大党无一赞同,即使是以道德修身著称的道德党竟然也置之不理,弃权不决,实在令我父子心寒,只好避过三大党,直接和商社会面!”

    刘协扶了扶长椅扶手,让人将自己扶起来,缓缓走到窗口,打开窗户,道:“国如大殿,内寒而外冷,若长久闭门闭窗,殿内虽暖然久郁气闷,人在里面就容易生病,所以要开几扇窗户通通风啊,可若是全开了,连正门也开了,大殿则寒如外,人也容易生病。故只开窗少许,内外通风,而外依然冷,内依然热,若外无寒意,在内地人怎么知道暖呢,怎么才能满意呢。中央治略府的根基是税收,他们要求税收稳定,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进行国家基础建设,推进教育,扶持医疗,为民提供福利保障,至于矿中奴隶死活,与他们有何相关,对商社来说,他们需要赚钱满足市场的需求,若是没有廉价的煤矿,哪里来的国家兴盛,你要改可以,但你就不能慢一点,为什么你就非想在一年之内完成呢,为什么不去花费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慢慢的一点点推进呢,你啊,急脾气,若你不能改了这种急脾气,朕认为你不适合做大汉帝国的皇帝,就算给你做了,大汉帝国因你将大盛,也将因你而大败斯亡!”

    刘晟急忙磕拜道:“皇祖息怒,孙必改此恶习,若我之后也将永无急躁之心!”

    刘协深深吸了一口窗外凉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道:“想做什么事情,就在心中做好规划,凡事分成几步,一点点的推进,将可能遇到的矛盾全部化解掉,予人以利,别人才能支持你。一件事情要最终成功,必须要符合整个帝国地客观发展规律,不要逆上而行,要顺乎民意和资产所有阶层的心思,要做好官、商、民三个阶层之间的平衡,大汉帝国就是一个热饼,你不能独吞了,你要吃一点,商人们也吃一点,老百姓也吃一点,大家都有的吃,那就不会有问题,如果你都让老百姓吃了,你以为你是好皇帝了,商人们又去吃什么,他们没有的吃,谁来纳税,谁来养你这个帝国;如果商人都吃了,老百姓又去吃什么,他们没有的吃,谁来为帝国和商社服务,谁来为你打仗,谁来为你效力呢,皇帝啊,就是一个中轴,在你身边有三个侧翼,哪个翼过重都会让你这个轴转不下去。中产者、穷困者、富者就是这三个侧翼,要稳定好他们,让三者都各有收获。且能维持平衡,不要过多依靠哪一方。”

    刘晟道:“孙儿明白了,必当改之!”

    刘协让人取过一枚白金纹铭戒指交付给刘晟道:“传下去,世代相传!”

    刘晟取过那戒指,看上面刻了“平衡”两个隶书纹铭。戴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道:“孙儿知道了,凡事之前,必看此二字定策而行!”

    刘协点了点头。道:“做皇帝的呢,不用事事操心,你掌你地军事,发展好皇家的产业,多从事福利事业,多去处理科学技术地发展,多关心一下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关心教育,为教育多捐点钱,为帝国多培养些人才。考虑一下对外的政策。帝国危则挺身而出,平静之后便悄然退身,还权于国民院,你地任务不是国内的如何治理,这些根本不用你去操心,你要做的就是确保大汉帝国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这才是你这个皇帝要做地事情,至于其它的,你不要去管。即使有些事情确实不对,你要管也可以,麻烦你和你那个越老越糊涂地父亲通过参政院处理,参政院不接受就说明你们前进的太快,那就各自退让一步,以后时机合适的时候则再进一步,别把矛盾激化到非要动武的地步。”

    刘晟道:“孙儿明白了,绝不再让皇祖担心了!”

    刘协微微满意的颔首,问道:“那朕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大汉帝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帝国?”

    刘晟沉思良久,他深知这个问题才是刘协真正要自己回答地,前面不过都一些提醒,历经半个时辰地思考,喝了三盅茶后,才答道:“正如皇祖所言。大汉帝国应该是一个皇统民治。三党轮流执政,富、中、贫三民平衡。追求广富主义、民主主义和道德主义地帝国;中等税收、中等福利、中等教育地国土辽阔的帝国;是一个内部资源全面,外部资源稳定,内部市场第一,外部市场第二的海洋贸易大国;是科技必须领先,教育必须普及,福利必须维持,内部稳定且外部和谐的帝国;是一个军事必须远远强盛外国,海军力量必须在全球范围内扩张的唯一世界超级大帝国。”

    刘协终于非常满意的击掌道:“朕从幼年起便以此为目标,因为朕知道只有这样的帝国才是一个万久长盛的大帝国,即使退位之后仍然不断地为此而努力,朕在世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此后万事就只能托付给你了,至于你那父亲,简直是越老越糊涂,不说也罢!”

    刘晟道:“儿孙明白!”

    刘协挥了挥手让他退下,次日让庞统给景山基社旗下十二家超级庞大的集商社的总社长发去一份密电,让他们在三个月全部集中到巴比伦来。

    刘协已经多年没有调动这些总社长了,他们收到电报后马上赶向巴比伦,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和皇家不断注资,包括各种政策的秘密扶持,这十二家集商社已经是整个帝国内最大的商社,他们任何一家可以影响整个大汉帝国。

    大汉武德集商社(原荆州武德)的总社长糜岚、江南民生集商社的总社长骆辉、京华集商社地总社长陈易、大汉华泰集商社(原襄阳矿业)的总社长傅盛、长江实业集商社(原金陵长江)的杨泰、大汉金陵总矿集商社(原金陵矿业、徐州矿业)的王志、东南吴氏集商社的吴绮、东南银行的陈亘、大汉皇甫集商社(原凉州皇甫集商社)地皇甫勒、江南民泰基社地何衷、大汉华威集商社(原荆州武威军备集商社、黄河贸易、长安实业、洛阳钢铁四家合并)的马誉、华夏民生基社(原徐州信义集商社)地陈锡。

    这十二家集商社中,大汉武德集商社、江南民生集商社、京华集商社、东南吴氏集商社排名在全国前四,也是最为庞大的商社,而大汉华泰集商社和大汉金陵总矿集商社两家,一个在国内,一个在海外,各自占据了大量的矿业资源,是大汉帝国超过七成的铁矿、煤矿提供商,华夏民生基社、江南民泰基社虽然只是景山基社的子基社,却承担着整个景山基社对外公开的一些商社地投资和扶持,目前大汉帝国新兴的各个新行业中。两大基社都有大量的资金注入,确保整个景山基社在保持老行业的垄断地位同时,也对新兴行业展开控制,确保持久的利润。

    这些人都已经是第四代总社长,他们都只是知道自己集商社内有超过六成以上地资产股份属于景山基社。但对于景山基社还属于皇家却一无所知,直到刘协让庞统以景山基社的名义召集他们,他们才知道原来景山基社这么一个帝国庞大产业所有者竟然是属于皇家,其实不仅他们不太清楚。就连刘巍也有点懵懂,他只知道景山基社是自己的,可一直是马良在打理,但究竟有多少财产,刘巍问了几次,马良都没有直接回答,只推脱说账目全在刘协这里。

    随着十二家大集商社的老总抵达巴比伦,马良也稍微一周之后来到巴比伦,他和各家总社长都是多年交情了,其中不少人也因为他地鼎力支持才当上总社长。各自见面之后都是一阵寒暄。

    过了片刻,刘协就在刘晟的搀扶下步入大殿,除了场中的马良、庞统,这些年轻的小字辈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大帝和教皇,慌慌忙忙全部跪倒在地,刘协摇手笑道:“都起来吧,你们这些为皇室赚了不少钱,朕要你们来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正式感谢你们!”

    马良听出刘协的意思,当即道:“教皇神体康泰。虽说万寿无疆那是虚话,但臣说句真话,对陛下而已,已经是真正的万寿无疆了!”

    刘协指了指马良,和刘晟、庞统道:“季常说话就是能让朕开心啊,所谓老臣贴心啊,既不恭维也不虚言,却能让你听着舒服啊,又能明白他的言下之意。晟儿啊,明白了没有啊!”

    刘晟道:“老臣乃宝!”

    刘协微微点头,和众总社长道:“都起来吧,你们家中祖父都还好吧,朕来了巴比伦之后,他们也没有来看过我。不过这大老远的。也不是想跑就能跑的啊,大概身子骨都不太硬朗了吧!”

    糜岚是这里众人中掌握资产最大的。其祖糜竺又是大汉国第一代地国商,可以说是万商之楷模,众人都以他为首,糜岚当即带头谢恩坐下,又道:“家祖过世十二年了,陛下当年还赐了悼词,亲点葬在皇陵外的国陵中!”

    刘协急忙道:“记起来了,朕想起来了,可惜啊,你祖父还有几天就满九十了,当时朕心中是格外难过啊!”

    糜岚道:“家祖临终之前还交待我定要用心守护大汉武德,并说这是皇家之本,今日臣才明白此言!”

    刘协淡淡一笑道:“确实是皇室的根本啊!”复和马良道:“朕知道这里很多人和晟儿都有过冲突,可惜彼此不知是一家,所以今天特意让你过来,也让各总社长过来,你就将景山基社这些从无至今的过程和晟儿包括这些商社的大当家们说说,让大家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马良沉首起身,道:“景山基社是圣上一手打造的,最初的形式华夏纪年前八年,圣上用皇室从洛阳带回的财产运作内务司,当时局限在瓷器、珠宝、丝绸、家具四个行业,以楚天商社为主体,到了华夏初年,在圣上的凑集下,成立了十六家集商社,其中有三成地资本都是皇室出的钱,到华夏十五年,景山基社从楚天商社和内务署中独立出来,当年累计向各家商社注入资本为一千二百六十二亿紫钱,其后三年又有超过六百亿钱的投入,每年的投入资金都相当于整个国家财政,而皇室财产中,楚天商社又开始分开独立运作大汉皇家集商社,旗下十六家商社,两家基社和一家大汉帝国皇家银社,也就是今天的亚细亚皇家联合银行,又在景山基社内部进行资产的重组,组建了东南银行,这就是为什么诸位总是能够优先从亚细亚皇家联合银行和东南银行中得到大量贷款的原因。譬如说华夏四十七年,大汉华威集商社在合并过程中遭遇了大规模合并风险,东方银行、襄阳银行、江南银行和巴比伦银行这四大银行在拒绝贷款的情况下,东南银行和亚细亚皇家联合银行却顶风而上。各自发放超额地二十亿银元帮助大汉华威渡过危险期,同时内务署也通过中央军府为大汉华威提供了一张超过百亿银元地十年订单,根本原因就是景山基社在背后默默地支持诸位的发展,因为你们手中,可以说。超过六成的财产是属于景山基社和皇家的,你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股权报告你们自己都有备份。”

    “在华夏十五年之后呢,有三年地时间是当时国退民进的时候。这个时候,景山基社总计出了两千六百二十一亿紫钱,控制二十七家大型地集商社,经过这三十五年地发展和扩张,加上主要合并,以及有两家因为总总原因破产,然后再收购,到目前为止,景山基社总计资产为七千八百六十四亿五千四百二十三万银元,超过八成以上地资金集中在你们十二家。除此之外,景山基社还有两成以上资金在海外,而国内呢,除了你们十二家之外,景山基社只通过华夏民生基社、江南民泰基社这两家纯股份地子基社进行操盘控制整个帝国内的一些新兴产业,比如媒体、广告、娱乐、体育竞技、小商品等新产业。除此之外,景山基社仍然保留超过九百二十亿银元的流动资金,目前我们正在考虑新的产业投资,可能是媒体和机械制造这两个最近比较热门的产业。收购的计划也基本上有了比较详细的计划,我们自己通过华夏民生基社控制着两家国内较大机械制造商社,大家都知道这个襄阳机械制造商社和长江机械制造商社,这两家目前基本有四成股份属于华夏民生基社,但我们准备进一步增加投入,在热水机、锅炉、履带、火车等主要的机械制造业上取得较大的市场份额,也有可能投资向发报机这样地最新技术产业,因为目前我们还没有投资,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个市场空间很大。有可能在这个产业上啊,还有更大更新更高的技术和新产品要出现,所以景山基社目前持观望态度,江南民泰呢正在做这个方面一些融资和投资运营,具体的收益要两年后才能有结果!”

    在众总社长一阵赞叹后,马良看了看刘协。意思是还要不要继续说下去。刘协摇了摇手,示意他不用再继续说下去。景山基社背后的太多,不能都让人清楚,他也鼓掌道:“景山基社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一个规模,可以说,诸位的努力是其中关键,朕也看了下,你们这十二家集商社,目前总资产和年收益都在帝国前五十之内,甚至前十之中,我们占据了六家,不错啊。但是这不代表以后,你们现在每一家都是各行各业都在进入,尤其大汉华威,你本来是一家专业性的行业,集中在军备制造和船舶制造,可你连续吞并三家,然后是进入钢铁业,煤矿业你也要进入,百货业也你也要进入,这个就让朕觉得不是很放心!”

    “朕今天让你们来,一个方面,是让你们和晟儿相互打个交道,相互有个合作的基础。另一个方面,也是要说一下,朕认为啊,商社不要每个行业都进入,你们之间可以大规模的合作,但是最好不要有竞争,选择自己认为比较擅长地行业,从事船舶制造的就不要进入百货业,从事农产品贸易和加工的就不要进入钢铁制造和矿业,你从事纺织工业就不要进入船舶业,相互要有一个区分,不要恶性竞争,在未来的五年,景山基社会主导你们之间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整合,除了大汉武德和江南民生两家之外,各自不要互相进入对方的优势产业,专注在自己的行业内,东南吴氏五十五年来,只做工程建设,目前,他占据全国超过四成的工程建设份额,在海外超过六成,所以,他仍然稳稳坐在前四,坐了五十多年啦。京华集商社成立只有三十年,却是仅次于大汉武德的运输大集团,说明什么啊,术业有专精啊,那么大汉武德和江南民生就真地每个行业都赚到钱了吗,如果不是你们在海外有大量收入,你们能坐稳第一和第二吗?你们资产很多,但你们每年的纯收益都没有京华和东南吴氏多,没有啊,所以你们要把一些亏损的,你们做不了的产业卖出去,甚至是送出去,要保证你们的纯收益。”

    “所以说,未来的五年,你们将要面临一场非常大转型,十二家集商社相互配合,把产业分化好,各自都能够保证很好地市场占有率和利润。其次,机械制造、媒体、高科技三大新产业必须进入,但是不需要每家都进入,你们可以合作集股成立新地商社,或者通过景山基社去运作,将你们的资产分配更合理,利润率更大,效率更高,所以阿,你们要转变一下思路,不是大而全,要精而大,你做不大那不好,但你做全,那也不好!”

    这一日,刘协就和这十二家商社地总社长们集中交流未来的转型思路,刘晟也主动参与近来,算是彻底将自己和各大商社之间的关系协调好,而各大总社长也迅速调整自己的思路,和刘晟有了比较好的互动,在刘协困倦之后,就留下刘晟和马良陪同总社长们继续讨论各大商社新一轮的调整和重组。

    刘协的本意是希望刘晟明白和商社,尤其是国内大商社合作的好处,他们是他最有力的助手,而刘晟并没有辜负刘协的期望,从敌视到融合,刘晟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并且远超过了刘协的估计。

    在此之后,刘协又亲自制造了多次机会,让刘晟学会和拜占庭、法兰西、罗马这些国家打交道,处理外事,并让他代自己前往罗马访问,领着国内主要的商社去开阔罗马市场,并为罗马建立了新的工程规划,在取得大量工程和货物订单的同时,也为罗马的下层百姓提供超过四亿银元的总救济金,为刘协访问罗马城打下基础。

    华夏五十六年,刘协正式启程,开始自己这一生中的第一次的罗马帝国访问,也是最后一次的访问。

    穿越巍峨雄壮的阿尔卑斯山,刘协从陆路进入罗马城,在罗马城,他受到了整个罗马城的欢迎,或许他曾经为罗马带来了分裂,或许他给罗马带来了战争,但是他也为罗马带来和平和繁荣,新的奢华和实用,而且在罗马城中,道教的信徒也越来越多,使罗马成为基督教、原生教和道教三分天下的局面。

    宗教的冲突仍然不断的爆发,而刘协也确实在罗马遇到了两次刺杀,但都被亲卫营及时阻挡。

    罗马,伟大的罗马,辉煌的罗马,这一刻里,她的光辉被一个人所掩盖了。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