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献帝新传

第十二卷 华夏天下 第十九章 南非之旅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南非之旅

    刘协怒道:“方才还说这帮蛮族不知计谋,现在居然与朕玩开花招了。”挺身而起,便要外出看个究竟。庞统知刘协年岁渐长,不敢疏忽大意,急令卫兵紧随其后。

    原来却是一场虚惊。刘协曾暂定不见这些来降的酋长,只让陆祺出面将他们训斥一顿。结果通译狐假虎威,一通声色俱厉,数名酋长一见形势不对,以为大汉要将他们斩草除根,惶恐之下急令随从召集随行各部族人哗变。陆祺戎马多年,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并不把这些小小力量放在眼里。

    刘协率众尚未出行宫,军士又报:“前方騒乱已经平息,陆将军与羊祜通译请陛下不必担心,移驾回宫便是。”刘协哼了一声:“让他二人处理完手中事务,速速来见我。”军士遵命下去了。

    不多时二人上殿来见刘协。原来各族酋长误会陆祺的意思后向族人求援,以期将己方数十人抢救出去,而陆祺则令部下严阵以待。在此一触即发之时,恰逢羊祜外出公干归来,见了这番阵势自然是大吃一惊,向蛮族打听清楚,明白这乃是误会,于是在城下向陆祺讲述明白。

    陆祺一听之下马上想出对策,将那名胡乱翻译的通译拉到城头来乱棒打个半死,这才由羊祜向起事的各个部落解释清楚,说大汉对他们本来并没有恶意,又让数名酋长站上城头以示安好。他数月来游历各个部族。早已名声在外,此时倒是轻易化解了一场混战。

    刘协心中略喜,知道羊祜的确是不可多得地人才,此时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将来定要培养他主持阿非利加事务。至于陆祺。打仗的确是把好手,只是有时候做事太粗,让人放心不下,不过辅佐羊祜应该还是足够的。

    不日后大汉商船陆续抵达金澜门港。带来了大批的农资产品和相当数量的奢侈品,这些东西,足以改变黄金海岸各部地生产水平和生活习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刘协对非洲的防范心理要远远弱于欧罗巴州,毕竟此处民风淳朴,而生产生活全盘照搬大汉,只要就这么发展个几十年,纵使当地土著谋求自立,也定是摆脱不了大汉的影响。

    当一切都开始按照刘协的规划顺利进行中,刘协也就决定离开此地继续南行。临行前他将罗洛尼尼和乌拉布尼传至行宫中。将二人又训导一番,令其要勤于政务,不得以势压人,挑起各族之间地不合。如此三年若二人都能达到刘协的考核标准,到时候此二人都可以得到大汉的正式任命,成为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

    此后刘协便开始了南行之路。经过中央太学府阿非利加地理学院的数度勘察考证,最终他们认定大汉在南非的经济发展,应该推行葡萄和西域一些特有植物,因为两者无论在地理特征还是气候上都非常接近。 主体呈现土地沙土化,不够肥沃,不适合大面积推广稻麦,但可以种植棉花和葡萄、剑麻(硬纤维,和亚麻不同,用作缆绳、帆布、牧毡),这里是非洲大陆最主要,甚至是唯一的棉花和葡萄种植天然良地。

    至于现在,当地土著虽然已经远离刀耕火种的生活。可农业并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至于商业更是一无是处。刘协感觉自己就像是个骑马圈地的大地主,走到哪里,拿根标杆往地上一插,说一句:“这块地是我地啦!”然后就一切搞定。

    当然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赤裸裸的掠夺。不可能带来最大的收益。掌控一个超级大国和指挥一支无恶不作的殖民卫队,那是两码事。当刘协刚刚入住南非行宫。数百技师便一刻也不歇息,或出去采集土壤清样,或研究当地牲畜结构状况和农产品概况,三五日内他们便要向刘协递交一份更详细的资源分析和发展可行性报告。

    至于管理,刘协仍旧沿用在黄金海岸的一整套解决方案,以夷制夷的办法,永远是成本最低的。首发16k.cn很简单,大汉无论是训练一个合格的军士,还是培养一名具有一定水准地技师,都是要付出很大成本的,别的不说,就像刘协每年向各大书院学府的捐款,均摊到这些地方所培养出的学生身上,都是一个唬人的数字。而本地部落的精壮劳力,从小长到三十岁,才消耗掉多少社会资源?不过仅仅是粮食的多寡罢了。这两者又怎么可能同日而语。

    陆祺把自己的副手留在了黄金海岸,自己率领伍千海军沿着海岸线一路追随刘协地队伍,此时也奉命来到行宫商量事务。刘协把当地情况向陆祺讲述清楚,让他与羊祜搭档负责具体的收服本地蛮族的任务。两人经历上场锻炼后,彼此熟悉良多,此时互为臂膀,更是如鱼得水。

    几日后,刘协得到了一份详细的南非发展规划纲要。这份纲要充分肯定了中央太学府阿非利加地理学院的勘查成绩,并且根据当地气候环境和生态环境,提出了大力发展棉麻种植的建议。至于畜牧业,本地马牛羊等多属下品,一时之间难以将水平提高很多,只能期待从西域调来优良品种进行杂交,这个需要耗费地时日不菲,只能作为远景计划暂时列入纲要。虽然南非很多地方并不适合粮食作物地种植,但大汉的农业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况且此地居民甚少,粮食供应不会出现缺口。

    至于矿藏勘测,阿非利加地理学院曾经有过一次粗略地勘测,不过当时由于人手有限,而且各地部落割据,那次的结果应该是差强人意。而如今大汉天威到处,土著一路望风披靡。这勘测工作也就顺利了很多,况且陆祺对学者技师非常重视,即使两三人出行,也至少派遣一二十人保护。

    两月期间,南非政务基本理顺。矿藏资源也探明了十之七八,数据显示南非地矿产资源相当丰富,黄金储量之大让庞统一干人乐得几乎合不拢嘴,幸亏刘协来自后世……早就知道南非物藏蕴厚,再加上数十年的皇帝当下来,见多了世面,才不至于高兴过度。当时大汉并不以钻石为贵,但欧罗巴贵族则疯狂追捧钻石饰品,而且把它看得比黄金还要贵重很多。南非倒是盛产金刚石,只不过以大汉此时的研磨工艺,批量生产尚待时日,不过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刘协是肯定不会放松的。

    这一日刘协在行宫中拆开各地往来信件。看到刘琮一封信函,其中言道东非垦荒极其顺利,只是面临大量地劳动力缺口,目前只能从中非雇用数百万劳力,但长此以往,并不是稳妥地解决办法,可指望汉民多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数百万朝不保夕的劳工,对整个社会的消极影响是显而易见地。虽然他们不是奴隶,可顶无片瓦遮身,脚无立锥之地,单纯的靠出卖劳动力生活,也不可能形成稳定的购买力。

    刘协把这封信交给庞统,言道:“看看琮儿遇到了什么样子的难题,流动人口啊,”他顿了一顿,“一个开明的国家。不可能让这么多人做牛做马却得不到任何生活保障的,否则迟早要酿成大变。”

    庞统点撤称是,将信中意思反复揣摩,问道:“陛下,作为单纯的劳动力,普通土著不可能被允许加入帝国。以帝国如今的福利水平。多出来几百万人接受免费的医疗教育养老等等。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一个处理不好。整个帝国地财政金融都会遭受巨大的影响。”

    刘协答道:“这些朕都明白,不过劳工太苦的话,迟早会生出事来,我大汉可以将数千万华夏子民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难道就没有能力将这几百万人安置好么?”

    庞统争辩道:“陛下万不可意气用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刘协颔首笑道:“其中利害朕当然清楚,这样吧,你起草一份文书,重新声明一下,凡外来劳工,非大汉急需的专业人士,一概不得入我大汉国籍。同时严禁虐待外来劳工,违律者以大汉律法相关条文处置。至于劳工的安置,可以考虑在他们老迈的时候,发一点安家费回家养老。在大汉的领地内居住,没有国民待遇可是举步维艰啊。”

    庞统一一记录下来,说道:“待臣整理出来一份完整的文书,再请陛下过目。”

    刘协挥挥手道:“朕不日后将启程前往东非,到时候看一看当地实际情况,今日你我所谈,皆是凭空而想,天下之大,每一地都要制定具体地对策,否则很容易乱套。到时候朕会听取琮儿的意见,自己再到处走走瞧瞧。本来这些事情琮儿都可以自己做主,唉,这孩子还是有些放不开手脚。”

    话虽如此说,庞统第二日还是交给了刘协一份详细的外来劳工安置办法。刘协又加以修改,基本框架应该不会再改动,只等不久后刘协到达东非,再做一些因地制宜的修订便可。

    东非省不是工业基地,而是非洲最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本地大汉移民数量有限,每年要从中非大陆雇用百万的壮年劳动力承担具体的劳动,但绝对不允许土著加入帝国,或者拿到大汉帝国的蓝卡(红蓝卡,帝国民族汉人本身拿红卡,外来移民先拿蓝卡,十年后进入红卡),因为大汉帝国的基本国策就是,外国人要拿到蓝卡,必须是学者、技师和帝国稀缺人才。遇到劳动力缺乏地问题,大汉宁可暂时停止开拓,也决不稀化华夏族的血统,不在帝国疆域内引入外族人口。

    被雇佣劳工老了之后遣返回乡,大汉的普遍中等税收、中等福利和普及中等教育的制度下,决不可能养外族人,数百万黑人在东非工作几十年后如果可以加入东非省,成为帝国公民,这样一来东非省就必须负责这些佣工的养老、福利、医疗和其子女的教育问题,东非省在没有帝国支持地情况下是支撑不起地,所以,东非省也好,西襄阳省也好,金澜门特别保护区也好,各自的执政者都不愿意接纳纯粹地体力出卖者,他们老了之后,可以出于人道精神发放一定的养老补贴,让他们回去。至于子女,可以优先进入东非省工作,至于工作期间,子女也可以在东非省成长。劳工子女幼年允许接受大汉帝国六年的基本教育。如果劳工皈依道教,子女更可以接受中等教育,如果连续两代的中等教育水平,第三代就允许接受大汉的高等教育,但帝国和地区政府不出钱,主要依靠道教凑集的募捐款和劳工自己缴纳学费。因为大汉帝国基础教育主要承担者是道教的道德学堂,在帝国内部,道教的道德学堂是由中央政府划拨基础教育经费,但在帝国二十八个州外,道教的道德学堂经费主要还是地区政府的拨款,当然也有道教的募捐和道教自身产业基社的收入,但整体上是远不如中央政府,除了亚汉、甘宁、巴比伦三个经济大省外。

    因为被雇佣的土著多只从事杂工,出卖体力,按法律来说,他是不允许从事非杂工工作的,只有大汉帝国的公民才能担任雇工和技术工的职务,那么他的收入很低,也不属于纳税人的范围。他本身已经不是帝国公民了,然后又没有向帝国纳税,不是帝国的外部纳税人,那帝国中央政府和地区政府(东非、西襄阳、金澜门特别保护区都属于地区政府,包括后期从完全保护国转为特别保护区的摩洛哥)就不可能用纳税人的钱为非纳税人,尤其是非帝国公民的非纳税人提供免费教育。

    一边修订诸多章程,刘协一边想到了自己后世所了解的超级大国。这些国家同样小心翼翼的避免移民潮对整个社会带来的消极影响,可再严酷的法律也无法阻挡落后地区对文明盛世的向往。现在大汉帝国遇到的问题还不算严峻,但本着防患于未然的精神,刘协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将这问题解决利索。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