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献帝新传

第十二卷 华夏天下 第十八章 内斗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新城的建设并没有耗费刘协多少精力,这么小一座城池对他来说,可说微不足道,可它对于乌拉布尼和罗洛尼尼来说,却又是如此的惊艳。市政厅、军营、民居一切井井有条,所有道路均采用石板铺就,而房屋以砖石结构为主体。刘协每次看到两个人垂涎欲滴的样子,都禁不住感叹,生活在同一块大陆,为什么埃及人能够领先他们几千年,而这些看起来同样吃苦耐劳的人们,却迟迟没有接触到文明的边缘。难道真的如某些故弄玄虚的人所说,埃及人是因为无意中接触到外星文明,所以才能够远远甩开当时的地球文明,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而且在此后数千年并无其他民族可以将其超越。

    这种问题刘协照例是没有多少时间思考的,因为新的问题马上就摆在了面前。乌拉布尼和罗洛尼尼两个没有心机的家伙,居然为了新城邦的归属权迫不及待的开始向对方痛下杀手,甚至连正在全力为城市的竣工奔忙不已的劳工们都拉上了战场。双方在金澜门附近的荒野中展开了一整天的厮杀,当刘协得知消息带着全副武装的亲卫营赶赴战场的时候,他们所见到的,是数千具伤痕累累的尸体。两方在此番战争中损失了大量的精壮劳力,不过对于他们的部族来说,这个损失还是可以承受的。刘协虽然心中早已经考虑到两人之间迟早会有争端,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这种争端会以如此赤裸裸的形式表现出来。两个气味相投地酋长,头一天还在一张桌子上无所不谈的喝酒吃饭,第二天就毫不客气的互捅一刀。

    刘协一生经历风浪无数,今天居然看到如此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当真是哭不得笑不得,一边是马上要竣工的城池。一边是尸横遍野地战场,两者相距不过数里,而这么多无知百姓则同时在两方客串。

    庞统早已经令人将罗洛尼尼和乌拉布尼两人捆得结结实实的押送到了刘协面前。这个时候,这两个昏头昏脑的草头王终于明白自己干了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争先恐后地滚倒在刘协面前,谗言媚语没住口的说将出来,让羊祜连翻译的欲望都几乎没有了。刘协头疼的看着这两个家伙,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一向都知道黄金海岸的诸多部落常年为了利益纷争不已,可没有想到这两个没有心计的家伙居然在新城还未竣工之时,就纠集自己的族人向盟友举起了屠刀。有一瞬间,刘协想起了后世他从报纸电视上看到的非洲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恩恩怨怨,看来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养成了好传统。

    杀掉这些人对刘协来说易如反掌,可他率众不远万里来到这蛮荒之地,并不是为了杀人的。想想不久之前黄金海岸诸酋长欢宴时地盛况。再看看蜷伏在自己脚下的两个非洲西海岸曾经最风光的酋长,刘协皱纹渐重的脸上布满了凝重。

    他吩咐卫兵给两人松绑,各赐了把椅子坐下,然后令人拿来一堆筷子。罗洛尼尼和乌拉布尼不知就里,呆呆的望着刘协,生怕自己两人马上就要沦为架上烤肉,而刘协为了彰显自己的文明,非要拿筷子夹人肉品尝。

    两人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羊祜已经奉命向二人每人发放了一把筷子。 刘协说道:“你们二人不是自负气力无敌吗?朕一人给你们一把筷子。折断者可免一死。”

    羊祜刚刚翻译完毕,就听到咔嚓之声,两人的确不愧是大族酋长,气力的确不凡,一折之下筷子立断。两人望着对方,都觉得死里逃生,庆幸不已,心中渐生悔意,亏不该同室操戈如此之急。

    刘协却另叫人分别将两根粗木棒用绳索扎在一起。告诉两人,若谁能将捆在一起的木棒折成两段,谁就是这座城市地主人。

    乌拉布尼气力稍大,可也只是将木棒稍稍折弯,罗洛尼尼更是用尽了力气也毫无建树。刘协看着束手无策的两人,大笑起来:“你们现在明白些道理了么?无拘无束的酋长们。就算是聚集在一起。下场也不过和这把筷子一样,不可能抵挡大汉一分一毫。而你们两个,是朕所看重的这块土地的新主人,”

    他话语稍作停顿,令两名卫兵将棍棒上绳索松开,互相举起木棒用力挥击,只听一声脆响,其中一名卫兵手中的木棒顿时断为两截,而另一根木棒也好不到哪里去,卫兵用手指捏住两端,轻轻折断了丢在地上。

    刘协看着如在云里雾里的两名酋长,长声大笑起来:“你们两个还不明白么?你们就好比这两根木棒,只要牢牢绑在一起,没有谁可以轻易将你们打垮,可是你们若自相残杀,那么谁也帮不了你们。朕选你们二人主持此地事务,只允许你们犯一次此类错误,否则,这些筷子棍子,就是你们的下场!”说罢拂袖而去,唬得两人伏在地上半天不敢动。

    此后羊祜又将二人训责一顿,言明二人此举乃是挑战大汉天威,若不是陛下宽厚仁慈,他们两个早已经被砍成了肉酱。罗洛尼尼连连点头称是,但乌拉布尼却不服气的说道:“我没有错,昨日夜晚我接到通报,说罗洛尼尼提前将城中所有建筑都砌上了自己地部族图腾,这不是赤裸裸的抢占吗?我咽不下这口气。”

    说起来羊祜对他们的风俗民情并不是太了解,因此对这话也是半信半疑,于是问道:“刚才在陛下面前,你为何不肯说缘由呢?”

    乌拉布尼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看到陛下就有些发憷,不过看你小娃娃就清醒了很多。所以才说得出来。”

    罗洛尼尼喝道:“你不要在天使面前胡说八道,盖好房子后将图腾标记做在房间里,这是我族数千年不变的风俗,何况你也不是没有这样做,我这又怎么算是圈地占房了。话你可要说清楚,哼哼,否则咱们两个最好还是用拳头说说话!”

    羊祜唰地声将佩剑拔出,随手将身边一张椅子齐齐斩为两段。喝道:“你们两个真是死不知悔改,拳头再硬,又如何比得上我利刃在手?”

    此番争端居然被羊祜一句话就此了结,不过他还是担心这两位大仙说不定哪天还会给大家带来点惊喜,不过随后地几天,一切都还显得风平浪静,城市建设中因为大规模械斗而空缺出来地岗位,很快被两部族中派来的新人填补。

    原来此地数千年来战乱纷争不断,加上生存条件地恶劣,人们对于生死看得极为淡泊。反倒是对土地房子这些东西更在乎一些。刘协希望二人和平共处,而显然西非诸部加起来也并非刘协这支近卫军地对手,所以两人也就老实了下来,不敢再有一步违逆刘协的意思。当大汉的舰只从海平面上出现的时候,罗洛尼尼和乌拉布尼终于全心体会到了什么叫强大。成万地士兵从庞大的舰船上鱼贯而出,在海岸上列成整齐的方队,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嘈杂的声音,只有海浪拍击船舷,却显得天地间更为肃穆。这种威严彻底打消了两大酋长的私心。从此再不敢触怒大汉分毫。

    金澜门港终于竣工,而两大部族各出三万人,由将尉营将其打乱重组编成六个万人队,西非远征军从此初具雏形,只是要形成强大的战斗力,还需要时日,而最重要的,是需要血与火的洗礼。

    这支军队的统帅,也就是将尉营的统帅。乃是名将陆抗之子,名祺字元任,之前曾追随刘莘多年,立下军功无数,此番被委派建立西非远征军,当是游刃有余。

    刘协深知一山不容二虎。罗洛尼尼与乌拉布尼二人绝对不能共处一城。因此另行选址为二人重新规划城邦,至于此金澜门港。本来就是大汉地一处军港而已,让他们两人暂住几日倒也无妨。此二人虽然鲁莽,倒也明白事理,待羊祜通知二人新的城镇规划时,两人并没有一毫反对,欢欢快喜的带了族人去兴建新城去了。

    那日参加宴会的其余二十四家酋长,迟迟不肯表态追随大汉,反倒聚在一起发布了个公告,声称罗洛尼尼和乌拉布尼乃是献媚于外族的小人,他们绝对不会随便放弃自由。二十四酋长拥有数百万百姓,而精锐军队也号称有十万之众。罗洛尼尼的新城工地已经被附近几个部落连续騒扰,互相死伤了几百人后,现在建设工作已经陷于停顿,罗洛尼尼大为光火,但自己部族的精锐已经全部划归大汉的西非远征军,他自己此时有心无力,只得派使者连连向刘协求援,希望他能派遣军队将这帮造反的家伙统统镇压掉。

    刘协听取了最新地情报之后,问立在身畔的陆祺:“你那六万军队训练得如何了呢?”

    陆祺恭恭敬敬的说道:“陛下,目前多数军士已经粗通我华夏语言,将尉营以一带六,再有三月时间,此六万人抵挡十万土兵应该不成问题。”

    刘协叹道:“朕计划实在是失误,没有想到这帮蛮族居然如此顽冥不化,罢了,既然他们先行挑衅,那就找最不老实的开刀吧。记住,不要滥杀,朕要的是一个稳定的阿非利加。”

    陆祺领命,派遣六千将尉营军士并三万土兵分驻两座新城附近,正好边训练边实战。附近部落不知深浅,几次小规模騒扰后皆被全军俘虏,也就老实了很多。

    但战争并没有因此平息,刘协虽然不停派出使臣游说各大部落,但收效甚微。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似乎比其他各处更热爱自由,根本不愿臣服于外族,即使已经看到了大汉的强盛,仍旧抱着一丝幻想,以为大家联合起来之后,刘协根本不可能将他们征服。

    刘协虽然头疼不已,但是并没有放弃努力。他深知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由是因为使臣与对方的沟通不够,而像羊祜这样优秀地外交人才,他又不舍得放其深涉险地,结果导致几个月内并没有一家部落肯来归降。但是拖出来的这三个月,西非远征军已经在小规模战争中锻炼成熟,而两大部族的城镇也已建设完成,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迫在眉睫。

    但这场战争进行得却如此顺利,装备精良的西非远征军迅速击垮了反抗军,继而转战各地,将余部也一扫而空。西非大陆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苟延残喘地各大部落酋长不得不纷纷到金澜门港来负荆请罪,希望刘协不要赶尽杀绝。

    这种局面正是刘协希望看到地。他不无感慨的对庞统说道:“此地百姓未及开化,谋士们诸多计谋看来都用不上了,只有打这么几场硬仗,才降伏得了他们。说起来,还是与文明国家交手更痛快一些,聪明人总是知道仗可以打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就应该投降了。亏得当初宴会上收服了两族,否则以朕地将尉营去冲锋陷阵,实在是有些可惜。”

    庞统连连称是:“陛下对局势的掌控,又岂是那些蛮族可比。此时战事基本平息,国内各大商社不久便可到达此处,届时一切步入正轨,陛下南巡之路便可继续。”

    刘协把玩着一个小型地球仪,笑道:“南去诸事,当于此处一般,整个中南阿非利加,并未接受过文明洗礼,朕若照这般走法,恐怕要老死在这块大地上了。”

    庞统惶恐,急忙跪下来说道:“陛下正当盛年,何来此言呢?臣等不才,无法为陛下分忧,实在是惭愧之至。”

    刘协命他平身,安抚道:“人皆有一死,朕这一生操劳了四十年,本来也想好好歇息几天,不过天下未定,总不能把事情都推给子孙们,眼看阿菲利加也走了一半了,想来一两年之内便再无可殚精竭虑之事,方才只是戏言,不必放在心上。”

    正闲谈间,突然军士急报:“二十四家酋长突起哗变,陆将军正全力弹压,望陛下先行退至海上,以保万全!”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