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献帝新传

第十二卷 华夏天下 第十七章 淳朴之民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京京的新书《剑灵王》正在冲新书榜,希望大家多支持我一下,去看看新书,为新书投上你们的票,这是对我最好的支持,谢谢大家一直支持我,谢谢你们了,非常不好意思地麻烦大家把票投给新书,这样就可以帮我冲新书榜了,谢谢大家了。

    《剑灵王》

    淳朴之民

    刘协微笑听着完翻译,说道:“你们不妨把要求提出来,只要合情合理,朕一定会仔细的考虑,尽力保证你们的基本需求。”

    罗洛尼尼眼睛却看着乌拉布尼,两个人对视几秒钟,互相点点头,罗洛尼尼终于犹犹豫豫的对刘协说:“我们两大部族虽然拥有广阔的土地,族人也都能征善战,可惜现在要面对的是几十个大小不一的部落。陛下刚才已经看到了,您恩准我们的孩子可以学习大汉的先进文化,这是多么大的恩赐啊,这帮粗鲁的家伙居然丝毫不领情。一件小事都这么不听话,我们怕建国的时候,这帮人会各自带兵闹事,到时候只怕大地上会血流成河。”

    刘协倒是从来没有担心过他们自己会打成什么样子,心里也早已经有了详细而妥当的长远计划,一定不会让这帮人无休止的打下去,他收去了脸上的笑容望着两个人:“那你们地意思是什么呢?和朕说话是没有必要说一半的,朕既然单独留下你们两个。那就是表明了朕对你们的信任,以及平等合作的基础意愿。”

    罗洛尼尼不知道刘协为什么脸色突然有变化,不过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我们希望大汉能够出兵帮我们征服这些不听从教化的部落。虽然我们两大部族也算强盛,可一只狮子是打不过一群鬣狗地。我们两个希望陛下能够派遣天兵直接将其他部落扫平。这种事情对大汉来说就像拍死一只苍蝇一样简单,希望陛下不会拒绝我们这卑微的请求。”

    刘协皱着眉头问羊祜:“这两人说话本来就这味道。还是你自己随性而发?”羊大惊,以为刘协心中不满,正想解释什么,刘协却笑道:“也难为你们这些通译。什么稀奇古怪的话语都要理顺成我大汉文字。你告诉他们两人,协助他们立国本来就是朕的意思,不过大汉地军队有实力帮助他们,但不可能完全依靠我们,更不可能抽调数万大军这里来。突尼斯远征军本身防务压力就大,至于大西洋海军,倒是有可以调动的舰只,但上岸作战便逊色许多,因此打仗还得靠他们自己。”

    罗洛尼尼一听就急了,乌拉布尼用眼神暗示他不要争辩。自己站起来说道;“我们虽然仰慕大汉文明昌盛,但也喜欢自由自在没人管的生活。陛下给我们展示了诱人的前景,可惜却没有为我们指引一条平坦通途。不错,这块土地上的确终年战乱不停,可我们都仅仅是为了生存而战,为了水、粮食和草原,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城市是做什么用,国家又有什么用。今天我们两个若是为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城邦就贸然和其他部族翻脸,明天大汉天使如果厌倦了这个地方拍拍腿走了。那我们两个不是要被其他酋长烤了吃掉吗?”

    刘协与庞统不禁莞尔,他们一生见惯了稀奇古怪的事情,吃人倒不觉得什么可怕,毕竟这帮人还处在半开化的状态,看这乌拉布尼又黑又壮,不知道烤起来什么味道,只是此人一身的怪味道,估计到时候要好好洗干净多加香料调料才行。

    刘协正色对两人说道:“普天之下,四分之三的土地都已经为我大汉文明所荫泽。朕到此地来,并非游玩观光,希望你们两个能够清楚。明天,这里就会为一座新地伟大城市进行奠基,朕的士兵和技师们会把这座城市建设得和大汉的其他任何一座大城一样华美,而罗洛尼尼就是这座城市的主人。很快我们在象牙海岸也会建立一座城市。乌拉布尼自然是那座城市的主人,为此。你们必须将朕化出的金澜门地区作为大汉帝国的永久基地。”

    两人听了羊祜的翻译都是大喜过望,离开座位伏在地上不住的磕头,直弄得地上灰尘曼舞。刘协看他们真心诚意,不好阻拦太多,但看这两人似乎没有停住地意思,只好示意羊祜扶他们起身。

    原来这二人虽然居荒蛮之地,生活上却异常向往文明盛世,经常派使臣去北方诸国花费巨额黄金采购奢侈生活用品,也为此与周围酋长都不相投,常常被几族联合起来打得灰头土脸。只是这两支部族都还算强盛,因此才存活到今天,但两人心中不知道算计了多少次了,恨不得把他们眼中那些不开化的家伙灭上几千次。

    庞统并不知晓刘协这番决定,不过建座能慑服这两个家伙的城镇,对几千人的卫兵和技师来说并非难事,何况刘协一向的作风,必定是让这两大部族出人力,己方不过规划而已。如此条件,想来两人一定不会再有其他要求。

    谁知道此时,罗洛尼尼捻着他那几根稀稀疏疏的胡子,又提出了新的要求:“我等听说大汉军队有数百万之多,陛下能不能随便派遣几万人来维持一下此地的秩序。不知陛下对我们这片土地了解有多少,今天来的二十六个酋长,只是代表所有部落里地很少一部分,我们两个虽然统领着最大的部族,可一旦开始执行大汉的行政策略,势必会遭来多数部落的反对,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为了陛下地大业。希望我们这个小小地请求不会被伟大地陛下拒绝。”

    刘协一听头就大了,这两个家伙胃口还不真不小,几万人那是说来就来的吗?说起来,随行地几千卫兵倒都是精锐中地精锐,可这些人可不是用来打仗的。况且这种战争大汉掺合进来有什么意义呢?他要的是一个统一稳定的阿非利加市场,能够为大汉提供更多地产品购买力,而不是一堆战乱后的废墟。

    庞统低声对刘协说道:“陛下,此地土民相当骠悍。只是未经系统教习,一盘散沙而已。若大汉给与足够军械和教官,调教几个能征善战的万人队倒不是难事。”

    刘协颔首道:“朕也有此意。”转头告诉羊祜:“你告诉他们,大汉会派人帮助他们训练军队,至于军备,让他们报个数字出来,不日之后朕会把他们的每一个士兵武装起来。”

    两人听后都是大喜过望,本来土民之间虽然战争不断,但说难听点倒更像乡民械斗,只不过人数多寡而已。大汉军械之精良。早已经让诸酋长侧目不已,如今二人马上就要拥有同等装备的军队,自然是心潮澎湃不已,生怕刘协变卦,又想要故伎重演,准备伏到地上搞一场更大的烟尘弥漫。

    刘协看得头疼不已,好在羊祜乖巧,急令二人免礼,这才免了大家一场灰头土脸。此二人看来心愿满足。不住口的阿谀奉承,只不过他族言词简单,来来回回不过那么几句,羊祜听得想笑,只是刘协面前不敢放肆。

    当夜庞统传令下去,技师通宵达旦规划新城,不得有误。其实此番刘协早已令人勘测实地,做了张详细的山河图出来,此时不过是将大汉一座市镇的规划图稍作修改。并针对当地人口和今后的规划进行修订。刘协本意,这座市镇无需太大,但是一定要体现出来对土民居地地优越。此后数年怕是战事不断,建得太华丽也无用,只要在军事和生活上达到要求就足矣。

    第二日,乌拉布尼与罗洛尼尼各率数千族人来觐见刘协。亲卫营和大西洋海军士兵虽已知晓这番人等多是民夫。可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且多赤裸上身,各拿形形色色工具。总是心中不安,各自戒备。

    刘协在行宫前的广场上接见了两位酋长和部族中的重要人士。他站在高台上,望着这一群淳朴的黑人,发表了简短的演讲:“从今天起,黄金海岸的各大部族,就要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而你们所有的人,都会参与到这个伟大国家的建设中来。朕为了统一大业操劳半生,就是为看到天下所有地人都能过上文明富足的生活。这些年来,朕的足迹踏遍了多半个世界,也把大汉的文明和昌盛繁华带到了世界各地。今天开始,你们就要过上同样的生活了,不过,没有什么好日子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大汉可以帮助你们一时,今后还得靠你们自己努力。不要让朕失望,朕以道教教皇和亚细亚大帝的身份祝福你们!”

    羊祜把这番话大声传达下去,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若不是卫兵死力阻拦,数人便要冲上来。罗洛尼尼脸色颇不好看,怕刘协看不习惯他们当地风俗,急招手向羊祜示意,羊祜明白他的意思,在刘协耳边低低说了几句,刘协放声笑道:“这有何难,让他们一一上来就是了。谅他们也起不了什么风浪。”

    数十人依次上来,一一亲吻了刘协地鞋子,然后围在刘协身边又跳又唱,甚至有些衣衫暴露的年轻女子想拉着刘协一起跳舞,众亲卫营一见这番模样,唯恐乱了礼数,马上上前驱散众人。

    刘协早知道此地风俗破不同于大汉,而民风淳朴如斯,也是非常喜欢,心中暗暗叹道,希望几年以后,这些人能够接受大汉的知识礼数,同时保持他们的纯真和快乐。

    新城选址离金澜门基地有百里远,依海而建,南北长三里,宽二里,比起国内诸城来,可说小得可怜,不过这已经让两位酋长咂舌不已,更不用说普通百姓了。他们二人各自统领本族,自当权起并不曾去远方游历,生怕自己一天不在,老家便被异族端掉,因此算不上见过多少世面。这城镇刘协本来是想做港口之用,此时不过向两大部族炫耀一下大汉的建筑技巧而已,眼见战乱要起,他并没有心思此时便建造商业城市,毕竟众人辛苦一场最后毁于战火太不划算。他行宫虽然早些时候就已建成,刘协自己也喜爱奢华,只是为了避免起到不好的影响,对每次建造新地行宫都要求简朴一些,他要给大汉帝国做一个表率——奢侈品是用来出售地,不是给我们自己享受的。

    新城一月间已初具规模,全赖乌拉布尼和罗洛尼尼两人勤于监工,而黑人地吃苦耐劳确实让刘协赞叹不已,也更明白千年后欧洲的人贩子为什么这么热衷于黑奴了。这中间羊祜几乎累倒不起,皆因通晓土著语者以他为首,而其他通译若非语言不过关,便是性情脾气不对,羊祜又要随时听候刘协传唤,又要奔走于工地之间,有时还要解决通译和土民之间的争端,正是叫苦不迭。

    刘协见他辛苦,一日瘦似一日,吩咐御厨为羊祜专心调养几日,只是羊祜往往吃不几口便便不得以丢在一边赶赴公事,刘协淡淡的和庞统道:“年轻人就必须这个样子才值得培养,大汉近百所学府,每年培养的学士过十万,可以说不缺乏聪明之士,但缺乏的就是这种肯吃苦的人!”

    本地军队的建设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庞统从卫军中调出两百老成持重者,将两部族先期选送的两千名精装军士略加训练。从大汉本部出发的舰队,满载着可以将十万人武装到牙齿的军械,和整整一万人由将尉组成的将尉营,此时应该正在穿越印度洋吧。而各大商社闻风而动,如今大汉帝国是商随军动,军伴商行,看到大汉中央军准备进入西非,各主要涉外的商社都准备到这片辽阔的西非上大展身手。

    为了这一万人的到来,羊祜不得不提前举办了一个汉语培训班,毕竟国内通晓本地土语者几乎为零,这些将尉虽然多年征战,纪律严明,可面对完全无法交流的部下,想指挥起来也难。只是此时让土人识字也太显仓促,他只好尽量将一些简单的生活和军事用语传授给两大酋长的近臣,然后再由他们传授给族人。只是这样一来,千传万传,口音不免五花八门,到普通百姓口中,十成未必还像一成。只是既然汉语之风已起,所有人都将会说两句汉语为自己的荣耀,稍假时日,大汉文化的普及并不算难。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只是建城劳工粮食渐显短缺,这也是刘协意料中的。西非虽然适合粮食生产,但本地农业技术欠发达,还处于刀耕火种的时期,每年粮食产量非常少,主要是靠天吃饭,而大汉的农业技师们刚刚开始与本地土民交流,没有个一两年不会出现什么成效。好在缺口不算太大,不过等到将尉营到来后,加上两大部族的数万甚至十数万常备军,那个缺口将是巨大的,仅仅依靠船运并不现实。

    难道只有靠战争和掠夺其他部落来填补这个亏空么?刘协虽然不喜欢掠夺性的战争,可毕竟随船队而来的粮食不见得多丰裕,维持这个庞大的军团,仅仅靠乌拉布尼和罗洛尼尼的两个部族是不可能的。也许其他部落还没有意识到,若他们坚守自己的生活方式,拒绝历史的潮流,大汉帝国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