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偷香猎人

第145章 - 大结局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美女们都各自忙活了起来,而林笑也开始着于自己最后的计划。

    拨了一个号码,是董夫人的。在秦伯母的一番教诲下,他知道自己应该接受。不应该因为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而让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孤独一辈子。

    但偏偏的,原本一打就通的号码此刻不论如何也没人接听了。

    他连续打了五六个,都是对方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无法打通…

    林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隐隐地,他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暂时还不清楚,却依然无法让他的心情平静下来。

    每个女人都有了自己的计划,她们都在安排出国之后,究竟要去什么地方游玩。而此刻的林笑,却陷入了愁思之中。董夫人为何不接自己电话,是出于对自己的怨恨,还是这个电话已经无法再与她联系了?

    他不知道,但事实上,他伤害了董夫人已经不止一次两次,她只是个渴望爱情的女人,成熟女人。除了在这方面,她比林笑要强许多。她,冷静,高贵,充满了睿智。如果不是因为深深地爱着林笑,她不会与林笑如此亲密。

    但在一次次的失落之后,她无可遏止地知道自己无法与林笑在一起。而介于这个原因,她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情,任何人都无法猜测。

    林笑迷迷糊糊地坐在沙发上吸烟,这一会儿,他有点回不过神来,他不明白为何董夫人不接自己电话,又或许,她已经对自己失望了。

    回想起董夫人被自己伤害的那心碎模样儿,林笑的心微微有些抽痛。如果当初能够想通,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将香烟捻天,也管不了许多,不顾家里的女人们奇怪的眼神,直接朝门外冲去。

    他需要弄清楚,至少,他需要明白她还能不能接受自己。如果不能,那他也只能彻底放弃。如果愿意,林笑会对她好,一辈子对她好。就如同别的那些女人一样,只要林笑想通的事情,他都会全力去做。

    他直接冲到了董将军的酒店,可惜董将军巳经离开了。整幢酒店清冷无比,除了那些服务人员。以前存在的那些保安之类的人都已经退离。这下林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原本想摆脱的时候,对方却一直缠着自己。而现在,自己想通了,愿意接受她了,对方的人却找不到了。

    林笑苦涩地笑了笑,这是不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呢?

    愁眉苦脸地驱车离开,林笑不想回去,回去之后,他就知道马上要出国了。但偏偏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他现在能离开么?这一马上,以后还有机会向迷人的董夫人表白么?

    他好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没有答应呢?偏偏要到现茬才来后悔。

    驱车的林笑忽然听列后面传来一阵巨大的引擎声,紧接着,他的旁边忽然蹿过来一辆汽车,火红色的法拉利,富家女的专用车之一。不过当林笑瞧见法拉利里面的女孩儿之后,他的眼神有些愣了起来。

    “怎么,不认识我了么?”

    对方的车窗缓缓降落下来,一张俏脸露出,林笑苦笑地揉了揉鼻子,无奈地说:“怎么会是你?”

    “难道不能是我么?”女孩儿瑶鼻微微一皱,法拉利忽然朝林笑的车上靠了过来。

    林笑连忙偏开车头,朝转角开去。

    女孩儿也跟着他开了过去,两人一前一后,在一条高速上奔驰而行,林笑忽然将车窗打开对后吼道:“蒋小婉,你是不是有痴啊?”

    “哈哈,老娘我就是有病,你不服气啊?”蒋小婉得意地皱了皱瑶鼻,哼了一声,继续朝林笑的车尾转去。

    林笑哭笑不得,忽然将车停下来,蒋小婉也适时地踩住了油门。猛地从车内钻出来,林笑满脸怒气地朝后面走了过去。

    蒋小婉将头从车窗内钻出来,冲林笑笑道:“怎么样,很刺激吧?”

    林笑翻了个白眼,道:“你是不是疯了?”说完双手撑在车窗上,满脸的不爽。

    “我没疯!”说完,蒋小婉忽然抱住林笑的脑袋,红唇吻在了林笑的嘴唇上。四唇相交,林笑微微一愣,蒋小婉却趁机攻陷了林笑。

    两人隔着车门,激烈的湿吻,良久,林笑感受到了脸颊上一抹温热的湿润,他微微睁开眼晴,却见蒋小婉那秋波般的美眸中泛着晶莹的泪花。

    泪花搅进两人的嘴中,淡淡的咸涩让林笑感受到了蒋小婉的心情…

    唇分,蒋小婉忽然将车门拉开钻进林笑怀中,哽咽道:“你是不是就要走了?”

    “嗯。”林笑双手抱住她的肩膀,温柔地点了点头。

    “那…”蒋小婉忽然抬起头,呢喃地道:“以后还会回来么?”

    “不知道,应该会回来的。”林笑微笑地抹掉她脸颊上的泪花。他也不需要去问她爸爸与董舒婉的爸爸究竟如何了。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他相信董将军的能力,他一定不会有事。

    “那…”蒋小婉一句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忽然呢喃道:“还记得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么?好喜欢那个时候,无忧无虑,什么都不需要顾及,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林笑的心微微一跳,他回想起了当初在表姐家的时候,他与蒋小婉玩的确实很快乐,而且,她甚至可以说是第一个为自己服务的女人。而如今,她变了,变的冷淡了,变得心思多了。她已经不再单纯了。想到这些,林笑忽然很想知道,难道一个人一定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么?那么,以前的那些许回忆,有几个人能够保存。

    他好累,对自己,对他人。他厌倦了人们的变化,这种变化会让自己原本就不稳定的心变得劳累。

    “我要走了,我会想念你的。不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想你的。你…会想我么?”蒋小婉与林笑分开,身子缓缓后退了两步。

    “会,我会想你的。不论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林笑怔怔地点了点头。

    “记住,我今年,十九岁。”

    说完,蒋小婉钻进车内扬长而去。

    待得车尾消失在林笑视线中的时候,他才缓缓地钻进车内离开。

    播放着董舒婉的音乐,林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夏。他生活的华新市灯红酒绿。许许多多的欲望充斥着他,他无法拿这些当做自己的挡箭牌。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即将有一个新的生活。

    而华新市的一切,与他再也设有多大的关系。以后的日子里,自己还能回到华新市来么?

    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又或许,他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驱车回家的路上,林笑的心情渐渐地平复了下来。生活还要继续,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他只会朝前走,不会继续回头,回头路,已经失去了,他只能顽强地向前。

    将车停在别墅外面,林笑独自走进了客厅。女人们都还没有回来,只有秦伯母一个人在客厅里收拾东西。他缓缓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女人们的归来。他现在在思考一个问题。她,董夫人,究竟去什么地方了?她为什么不肯露面了呢?

    林笑在等董舒婉回来,希望她回来之后,可以告诉林笑一点有用的消息,或许,现在只有董舒婉才知道董夫人究竟怎么回事。她究竟怎么了?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骤的声音。林笑急忙走到门口,却见几个女人抱着董舒婉冲了进来。她的脸色很难看,手中还拿着一张报纸。林笑紧张地瞧着她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当女人们蒋董舒婉放在沙发上的时候,林笑走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不清楚,今天我们刚出去预定机票,小婉看见一张报纸,然后忽然尖叫一声,就晕过去了。”

    林笑有些莫名其妙,将董舒婉手中的报纸拿出去,只见上面几个硕大的字体写道:美国荣昌董事会总裁于今日凌晨三点病逝。

    下面是一系列的背景介绍与详细调查,荣昌总裁在美国十年之间,以一己之力竟创造出了价值数百亿的超级财团。这在美国来说已经是很难能可贵了。更为关键的是她竟还是一个女人,美丽的女人。许多美国贵胄都希望能与她吃一顿晚饭。但由此至今,都没有人你得偿所愿。而她,也是美国最有钱的华人美女。

    这些都不是林笑所关心的。他只看见三个字就感觉全身仿若被冰寒侵袭一般。这个总裁的名字,不就是董夫人?

    她病逝了?

    病逝?

    一瞬间,林笑仿佛跌进了冰窖一般,全身冰寒无比。这一会儿,他的脑子仿若不听使唤,与董夫人接触的点点滴滴如同幻灯片一般在脑海中浮现。那温柔俏丽的容颜,绝世芳华,却只不过转瞬间,竟病逝了…

    林笑无法想象,也想象不到。为何这么短的时间,她竟会香消玉殒?

    跌跌撞撞地走到董舒婉的身边,冰凉的手指在董舒婉的人中掐了几下。董舒婉“嘤”地一声,从昏迷中醒悟过来。她睁开眼瞧见的便是林笑,旋即,美眸中泛起了大量的晶莹之色,扑进林笑的怀中失声痛哭。

    林笑抚了抚她的发丝,眼眶酸楚无比,为何会病逝,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就这样死掉了?

    他缓缓地站起来,拭掉董舒婉脸蛋上的泪花,轻柔地说:“你妈妈以前有过什么疾病么?”

    “没…没有啊。我妈妈她…一直都很健康,从没见过什么疾病。”董舒婉的声音婉转哽咽,心的人心中苦涩。

    “那你有问过你爸爸么?”林笑不死心,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病逝?她身边的保安系统如此完善。现今医学这么先进。他绝难想象一个生活在富贵之家的女人就这么病逝了。

    “没…我去问问。”董舒婉说着急匆匆地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在听到对面传来一个慈祥声音的时候,她再次哽咽了。

    良久,她恢复了心情,抽泣地问道:“爸爸,我妈妈她…”

    “她死了。”

    简单明了的回答,却如同巨锤一般捶在了董舒婉的心房,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难看,毫无血色。

    当林笑听到电话中传来的讯息之后,他的心也仿若在瞬间堕入了深渊一般,难受,忒难受。若是在毫无原因的情况下病逝,林笑不会如此伤心。对于一个人的病逝,那是难以预测的。但此刻不同,他知道自己伤害了董夫人。他希望补偿她。希望给她幸福,却不知道,她竟如此残忍地扼杀了自己的一切。倘若世上有后悔葯,林笑真想吃一颗。他只是想告诉董夫人,他不是不愿接受,而是害怕她的女儿。而现在,他没有什么好顾及的。却不知已经没有机会了。

    林笑的一生中,他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困惑麻烦。大抵上,他都能轻松抑或艰苦的化解。但这一次,老天似乎让在终于走上平淡的临界,彻底粉碎了他的人生。

    若是一天天一点点的让温度退减,他也不会如此的抑郁内疚。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林笑一下子失去了勇气。他抬起头瞧了一眼面前的女人们。眼眸微微泛酸,这一刻,他好像对董夫人大声地叫喊一句。

    没机会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想知道,董夫人在走的那一刻,她是闭着眼眸,还是睁着眼眸?嘴角泛起的是一丝微笑,还是一抹哀愁?

    世界上许多人,许多事情,都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某一件事情来的。当一切都从汹涌之中归于平淡。我们能做的,只有去默默承受。此刻的林笑,如同失魂落魄一般,他缓缓地拉起董舒婉的手心,轻柔地说:“她会祝福我们的。”

    “嗯…”

    林笑缓缓地走上楼,他想好好的静一静,他需要理清自己的情绪。当一切都失去了之后,他仅剩的那一丝敬畏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心存感恩,却无法付诸行动。

    待得来年的郁金香绽放之时,林笑会为董夫人准备一束,那是他的心意。对董夫人的愧疚释放的歉意。

    天色渐渐灰暗下来,这一夜,林笑没有去做任何事情,他只是想让自己的头脑更清醒。别人不睡觉,或许会越发的沉闷。但林笑却能在劳累中找到一丝清明。

    直到东边泛起一抹鱼肚白,别墅里响起了吵闹声之后,林笑这才伸展了一下身子,从凌乱的床上爬了起来。扔掉手中忽明忽暗的烟头,拉开窗帘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

    昨天已经过去,今天还要继续。等待着的明天是林笑的希望,也是他的未来。冲了冷水澡,换好了秦可卿为他准备好的新衣服。既然要出国,难免要故作姿态地打扮一番。他不太注重自己的外表,却不能让她们的面子挂不住。

    董舒婉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眼眶红红的。他很想告诉她其实董夫人并不是她的亲身母亲,但他不敢,也不愿意。或许这样会让董舒婉的心痛减少一些。但反而,会让她更加的伤心。

    又或许,在时间的消磨下,这份伤感会渐渐地淡忘,直至消失不见。

    林笑与美女们吃完了早餐,收拾了行李缓缓地走出了别墅。门口停留着几辆豪华轿车,那都是胖子给林笑准备好的。他并没有来,只是在远处的建筑上用望远镜盯着林笑。

    “如果有下辈子,林笑,我还愿意做你的兄弟。”胖子呢喃地说了一句,缓缓地走出了建筑,径直回公司上班去了。

    …

    转身瞧了一眼并不豪华,却寄满了温馨的别墅,林笑感慨地对秦可卿说:“老姐,如果有机会,你还回来么?”

    “当然,我们只是去旅游,并不是出去不会来了。”秦可卿搂住林笑的一只胳膊,轻笑地说。

    “那么,如果我说是环游世界呢?”林笑平静地说道。

    “环游世界,那也还是要回来的。落叶归根,老姐可不希望一辈子在外面。”秦可卿柔声地说。

    “呵呵,是的。落叶归根,华新市终究还是我们的家,等我们卷了,累了,想家了,那我们就再回来。”

    …

    汽车缓缓地行驶了出去,林笑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他已经放开了一切。正如他自己所想的那样,生活依然还在继续,不能因为以前的事情而放弃未来。

    心理病彻底根治的林笑早已经看清事态。此刻的他,只希望能与众美女一行出外散心。等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可以重头开始了…

    驱车朝沿海边缘的飞机场开去,当林笑的豪华轿车行至桥梁上的时候,桥下忽然传来游艇剧烈的启航声。

    在这一刻,林笑维持着方向盘的手臂猛地一颤,忽然之间,他的脑子仿若想到了什么,轿车停止了下来。林笑的脸色阴晴不定。良久,林笑忽然大吼一声:“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坐在林笑身旁的董舒婉见他忽然之间像神经病一样大喊,好奇地问道。

    “你…你妈妈或许没事,或许,她在一个地方。”林笑的声音颤抖不已,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真是假。但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董夫人不会是那么轻易就会死去的女人。或许,她在一个地方等待着什么…

    “真的?我妈妈真的没死?可是消息…”董舒婉美眸中的晶莹犹在,俏脸上却多了一份的希望,至少,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得多。

    “嗯,你和我去一个地方。”林笑说着转调了方向盘。秦可卿连忙叫道:“老弟,你去哪儿?”

    “你们先去美国,在约定好的地方等我们,我们一个星期之后会与你会合!”林笑说完踩住油门飞速地朝桥下开去。

    …

    晴朗的天空,蔚蓝的大海,林笑站在豪华游艇的甲板上。远处一座岛屿隐隐在望。

    “马上就能知晓答案了。”林笑侧头对依偎在身边的董舒婉柔声地说。

    “你和我妈妈在海岛上一定发生了许多的故事吧?”董舒婉似乎对林笑在游艇上的一番解说大致明白了一些东西。而这个时候,她的俏脸上只有微笑,只要妈妈没有死,什么她都不在乎了。哪怕真是那样,她也不会介意…

    在海岛上并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故事,林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并没回答,默默地瞧着前方轮廓越来越大的海岛,他的心却微微抽搐了起来。

    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光秃秃的海岛不知何时竟耸立着一幢白色房子,房子的位置恰恰就是林笑当初休息的山洞。林笑的心一下子仿若跳到了嗓子眼一般。他握住董舒婉的手也渐渐发热起来。

    踏在海岛上,那原本荒凉的海岛却让林笑感受到了一丝温馨。又或许,当初在海岛上的生活,让林笑的心在莫名其妙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走进海岛,林笑与董舒婉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轻轻地推开白色房子的大门,房间内空无一人,林笑心下微微有些失望,却在同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轻柔的笛音。

    林笑猛地转过身,但见一块巨大的礁石上,一个美丽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在那美丽绝伦的脸蛋上,那双美得今人窒息的美眸瞧向大海的方向,海风轻轻拂过,拂动她的长裙,拂乱了她的发丝,风华绝代地吹奏着不知名的美妙音乐。

    她,如同女神一般在礁石上眺望远方,这一刻,林笑只是默默地望着她,生怕惊犹了她那女神般的宁静…

    「全书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