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偷香猎人

第135章 - 我不怕!!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当林笑提着两只野免冲到山洞面前的时候,山洞处一只庞然大物耸立在董夫人面前,而董夫人双手捂住胸脯,脸庞仿若一张白纸一般苍白,显然被眼前的巨大“怪物”早已吓得惊慌失措。

    眼前的那只巨大怪物却是一头看似怪异的野狼,全身银棕色绒毛根根倒立,身高大约八十厘米左右,长度一米五。当林笑出现在它身后的时候,野狼庞大的身躯迅速地扭转了过来。而董夫人瞧见林笑之后,她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一些,但美眸中依然流露出强烈的恐惧。

    常年生活在富贵的生活中,哪怕有一些团难,都只是需要动脑的东西,并不会对身体和心脏都遭遇强烈的刺激。而方才,当她瞧见这条足足可以与小型老虎媲美的野狼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心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当林笑出现的瞬间,她的心在瞬间安稳了下来。当一个女人需要照顾,需要保护的时刻,一个男人,一个她最深爱男人的出现,会让她的心顷刻之间崩塌。

    “吼…”

    野狼从林笑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危险,而这份危险让它极度烦凿。它嘶吼一声,风驰电掣地朝林笑蹿了过去。

    林笑在野狼后腿有动作的瞬间,他已经将手中的两只野兔扔在了地面,单手握住那尖锐的木棍,在野狼疯狂地扑过来的时刻,他身形一转,一棍子狠狠地击打在了野狼的臀部上。

    “嘎嘎…”

    刺耳的怪叫声从野狼的冒着热气的嘴巴中喷了出来,林笑心下遗憾,如果方才的角度正确,他可以直接将尖锐的木棍刺进野狼的小腹中,此刻的他小心谨慎地盯着野狼。

    从野狼的眼神与动作来看,他已经彻底被自己激怒,如果不将它杀死,死的只有自己。

    野狼与那些动物因的动物不太一样,它们都是从出生开始就自食其力,明白大自然的残酷。这不但造就了他们过硬的心理素质,且将他们的身体磨练到了极限。所以,在这头应该是中年的野狼面前,他不敢露出一丝大意。他知道,动物如果爆发其最强大的威力,并不比人类逊色,反而,可能会更凶残。

    果然,在野狼从空中落下来的时候,它猛地转过头,一双幽绿的眼眸中透出了浓烈的凶光。后腿绷直,对着天空怒吼一声,暴躁地朝林笑冲了过来。

    林笑冷哼一声,在野狼蹿到他面前的时候,单腿迅猛踢起,一脚踢在野狼的小腹处,手中尖锐的木棍狠狠地朝野狼眼眸剌了过去!

    “啊呜…”

    野狼被林笑一脚踢得全身抽搐,在木棍尖端刺过来的同时,它庞大的身躯强行弹射了出去。林笑见它想逃,连忙跟了过去。

    刚冲两步,却没想到野狼的脚步忽然扭转,一个甩头,庞大的身躯竟从林笑的面前迅速蹿过去,朝董夫人所石的方向冲去!

    林笑心下猛地一颤,止住脚步,身形迅速转过来,野狼的速度自然要比林笑快上许多。时间已经不允许,当林笑赶过去的时候,野狼已经朝董夫人扑了上去。

    董夫人惊叫一声,双手恐惧地捂住了脸庞。而林笑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整个身躯从空中落下,双手紧紧地抱住野狼脑袋,与它打滚在了一起。

    意料之中的事情没有发生,董夫人只听到林笑的一声惨叫,连忙将双眸睁开,只见林笑与野狼正抱在一块扭打着。而林笑的身上四处鲜血淋漓,显然是战况极为激烈。

    林笑双手抱住野狼的大头,它的嘴巴里一阵喷出大量的恶臭,屏住呼吸,林笑一只手掐住野狼的咽喉,另外一只手在它的脑袋上拼命地击打。与此同时,他的全身也被野狼的爪子抓伤了数个地方。

    就在林笑与野狼扭打的时候,董夫人冲过来,手里抓起一块巨大的石头,狠狠地砸在了野狼的脑袋上。

    “呜呜…”

    野狼痛苦地呻吟了两声,林笑见势,连忙抓起身旁的木棍狠狠地刺进了野狼的咽喉。野狼在临死前拼命地扭动,狼爪也毫不留情地在林笑肩膀上抓出了一大条口子出来。

    林笑吃痛将野狼踢飞,被踢飞的野狼在地上抽搐了片刻,就此失去了任何动静。

    缓缓地从地面爬起来,林笑精神萎靡地走到惊慌失措的董夫人面前,柔声道:“夫人,你没事吧。”

    “你…你受伤了,到处都是血。”董夫人的美眸湿润了起来,此刻的林笑面色狼狈,全身大小伤口无数。

    微微摇头道:“没事,早已经习惯了,休息一下就好。”林笑说着摇晃地走进了山洞,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凝固的血茄在衣服的牵扯下再次破裂。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林笑背对着山洞口,用析出的淡水简单地擦拭了一会儿身上的伤口。虽然伤口都比较严重,但还不至于让林笑倒下。从许久许久以前,只要林笑还有一口气在,他都不会轻易地倒下。这是林笑的习惯,也是他许多年前就锻炼出来的体魄。

    走进山洞的董夫人瞧着林笑后背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她的眼眶再次湿润了。他究竟经历过多少的事情,到底经历了什么辛酸苦辣,为什么全身都是伤痕。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他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野狼的进攻。他宁愿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来挽救自己么?

    想到这儿,她好心疼,心疼林笑,见到他并不太健硕的后背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淡淡伤口,董夫人好想用于去抚摩一下,好想问一句:“你疼么?”

    “唔…”

    林笑后背上的新伤由于看不到,在擦拭的时候不小心碰触到了,疼得他全身不断地颤抖,脸色变得苍白之极。

    董夫人见状连忙走过去,夺过林笑手中的布片,轻声道:“我帮你吧。”

    林笑愣了愣,旋即点头道:“谢谢。”

    小心谨慎地给林笑擦拭,但不论多么小心,依然会碰到他的伤口,而林笑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哼一声。尽管双手抓住的碎石已经出现了裂缝,他依然一声不吭。直到披上了破烂的外套,他才重重地喘了口气。

    整理好了伤口,林笑的眼皮子开始打架了。他瞧了一眼董夫人,缓缓地站起来,走到山洞口,轻轻地坐下来,对董夫人道:“如果有什么问题就叫我,最好别出去,这里不安全。”说完,也不理会董夫人是什么表情,缓缓闭上了双目。

    这一觉林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当他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灰暗下来,而身边一堆篝火正温暖着自己,看来是董夫人准备的这些东西。林笑微微伸展了一下身子,睡了一觉,虽然伤口还有些疼痛。但对林笑这种铁人来说,问题已经不是很大。扫视了一眼四周,外面三米远的地方,一十苗条瘦弱的身影正在一堆篝火上做着什么事情。

    忽然,一阵烧烤的味道传来,林笑肚子忍不住咕咕叫了起来。站起身子,林笑走到了董夫人的面前,蹲下来,问道:“在做什么吃的?”

    “啊,你醒了啊。”董夫人说着连忙转过身,微笑地说:“在做你上午打回来的兔子。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林笑淡淡一笑,现在还管什么好不好吃,能喂饱肚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董夫人见林笑的模样儿,将烤好的兔子从火架上取下来,刚想用手撕下一片兔肉给林笑尝尝,却仿若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连忙打住了想法,将兔肉都递到林笑面前,笑道:“你尝尝看。”

    林笑岂能瞧不出她的怪异动作,看了一眼董夫人可以用兔肉阻挡住的自己手掌,接过她抓住兔末端的野兔,旋却抓住了她的手掌,一见之下,手上一大块烧伤的地方,原本的芊芊玉手上面,留下了一大块的墨黑色。

    董夫人挣扎了几下,林笑却没有放手,心疼地问道:“怎么回事?”

    “我…我取火的时候烧伤的。”此刻的董夫人就仿若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接受林笑拷问一般,说完伤心地低下了脑袋,眼泪却忍不住从眼眶溢出。

    “干嘛要哭啊?”林笑见董夫人的肩膀轻轻**,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我想帮你一点忙都帮不上,我是不是很没用?”董夫人微微抬起俏脸,满脸羞愧地问林笑。

    “怎么会。”林笑连忙回答,低声道:你做的很好了。别想太多了,过几天应该就有人来接应我们,到时候就能离开这儿了。”

    他说着将兔肉放好,用清水帮董夫人清洗了一下手臂,然后从早已经破碎不堪的外套上扯下一块比较柔软的皮质。帮董夫人加了一些疗伤的草葯之后,轻声道:“这只手别乱动了,要不然会留下疤痕的。”

    “我不怕!”

    董夫人忽然撅起柔唇直盯盯地注视着林笑,俏脸上露出一丝坚定。

    林笑微微一愣,淡淡地说:“你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有女儿,有丈夫,我.必须好好保护你。”

    说完,林笑转身走出山洞去外边守夜。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