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三国之我乃刘备

第六二二:大江东去何时还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子梦,你真的想好了?”

    刘备端坐于席上,对于吴求所说的话有点不可思议。吴求则跪于刘备案前,一副认真的样子。刘备见他执意要辞官归野,方才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等等。”然后离席而起,走到屏风后面。吴求在外面等了许时,就见刘备又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刘备走到吴求面前,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物件,交到了吴求手上。

    吴求看了一眼,身子轰然震动。

    这是一把青铜的匕首,匕首刃脊上铜绿黯雅,刃锋处泛出淡淡的光泽。吴求当然一眼就看了出来,这就是当初自己的那把匕首。

    当年,他奉了门主刘平的命令,身藏匕首,刺刘备于平原相府。他当时刺杀失败,不但没有遭到刘备杀害,而且从此跟随刘备南征北战多年,开创了青州基业。只没有想到,事隔那么多年了,这把曾刺过刘备的匕首,刘备居然还一直保留着!

    回想当初这把匕首还在自己手上时,那时还是天下大乱,诸侯分崩。哪里想到,再见到它时,天下已然一统,四海也已升平。这些,仿佛跟自己的字子梦那样,只不过是一个梦啊!

    吴求忆及此,虎目之中蕴含的泪水不停在眼眶里面打着转儿,鼻子也是不由发<一-本>读>小说 着酸,想哭出来却又强制忍住了。

    刘备抚着吴求的肩膀,轻轻拍了拍:“人各有志,你不愿意为官,我也不强求你。这把匕首,我留在身边多年了,一直珍藏着它,现在就让它继续陪伴着你吧。”

    吴求含着泪,将匕首收了回去,向刘备拜了拜。缓缓站起身来,向刘备告辞了。

    刘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睛里的泪水终于决堤而出,再也止不住。

    刘备之所以不愿再留下这把匕首,也许是因为这把匕首它本身所带的那段辛酸往事吧。

    刘备实在是不愿意睹物思人,不想再留它在身边了。这把匕首与吴求有莫大的干系,同时也跟另外一个人多少也沾了亲带了故。

    当年,吴求刺杀他,最后又弃暗投明,被他说服。做了他的门人。也就是那天,他的二弟和三弟从野外打来一只獐子,一前一后向着他走来,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关羽和张飞。当时,走在前面的汉子豹眼圆睁,黝黑的半边脸都被虬髯环扎,他穿了袭黑布衣服,肩上扛着一个死物,他是张飞;后面那汉子凤眼横卧。枣红的紫檀脸下面美髯及腹,他穿了身绿色袍子,双手空空的,跟在后。他是关羽。

    这两个与他有八拜之交的汉子,如今,三弟张飞居然被人暗杀了!

    震怒,震怒!无可形容的震怒!

    天下已定。本以为张飞有陈二事后,已经逃过史上被部下谋害的命运,只他那里会想到。他的三弟最后还终于是被人暗杀了!刘备听闻此事后,立即严令追查凶手。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凶手一直没有找到,二弟关羽又在他面前哭诉,说一定要为兄弟报仇,说兄弟每晚都去找他,说他死得好惨。岂止是关羽做这噩梦,就连刘备每晚上一阖上眼睛,就转着张飞的影子。刘备眼看追查无果,乃大发雷霆,一道命令下去,严令全国各地豪门门下再也不准蓄养刺客,官府将对刺客严厉管制,不允许无身份之人在街上任意行走,特别是携带刀剑。

    命令下去,当然引起一系列的动荡,牵连之人甚广。将军陈二,也因为有旧日曾刺杀张飞的案例,被言官参奏,下了大狱。刘备本无意杀害陈二,但他一心念着胸中的那腔义气,想到张飞的死,就什么也不管了,立即命令处陈二以极刑,斩于楚都南门。

    先时,天下初定,昔日曾唆使吴求刺杀刘备的刘平,也终于诚心向刘备请罪,刘备不但赦免了他,而且还因其昔日在平原之战时曾帮助过吴求等,开门内兵,对他多有赏赐,以劝天下人心。 然而,张飞事后,刘平眼看外面动静闹得这么大,心里不能平静,欲弃家而走。他这一行为被赵牛之刺奸营刺得,报告给刘备,反而引起刘备忌惮。刘备于是下令捉拿刘平,抄没其家,斩于市曹。

    这一系列的动作,可能也正是迫使吴求不得不解甲归田的原因。要知道吴求可是以刺客出身而为将军,在这时候也最是敏感,曾数次受到了言官的攻击。就连一直跟着他的将军陈世,也因为这个身份,早抓起来杀了。而吴求,若非刘备的保护,也早已经将其投入大牢了。刘备当然明白吴求这时候辞官的动机,所以并没有过多的挽留,也就批准了他。

    吴求走后不久,关羽也终于抓到了刺杀张飞的凶手。

    也许,刘备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凶手并不是别人,而是孙权、孙翊兄弟。刘备记得当年孙权是以亡者的身份在世上消失,哪里想到孙权居然会利用许褚之妻严氏,以同他相貌相同的人的尸体来瞒过了世人,从而让他许多年来逍遥法外。而他的兄弟孙翊,从楚都逃出来后,不久在江东找到了其兄。这两日一直潜伏在江东,伺机东山再起。然而,随着仲家帝国的迅速覆灭,机会的失去,他们两兄弟也只好一直流浪在江东附近。

    也终于,在数月前,让他们找到了刺杀张飞的机会,并刺张飞于大帐。他们知道,张飞是刘备的三弟,杀了他绝对可以打击刘备。而他们也当真的做到了,只是,他们也不会想到,刘备会为了替张飞报仇而诛杀如此多的刺客,这实在是让他们吃惊,完全不会想到刘备居然有如此义气的一面。而他们,觉得动静闹得远远还不够,于是又把主意打在了刘备二弟关羽的身上。他们想以刺杀关羽来再次刺激刘备,以诱发刘备更大的震怒,从而掀起更大的滔天巨浪。而事实上,只有天下乱了,人心惊慌了,也才有他们伺机扳倒刘备的机会。

    然而。他们这次刺杀实在是不顺利,居然被关羽反制住,送给了刘备。

    刘备当即斩杀孙权、孙翊于南门,提此二獠首级放于张飞案前,向张飞说他已经为他报仇了,让张飞可以安息了。替张飞报了仇后,刘备从义气里面也终于清醒了过来。他虚心接受陈群、陈宫、徐庶等人的意见,向天下颁布罪己诏,恢复陈二、陈世、刘平等人的名誉,给予补偿。这件事情才算彻底平静。

    这一日,刘备同汉帝登临功臣阁,立于汉高祖像前。

    刘备焚香叩首后,方才牵着汉帝的手,突然问道:“不知陛下可知,当初吕蒙将军奉孤之命远赴洛阳奉迎天子,从洛阳回来后,向孤说了一句什么话?”

    汉帝一听,微微一愣。笑道:“这我如何知道?”

    刘备嘴角上翘而去,说道:“他说,天子早在洛阳混战时就已经死了,在许都的那个皇上其实是假的。是曹操为了安抚人心,故意找出来一个冒充的。”

    汉帝一听,手上一哆嗦,从刘备手腕里脱了出来。脸色立时苍白。

    刘备将手掌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笑道:“你还记得吧?当初我曾在高祖像前,曾对陛下说过一句话。那句话我相信陛下也不会忘记的。我记得我当初曾跟陛下说,非其鬼而祭之,谄也。那你现在或许已经知道我当初为什么突然说这句吧。因为我,早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你并非刘氏血脉,刘家的祖宗自然也不是你家的鬼,所以我这句话没有说错吧?”

    “你……”

    汉帝哆嗦着嘴唇,一时颓然说不出一句话。

    刘备一笑,道:“你是问我,当初既然知道你是假的皇帝,可为什么还要继续奉承是吗?”

    汉帝傻傻的点了点头,茫然若失。

    刘备笑道:“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你以为我和曹操供奉的是皇帝吗?错,我和他所做的,不过同一个目的而已。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你懂了吧?”

    汉帝双膝软了下来,目光呆笨的盯着地上看,也不知此时心情做何解。

    刘备手掌落在他肩膀上,笑道:“我说这些话,你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你放心,你的身份我是不会向天下人拆穿的,你今后其实还是可以做你的富家翁,我会赏赐给你一块地的。”

    数月后,汉帝禅位于刘备,汉亡,刘备改建安九年为怀宁元年。以河内之山阳邑万户奉汉帝为山阳公,行汉正朔,以天子之礼郊祭,上书不称臣。以甘倩为皇后,立长子刘楚为楚国太子,以二子刘君为皖王,三女皆为公主。

    刘备称帝后一年,巡幸南方。自楚都而下,至怀宁城,回忆当年为对抗袁术,造此新城,并改淮陵为怀宁,有美好之意。事隔数年,再次来此,自然是唏嘘不已。有识者,当看到怀宁城匾额时,也即明白年号之由来。从怀宁出来后,又即穿九江而下,达皖县,忆昔当年与曹操等会师结盟之情景,又是一番感慨。及至到了皖口水师驻地,观长江浩荡之水,想起当年若没有皖口水师之功,焉能成功渡江,自然也就联想起程辉来。

    哦不,应该说是张闿。

    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初的张闿并没有死,他为了逃避陶谦的耳目,做了一连串的戏,就连自己也被他瞒了过去。虽然他这么做实在可恨,但他到底为彭泽之战立了大功,又曾救过自己,刘备对他还是恨不起来的。

    观看大江之水良久,刘备突然心血来潮,乃将仪仗卫队都留在皖口港,只让许褚、典韦跟在身边,他则登上了一艘普通的乌篷船,邀了简雍、郭嘉一同登临其上,在船舱内摆下酒席,一面听耳畔浪涛之声,一面远望江水之辽阔,纵横谈论着。

    刘备笑道:“这可是正宗的宜城醪,是朕特意让宜城官员上供的,二位不可不饮。”

    刘备与简雍数年来每次在一起喝酒,喝的都是宜城醪,而刘备与郭嘉,在魏城会面后,也曾赠送宜城醪给他,三人都是爱酒的,而且都是爱宜城醪的。算得上是臭味相投了。只是,到底不比当年,当年简雍还可以边喝酒边叫刘备几声老家伙,现在,刘备是皇帝,他是叫不出来了,人也拘谨了。倒是郭嘉仍是一副邋遢样子,背负着单剑,手上永远都是因为贪吃而弄得油兮兮的,让人看到都忍不住想上前去替他擦干净。但他的笑容还是那么的爽朗。并不因为身份的改变而改变。

    那一日,郭嘉与诸葛亮斗法后,身负重伤,被刘备命人送回了楚都休养。郭嘉当初病得厉害,刘备还以为他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不过,天幸郭嘉还是熬了过来。虽然治好了,但也因为郭嘉两度施用五鬼搬运之术,大大折损了阳寿。人看起来也老了许多,不但脸上的皮肤变得松弛了,就连原本黑色的头发间也多了许多的白发,看起来又是老去了数岁。完全不符合现实的年纪。

    不过,虽然样子变了,但他放荡不羁的性格仍是没有改变,刘备喜欢的也就是他的这一点。

    “江水呀江水。你向东流去,什么时候再返回来呢?”

    刘备感叹着时光,喝着酒。说着些往昔的话,不知不觉三人也都喝得多了,伏案而睡。

    刘备仿佛回到了以前的平原相府,他从另外一个世界走来,睁开眼睛,陌生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然而,也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耳边有个甜腻的声音在不停的轻轻的唤着自己:“大人,大人!”

    “嗯?”刘备转眼看去,是陈氏!

    “夫人!”

    刘备伸出手来,一把将她芊芊细腰揽入怀中,痴痴的看着她,看着她的唇瓣,低下头去,想要吸允一番。然而,他的身子却被她无情的手一推,转过那张红脸,向他催促道:“大人,时候不早啦,你等会还有会见客人呢,妾为大人更衣。”

    陈氏站了起来,脱离了刘备的怀抱,刘备心里一急:“你到那里去,你到那里去?”

    陈氏越走越远,如鬼魅一般飘走了。刘备心里大急,想要去追,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是踏步原地。他急了,不觉哭出泪来:“夫人,夫人!”刘备睁开眼睛,不,不是泪,是下雨了。噼噼啪啪的雨水打在乌篷船的船顶上,一声声传到了刘备的耳里。旁边典韦见刘备醒来,就要上前为刘备加衣。刘备怕他弄出动静会惊醒郭嘉、简雍二人,立即让他不要过来。

    他脸对着外面,眼看着无数雨水击打着江面,打出了千疮百孔,心思也已远飘了出去。他想了许多,想到了梦中再见的夫人陈氏,想到了自己暗恋而不得的貂蝉,想到了他的爱驹燕云,想到了一场场面临生死的战斗,想到了临淄城外那座土丘上自己与太史慈并肩作战的情形。那晚,也下着大雨,就在那瓢泼的大雨中,他尚且能好整以暇,以《听雨》之诗努力来使自己心境平静。

    他当然不会忘记这首诗: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那时的雨,不也跟此时的雨相似么?

    那时的雨如果说是少年,那么此时就好比壮年,将来呢?将来就是“而今”了。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少年的闯荡,中年的豪情,而今的看破世事,难道这将是每个人必经之路?

    或许就是这样吧?一首诗,也就是一人之一生吧。

    饮唱到“壮年”时,浩淼的烟雨深处传来一声声钟磬之声,仿佛催促着人心,非要让人前去一探究竟。刘备命许褚驾着船,一径往烟雨深处行去,寻找着钟磬之音。终于,寻着钟磬之声,远远的看到了江岸山头之上有一座小庙,庙也立在了烟雨之中。

    刘备与郭嘉等人都身穿了蓑衣,头戴了斗笠,沿着石阶,一步步向上攀去。庙内有两三个庙祝,向前来迎刘备。刘备在佛前焚了香,在庙祝的引导下,准备到后院先休息下。不想,刚刚走到一半,就听到一人高声乱唱了起来。

    刘备眉头一皱,也没注意听他唱些什么,只循声往那边一看,却有一人斜躺在墙壁边,两腿懒散的张开,毫无拘谨可言,正一口一口喝着酒,还说着些胡话。他的头摇着,浓眉掀鼻、黑面短髯、面容古怪,看起来十分的丑陋。

    刘备身后郭嘉一看,哈哈一笑:“此兄乃同道中人,皇……刘爷何不邀来一起喝上一口?”

    刘备看他虽疯言疯语,说出的话却也有道理,也有相邀的意思。他走上前来,笑道:“黑汉如何称呼?”

    “你是问我吗?”

    那人翻着眼白,看了一眼刘备,爱理不理的回了一句。旁边许褚、典韦见他待刘备如此无礼,也跟着动容,想要上去喝斥,被刘备止住。

    刘备笑道:“我问的当然是你,难道这里面还有比你更黑的吗?”

    两边一听,都是不禁的笑了起来。

    那人看了刘备一眼,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径直向前走去,仰天吟唱道:

    “诸侯分析,降我仁义。四海归一,天下承平。卧龙既去,凤雏当归。明珠暗藏,生我何晚?”

    ——写于辛卯兔年四月初七至癸巳蛇年九月廿七,陈明弓,全书完。(未完待续。。)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