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三国之我乃刘备

第六二十:出师未捷身先死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爱卿救我,爱卿救我!”

    仲家帝国京都南昌尹,落日黄昏,后院深宫,袁术抱着诸葛亮的大腿,向他不停的哀求着。

    诸葛亮轻摇着羽扇,身坐轮椅之上,面对他的纠缠,却仍是保持着君子之风,脸上含着微笑,轻轻的将他的手拿开,一言而不发。

    在他的两边,无数的卫士来回奔走,搜刮着宫中财富,将宫女嫔妃人等往外驱赶,深宫内一片乌烟瘴气,哀嚎啼哭之声不绝。也就在这时,一女子劈头乱发,被众卫士推了出来。袁术斜眼一看,立即放了诸葛亮,一把想要将他抱住,嘴里唤道:“冯美人!”他的手还没有到,就被眼前的冯氏女生生躲开。袁术被她这一举动弄得不知所措,赶紧笑道:“冯美人,是寡人啊,你怎么了?”

    冯氏女冷冷的看了袁术一眼,说道:“我要告诉你,这仲家的天下就是他卖掉的,你还求他吗?”

    说着,将一双妙目向坐上诸葛亮扫去,诸葛亮却是将眼睛避开,跺而不见。

    袁术微微一愣,甩着手道:“这些都不重要,这些都不重要。”然后呵呵的傻笑着。

    冯氏女横了他一眼,走到诸葛亮身前,眼睛盯着诸葛亮看。诸葛亮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将眼睛紧紧闭着,虽然冯氏女身上所带有的香气很是诱人,他仍是不闻不问。冯氏女缓缓伸出一只春葱的白手来,将尖尖的食指轻轻点到了诸葛亮的下巴上,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她看着他,淡淡的道:“诸葛大将军,你好啊。”语言极其妩媚,却又带着无尽的沧桑。

    而诸葛亮,除了被她手指所碰触的下巴那处肌肉颤了颤,仍是忍住没有开眼睛。

    冯氏女收回了眷恋的目光。换做一副极其幽怨,极其哀伤的神情。她叹了一口气,问道:“你……当真不愿意跟刘备说吗?你为了保住你的清白,真的不愿意要奴家了吗?”

    诸葛亮端坐如菩萨,没有开口。

    袁术走上前去,双手摇着冯氏女的臂膀,说道:“快,你快求诸葛爱卿,让他放过我,只要他在丞相面前美言一句。我我……”

    冯氏女突然心狠的将他手推开,然后盯着袁术看了两眼,问道:“你让我求他?你知道我跟他什么关系吗?你听到看到的这些,难道就不感觉奇怪吗?”

    袁术看了冯氏女一眼,又看了诸葛亮一眼,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们好上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以为寡人是睁眼瞎吗?”

    冯氏女摇头道:“那你还放心让我出宫?”

    袁术回避了她的目光,干咳一声。拐开话题,向诸葛亮道:“这样,爱卿若能说动丞相让他免我一死,我可以成全你二人……”

    诸葛亮将羽扇轻轻摇了两摇。并没有急着开口。只见旁边冯氏女立即打断了袁术的话:“你没有这个权力!”一句未了,脸蛋上早已挨了袁术一个响亮的耳光。只听袁术叫道:“寡人是皇帝,想将你赏赐给谁那就是谁,还用得着征询你这个贱人的同意吗?”

    冯氏女被他一个耳光打得怒极而笑:“皇帝?好一个皇帝?你以为你还是皇帝吗?”

    大笑声中。看了诸葛亮一眼,见诸葛亮仍是没有想要挽留自己的意思,也就心灰意懒。被卫士推着与众妃嫔走远了,只剩下一连串如疯似癫的讽笑。

    而袁术,在听到冯氏女这么一番话后,如说中了心头之痛,在愣了片刻之后,指着冯氏女的背影说道:“寡人是皇帝,寡人是皇帝,你们谁也不能否认!不能!”也就在这时,又有一队甲士在许褚的带领下闯了进来,指着袁术问道:“快说,汉室玉玺何在?还不交出来?”

    “玉玺?”

    袁术说道:“什么玉玺?寡人乃仲家皇帝,何来汉室玉玺?”

    许褚听得袁术说话有点疯疯癫癫,也不跟他啰嗦,将袁术起开,带人往里面去搜。袁术趁着这当儿,又跪到诸葛亮轮椅前,哀求道:“爱卿,爱卿,我都将自己的女人都赏赐给你了,你就不能替寡人说说好话吗?”

    诸葛亮嘿然一笑,将羽扇轻轻一摇,说道:“你以为亡国之君的话还能算数吗?”

    “找到玉玺了!”

    袁术突然听到里面这么一声喊,眼睛立即圆睁着,大叫道:“还我玉玺,还我玉玺!”他可是将玉玺藏着夹壁里面的,心想他们绝对是没有那么容易找到的,这才有恃无恐的没有过多的阻拦。及至听到里面这么一声喊,也即猛的跳了起来,向着室内冲去,兜头就遇到许褚虎着一张脸,在众甲士的护卫下手抱着玉玺,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他一眼看到那方红色的玉玺盒子,眼睛里如喷火似的,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想要将许褚手上的玉玺抢回来。

    面对袁术的张牙舞爪,许褚只手一抬一格,撞到袁术胸口上,立即将袁术撞得吃了个仰天跤。袁术大哭大喊着,跑起来想要再去抢,早被两边甲士拦住,将他再次打翻在地。耳边,只听诸葛亮嘿然一笑:“仲家都不存在了,你还要这些干什么?”

    “不!我是皇帝,我是仲家皇帝!”

    诸葛亮真的不想再听他继续啰嗦下去了,他在咳嗽了数声后,闭上了眼睛,命人将自己推了出去。诸葛亮去后,只留下袁术疯疯癫癫大叫大笑。

    ####################################

    刘备大军入南昌尹后数天,时刘备正在帐内处理事务,有马超、张郃、贾诩、黄祖等侍立。

    诸葛亮那日在西陵城外归降刘备后,黄祖、张郃等将也顺从诸葛亮归降。先时,贾诩在新野城外阴沟里翻船,被山贼捉了献于诸葛亮,诸葛亮一直将贾诩看押在南昌尹,战后也就放了出来。而马超,那晚误中诸葛亮所下的毒后,当时昏厥在地。幸得诸葛亮没有要他性命,被一同带回了寻阳城,这才一并被诸葛亮释放了出来。

    刘备正与众人商议着仲家覆灭后豫章、交州等各地归顺之事,有人报说徐晃杀纪灵投诚,刘备大喜,也即安排接见。

    正是刘备眼看各路一片大好,心里畅快不已时,忽然有人冲进来,向刘备报说诸葛亮病重,让他过去一见。

    刘备一听大惊。立即罢会,带着典韦等匆匆忙忙赶向了诸葛亮府邸。时见室内昏暗一片,只孤灯一盏,诸葛亮正在榻上躺着,不时发出的粗重的呼吸声。

    “丞……丞相……”

    诸葛亮试探想要坐起来行礼,但被刘备一只大手按了下去。刘备眼看着诸葛亮在如此昏暗的灯光下依然显得如此的憔悴,心里面也很是不好过,他试图着安抚他:“什么也不要说了,你好好休息。把身子养好,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不!”

    诸葛亮重重的喘了一口气:“昨晚我夜观星像,列曜之星已然暗淡无光,我命已绝。不可挽回。”

    刘备也听说了先前诸葛亮祈禳一事,知道他已经祈禳过一次,既然无力回天,也就不可能再行祈禳了。他此时听诸葛亮这么一说。心里一凉,说道:“然则孔明你可答应我,你要帮我一统天下的。为什么这么快就弃孤而去?”

    诸葛亮眼角泪水淌出,脸上挤出一团微笑:“董卓之乱,致令诸侯四起,遍地狼烟。如冀州之袁绍,兖州之曹操,荆州之刘表,又有吕布、张扬、郭汜、李傕之辈皆已先后伏诛,就连荆州以及豫章等地也都已经纳入丞相囊中,可谓天下三分归其二。而目今之所剩者,唯益州之刘璋,汉中之张鲁,辽东之公孙度,交州之士燮等辈。我想,交州方面只需派出一名使者前去说项,想必也不难让他归顺我朝,至于其他数辈皆不足为虑,以丞相之英明决断,一统天下指日可待。如此大好形势,也没有什么好让人担心的,所以,我去得也心安。只是,还望丞相你不要怪我。”

    刘备摇了摇头:“可我要的是孔明你好好的活着,让我君臣携手共进。”

    与诸葛亮谈话后的当天晚上凌晨子时刚过,诸葛亮病逝于南昌尹大将军府邸,葬于南昌城北,谥曰武,追赠武乡侯印绶。

    而诸葛亮死后不久,袁术其人也完全进入疯癫状态。

    “他还是抱着胭脂盒子,整日叫着我是皇帝,我是皇帝吗?”

    听到刘备的问话,旁边许褚也即回答道:“是,他几乎每天都这样。”

    刘备一听,轻轻叹了一口气。许褚顿了顿,又问:“那个,明公准备如何处置他?”

    刘备笑道:“他虽然是逆贼,但好歹也做了几年皇帝。皇帝有皇帝的死法,赐他白绫一匹吧。”

    许褚一愣,说道:“可是他已经……”

    刘备知道他所顾虑的,所以打断了他的话:“疯子不会自己来,别人就不能帮帮他吗?”

    许褚微微一愣,随即道:“唔,末将明白了!”

    仲家覆灭后一月,交州士燮呈上归降书,南面基本一统。这之后不久,传闻辽东公孙度杀害公孙瓒,进兵广阳郡,有吞并幽州之意。

    先时,公孙度在诸葛亮的劝唆下,联合乌丸鲜卑起兵数万进犯幽州公孙瓒。公孙瓒派兵与战,一直与公孙度等相持于渔阳城下。后来,公孙度大破公孙瓒之弟渔阳太守公孙范,又袭杀其将田楷。这之后,公孙瓒被逼到广阳与公孙度继续鏖战。本来,诸葛亮归降后,也一度关注于东北战事,奈何还没来不得处理,诸葛亮就去了,刘备又忙于处理南面的事,也就暂时耽搁了下来。只没想到,公孙度居然派人刺杀公孙瓒于易京,致令幽州再次陷入动乱。

    刘备既然暂时掌控了南面,也即收兵,打算亲自出征幽州。只是,在这之前毕竟两地相隔甚远,刘备不能说到就到,只得先让驻守南皮的木路和在中山国一带驻扎的张燕之黑山军,联合数万人,暂且进入幽州边境。对抗公孙度等,遏制乌丸南下。

    这之后,刘备率领所部人马北征幽州,直打到建安七年春四月,大破乌丸骑兵,斩杀乌丸单于蹋顿,联军走散,迫使公孙度退回辽东。刘备当然不会放过他,又即进兵,活捉公孙度。亲自上公孙瓒坟头为其祭奠,并捣毁公孙度所建之违制之物,辽东悉平。

    刘备平辽东后不久,远在北地的羌胡也即纷纷上书称臣,愿意归汉,这之中,当然有子拉齐之沈氐羌。

    赵云在听闻此事后,也即跟刘备笑道:“还是明公当初说的对,只要我们足够强大。边鄙之人自然来归,也不用我们去打他们。”

    刘备哈哈笑着,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若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吧。”

    赵云嘿嘿一笑:“都瞒不过明公。”

    顿了顿。脸色一正:“这个,当初俄斯兰巴是偷偷背着家人跑出来找我的,可我总不能自私得让他们父女不能相见吧……”

    “哈哈,我明白了。”

    刘备一笑道:“这也无妨。辽东如今已平,也只剩下两三个宵小了,相信不久也必俯首称臣。这样吧。你不如趁这个机会,带着俄斯兰巴回去一趟,也正好替我安抚安抚他们。”

    赵云一听,赶紧称谢,也就下去准备了。

    这边赵云刚走,又有张飞携着陈二走了进来。

    刘备看了他们一眼,低头笑着。

    张飞一看,浑身不自在,说道:“大哥,你又在笑俺。”

    刘备说道:“我怎么会笑三弟你,只是我想啊,当初若不是陈将军心慈手软,放过你一马,只怕你这小子早已经是脑袋搬家罗。”

    旁边陈二一听,尴尬不堪,赶紧向刘备拱手道:“说起这件事,其实还是末将不好,都是末将多疑了,这才突然有这样糊涂的想法。若当初不是天幸遇到了魏将军,让我能将功补过,不然我此时也没有面目来见丞相。”

    刘备哈哈一笑,又叱了张飞两句,说道:“看你以后还天天喝得跟泥人儿一样。”

    张飞笑着,挠了挠脑袋,也不想刘备将这件事情抓着不放,两只大灯笼的眼睛一转,问道:“对了,赵子龙刚刚来过?”

    刘备点了点头:“三弟你有事要找他?”

    “这……没有……俺只是随便问问。”

    张飞嘿嘿笑着:“对了,他找明公有什么事吗?”

    刘备将赵云的事情跟他说了,张飞一听,笑道:”这敢情好,赵子龙跟俄斯兰巴天生就一对儿,两人最是合适不过了,你看他们整日就腻在一起,扒都扒不开。照俺说呀,他也是时候该去跟她父亲谈谈婚嫁的事了。“刘备嘿嘿一笑:“你也不用羡慕别人,自己家里不也有一个吗?”

    张飞一听,想到了那个前时被自己亲手拔光了头发的青衣女子,她目前还在楚都等着自己回去娶她,一想到此,脑袋也大了:“大哥又在取笑俺了。”他说着,慌不择席的找了旁边一个席位,坐了下去。

    刘备一看他这表情,便是摇头轻轻一笑,打趣他道:“她的身材大哥我是见到了,嗯嗯,也实在不错,可以配得我三弟。至于相貌吗,想必三弟你也不会不满意吧?”

    张飞一听,喉咙里咕哝一声,想到他满头被拔过的坑坑洼洼的血洞,心里想想就难受,心酸道:“这个,俺可以不娶媳妇吗?”

    刘备摇头笑道:“不可以,不但我不答应,只怕你的几位嫂子都不答应。”

    张飞抓着脑袋,老实的哦了一声,苦眉拉得老长的。

    刘备一看他这个表情,不由仰天哈哈一笑,走下来,拍着张飞的肩膀,悄悄在他耳边说道:“放心吧,当初她的头发虽然被你小子莽莽撞撞都拔光了,按理说再也难以再出来。可是,你别忘了,楚都还有神医华佗在那里,对于这些小问题他还是能摆平的。听你嫂子说那姑娘头发也已经长齐了,可好看了,看把你美的。”

    张飞一听,抓抓脑袋,等大着眼睛问刘备:“真的?她的头发都长出来啦?”

    刘备点了点头:“难道做大哥的我还骗你不成?”

    张飞笑着,顿了顿,突然想到一事,问他:“可不对啊,那华神医不是去年就逃了吗,难道又被大哥你找了出来?”刘备摇头道:“自然不是,他在这之前已经配好了药水交给了她,她也只用按照要求按时涂抹,到时候,自然也就好了。”

    张飞嘿嘿笑着,突然站了起来,拍着胸脯道:“今天高兴,俺要喝酒庆祝。”

    指着陈二道:“陈将军,快让下面多多准备酒水,再准备点菜,俺要跟大哥痛饮一番!”

    陈二一愣,眉头苦皱着,看了刘备一眼。刘备干咳嗽两声,瞪视了张飞一眼:“喝酒误事,难道上次事后三弟你还没有明白过来吗,是不是还要让我再说一遍?”张飞一听,如犯了错误的孩子,嘴巴一合,笑容全失,低下头去。

    刘备看他这副表情,实在忍俊不禁,笑道:“好了好了,其实呢,适当喝点还是有点好处的。陈将军,下去准备吧。”(未完待续。。)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