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三国之我乃刘备

第六一五:郭嘉说八门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感谢“ashrum”的打赏!谢谢!!!

    ——

    ——

    “呃,我这是在哪里?”

    刘备努力睁开眼睛,尝试着挪动身躯,却发觉身躯疲软至极,如散架了一般。

    “丞相,你醒了?”

    守护在帐外的士兵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刘备脸色好多了,也都从紧张的神色里恢复过来。他们走上前来,帮着刘备将身子扶正,这才告诉刘备:“幸好前两天赵将军在营外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丞相,这才将丞相平安带了回来。”

    “赵将军?”

    刘备恍然记起,襄阳之战后不久,他已经将赵云从朝阳后方调到襄阳城来,并让他驻军城外。看来,他们口里的赵将军,也必然是指赵云了。只是,他记得自己不是一直都在襄阳城里的吗,怎么一下子在这里了?难道我已经从诸葛阵中逃了出来?只是,其他人呢,其他人出来了吗?也在这时,刘备刚刚醒来,就已经有人将消息传给了赵云。赵云也即丢下手头的事情,风风火火赶到了刘备这里,欣慰的发现刘备真的是醒了过来,也就长吁了一口气。

    刘备笑道:“我一切都好,只是城内的人怎么样了?”

    赵云勉强一笑,说道:“除了前次遇到了明公,其余人到现在一个人影也没有看到。不过,只要明公你安全出来就好。明公不知,这些日子诸葛亮三番出兵袭扰我营,若非城外还留了一半的人马,加上程昱程大人的指挥督战,不然早为贼兵所破了。”

    刘备叹了口气,说道:“这都是我疏忽了,又让诸葛妖人有隙可趁。”

    “这也难说,其实这不过是他布的一张网。而这张网具备如此大的诱惑力,相信谁也不是那么轻易抗拒的。”

    说这句话的人从帐外掀帐而入,突然出现在了营中。

    那两边的守卫立即警觉的拔出了刀,想要将这个不速之客拿下,但被赵云喝住了。只见赵云向解释刘备道:“都是末将不好,郭先生突然从楚都赶来,未能未能及时征得明公同意,就让他暂时入了大营,还望明公恕罪!”

    刘备看到来人,突然笑了起来。他推开赵云。从榻上爬起,鞋子也不及趿,便即匆匆忙忙走上前去,一手抓住来人的两只手臂,笑道:“奉孝,奉孝!真的是你?”

    那人被刘备这么一弄,有点不知所措,只好赶紧向他行礼道:“正是罪人。”

    “别别……”

    刘备一把将他拉起,欣慰的看着他。说道:“奉孝,数月不见,你又瘦啦!”

    在刘备面前站立着的,正是郭嘉郭奉孝。自三四年前郭嘉在魏城落入刘备之手。一直以身体不适为由,不愿出仕,刘备只好将他安排在楚都休养。而刘备,也尽量以最好的待遇来招待他。不但以上好的药材滋补他身体。又让神医华佗经常侍奉在他身边,随时传唤,几乎成了他的私人医生。

    而一直等到年前的数个月。郭嘉才开始在楚都内正常活动,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华佗也就趁机向刘备告假,逃得不知踪迹。刘备虽然知道郭嘉已经愿意在楚都内活动了,但他也并没有立即强求他要出来接受自己的官职,仍是供奉如常。本来一直在楚都休养的郭嘉,突然出现在了前线,这多少有点让刘备吃惊。起码,郭嘉能走出这一步,足以给刘备以希望了,刘备一眼看到郭嘉如何能不高兴?

    刘备拉着郭嘉的手臂,千言万语,岂是一句话能说得清楚的。旁边赵云看到刘备身子单薄,仍是赤着脚,生怕他受凉了,也就赶紧劝刘备回榻上躺着。刘备一笑,说道:“我只要一看到奉孝,什么病都好了!”

    赵云也不好强求,只得让人替刘备着了衣服,穿了鞋子。

    刘备只任由他们弄着,他却仍是不愿松手,如饥似渴的向他请求:“对了,奉孝你刚才走进来时所说的什么网不网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郭嘉一笑道:“我来就是为了这事。 ”

    顿了顿,又道,“丞相我且问你,这襄阳城有几道门?”

    刘备被他一问,微微一愣,说道:“八门啊。”

    郭嘉点了点头:“然则襄阳城周围地势呢?”

    刘备皱了皱眉,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些,但还是想了想,说道:“西面和南面有山峦,北面和东面有大河。”

    郭嘉再次颔首,反问:“丞相不觉得这样的地形十分有利于被有心人利用吗?”

    “你是说……”

    刘备看着郭嘉,隐隐想起了什么:“八门……八门?难道诸葛亮利用襄阳城的地势,摆了一个八门阵法?”

    郭嘉盯了刘备看了一眼,说道:“原来这个阵法丞相也听说过。”

    这时,刘备全身的衣带也已经结束整齐,刘备立即请了郭嘉坐了,又让赵云命人去准备酒席。

    只听郭嘉接着说道:“不错,当初诸葛亮就是利用这一点,故意败退,然后引丞相你入网。等到丞相你驻军襄阳城内,他便立即从后方赶来收网。”

    “那么说上次他受伤也是假的?”

    听郭嘉这么一说,刘备也不能不大胆的猜测了一回。

    只见郭嘉思虑了片刻,随即道:“上次诸葛亮以火阵困丞相一事我也有所耳闻,现在看来,有极大的可能。”

    刘备想了想,嘿然一笑:“诸葛亮为了对付我,还真是用心良苦啊。不过,他故意引退,却让纪灵前来送死,我到这时倒是有个大胆的猜测。”

    郭嘉拱手道:“愿闻其详!”

    刘备捋须站起:“我看诸葛亮这次假意败退,实乃一计三用。一者,可以引我上钩。但他又不想在自己手上败给我,这样有损他的威望。于是,他的第二计也就应运而生。他明明知道纪灵不是我的对手,却又故意让纪灵迎战,这样纪灵也必然败于我。而纪灵若败,他的大将军之位也必不保。这也就让诸葛亮有了夺他位置的机会。而等到纪灵威信扫地,他也可借此让世人看看他的本事,让袁术觉得仲家非要依靠此人不可,诸葛亮也就因此在袁逆那里彻底站稳了脚跟,此其三。”

    郭嘉笑道:“那么丞相准备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诸葛亮?”

    刘备嘿然笑道:“按照目前所见,诸葛亮所部就像是一块大骨头,而我们一时又无法啃得动,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捡一块小的呢?”

    郭嘉一听,笑道:“丞相的意思是,纪灵就是这块小的骨头?”

    刘备笑道:“诸葛亮虽然会用兵。但他无论如何改变不了他在兵力上的弱势。他与我对战与襄阳城,将兵力全都集中在此,不过是捏成了一只拳头,想要壮大力量。虽然这拳头厉害,但也正好暴露了他的弱点。他将兵力全都集中在襄阳一带,请奉孝试想,其他地方还能有大兵驻守吗?所谓打蛇打七寸,就是要找他的软肋下手。而他的软肋,自然也就是纪灵!目下纪灵正在守卫彭泽。彭泽又是江水的第一道防线,若我们能够从彭泽突围,攻袭南昌,则诸葛亮必乱!”

    郭嘉点了点头:“这个办法的确是好。然则我们哪里又能临时抽调出人马来?”

    刘备笑道:“想必奉孝你没有忘记我的三弟张飞吧?”

    郭嘉看到刘备脸色,知道有文章了:“听说张将军因为粮草被烧,已被丞相你下令不用了,难道他……”

    “不错!”

    刘备怪笑一声:“我的三弟张飞。他此时就在皖县一带招兵,相信不久他也就可以按照原有的计划,开始对纪灵所守之彭泽发动进攻了。”

    郭嘉脸上一松。笑道:“原来丞相早已经有了预谋。”

    也就在这时,赵云奉刘备的命令让人安排的酒食也已经准备好了,问了刘备一声,也就让人都端了上来。间隙里,刘备眉头锁起,捋着胡须,默然不语。郭嘉也似早已猜到了他的心思,便即说道:“丞相是在担心被困在襄阳城内的将士?”

    刘备重重的点了点头,问他:“不知奉孝可有办法破了此阵,救得众将士出来?”

    “办法是有……”

    郭嘉叹了一口气:“但只怕难以办到。”

    刘备一看郭嘉神色,就知道这个难以办到只怕当真是难以办到了。但他仍是不愿意放弃希望,问他:“到底是什么办法?”

    郭嘉捋须道:“除非有人能混到诸葛亮军中,将诸葛亮祭坛之上所摆的八门阵法之中其中之一门、生门挪动,再加上我从中协助,则其阵可破。”

    下面有人问道:“为何非要挪动生门?”

    郭嘉含笑解释道:“生、伤、杜、景、死、惊、开、休,此谓八门。其中伤门,休门,惊门为凶门,死门、杜门为大凶门,要是误闯入这些门中,必然凶多吉少。而八门之中唯有生、景、开三门乃是吉门,入此阵中,若想出来,必先走东南角之生门杀入,往正西景门而出,则此阵可破。所以,若有人能够将生门挪动,则八门自然缺其一。既然缺了一门,这八门阵自然也就不是八门阵了。”

    赵云从旁边说道:“如此说来,明公之所以能够安然出来,当初也必是走了景门。”

    刘备捋着胡须,说道:“记得当时阵法初开时,孤正在东南门那边巡视,跟这个必然有干系。只是,为何最后只有我一人出来,其他人呢?”

    郭嘉摇了摇头,无法解释。接下来,众人放下酒盏,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破解的方法是有了,可如何才能偷入诸葛亮军中呢?诸葛亮其人治军严谨,要想混进去,只怕比登天还难,更何况是混入诸葛亮的中军啊,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都没有了主意。

    刘备每当脑子短路的时候,他都不愿意继续想下去,最好是丢开了,到时候自然会有不经意间灵感的火花冒出来。所以,他也就任意一笑,让众人也都不要想了。先喝了这顿酒再说。等酒水喝完,刘备还是没有想出来,正在焦急的时候,帐外士兵突然报说有一人要见他。刘备不知何人,当即将他召来相见。不见犹可,一见恍然笑了出来:“啊,是孟起!”

    来人盔歪甲斜,手里执了一把长枪。他非但满身是血,就连脸上也是血渍,看起来十分的憔悴。他看了一眼刘备。眉毛一挑,有些不可置疑的道:“明公!你不是被困在襄阳城了吗?”

    刘备哈哈一笑,手执着他的臂膀,笑道:“孟起你不也是被贼人捉拿了,现在也逃了出来了吗?”

    与他相见的,正是马超马孟起。去年时他与张飞奉了刘备的命令,一同领兵赶赴荆州,帮助刘表攻打诸葛亮。只是,因为不慎。张飞败退,他也被诸葛亮抓了起来,一直囚禁到现在。他听刘备一说,也立即从错愕的神态里恢复过来。连连点头:“啊……是是!”

    刘备仔细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别说了,孟起能从诸葛亮营中逃出来,必然经历了无数的艰辛和凶险。这样吧,子龙你先领孟起下去梳洗梳洗。换换衣服,再找军医看看,好好休息半天。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再亲自为孟起你接风洗尘。”

    旁边赵云应诺一声,马超也即暂时告别,在赵云的带领下,走出了大帐。

    刘备回过身来,捋须笑道:“想不到我一出来,一日间不但见到了奉孝你,还见到了孟起。哈哈,快哉快哉!”

    刘备坐回了席上,但见郭嘉一直捋着胡须,眉头皱着,似乎有什么心事。刘备便问道:“奉孝,你可还在想着如何偷入诸葛大营一事?”

    郭嘉被刘备一说,也即回过神来,但他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相对于这件事,另外一件事也许更应该想想。”

    刘备眼看郭嘉一脸严肃的神情,也即猜到:“你是说马超被诸葛亮囚禁到现在,突然回来了,有点奇怪?”

    郭嘉点了点头:“丞相你刚才难道没有见到他看你的第一眼是什么反应吗?”

    刘备也即点了点头:“当然!可我实在不愿意去多想。”

    郭嘉摇头道:“丞相想过没有,若如今的马超已经不是当初的马超,他这次回来,是要帮助诸葛亮来对付我们的,那该怎么办?”

    “不要说了!”

    刘备一脸肃然,眼睛转动着,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自问待诸将不薄,若真有人要背叛我,那自然是我做得还不够好。我宁愿相信是我的不好,也不能相信他们有背叛之心。”

    郭嘉摇了摇头,一叹道:“丞相的苦心,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

    顿了顿,说道:“只是,我说的是,或许马超的确不是当初的马超,但若这一切都不是他之所愿,也根本不是马超所能控制的呢?”

    “奉孝这话的意思是?”

    迎着刘备的目光,郭嘉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江湖之中有一种邪术,名为摄心之术,一但人的意识为其所控制,则他所做的事他根本就无法知道。只要施法之人给他指令,被施法之人就要完全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刘备两眼一亮,一下子明白了:“奉孝你的意思是……”

    刘备没有说出来,但见郭嘉点了点头:“不错!请丞相仔细想想,刚才马超走进来时,目光是不是若显呆滞?他这种状况,很有可能是中了诸葛亮的摄心术。”

    刘备当真是哭笑不得,哪里想到他这个对手不但会摆妖阵,而且还会这些江湖邪术。如果有选择,他还真不想跟这种妖人做对手。但现在既然是骑虎难下,若不是他死,就只能是自己亡了。而以刘备的个性,自然是不可能这么轻易认输的。

    “奉孝既然能识破此术,也必然有解此术的方法了?”

    郭嘉颔首道:“自然。只是我在想,如果解了他身上所中的邪术后,能不能再为我等所用。”

    刘备一看郭嘉神情,也即从中看出了门道:“奉孝你的意思是,利用他返回诸葛亮大营破坏八阵?”

    郭嘉一笑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马超既然被关押在诸葛亮营中多时,也必然知道他营中的布局。若能让他回去,则必事半功倍。”

    刘备捋着胡须,想了一时,道:“诸葛亮突然派他回来,必是以为我不在营中,而他一时又无法攻破城前营垒,故而使孟起回来,让他来做这个内应。他这主意的确是不错,只是若让孟起无功而返,只怕诸葛亮也未必相信。如今之计我们是不是要小小的满足诸葛亮一下,演一出给他看看,再好将孟起送回去?到那时,想必诸葛亮也不会对马超有任何怀疑。”

    郭嘉极是欣赏的点了点头:“只是如此一来,丞相你在襄阳城前的营垒就必须退出数里了。”

    刘备一笑道:“一时的退却并不能代表我的失败。若能骗过诸葛亮,那才是最终的目的。”

    郭嘉哈哈一笑:“丞相若能这么想,嘉也已经看到这一计的成功了。”(未完待续。。)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