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三国之我乃刘备

第六一四:白门楼上头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从白玉雕饰的城池里面,突然奔驰出一队人马,一径来到刘备的面前。

    马上之人稍微打量了刘备一眼,随即从马背上翻身下来,向刘备拱手道:“刘大人,我家使君急传大人你入城商议要事。”

    刘备早已经在马背上面了,听他们这么一说,实在有点不明白,便即问道:“你家使君是……”

    “大人说笑了!我家使君姓陶,字恭祖。”

    听马下那人一说后,刘备也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更没有想起陶谦已死,一笑便道:“既然如此,请前面带路。”

    在入城的那一刻,刘备不经意间抬起头来,再次看了那城额上挂着的牌匾一眼,剑眉轩了轩,低头默念着:“三让徐州?”

    他也一时间没有想起这四个字所代表的含义,只跟着来人入了城池。

    在城中,刘备被人带着入了一间客房,随即许久也没有人过来。刘备正觉得奇怪的时候,房门突然大开,一人带着诸多甲士走了进来。对于此人,刘备却是一眼认了出来,当即站起来笑道:“是贤侄!”

    走进来的正是陶谦的长公子陶商。

    陶商嘴角翘起,嘿嘿笑道:“刘平原,你别以为你帮助我父亲击退了曹操,便可堂而皇之的留在徐州,赖着不走了!”

    “这是哪里话?”

    陶商鄙夷的笑着:“哪里话?我父亲虽两番将徐州让与你,不过是试探你罢了,你还当真了?”

    刘备蹙了蹙眉,哈哈笑道:“那么贤侄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

    陶商眉目一横:“留下你的性命!”

    刘备捋着胡须,摇头道:“我是你父亲的客人,你杀了我,你又如何向你父亲交代?”

    陶商嘿然一笑,反问道:“如果我说。这是我父亲的主意呢?”

    刘备倒是没有急着回答他,只是笑而不语。

    也就在这时,门外闯进来一人,向陶商说道:“情况有变,刘备不能杀!”

    陶商一愣,问道:“怎么回事?”

    那人低声回答着他:“刘备早已暗中勾结陈珪、陈登父子,将徐州城卖了。就在公子你控制他的时候,他的两位兄弟张飞、关羽在陈珪父子的帮助下,也已经控制了刺史府。使君他……”

    “我父亲怎么了?”

    “使君他得了疾病,速让小的传公子过去。”

    陶商愣了半天。突然说道:“这不可能,出来的时候我父亲精神尚好,怎么会突然得了疾病了呢?”

    那人眉头皱着:“公子不要耽搁了,使君的疾病十分严重,只怕推延不了多久了。”

    刘备走上前去,问陶商:“你还急着要杀我吗?”

    陶商再也不顾刘备,立即带着人马回了刺史府,刘备也随即跟了去。

    刺史府内,陈登看了刘备一眼。随即走到刘备跟前,向刘备低声说道:“局势已经控制住。”

    他的两位兄弟关羽和张飞也即走到刘备跟前,抱拳说道:“果然如大哥所料,陶恭祖此次传大哥来。原来是要向大哥你行不利。幸好及早得陈大人消息,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刘备点了点头,只听陶谦传唤他,他也就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

    卧室内光线不是很充足。陶谦的两位公子,商和应都在塌边摸着泪。他们一看到刘备过来,又是急又是恨。但却不敢随意放肆。陶谦又唤了刘备两声,让商和应对刘备行子侄之礼,命其百年之后,让刘备照顾他的两位爱子。他又拉着刘备的手掌说道:“君才十倍于我,可承徐州大业。我死之后,君其任之。”

    刘备说道:“使君此话谬矣!不说使君身体尚且康健,便是不幸先去,尚有二子可继大业。”

    陶谦剧烈的咳嗽两声,拉着刘备,在刘备耳边小声说道:“凡事不过三,古之让贤亦如此,我今已做到。玄德你不是觊觎我这徐州之位多时了吗,如何还要故作惺惺作态?你今日赐我药酒,我如君之愿,将此位让与君。只是,我死不足惜,可怜我这两个孩儿无辜,望君善待之。”

    刘备到此时似乎才明白了‘三让’的含义,他随即点了点头,说道:“使君好走!”

    一句话说完,眼前情景腾的消失不见,刘备眉毛一抬,只见眼前又出现了一座城池,上书:

    二虎竞吞!

    刘备尚且没有醒悟过来,只见有人匆匆忙忙跑了过来,向刘备说道:“大哥,不好了!”

    走来的是一个绿袍红脸的汉子,一部胡须飘飘欲仙。

    对于这样的典型装束刘备当然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人就是自己的二弟关羽了。只是,随着关羽的走进来,刘备这才发觉自己原来一直就身处一座营帐之内,手里正捧着一个竹简在读。

    刘备也没有多想,看到关羽紧张的脸色,便即放下手中竹简,问道:“怎么了二弟?”

    关羽说道:“大哥,据探子回报,吕布正率领所部数万人马正朝我徐州而来!”

    刘备眉头一皱,说道:“吕布为何突然发兵向我?”

    关羽道:“大哥难道忘了?前时曹丞相突然写了封密函给大哥,密函中让大哥起兵攻打吕布。只是大哥你不想与吕布结怨,便开诚布公,与他坦诚相见,将密函里面的内容告诉了他。”

    刘备似乎想起了好像的确有这么一件事,便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他为何还要来攻我?”

    关羽摇头道:“吕布狼子野心,向来多疑,大哥你虽然与他开诚布公,他未必真的相信了大哥你。”

    “所以他便又兴师前来?”

    刘备在看到关羽点头的那么一瞬间,脑子里突然闪过先前之所见“二虎竞吞”的字样,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眉头紧锁着,一时没有说话。这时,帐门被掀开,从帐外又闯进来一个莽莽撞撞的黑汉子。

    黑汉子冲进来就道:“大哥,听说吕布这厮突然带兵犯我徐州。可有此事?”

    其实刘备也不用看,一听也就知道是谁来了,但他只默然不语,思考着自己的事情。只听关羽解释道:“三弟你的消息倒也灵通,确有此事。”

    “什么?”

    张飞两眼圆瞪,胡须如刺猬身上的刺全都张开了。只见他扯起袖子,破口说道:“这个三姓家奴!当初我大哥见他可怜,将小沛借给他,没想到他不报恩,却先做了白眼狼。看俺张飞不教训教训他。”

    他气呼呼的捶胸顿足。走到刘备案前,高声叫道:“大哥!快发命令吧!俺第一个冲在前头,定要活捉这个三姓家奴!”

    关羽听张飞一说,也即走上前来,将身一直,等着刘备的命令。

    然而,刘备脑海之中早已经开始了激烈的争斗。他此时完全不清楚自己的状况,似乎眼前所发生的,本来就是历史的某个真实场景。而之前所经历的,却又是那么的虚幻。但在想到“二虎竞吞”的时候,他本能的选择了反抗。他只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曹操的奸计,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于是。他在两位弟弟关切的目光中,淡淡的传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命令:“撤!”

    撤!大军从徐州城撤了出来。然而,命运并没有得到改变。也正在刘备带着大军从徐州城撤出后不久,又立即遭到了另外一支人马的埋伏。似乎一切都冥冥之中注定了。刘备的队伍被曹军冲散。他和他的两位弟弟也一并被曹军活捉了。但曹操并没有难为他,反而表他为豫州刺史,让他随着他出兵徐州。一同攻打据守徐州的吕布。

    这时,刘备又看到了一张匾额,上书:

    白门楼!

    也就在刘备惊愕的时候,他的大腿被人用一只手抓住,耳边听那人哀声求道:“公为座上客,我为阶下囚,请公替我说两句好话,让曹公饶了我吧!”

    刘备恍然间看到,抓住自己的那只大手出自三国排名第一的猛将吕布的杰作。而他,此刻也已经全身被绳索绑缚着,做了阶下囚。相对于吕布一脸的狼狈的样子,就是站立在两边抬头挺胸,方面阔口,手按刀剑的那些武将。

    刘备尚没有弄清楚到底有些什么人,就听吕布接着哀求:“就算不念别的,难道公忘了昔日辕门射戟一事?”

    “辕门射戟?”

    刘备眉头一皱,先前的白门楼三字再次划过眼前。他伸出手来,将吕布手腕抓住,向他点了点头。

    而吕布,在见到刘备答应帮自己之后,也终于放心的松开了手,报以感激的目光。也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曹操也已经走了回来。吕布一看到他,立即向曹操恳请道:“曹公若饶了我,今后曹公将步,布将骑,天下从此不难定矣,曹公你看如何?”

    “嗯?”

    曹操没有立即回答他,只是征询了刘备一声:“刘公,你以为如何?”

    刘备看了看曹操,只见曹操目光如电,凌厉非常,也正来回扫射着自己。而他,也没有急着回答他。他将目光挪开,再看吕布,却是满头细汗冒了出来,分明神情紧张及至。吕布用着哀求的目光直视着刘备,从他的目光里,刘备甚至能感受到他呼吸在某个瞬间的停顿。

    刘备一笑道:“温侯所言不无道理,曹公不妨考虑考虑。”

    此话一出,刘备也惊异于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些。他记得,他以前似乎也遇到了同样的状况,但他那时却毅然决然跟随历史的步伐,选择了“刘备”本来的答案。他也曾做个分析,以为这个答案无非是目下最好的。但当他在经历了“三让徐州”、“二虎竞吞”之后,内心里不知因何,对于这种无法逆转的局面,他感到了厌烦,也感到了害怕。或许,某个念头吧,让他选择了逆之前自己的想法,想要为自己营造一个更加有利于自己的局面。

    如果吕布不死,或许放在曹操身边祸害祸害曹操也是不错的。

    起码,刘备在这么一瞬间是这么想的。

    然而。当吕布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曹操却是面部肌肉不觉之间抽动了一下,他摇了摇头,否决了刘备的话。

    “不行!我突然想到董卓和丁建阳之事,便觉心里不安,吕布不能留!”

    刘备的一席话并没有改变吕布的命运,吕布最终还是被曹操绞杀在白门楼上。然而,让刘备感到惶恐的是,如果依这个节奏,是不是接下来就要到……

    还是不想的好。一想,果然被实现了。

    眼前的匾额又显出了几个大字,上书:

    煮酒论英雄!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任由其来吧,反正自己最后还是要脱离曹操之手的!

    刘备这次任命似的没有反抗,在曹操的院中,惊闻雷声而失匙,乃言:“一震之威,乃至若斯!”

    等到袁术因在淮南呆不下去。将要归玉玺于袁绍的消息传来后,刘备不失机会,向曹操请求发兵。然而,曹操并没有跟史上那样。果真答应他的请求。刘备当时差点气晕了,但他并没有放弃。也就在当晚,刘备在关羽、张飞的保护下,偷偷逃出了许都。然后。刘备一路上召集旧部,并乘着夜色,骗车胄出城。将这个曹操委任的徐州刺史给杀了,自己公然领了徐州牧。

    只是,当他听闻孙策将起兵攻袭许都的消息传来后,刘备的眼前也立即看到了另外一个匾额,匾额上书:

    官渡之战!

    这下,刘备真的是害怕了。

    如果依照这个框架继续发展下去,自己又得被曹操打败一次,然后兄弟分散不可。而若任其发展下去,岂不是原本被他早已经结束的三国局面将会再次形成!刘备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到此时,他突然想起了太史慈的话。

    太史慈在白马病故时,就曾经告诉过自己,“明公,你要切记,这里原有的秩序已然……已然被破坏了,有时候,可能会……会出现一些,一些本该发生却没有发生的事情,但这些事情有时候……有可能不会对这里的一切造成……造成影响。但……但有时候,说不定会彻底,彻底的将目前的、所有的现状颠覆过来。而一旦颠覆,说不定这里的所有的秩序会因此而改变,也许会,会回到本该发生的那一段时间……”

    难道,这个被自己所颠覆的秩序,已经在默默的改变了吗?如果是这样,我回到这个世界所怀揣的一统三国之雄心,岂不就要就此灰飞烟灭了?

    “不,我不甘!”

    刘备沉默了片刻后,咬牙说道:“除非……除非我能将眼前这个局面再次打破!”

    他仔细一想,“史上孙策扬言攻袭许都之后不久,必将遭到刺客袭杀,然后是他弟弟孙权继承东吴霸业。若是……若是我让这个刺客没有成功刺杀,那么原来的局面会不会被再次打破呢?”

    刘备笑了。他立即做出了这个决定,他要在官渡之战打响前,先见到太史慈一面。

    他将徐州交到了关羽手上,只让张飞跟随,又带着十几个化了妆的士兵,扮成普通百姓,一同到了江东。在多方的打听后,刘备也终于联络到了太史慈。然而,太史慈似乎带着生前的记忆,对于刘备的到来极是欢迎,并一口答应了刘备的请求。

    等到打猎的日子到来,太史慈立即恳请孙策不可外出,但孙策并没有听。太史慈无奈,只得要求跟随。但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却是带着满脸的歉意,向刘备说道:“某有负明公所托,没有保护好孙将军。”

    “你是说……孙将军他最终还是被刺死了?”

    看到太史慈颓废的点了点头,刘备脑门上顿时如顶了一个焦雷,怔了片刻。

    “天意!天意!”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吗?刘备苦笑着,将身而起,正要告辞,却被太史慈扯住衣袖,说道:“明公勿急!某虽没能阻止孙将军被杀,但某却也将孙将军二弟孙权的首级带了过来。”说着,呈给了刘备一个黒木匣子。

    刘备打开一看,果然是孙权首级!

    只听太史慈说道:“我以前听明公说起,这孙权有帝王之命,若杀了他,或许能解眼前局面。”

    刘备听他一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手扶着太史慈的肩膀,说道:“可要是这样的话,本来将要恢复的局面又再次遭到破坏,你也因此而不能再次活下去。本来,以子义你的能耐,是可以有一番作为的。你这样一来,岂不是……”

    太史慈坦然一笑:“明公难道忘了我以前所说过的话?我这条命生是明公的,死也是明公的,我怎会为了贪生而出卖自己!我虽然遗憾不能跟随明公你继续战斗下去,但既然命已在此,我也认了!我若为了自己的‘复活’,因而阻碍明公你一统天下的步伐,使得苍生百姓继续过着水深火热颠沛流离的生活,如我这般做,岂不是自私到了极点?”

    这的确是太史慈以前的话,此时再次听来,刘备激动万分,不由两眼流泪,手掌紧紧抓住他的臂膀:“子义真乃义士也!”

    轰,脚下的土地摇动着,发出轰隆之声,似要将人震倒。

    太史慈放开了刘备的手臂,笑道:“恭喜明公,你已经打破了目前的格局!此格局已经跟明公先前所处的格局完全融合了,历史的大势也将顺着明公所布之局走下去,明公你再也不用担心会发生眼前这样的时间断片了。”

    大地继续摇晃着,刘备依依不舍的看着太史慈:“然则子义你……”

    太史慈笑道:“我也要回到本该回的地方了,明公保重!”

    地动着,狂风怒啸着,将眼前的一切撕裂,再也不复存在。就连太史慈,也已经突然消失不见了。(未完待续。。)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