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三国之我乃刘备

第六一三:襄阳城内战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豫章,南昌尹,左将军府邸。

    诸葛亮在接到部下报说纪灵接连失利,已经丢失邓县、襄阳城两地的消息后,他极是平静的掀开被单,从榻上趿鞋下来。

    那个与他同榻而眠的冯氏女,惊疑的跟着下榻,搀扶着诸葛亮的胳膊,奇怪的道:“将军,你不是生病了吗?”

    诸葛亮回身看了她一眼,将她手掌拿开,笑道:“我何曾说自己生病了?若生病了,怎么还能陪着美人你?”

    冯氏女被他一说,想到先前的风流,不禁脸上一红,但随即不放心的问道:“将军真的没事?”

    诸葛亮已经抓起了衣服,嘿嘿笑道:“当然!我这病的根源就是担心他纪灵不能早日败出襄阳,既然他如今办到了,我的病自然也就好了。”

    这是什么逻辑?冯氏女蹙着柳眉:“这妾就不明白了,纪灵大败,将军为何高兴?”

    诸葛亮一面穿着衣服,一面回身道:“纪灵不败,如何让圣上知道我的能耐?更别说推进下一步的行动,对付刘备这厮了。”

    冯氏女越听越不明白:“前面一句妾尚听得懂,只是后面一句……纪灵之败,跟刘备又有什么关系?”

    诸葛亮拍着她的肩膀,笑了一声,说道:“好了,这是后话。天色不早了,你也赶紧回宫吧。”

    冯氏女依依不舍的操出双臂,绑住诸葛亮的脖子,面对着他,说道:“不,我不。”

    诸葛亮将她的手撑开,说道:“我就要重新挂帅了,你难道跟着我出征不成?”

    冯氏女微微一愣,说道:“将军如何知道?”

    诸葛亮笑而不答,只将冯氏女让人遣送了回去。

    前线失利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袁术耳中。袁术虽然经常作乐而不理政事,但对于前线失利的消息还是多少有点关心的。在听到纪灵大败后,他只怪左右亲信,说当初错听他们,要弄什么夺权,现在倒好,纪灵刚刚接手就败成这样子,如何是好。袁术骂了后,又立即派人传召诸葛亮进宫。诸葛亮却是整日里夜观天象,闲读战策。称病不见。凡三次乃往,袁术立即提诸葛亮为车骑将军,爵都亭侯,让他带兵出征,一面又召回纪灵,贬纪灵为骠骑将军,戴罪仍驻守彭泽。

    前次,纪灵从襄阳败退后,暂时驻军中卢城。诸葛亮这次重新带兵,也即以中卢城为大本营,与刘备对峙与襄阳城下。

    襄阳之战虽然让刘备成功夺取了此城,只是。在此之前诸葛亮可能对此城城内的粮草以及荆州的旧部,包括刘琮、刘琦他们都进行了转移,而留给刘备的,除了满地的死尸。和少数的俘虏,基本上一无所获。

    刘备刚刚占领城池不过十数天,尚未对城墙进行修葺。士卒也因为经过数战,早已疲乏,就已经传闻诸葛亮率大军前来。如此一来,刘备不得不将一半留在城内守城,一半放在城外,以为互相犄角之势。

    这天,刘备正在城内大营内批阅奏牍,突然将军陈到闯进大帐,一脸焦急之色:“明公,明公……”

    刘备知陈到其人杀伐果断,何时这样没头没脑的慌张过,势必有大事发生了。

    刘备当即放下奏牍,说道:“陈将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说来。”

    陈到到现在仍是表现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他怕自己说的话会因为表达不清楚而让人误会,他只急着说道:“明公,请随末将到南门一观。”

    难道是诸葛亮突然发兵攻城了?

    刘备当即随着陈到,让许褚带了剑啸营百人保护,一同到了南城。

    “明公!”

    陈到回过身来,示意刘备看。

    刘备扯着马,往前走去。

    南城城门打开,城外也是人马宣泄。只是,刘备骑着马走到城门边,却怎么也走不出城。而那些本来站在城外守城的士兵,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刘备似的,一直木立在哪里。刘备身后许褚虎目一蹙,先让刘备退了两步,他则拔出佩刀,向城外直冲去。只是,到了城门边,眼前如有一道无形的玻璃墙,将内外完全阻隔,使他再也难以前进一步。许褚发声喊,挥出一刀。砍在墙面上,却如落入了海绵之上,根本就没有着力之处。

    许褚连砍了数刀,仍然是一个样子。

    旁边陈到喝止许褚,颓废的说道:“将军不用再费力气了,要是能行,末将早已经砍开这道门了。”

    刘备问陈到:“其他的门都试过了吗?”

    陈到点了点头,说道:“襄阳有八道门,每道门都一样。”

    这可奇怪了!刘备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但他也没有多想,又即带着许褚、陈到登上城楼。城楼下方,诸葛亮和他一方的大营绵延数十里,旗帜在阳光下招展,剑戟时而闪出刺眼的光芒,操练之声嚯嚯的传来,让人尤为震撼。刘备随即命人备下绳索,准备让许褚缒下城去查看究竟。然而,当绳索上的铁钩挂上去后,许褚想要从女墙上跳下去,不想身子刚刚脱离女墙,人不但没有下坠,反之升了上去。

    旁边众人看得惊异,纷纷乱呼,若非陈到及时抓住绳索,将许褚拽了下来,只怕将会和气球一样升空而去了。

    “好险!”

    许褚将绳索丢在地上,又向陈到道了声谢。

    刘备蹙着眉头,实在不明白他怎么一下子飞升了起来,难道城池外面已经没有了地心的吸引力了?那边许褚又即向刘备拱手,欲要再试一回。

    “也不必这么麻烦。”

    刘备当即从旁边一个士兵手里取了一支长枪,猛的往城前一掷。

    呼的一声,长枪如利箭一样向前射去,很快就不见了。正在众人惊异的时候,突然只见一星寒芒闪烁。众人还没明白过来,就见那支长枪居然折返了回来。也就在众人惊呼躲避的时候,那支眼看射到面门的长枪,忽然又如一张纸一样。腾空升起,漂浮了起来。

    刘备吸了一口气,居然会有这等奇怪的事情!

    思及此,手指一动,有了主意。他也不敢耽搁,立即带着许褚、陈到等人,想要回营召集众文武讨论这件事情。然而,当他带着他们从城楼上下来的时候,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本来人流如织的城市,在这一刻突然宁静了下来。人不见了,就连那些熟悉的街道,也似突然之间一下子消失了。眼前,只有一望无际的白。

    刘备身后的士卒都惊呼出来,人人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恐惧,就连陈到和许褚,他们也都走到刘备身边,紧紧的环视着,时刻防备接下来将要发生的危险。

    刘备回过身来。想要看看身后的城楼还在不在。果然不出刘备所料,城楼不见,城门也不见了,留下的全是一望无际的白。

    “明公。现在该怎么办?”

    陈到和许褚几乎同时问了出来。

    刘备闭上了眼睛,努力使自己镇定。在片刻后,他咬了咬牙,坚定的说道:“这一定是幻觉。必然又是诸葛妖人弄出来的。尔等不必着急,只需向前走,肯定能找到出路。”到了此时。刘备实在只能说这些话来安慰他们了。他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向前走着,试图找到原来的大营营帐所在。

    然而,走出没多久,突然听到了轰隆的马蹄声遽然而至。他们甚至来不及回避,就见一队骑兵在一员将领的带领下,将刘备等团团包围在其中。

    马上将军仔细的看了刘备一眼,突然哈哈笑道:“没想到啊,这么快就被我撞上刘备了。”

    刘备曾与此人交过手,他就是荆州旧将黄祖。

    刘备尚未开口,陈到鼻子一哼,让许褚保护丞相先走,他则大吼一声,直击黄祖。

    黄祖哈哈一笑:“你们谁也跑不掉,都要去死!”

    他亲身迎战陈到,他的部下则是将刘备等围住其中厮杀。

    刘备身边不过百余人,他们少数随着陈到迎战黄祖,多数则随着许褚保护刘备向斜刺里突围。眼看敌兵越围越多,刘备亦拔出腰中双剑,向拦路的士兵击斩而去。下剑时虽然刺得真切,但击中后,却如捣碎了一层薄冰,散了一地。刘备在许褚等人的保护下先还杀得有劲,也不多时间就冲破了一道口子。但很快,他发现他自己是白忙活了。他刚才亲手杀死的那些人,在不过片刻的功夫后,那些本来灰飞烟灭的身躯,却又再次复合,重新活了过来。

    “这怎么回事!”

    陈到与黄祖拼过了几十个回合后,终于觑见了对方的破绽,一刀砍了下去,将黄祖连肩膀带脖子,将他整个脑袋都砍下马去。陈到眼看斩杀了黄祖,就要收回手里的大刀,然而,惊异的一幕出现了。本来已经身死的黄祖,在大笑声中,又再次复活了。

    黄祖看着呆愣眼前的陈到,笑道:“实话告诉你们吧,你们是杀不死我们的,你们也别再忙活了。只要你们束手认输了,诸葛将军也就将这阵法撤了,你们也就可以出去了。不然的话,他将会不停的调兵遣将进来,直到将尔等捉到为止。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对付我们这点人马你们都尚且吃紧了,要是诸葛将军将左右的人马都送了进来,你们压也被我们压死了。更何况,我们永远是杀不死的。而你们就不一样了,你们只要被我们刺中了要害,那就只有等着死吧,你们可明白了?好歹我都说了,你们不如趁早降了吧!”

    黄祖这句话说得特别之极的嚣张,任谁也听到了。不但刘备倒抽一口凉气,就连陈到、许褚二人都感到头皮的发麻。

    “放屁!”

    就在刘备等人被困其中的时候,外围那里终于有一支人马在将军李典的带领下,杀了过来。

    黄祖的人马虽然杀不死,但在李典大军的冲击下,到底将刘备等解救了出来。

    等到彻底摆脱了黄祖的追兵,刘备方才驻下马来,看了李典一眼,心里欢喜,赶紧问道:“其余人都怎么样?”

    李典拱手道:“明公放心。他们都好好的呆在大营里面。只是陈军师听说明公不在营帐,担心明公安危,便让末将领了一支人马出来接应,天幸让我找到了明公。”

    刘备点了点头,旁边许褚道:“明公,我等现在该怎么办?”

    “先回大营再议。”

    众人随着刘备,凭借着记忆,往南营赶去。只是,尚未到南营,早已传来厮杀之声。刘备随即挥军扑上。正好赶上一队袁术人马,正围住自己部下吴霸在战。吴霸原乃李通副将,李通之死,吴霸随着刘备到了军前听用。只是刘备赶得迟了,等他冲杀上来的时候,吴霸早已经身负重伤,已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看刘备就在眼前,吴霸也即露出了笑容,他缓了缓。努力的打起精神,向刘备说道:“南营……南营遭到……遭到敌人围攻……”

    一语未了,喉咙里鲜血喷薄而出,早已阖上了眼睛。

    刘备将吴霸放下。立即传令加急行军。

    等走过了一刻钟的样子,杀喊声更浓,而整个南营的营帐早已经不见,只剩下了无数人马往来的冲撞。刘备眼看着纷乱的局面。当即带着许褚等杀了进去。但这下,如泥牛入海,身陷其中。刘备也怕众人身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于是在会合了闻字、廖化等将后,又立即挥军向外,寻找着突破口。只是,可惜的是,刚刚冲破了一道口子,后面的还没有摆脱,前面又有高览领军前来。

    刘备正与高览这支人马杀得难解难分时,外面又有一支刘备的人马从高览背后杀来。只是这支人马还没有来得及赶过来跟刘备会合,又被诸葛亮所部张郃率兵拦截住。当时将军沮鹄在战乱中被身后的弓箭手保护着,只是不凑巧,正好被张郃撞着。张郃不由分说,上来一枪,沮鹄甚至不及呼叫,早已经被张郃挑下马去。沮鹄身后的弓箭手想要报仇,早被张郃杀散。

    这边杀着时,身后又有黄祖带着人马追了过来,加入了战团。

    刘备眼看着战况愈加激烈,愈加混乱,他的那些会合来的部下,也是时聚时散,始终不能团结在周围。只怕再打下去,自己的人马就算战力再怎么厉害,可在这些永远也打不死的妖兵面前又能如何,最终还不是被杀得干干净净?刘备可不想把底子都拼光了,更不愿意吃这哑巴亏。他只得团结力量,攻其一端,想从一点突围。只是,打到后来,随着诸葛亮那边的不断增兵,将重围堵住,他们一时要想杀出去,却也是极难。

    当然,重围最终还是被刘备突破了。只是,刘备虽然出来了,他身后的许多士卒及其将领们却都被围在里面。刘备还想要重新杀入重围,但被许褚阻挡。也就在这时,又有典韦领着一队人马杀到。

    典韦见到刘备,立即向刘备拱手道:“末将来迟了!”

    刘备安抚了一句,让陈到、许褚、李典等杀回去,他则在典韦的保护下,欲要冲到北门那边去看看。只是,他的去路又被诸葛亮所部蔡瑁的人马拦住。典韦保护着刘备往前厮杀,奈何蔡瑁部下人马极多,刘备身边保护的人马又少,很快又陷了进去。典韦专找蔡瑁来杀。那蔡瑁与典韦厮杀了一阵后,手脚酸麻,心生胆怯。也似乎,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在这个空间里已经拥有了免死的权利。他杀到最后,心知不是典韦的对手,只得弃了典韦就跑。

    眼看典韦就要赶上去追杀他,刘备怕将他杀了倒是提醒了他,也就立即让典韦回来了。

    而果然如刘备所料。蔡瑁一跑,他身后的将士,也如水一样,跟着跑了。

    刘备倒是趁了这个便利,赶紧向前突围。只是,蔡瑁虽然走了,那些紧盯着刘备的人马,也即补上,从四面围了上来。而那蔡瑁在跑过一阵后,被黄祖提醒了一句,方才恍然明白了过来。他也立即回身,又复杀了上来。

    眼看着整个南营杀成一团,几十万人马同时交战,非要杀得三天三夜也不能停止。不知是不是触怒了上天,整个白色的空间里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两下,那些身在战马上的将士全都被这一阵颤动给震落下马,人皆狼狈不堪。狂风突然呼啸着,从无名的地方席卷而来,将人马抛掷上天,撕成碎片,余下的人则因惊恐,跟着顿时大乱。只听人丛中黄祖不可思议的叫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诸葛将军可没说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啊!”

    他去问旁边的将军,旁边的将军都是同样的不可思议,大呼小叫着。

    就连身坐马背的刘备,亦被先前的一阵地动给震落下马。及至大风起,他立即让人都趴伏在地。许久,风声终于停了下来。典韦、许褚等走到刘备面前,将刘备扶了起来。刘备整了整衣服,不及看别的,就被眼前粉白的一座城池给惊住了。只因城池的门额上挂着一方匾,上书:

    三让徐州!(未完待续。。)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