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满唐春

1031 好梦不须醒(大结局)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新婚燕尔,李丽质也没有吝啬自己的柔情和美丽,让刘远感受到生命的幸福和美好,幸福来之不易,两人都非常珍惜,三天后,李丽质按例规回门,在回门之后,刘府再次大排宴席,把河东裴氏的新一代绝色美女裴惊雁纳进门,此时的裴惊雁,早已是望穿秋水了。

    在刘远纳裴惊雁的同一天,崔梦瑶的贴身侍婢春儿也正式与刘远的贴身侍卫荒狼成亲,这头孤独行走在荒野的独狼,终于有一个嘘寒问暖的人,终于有一个幸福的港湾,出嫁的当天,崔梦瑶哭成一个泪人,经得刘远同意后,给了春儿很多的嫁妆和体己钱,刘远虽说也在纳妾,分身乏术,不过还是真心祝福他们。

    荒狼不知多少次救了自己的性命,也不知替自己赚得多少战功,刘远视他如兄长一样的存在,对于春儿和荒狼的结合,刘远感到由衷的高兴。

    这样也好,虽说成了亲,但是还住在一起,感情也不会疏远,而刘远身边,也不能少像荒狼这般忠心而武艺高强之人保驾护航。

    随着刘远的地位再一次提升,裴惊雁也得到了河东裴氏的重视,出嫁前搬到大理寺少卿裴进的府上,这样显得更为庄重,河氏裴氏的族长还有长老等人,不远从河东赶来,送上诚致的祝福和丰厚的贺礼,作为传承 逾千年的世家士族,河东裴氏的底蕴深厚,刘远也从中收获了很多人脉,也算是相得益彰。

    很多人妨忌刘远。先是攀上清河崔氏的高枝,很快又抱上皇族的大腿,现在又和底蕴深不可测的河东裴氏眉来眼去。士族的、皇族的、中立的都让他赶上趟了,和武将关系很铁,几个当朝大将都跟喜欢跟他抱团,而文臣对他非常纵容,一有清河崔氏的缘故,二来刘远文采风流,对大唐贡献甚大。别的不说,光看魏黑子的态度就知道了,平常李二稍有些不对。他就一谏再谏,再不听那就死谏,而这次长安公主出嫁,光是食邑八百户很逾越旧制。还有极为丰厚的嫁妆。可是在宣布的时候,魏黑子眼观鼻、鼻观心,佯装听不到。

    为此李二回去还和长孙皇后抱怨,说他该反对的时候不反,本来还想以他反对为由,这样可以节省下一些,到时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不是朕吝啬。而是群臣有异议只能作罢,得了便宜还能卖乖。偏偏魏黑子就是不配合,李二看魏黑子的眼睛都带着幽怨了。

    而大唐的百姓对刘远更是发自内心的拥戴,在刘远身上,承载着很多微末走向辉煌的梦想,而刘远的成功,让很多底层的百姓看到的腾飞的希望,而这种希望,是打破士族的壁垒,没有世家的束缚,让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真实。

    可以说,刘远成了大唐名副其实的万人迷,从成亲那天开始,很多长安百姓自发张灯挂彩,好像过年一样为刘远的喜宴增添喜庆的气氛。

    有美女,万事足,一口气娶了二个大美女,刘远干脆告假一个月,就在府中陪着娇妻美妾,日子逍遥得像陆地神仙一样。

    “啊....”刘远有些慵懒的张开眼睛,扭头一看,身边的裴惊雁已经空了。

    “少爷,你醒啦,婢女侍候你洗漱更衣。”一看到刘远醒来,黛绮丝连忙前来侍候。

    刘远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随口问道:“惊雁呢?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人了?”

    “回少爷的话,今日有个庙会,几位夫人都去赶庙会,六夫人也跟着一起去了。”黛绮丝一边帮刘远梳头,一边柔声地应道。

    这些女人,凑热闹什么的最来劲了,昨晚折腾到大半夜,自己都累得不轻,没想到裴惊雁还有精力这么早就起床,古语说得没错,只有累死的牛,就没犁坏的地,最近自己的生活太安逸了,以前在战场上枕地而睡,有一丝风吹草动都能惊醒,可是现在连睡在身边的人起床,也没有觉察,这就是环境啊。

    穿好了衣服,刘远一边洗漱一边问道:“六位夫人都去庙会了吗?”

    “没,三夫人说有些头痛,在房间内休息,并未随队前行。”

    刘远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小娘?她没事吧?找御医看了没有?”

    李丽质进门后,那排名都有些了,贵为公主的李丽质是大夫人,崔梦瑶只能是夫人,而小娘跌到第三,杜三娘和胡欣分列四五,不过她们不敢有意见,出自河东裴氏的裴惊雁还只是六夫人呢。

    “三夫人说不用,休息一下就好。”

    “不行,我现在去看看,有病不看,就怕小病熬成大病。”刘远放下擦脸的毛巾,一脸着急地说。

    黛绮丝连忙劝道:“少爷,刚刚三夫人睡下了,婢女看过,睡过去了,少爷还是用完早点再去看,让三夫人好好睡一觉吧,说来也奇怪,最近三夫人的言行举止有些奇怪,好像很累、很疲惫的样子,但有时又很开心的模样。”

    刘远回想一下,小娘最近的确有些反常,经常心不在焉,有时心事重重,有时却又是如释重负,问她又说没事,刘远估摸她不习惯自己一下子娶妻又纳妾,心里有些敏感,现在看来,的确有事发生。

    “那好,你去准备早点吧。”听说小娘睡下了,刘远倒没有坚持,挥手让她去准备。

    “是,少爷。”黛绮丝应了一声,马上下去替刘远准备早点。

    黛绮丝刚刚退出去,马上有人轻轻敲着房门,刘远随口问道:“谁?”

    “少爷,小的是岳冲。”

    岳冲?这家伙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在扬威大营训练吗?刘远心里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很快说道:“进来。”

    “啪”的一声。岳冲进来关上门后,一下子跪下,然后“啪啪啪”就自顾扇起自己的耳光来。那力度又快又狠,只是倾刻之间,两边的脸都开始浮肿了起来。

    刘远大吃一惊,连忙捉住他的手说:“岳冲,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慢慢说,不要作贱自己。”

    岳冲的眼睛一下子红了。猛地叩了三个头,这才一脸哽咽地说:“将军,小的有罪。小的猪狗不如,要打要杀,我岳冲绝不皱一下眉头,也不会埋怨将军。”

    看了痛哭流涕的岳冲。刘远反而镇定下来。坐在绣墩上,不紧不慢地说:“你这般自责,是不是内疚为皇上作眼线之事?”

    “将...将军,你一早就知道了?”岳冲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像能吞得二只鸡蛋一般。

    “有一句老话叫,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身边就这么一点人。以本将的能力,想查出一个眼线。还不是轻易而举吗?”刘远微笑着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向刘某坦承,这点倒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以李二的性格,肯定会在自己身边放眼线的,换作自己,也不会减轻一个关乎大唐安危的人监视,说到底,是监视也是一种保护,就看当事人用哪种角度看罢了,刘远其实并没有刻意调整,只是猜测那眼线就在有限的几个目标人物当中,现在看到岳冲这般举动,马上就猜出他作了李二眼线。

    岳冲那脑袋快要碰到地面了,愧疚地说:“将军,当日皇上算定你不会丢下有功手下的家属不闻不管,于是派人招揽小的,当时小的是手足无措,根本不知怎么办,而母亲大人又病重,急需有人相助,而对方又是皇上,没经过什么考虑就同意了,就这样,一直等到将军前来我家,最后就留在将军身边。”

    说完,岳冲马上补充道:“不过将军,小的虽说是皇上的眼线,但向来是报喜不报忧,平日都是捡一下无关痛庠东西汇报,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小毛病,根本不会对将军的仕途产生影响,请将军明察。”

    刘远冷笑一声:“哼,若是你铁了心替皇上办事,出卖本将,只怕你早就没命了。”

    不用说,刘远也明白,别的不说,光是黄公公派他的侄子给自己通风报信,提前知道一场快要到来的大风暴,刘远决定先发制人,化被动为主动,从后面发展的形态来看,那眼线并没有把此事密报李二,若不然,李二的反应,肯定不会像当日那般温和,就那个时候起,刘远早心中有数了。

    还好,主动坦承,也不枉自己对他的一番扶持。

    “好了,起来吧,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以后该怎么做,你还是怎么做吧。”刘远淡淡地说。

    这样也好,有岳冲这个双面间谍在,自己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岳冲还是跪在地上,有些犹豫地说:“将军,还有一件事,是有关于三夫人的,小的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小娘?刘远一下子站起来,厉色地问道:“小娘,小娘怎么啦?你没对她怎么吧?你敢对动她一个指头,我把你剁了。”

    “不,不,不敢,小人那敢动夫人一个指头,将军你千万不要误会,岳冲就是再下作,也不会作这些龌龊之事,那是,那是.....”就在岳冲犹豫怎组织语言之时,那房门一下子推开,两眼红红的小娘突然出现在刘远面前,有些忐忑不安地说:“师兄,还是我来说吧。”

    不知小娘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也许,她是故意等到那几个女的出去,找机会和刘远说一些事,现在刚巧碰上,看到小娘两眼通红的样子,刘远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小娘,别哭,万事有师兄帮人扛着,有什么事慢慢说,不急。”

    小娘收拾了一下心情,勉强一笑,对刘远说:“在说之前,请师兄先看看二个人。”

    “好。”

    “岳校尉,有劳你把那二位恩人请进来吧。”小娘柔声地说道。

    “是,三夫人。”

    没多久,当一男一女走进房间是,刘远眼前一亮。连忙问道:“是你们?”

    “小民陈子墨见过恩公,恩公大婚,未能前来祝贺。真是罪过。”来的正是陈子墨夫妇,一看到刘远,马上就双双跪下了。

    意外啊,半年前,还听说他在扶桑的,留下一封书信,现在突然出现。就是刘远也吃了一惊,连忙把他们扶起来说:“请起,请起。当日举手之劳,不必掂记。”

    赵紫云一脸认真地说:“就是这举手之劳,我与相公才能走在一起,若不然。我们早在黄泉路上相会了。恩公的恩情,我们夫妇二人,此生就是做牛做马也还不完。”

    真是重情义之人,当年赵紫云被打入奴籍,陈子墨不离不弃,倾家荡产、冒着前途尽毁的风险千里救援,那是何等重情重义,而赵紫云也有这样的品质。对这二个人,刘远是很有好感的。

    “好了。这些事不提了,对了,你们怎么在这里的,子墨兄,你不是去扶桑了吗?”刘远好奇地问道。

    “师兄,此事还是我来说吧。”小娘突然插话道。

    刘远已经猜到什么了,闻言点点头说:“嗯,你说吧。”

    小娘深呼吸了几下,这才说道:“陈大哥一诺千金,差不多散尽家财,终于把赵元和李方那二个人从扶桑一间小加工店内抓了回来,就在迎娶公主的第二天,就已经秘密押送他们到了长安,怕破坏了喜庆的气氛,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师兄,也怕血带来不吉利,等师兄纳了惊雁妹妹,过了三朝后,这才把他们两个杀了,以祭我爹的在天之灵,现在大仇终于得报,师兄,你可以好好感谢陈大哥。”

    刘远闻言一惊,连忙问道:“报仇了?”

    “嗯,报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们二人到了长安,这些天都是好吃好喝供着,便宜他们了”小娘咬牙切齿地说:“有点怕动手,就让岳冲岳校尉把他们捆起,麻袋套上,小娘用刀把他们扎死的,杀手报的仇。”

    说完,小娘低着头说:“师兄,我怕你们相见,一时不知说些什么,让你为难,也怕你心软,再说私自行刑,也怕招人非议,影响师兄的前途,所以,所以......就不叫上你,有什么事,小娘愿意一力承担。”

    难怪小娘最近情绪有些复杂,刚才岳冲俗欲言又止,原为是这样,估计岳冲也是被小娘相逼,无奈之下才做的,而他心中,也不想自己牵涉其中,所以就成全了小娘。

    刘远轻轻摸着小娘的脑袋,柔声地说:“什么前途,这些都没你重要,好了,此事过了,大仇得报,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什么也不要多想,没事的,有什么事有师兄替你扛着。”

    “嗯,谢谢师兄。”小娘眼圈一红,不也这么多人在场,把头埋进刘远宽大的胸膛里,情绪得到彻底的释放。

    “岳冲”刘远突然叫了一声。

    “小的在”

    刘远淡淡地说:“当年本将与二人做过师兄弟,不管怎么说也好,算是有点渊源吧,你替本将给他们烧点元宝蜡烛,算是告别吧,本将就不去拜祭他们了。”

    将军果然仁义啊,岳冲心里感叹一名,连忙领命,退了下去。

    等岳冲退了下去,刘远扭头对陈子墨说:“子墨兄,客套的话不说了,你是个人才,刘某希望你留在我身边帮忙,帮忙打理名下的产业,如果你还喜欢航海,刘某愿意出资给你,助你大展鸿图。”

    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为了一句诺言,出生入死,散尽家财,这样的人,太值得尊重了,刘远也深受感动,直接给他两个选择,可以跟随自己,也可以赞助他出海,反正都是一个目的:这样重情义的人,理应过得更好。

    陈子墨和赵紫云对视了一眼,赵紫云给他一个鼓励的神色,陈子墨激动地说:“航海这么多年,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也多次死里逃生,漂泊多年,也是时候安定一下,若是恩公不嫌陈某愚钝,我愿追随恩公身边,鞍前马后。”

    刘远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刘某正是用人之际,子墨兄不嫌弃就好。”

    “不敢,不敢”

    两人相付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陈子墨为人实诚、踏实,心思缜密,为人处事灵活多变又不失分寸,与好冲激进、能力出众的金巧巧可以说相得益彰,有如一文一武辅助刘远,这样一来,刘远就更加清闲,到了年末,寻了个由头,把扬威军的担子也推在候军身上,不过因为李二的坚持,还披着一个荣誉扬威大将军的封号,如果没有重大的变故,也不用刘远上阵。

    卸下了扬威军,刘远的日子更加舒适写意,一边筹款修筑两条公路,一边和家人享受天伦之乐,不理会朝政,不卷入纷争,每日悠闲自在,而逢年过节,李二的赏赐绝不会少,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滋润。

    不知是不是压力减的原因,次年,李丽质、小娘、杜三娘还有裴惊雁,先后有了身孕,可谓喜事不断,据御医所说,小娘怀的还是双胞胎呢,喜得小娘整天笑得合不拢嘴,刘府的喜事一桩接着一桩,下人笑脸就没停过,在一次醉酒后,刘远终于把黛绮丝这朵异国佳丽收入房中,算是正式的贴身侍女,算是了却黛绮丝一桩心愿,在收了黛绮丝不久,又在崔梦瑶的劝说下,纳了所托非人的崔梦真,把清河崔氏的姐妹花都纳入了刘府,成为人生的大赢家。

    时光勿勿,数年后的某一天,刘远躺在逍遥椅上,看着娇妻美妾如花蝴蝶一般在身边“飞舞”,看着儿女满堂跑,他们居住在装饰考究的府第中,锦衣玉食,那脸上无忧无虑的笑容,犹如一股春风,好像要把大唐都渲染成繁花似锦的春天一般,真是满堂春换来满唐春,看着看着,整个人不觉有些醉了,朦胧中,好像梦见自己的前世,在工厂的流水线上辛勤劳作,可是眼前的繁荣又历历在目,似梦非梦一般,是真是假、是梦是幻,就是刘远也有迷惑了。

    刘远慢慢把眼晴合上,嘴角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慢慢睡了过去:不管是真实还是梦幻,好梦不须醒,若真的是梦,那么,就让我一梦醉万年吧。(全书完)(未完待续。。)

    ps:  终于完本了,写上这三个字后,炮兵全身好像没有了力气,感谢书友一年零五个月的相顾,完本感言晚些发,有一点很重要,一是希望订阅的书友能领一个大神之光,这是荣誉,是炮兵的荣誉也是你们荣誉,希望你们能领取一下,第二是明天或后天回来完成完本满意度投票,这个很重要,关乎于炮兵的收入,谢谢,谢谢,新书会在完本感言中提及。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