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满唐春

1030 顺昨完房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不会吧,谁不知刘将军生财有道,经营有方,光是一个金玉世家就有三百多间分店,遍布大唐,生意兴隆,日进斗金,说没银子,还真是开玩笑了,说了也没人信啊。”柴令武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刘远,进一步逼迫他。

    老子有钱关你屁事,就你丫不要脸,刘远忍不住在心里暗骂道,不过表面还是装作一脸无奈地说:“诚然,刘某是赚了一点银子,但是,这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血汗钱呢,赚得多,开销也大,那么多下人、伙计要养活,平日捐得也不少,最近为了修筑长安到淞州的公路,倾尽家财捐了一百万两,把银库都搬空了,现在可以说两袖清风,别说一百万两银子,就是一万两也拿凑不出来了。”

    “没错,刘将军慷慨解囊,大唐谁不晓,谁人不赞?就是柴某也非常感动呢。”

    “哦,那刘某现在可以过了?”

    “不行”柴令武笑眯眯地说:“朝令夕改,岂不是让人笑话?”

    刘远心中忍不住骂道,朝令夕改说的那是政令,你丫算哪根葱啊,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三分颜色开染坊,今天是大喜之日才不与他计较,若不然,早就动手揍他了。

    强忍心里不满,刘远和颜悦色地问道:“那柴刺史想怎么办?”

    “嘻嘻,今日是刘将军的大喜之日,柴某岂会做大煞风景之事,其实柴某一早就替刘将军想好了。可以用分期的方式,一个月捐一万两,不出十年即可捐够。要不就捐长洛高速一成的份子,这样来,捐给我们卫州兴修水利的银子就有了,我们卫州的百姓会给刘将军立碑铭记,刘将军,春宵一刻值千金,将军也不想有遗憾吧。柴某保证,这些银子都会用作兴修水利之上,绝不贪墨一分一毫。实在不舍得,那就捡豆子吧,可以修身养性呢,哈哈哈”

    看到刘远那张越来越难看的脸。柴令武好像三伏天喝了冰镇的酸梅汤一样。心里畅快极了。

    刘远没有说话,扭过头对自己那帮手下大声吼道:“要不要吃酒?”

    “要”一众手下齐声吼了起来。

    “要不要吃肉”

    “要”

    刘远把声音高八度吼道:“那你们是干什么?还楞在这里干什么,没力气吗?都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还站在这里,你们这耸样还叫扬威军?”

    众人呆了一下,还是赵福精明,马上大声喊道:“兄弟们,他们这些家伙障车,又是好生无理。我们冲上去,打出一条道让将军与公主回去拜堂。扬威军,跟我冲。”

    “冲啊”

    “真是找死,不,找不自在,连我们扬威军的路也敢挡”

    “早就憋着一肚子气了,上”

    “揍他娘的。”

    “打,用拳头,不要用武器”

    赵福一冲出,扬威军一呼百应,一个个一边冲一边吼声冲天地冲过去,将军都发话了,再不冲,还要不要混了?再说扬威军直属皇上,算是皇帝亲军,就是兵部也不能约束,在长安向来是横着走的主,哪里受过这种气,刘远是扬威军的将领,他受辱,所有扬威军都感同身受,在这个喜庆的时候,突然蹦出这么一个不长眼的家伙,的确够恶心人的,不过他是李二的亲外甥,皇亲国戚,众人强忍心里的怒火罢了,现在刘远一声令下,正合他们心意,一下子全部出动了。

    怕什么,凡事有刘将军撑腰,此事还多了一个长乐公主帮忙说话,谁怕谁?

    “你,你们要干什么?我是卫州刺史柴令武,我是皇上的外甥,你们...啊.....”那话还没说完,被人推倒地下,很快被人熊抱着,一口捂着嘴巴,硬生生地拖到路的一边。

    “兄弟们,给我打”

    “开路”

    “少爷,不好,少爷被打了,你们快上。”

    “打,奶奶的,竟敢挡我们扬威军的路,还真不知那个死字怎么写”

    “干什么,把人拖出去,别挡着将军的路。”

    柴令武联同几个纨绔子弟再加上一那堆贴身侍卫,大约有四五十人,算是上一股很大的力量了,可是扬威军有一百多人,来的全是精英,一个个武艺精湛,下手又快又狠,专住那种很痛但又不会致命的地方下手,人多,再加上扬威军都是久经战阵老兵油子,仗着有刘远和公主撑腰,插眼、踢裆下三滥的招式也出,尉迟宝庆腿脚都是踢别人的“子孙根”,那关勇更是离谱,牛高马大,一抓起就往路边扔,好像把人当成沙包,只是一小会,柴令武及他带来的人就叫苦连天,有的都吓哭了。

    半刻钟都不到,那路就清出来了,一部分扬威军站在路的两边,示意迎亲大队可以顺利通过,而路的二边,扬威军继续对柴令武还有那几个跟风纨绔子弟及其手下进行殴打。

    刘远满意地点点头,大手一挥:“回府。”

    赵福笑容可掬地跟上,小心翼翼说:“将军,那柴令武是皇上的亲外甥,这样会不会过份了?”

    “过份?”刘远冷笑地说:“张口就要捐一百万两,说不捐连分期都帮本将算好,还明目张胆想谋取我长洛高速的份子,他过份还是我过份?今天本将不亲自动手把他打出屎来,算便宜他了。”

    说完,安慰有点忐忑不安的赵福说:“没事,候军他们这些家伙,都是打架的老油子,不用说他们也有分寸的,放心吧。”

    “嘿嘿,有将军在,小的从没有担心过,只是替将军担忧而己,将军说没事,那就没事了。”赵福笑嘻嘻地说。

    刘远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腿,继续往前走。

    最后一道“障车”离刘府。也就是三射之地,很快,刘远就在刘府下人的吹呼声中。携着李丽质进府,然后就是一系列的仪式,像转毡、跨火盘、开面扇、敬酒、拜堂、闹新房等,就是小娘等人也要给李丽质敬酒,以示对她地位的认同和尊敬,拜完堂后又是大排宴席,一直闹腾到深夜这才散去。

    刚才在闹新房时。两人已经众人的起哄下喝过交杯酒,现在人已散去,门已关闭。偌大的一间新房,只有刘远和李丽质二人,房内点了很多大红烛,那烛光照在那个斗大的喜字上。显得格外喜庆。

    久久没有动静。一直低着头的李丽质忍不住抬起头,一抬头就看到刘远双眼盯着自己,一时害羞,连忙把头低下去,小声地说:“刘远,不,相公,你在看什么?”

    “看美人啊。”刘远笑着说。

    李丽质被刘远赞是美人。心中一甜,不过表面还是不动声色地说:“妾身也就是庸脂俗粉。有什么好看的。”

    “此言差矣”刘远一脸正色地说:“夫人若是庸脂俗粉,那天下就没人敢自认是美女了。”

    “油腔滑调。”

    过了一会,刘远还是没有动,李大公主一时忍不住了:“相公,你在干什么,看了这么久,有甚好看的?”

    刘远笑呵呵地说:“人生二大雅事,一是月下看花,二是灯下赏美人,刘某正是灯下看美人,你说好看吗?”

    李丽质俏脸一红,没想到刘远般有情趣,心中暗暗欢喜,忍不住抬头,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刘远,轻轻咬了一下红唇,柔声地说:“相公,妾身问你,这次主动出征吐蕃,是...是否为了妾身?”

    “是”

    “为什么?”

    刘远苦笑着说:“公主,小生怕怕啊,你是公主,有什么坏事都不会落在你头,皇上就是处罚,也是刘某一个人遭殃,最害怕的是,一个人累了全家,不过答应娶你,不提亲也不行,于是.....”

    “于是就去吐蕃,想多立功,这样把握大一些,对吧?”李丽质连忙追问道。

    刘远一脸郑重地点点头说:“是,其实我们暗杀掉吐蕃的大将军赞婆就已经完成任务,可以回长安听封,不过还是觉得把握不大,就一直在吐蕃等待,等待机会,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让我抓到了松赞干布,抢到这个盖世奇功,这才有把握、有信心向皇上提亲。”

    “妾身以为你会进宫偷偷恳求父皇,让他成全我们的亲事,没想到你在十里长亭,当文武百官还有全城百姓的面向父皇求亲,说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妾身真是又惊怕又是欢喜,惊怕的是,你这样等于间接要挟了父皇,而父皇最反感就是这样;欢喜的是,你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为了长乐求亲,说明你有情有义,妾身没有看错,你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之人。”

    刘远心里有些感动,他注意到李丽质一直用“妾身”而不是“本宫”,说明她已经进入一个做妻子的角色,没有因出身高贵而高高在上,持势凌人,闻言有些感叹地说:“其实最对不住,最要感谢的,是梦瑶和小娘她们,她们一直在作牺牲,倒是委屈她们了,还望公主日后能多包容她们一些,刘某在这里就感激不尽了。”

    李丽质白了刘远一眼,然后一脸认真地说:“相公放心,妾身并不是善妒之人,几位姐妹都是好相处之人,梦瑶识大局,小娘很亲善,杜三娘够乖巧、胡欣不争宠,一直相处得很好,妾身也会好好替相公处理这些事,请相公放心。”

    听到李丽质这样说,刘远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几声。

    “相公,你笑什么?”李丽质好奇地问道。

    “我刘远一生够运,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大步跨过,这不,功名利禄、名望美女都有了,能不兴奋吗?”

    李丽质有些奇怪地看了刘远一眼,有些疑惑地说:“相公也有怕的时候?妾身一直以为你什么都不怕的呢。”

    “怕,还真怕啊”刘远苦笑着说:“自从那次冲动后,就没睡过好觉,一时怕这这样,一时又怕那样,半夜也睡得不安稳,生怕第二天一睁开眼,全家都变成了阶下囚,公主,你别看我在十里长亭那么英勇,其实你相公我的脚肚子是打着颤抖的,那时真是怕了,生怕你父皇一怒之下把我给斩了,幸好没有发生。”

    李丽质心中一动,刘远说得轻巧,但可以想像他当时傍惶和惊慌,对于自己,他是有错在先,但他为了自己,可以上战场,出生入死、可以上捐钱银,一掷百万金,这些都是为了自己做的,虽说刘远没有说,但李丽质都感受得到。

    “这么怕,怎么当日就不怕呢?”一想起当日刘远霸王硬上弓,霸道地夺去自己的第一次,李丽质心里还是有些气。

    “怕,怎么不怕?”刘远一边说,一边突然抱起李丽质,一脸“恶狠狠”地说:“担心受怕了这么多,所以现在要好好从你身上拿回一些慰藉才行。”

    李丽质俏脸一红,故意娇嗔怪说:“你这般无礼,就不怕本宫治你罪吗?”

    “当日尚且不怕,现在成了亲,拜了堂,可以名正言顺地欺负你了,怕什么。”刘远一脸“奸笑”状。

    “嗯,妾身今晚就好好侍候相公。”李丽质突然双手抱住刘远的脖子,温柔地说。

    刘远心中一荡,一下子吻在李丽质那倾倒芸芸众生的俏脸上,红唇上,李丽质先是有些羞涩,不过很快就热烈的回应,两人热烈的拥吻,吻得快要喘不过气,这才打住,刘远这抱着李丽质走近胡床,轻轻把她放了下来。

    “公主,我来了。”

    李丽质闻着眼睛,声如蚊纳地说:“相公,来...来吧。”

    据说男人最兴奋的时候,并不是与最爱的人融为一体,而是最爱的人同意上床的那一刻,刘远终于体会到这个感觉了,一想到这个大唐最漂亮、最有气质的美女公主,就在自己眼前,躺在胡床之上,默许自己为所欲为,这是何等荣幸,何等激动人心,看着李丽质那绝美的面庞,曼妙的身材,那睫毛是那样长、那肤色是那样雪白、那欲拒还迎的姿态是那样的撩人,刘远再也忍不住了,一个饿虎扑食,重重压了上去.......(未完待续。。)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