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满唐春

1029 公主大婚(六)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一个大男人,跳这样的舞,不是让人耻笑吗?

    刘远算是认栽了,就是跳得出也不能跳啊,若不然,没几天,有关自己的传闻就会传遍长安的大街小巷,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清河公主李敬眼珠子转了几下,笑嘻嘻地说:“将军若是不跳,那可得认罚了。”

    “公主你看着办吧”刘远一脸无所谓地说:“本将最近考虑把程怀亮程将将派到青楼潜伏,就是不知哪间妓院的女子漂亮一点。”

    “尔敢?”李敬柳眉一竖,马上大声说道:“本宫马上禀报父皇。”

    刘远一脸不以为然地说:“扬威军是刘某负责训练,就是皇上也不会插手,不过你能让皇上出面,换人也不是不行。”

    李敬一下子气得不轻,自己带头来闹刘远,就是想弄一点好处,没想到反而被刘远威胁,郁闷都说不出话来了,原因很简单,长孙皇后不问政治,所以要求女儿们也不能过问朝廷之事,要是为了这种事去麻烦父皇和母后,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一旁的临川公主李孟姜看到姐妹被刘远打压了,连忙出面帮忙:“刘将军,你是堂堂大将军,不会欺负我们几个弱女子吧?”

    这话说得还真有水平,一个欺负弱女子的大帽子盖下来,刘远的脸面都有些挂不住了,你们这些公主还是弱女子?那天下都没有弱女子,好男不与女斗。刘远只苦笑着说:“不敢,几位公主说怎么罚吧?”

    几个公主一下子把目光投向清河公主李敬,毕竟今日这个障车活动是她策划的。此事自然是由她拿主意,李敬被刘远一吓,想起自家夫君就在刘远麾下的扬威军供职,现在就在队伍里拼命给她打眼色呢,闻言弱弱地说:“那就,那就给出个一千两,当是给我们姐妹的当零花吧。”

    这还差不多。一千两对别人来说,是一笔大数目,但对刘远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再说这里来的公主有好几个呢,每个公主才分过一百多两,还不够“出场费”呢。看来李敬是被自己给吓住。不敢狮子大开口了。

    这笔过路费值,刘远痛快地交出一千两的买路费,继续往前面走。

    “将军,这是你的大喜之日,久闻你武艺高强,箭术精湛,只要前面那两个酒壶射落,即可以过关。 ”

    “驸马爷。全大唐的人都知你文武双全,只要你写出一首形容新娘子美艳的诗。我们马上让路。”

    “刘将军,只要猜出这个谜底,就算过关了。”

    .......

    一路走来,刘远都不记得有多少人来障车了,来的人不同,目标也有差异,有的人纯粹为了凑热闹、有的是找乐子、有的借障车来套近乎,可以说什么样的人都有,好在刘远现在得宠,是李二面前的红人,背后又有清河崔氏作靠山,三品高官、开国县候,可以说到达人生的一个小巅峰,那些障车的人,也不敢过份,免得被刘远记恨,就是有人想通过障车多讨几个喜钱,可是几个公主才拿一千两的前车之鉴,也实在讨不了多少好处。

    所以说,一切还算顺利。

    终于,离刘府还有三射之地时,刘远碰上最后一批障车的人,为首的,赫然是柴令武。

    长安的纨绔子弟不少,但是有实力的也就那么几个,作为李二的亲外甥,正儿八经的皇帝国戚,柴令武无疑是有实力的纨绔子弟,不过就是这样的纨绔子弟,也让刘远打得不轻,硬生生打出屎来,成就了刘远“长安第一恶人”的威名,也让柴令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躲了起来,生怕被人嘲笑。

    刘远没想到,今晚柴令武竟然露面了,刘远更没想到,柴令武不仅露面,还有胆子障车。

    “哈哈,柴刺史,有些日子不见,别来无恙吧?”刘远在候军的提点下,这才知道柴令武不做太仆少卿,改为卫州刺史,难怪这么久没见他,看到这家伙一脸奸笑地拦在路上,刘远率先发话,占个主动。

    看这家伙似笑非笑的样子,刘远就猜他肚子里就没憋什么好水,再说事前候军收到风,有人要故意为难自己,有这个胆量的没几个,而柴令武偏偏是其中一个,看来就是他了。

    “不敢,柴某听说表姐与刘将军大婚,特地从卫州赶回来讨一杯喜酒吃,刘将军不会介意吧?”

    李二与柴令武的母亲平阳公主,与李二都是窦皇后所出,这是姻亲,柴令武来障车,自然合情合理,无可厚非。

    “这是刘某与内子的荣幸,一会柴刺史可要多吃几杯。”刘远说完,微笑着说:“柴刺史,走,刘某给你找最好的酒,一定让你吃个够。”

    看着刘远就要拉自己,柴令武嘴角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奸笑,连忙退后二步,笑着说:“都说障车,不设障也说不过去,刘将军就是再着急,那也得过了柴某这关方可。”

    这个家伙,还不肯上当呢,刚才还想着蒙混过关,顺便和他修补一下关系,毕竟以前出手也狠了一下,若是把他打得手腿骨折,那也说明自己的武力比他高,可是自己偏偏把他打出屎来,如此一来,他都没法混了,这不,放着京官不做,跑到鸟不拉屎的卫州当刺史,看来这个梁子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呢。

    “什么难关,柴刺史划出个道来。”既然避不过,刘远也不浪费口水了。

    “这个简单”柴令武拿出两个小竹筒和一只玉盘,打开两个小竹筒,一边把演示一边说:“刘将军,你要做的很简单,你看,把黄豆和绿豆倒在同一个地方,混淆起来,你需要像柴某一样,把两者区分开来,黄豆跟黄豆,绿豆跟绿豆,分完即可过关。”

    还以为是什么呢,这个太简单了,刘远从柴令武手里拿过那个玉盘,信心满满地说:“柴刺史,把你手中的豆子倒进来吧,刘某马上完成给你看。”

    那两个小竹筒,加起为不知有二十粒豆子没,看来这个柴令武倒没有想像中那么讨厌,有心和自己修好。

    “刘将军,不急”柴令武嘿嘿一笑,把那玉盘夺回,一脸正色地说:“将军是大唐不败的战神,扬威大将军,开国县候,岂是我等所能相比的,这个玉盘是柴某演示用的,肯定不适合刘将军,刘将军请看,这才是适合你的。”

    话说间,有两个豪奴抬着一口大筐进来,这口大筐估计装二三百斤不是问题,刘远还没开口,只见又有四个豪奴,二人一组,抬着两箩东西走近,“哗啦”的一声,把两筐东西倒进了那口大筐内,还特地用手搅了几下,这才退下。

    柴令武笑嘻嘻地说:“刘将军,这才是你要捡的,把这大筐的黄豆绿豆分开后,柴某立马让路,还奉上厚礼,不过要提醒一下,今日是刘将军娶公主,不是别人,所以,只能亲自动手,不能假手于人,否则可别怪柴某不让路了,哈哈哈”

    捡你妹!刘远一下子火了。

    那两箩东西倒进去,少说也有百多斤,不仅要分开来,还要自己一个人,估计就是捡到明天晚上不一定捡得完呢,这不是故意玩弄自己的吗?

    原以来他是有心示好,没想到,这丫根本就是想背后捅自己一刀,分明是不想让自己顺利拜堂成亲。

    要是往日,刘远说不定大手一挥,就跟他干了,不过今日是大喜之日,这柴令武是皇亲国戚,来障车也在情理之中,刘远就是再不高兴,也不能随便发作啊。

    “这...这也太难了,柴刺史,换别的,刘某认栽了。”无奈之下,刘远只能暗叫一声够狠,一时也拿他没有办法。

    自家的府门就在眼前,不过三射之地,可是偏偏给柴令武挡住,瞪着眼,看着急,偏偏就是过不了。

    “完成不了,那就得认罚。”

    刘远警惕地说:“如何罚?”

    这柴令武分别是来拆自己台的,肯定不会自己顺心,刘远可不敢轻易同意。

    “柴某所管辖的卫州,收入微薄,老百姓生活困苦,就是想修一点水利工程,连银子都筹不够,还有一个缺口,久闻刘将军生财有道,富可敌国,就请刘将军慷慨解囊,急卫州百姓所急,捐点钱银吧。”

    “修水利,那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刘某也愿出一分力,不知这缺口是多少呢?”

    柴令武笑了笑,一脸不以为然地说:“缺口仅是一百万两银子,我想,这对刘将军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毛你妹,刘远心中忍不住爆粗,一百万两,这货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当自己有金山银海,还是当自己是凯子?还九牛一毛呢,真是捐的话,那就是捐“九牛”,给自己留“一毛”,刘远已经百分之一百确认,这货根本就是来恶心自己、为难自己的。

    倘若捐个一万几千两,刘远还乐意,也算积一份功德吧,可是一百万两,谁捐谁是傻子,再说刘远已经捐了一百万两出去修路了,完全没这个必要。

    看着柴令武那一脸奸笑地样子,刘远很光棍地说:“抱歉,没银子,捐不起。”(未完待续。。)

    ps:  感谢燕子白、jimh两位大哥的万赏,感谢kkv00、水鸟大宝、荒狼这几位大哥的打赏,更感谢诸位书友的月票,谢谢,谢谢你们!!!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