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满唐春

1028 公主大婚(五)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刘远暗叹一声,结个婚,图个喜庆热闹,有宗族姻亲来设障车,这是一件乐事,换句话来说,要是成亲都没姻亲来凑和,反而显得冷清,说明平时不讨人喜欢,可是太子和魏王,这二个可是说是朝中数一数二的大人物,怎么也自降身份来凑热闹,堂堂太子、皇子也来寻自己的乐子,刘远不知这叫荣幸还是叫无奈了。

    李泰颇有侠义之风,文武双全,府中常有大儒高谈阔座,而李泰在弄文舞墨方面也很有一手,现在要刘远作诗一首,也在情理之中。

    前面喝酒,后面作诗,真不知这二兄弟是不是商量好的。

    “请魏王命题,刘某尽力而为。”刘远倒也干脆,马上就应允了。

    相对喝酒,作诗已经是一个很好“难题”了,若是魏王也像李承乾的一样送上三大碗酒,一喝完,估计得趴着回府了。

    李泰一早就想好了,闻言笑着说:“刘将军的才名,大唐早有耳闻,投笔从戎,倒是少了很多佳作传世,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这样吧,刘将军今日升官晋爵、又喜迎公主,可谓人生一大快事,就你现在的心情,赋诗一首,也好让我等分享一下,本王先声明,换作他人也就罢了,可是刘将军可不能马虎,不是佳作,本王可不认帐。”

    “是,刘某尽力而为。”刘远应了一声,马上开始思索起来。

    以刘远的水平,作几首打油诗还不错。但是要什么佳作,那一定要发挥不正常才行,因为发挥正常肯定没有戏。水平有限,再说现在脑袋在酒精的冲斥下有一些莫名兴奋,一门子心思都在刚才惊为天人李丽质身上,哪里静得心下来,闻言开始搜索枯肠,看看能不能“偷”一首来应付了。

    刘远一边思索,一边慢慢踱着步子。不知为何,刘远一踱步,一旁的人、包括魏李泰也眼前一亮。众人开始在心中替刘远数起步子来:一步、二步、三步、四步、五步.....六步,七步.....

    “有了”就在众人数到第七步时,刘远刚巧想到了一首合适的诗,突然高兴地叫了出来。

    “刘将军真是厉害。再说他七步成诗。当日金某还不相信,耳听为虚,眼看为实,真是好生了得。”

    “的确如此,想当年才华横溢的曹植,七步成诗,技惊四座,那只是一介书生。而我大唐的刘将军,那可是名副其实的文武双全”

    “若是觅得像刘将军这样的夫君。奴家就是死也甘愿了。”

    “一边去,就你那模样,论到小女子还轮不到你呢。”

    四周围观的百姓在底下窃窃私语,而一些妙龄女子,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刘远不放,一脸花痴状,恨不得拉回家关上门,跟自己做夫妻,惹得不少男子暗暗自危。

    李泰刚才也在心里暗暗数着步子,听闻刘远说有了,心中一震,心想这个刘远果然厉害,像作诗,这个时候多是多作催妆诗或寓情百年好合的诗,生怕刘远有所准备,于是别出心裁让刘远以自己的心情为题,还强调是佳作,没想刘远竟然在七步之内还真有了,不得不服啊,于是连忙问道:“哦,愿闻其详。”

    其实刘远也没注意自己走了几步,刚才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思路更活跃一下罢了,刚巧就想到一首很适合的诗,看到众人有如追星族看偶像一样自己,心中未免有几分得意,不过脸上倒没有表现出来,郎声地诵读自己的新诗:

    “昔日微末不足夸,

    今携公主喜还家。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诵读完,刘远在心中暗念道:小孟同志,剽窃你的劳动成果了,你可莫怨啊,要怨,就怨你晚生了几十年吧。

    这首诗名为《登科后》,考了大半辈子科举的唐代大诗人孟浩然在公元797年终于中了进士,在极度兴奋之下写了这首诗,全文是: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刘远左思右想,最后觉得这首最为贴切,不过把前面二句修改了一下,把“龌龊”改为“微末”,第二句改为应景的“今携公主喜还家”,一下子就把这首诗改成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李泰忍不住来回品味着这两句极为豪迈的诗句,心中感叹不已,人才啊,这二年刘远一心西征,一直没有什么大作面世,很多人都说他江郎才尽,名气大不如前,更有人说他沦落了,可是这诗一出,势必又把他抬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别人想出头,还得努力。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魏王,魏王,这.....这诗不过关?”刘远看到李泰半天没说话,不由好奇地问道。

    李泰这才醒悟过来,马上用力鼓掌,一边鼓掌一边说:“好,好,刘将军瑕不遮疵,由一介微末到娶得公主,这是一部励志的奋斗史,也是人生一大乐事,特别是最后二名[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写得极为惊艳,果然是才华横溢,上乘之作,这绝对是上乘之作。”

    “啪啪”

    “啪啪啪”

    这时,那些侍卫还有围观的士子、百姓一个个都卖力地鼓起掌来,发自内心般为刘远鼓掌,七步成诗,一出手就是上乘之作,就是想不服都不行,而一个个少女,看着刘远眼睛都发绿光了。

    如果此时长安报举行一个最佳夫婿的评比,无疑刘大官人会获得一个很不错的成绩,就是坐在马车上中李丽质,全程听到这次考验。马车中的她,笑脸如花,可惜刘远看不到。

    “不敢”刘远行了一礼。笑着说:“魏王,那现在刘某可以过了吗?”

    李泰哈哈一笑,大声地说:“春宵一刻值千金,看来我们文武双全的刘将军也急了,本王也不是不知情识趣之人,让路。”

    “谢魏王。”

    刘远擦了一把汗,这第二关有惊无险地过了。对李泰行了一礼,又拱手对四周围观的百姓示意,这才带领大队继续前进。

    才走了不到一百米。刘远又得翻身下马,然后哭笑不得地说:“几位公主,怎么又是你们?”

    这次障车拦路的,赫然是清河公主李敬、临川公主李孟姜、兰陵公主、城阳公主等几名小公主。就是天真可爱的小兕子也在其中。几个公主就站在路中央,大有“此山是我开,此木是我栽”的架式。

    刚才在皇宫,这些公主们已经闹过了,又要份子钱,又要开门费,清河公主的开门费要了五百两、城阳公主送上一条擦脸的毛巾,就敲了刘远三百两银子。小兕子拿个绣墩,刘远也封了一百两的好处费。一来二去,刘远“大胖子”进去,差点没诈成“人干”出来,现在看到她们一个个就像看金元宝一样看着自己,自然又是头痛。

    刚才在皇宫已经闹了一次,没想到她们速度这么快,动作这么敏捷,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跑到前面设障,真是哪里有热闹就出现在哪里,刘远还真想吼声:李二,你家的女儿还管不管,都敲诈勒索上瘾了。

    李敬瞄了刘远一眼,有些不满地说:“怎么,驸马爷,大皇姐出嫁,我们这些做姐妹的来热闹一下,不行吗?”

    “就是,驸马想这么顺利娶得公主,那是做梦,还得过我们这关。”说话的是临川公主李孟姜。

    刘远笑着说:“怎么刘某感觉你们来者不善,不像是凑热闹,倒是是找麻烦啊。”

    “驸马,皇姐说,你不给银子,就不给你过了。”这时小兕子奶气奶气地说,说得还一本正经。

    李敬俏脸一红,有些挂不住脸面,一下子把城阳公主抱起,扭头对刘远:“驸马爷,你别听她胡说,我等只是凑热闹的。”

    本来计划得好好的,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这么老实,还没有拷问,已经不打自招了。

    “好吧,开门见山,几位公主准备如何为难刘某?”刘远也得争吵,径直说道。

    和女子争吵,有失身份,输了没面子,赢了脸上也不见有光彩,前面还有那么多关卡,府中还等着自己把公主领回去拜堂呢,还是早点完成,早点进洞房吧,刚才被李丽质那盛妆打扮的样子震惊,早就想一亲芳泽了。

    成亲没洞房,总是感觉缺点东西什么,虽说一早就有肌肤之亲。

    李敬嫣然一笑,也不说话,轻轻拍了拍手,很快,一名女子拿着两根长长丝带走了过来,然后在刘远面前就像一只孔雀翩翩起舞,那飘忽的丝带和柔软的舞姿很好地结合起来,那身子也非常柔软,可以用金鸡独立的形式把一只腿放在头上,技惊四座,不少百姓都忍不住鼓起掌来。

    这名女子动的作不多,一会儿就已经跳完,拱拱手,退到一边。

    “几位公主,这是何解?”刘远猜想这几个为恐天下不乱的公主不会请自己看歌舞这么简单,肯定另有所图,有点警惕地问道。

    李敬微笑如花地说:“很简单,驸马爷只要像刚才那样跳一遍,即可过关,我等绝不为难。”

    什么?像刚才那样跳?

    刘远一下子傻眼了,第一关是喝酒、第二关是作诗,这第三关是跳舞,还真是不重复啊,可是刚才那女的明显练过的,光是那金鸡独立式的一字马刘远就应付不来了,再说还有一些只有女子才能做的动作,这是为验吗?刘远很干脆地说:“不会,公主请换别的吧。”(未完待续。。)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