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嫂子抱紧我

第48章 悲伤在血液里流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这些天,我给嫂子打了两个电话,就是问问她妈妈的病情怎么样,她说还可以。听她的感觉并不想谈得太多,我也就不再多问。我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就说,她说一个舅舅也在,不缺人手。

    下午下班,我到小宝幼儿园接他,发现嫂子家的小保姆在门口站着。

    “今天你要接小宝回家?”我问小保姆。

    “不是,我是有点事儿想跟你说。”小保姆说。

    “什么事?”

    “我觉得不说吧,心里老不踏实,除了你我也不知道找谁说了。”看样子,这事又不小。

    “有什么你就说,没关系。”

    “你知道陈姐她妈得的是尿毒症吧?”

    “哦,知道啊。”

    “这病要换肾的!”小保姆这话说得我一激灵。

    “难道嫂子她……”我的心跳猛然加快。

    “陈姐决定要捐一颗肾给她妈妈!”

    “啊……”我打了一个寒战,惊得说不出话来。

    “陈姐人太好了,太善良了。要说自己的亲妈得了这种病,做儿女的能有这份孝心,应该得到大家支持。但我劝她,你得考虑考虑小宝,小宝这么小,万一你有个好歹,那可怎么办?再说,是她妈抛弃了她,都二十多年不联系了,母女感情毕竟不会那么深……”

    “她现在在家吗?”我打断小保姆的话问。

    “在,下午刚回来,正睡觉呢。她太累了!”

    “你先带小宝玩会儿,我去趟她家。一会儿我给你打电话。”

    来到嫂子家门口,我按响了好几次门铃,等了很长时间,她才开门。

    “怎么是你?”她眼睛红红的,脸瘦了不少,一看就是劳累过度。

    “哦。”我没说什么话,径直来到沙发前坐下。

    “小宝呢?还没下幼儿园?”她说。

    “在外边和保姆玩呢。”

    “你喝点水吧。”她想给我去倒水。

    “不用了,你坐吧。”

    她似乎感觉到我已经知晓一些什么。

    “伯母的病是不是很严重?”我看了她一眼问。

    “哦,是。”她回答得很平静。

    “一定要换肾才能挽救她,是吗?”我单手托着腮,低着头。

    “嗯。”她的声音很小。

    “一定要你捐吗?小宝还这么小!她没有其他的孩子吗?其他的孩子干吗呢?”我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她没有其他孩子了。她改嫁后,怀过一次孕,但流产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怀上。其实,十年以前那个男人就和她离婚了,那个男人在外边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她淡淡地说着。

    “哦。可是,捐出一个肾不是小事儿啊,你还这么年轻,还有一个不到六岁的儿子。你考虑了别人,但你们以后的生活怎么过呀,这你想过没有?”我着急地看她说。

    “我想过,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可你叫我怎么办啊?她是我亲妈,生了我,也养了我几年。尽管她绝情地抛弃了我和我爸,我恨过她,但她毕竟是我妈呀!她才五十多岁,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死掉吗?你知道吗,夏宇?二十多年来,我经常做梦梦到和我妈在一起,我想有个妈……呜呜……”她说着捂着脸哭了起来。

    我没有立即说话,我等着她哭完,哭出来就会好受些。我能理解这几天来她身体和精神所受的巨大煎熬。

    “可你少一颗肾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我感觉这个大屋子里充满了无尽的悲凉。

    “医生说,一颗肾的功能完全可以承担身体的需要,少一颗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影响。”她似乎在安慰我,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他们都他妈瞎扯!如果一颗肾就可以了,那人干吗有两颗肾?”情急之下,我带出了脏字。

    她低着头不说话。

    “我们还是相信科学吧,医生不会乱说的。我也在网上查了资料,都是这么说的。”过了好一会,她才说道。

    我开始沉默。我知道她心里也是挣扎的,但女儿对母亲那种天然的感情促使她下定了决心。这种情感似乎并不会因为母亲的一次错误抉择而变淡,相反经过长时间的沉淀和发酵,这种情感更为浓烈。

    “你已经决定了是吗?”我知道我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事实是我也没有说什么的资格,一个旁人有什么理由去阻止这种无声大爱呢?

    “嗯。我相信不会有问题的!你也不要担心。”她眼含泪光,对我抿嘴一笑,脸上写满了坚毅!

    “那你,符合捐肾的条件吗?”我甚至很卑劣地希望她不符合。

    “我正等待配型结果,医生说如果淋巴细胞配型结果均为阴性,再加上我们有最近的血缘关系,那么从我身体里移植的肾就可以在她体内长期存活。”

    我听着,眼睛涩涩地看着她,不知不觉蒙眬起来……

    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让一个这么好的女人承担如此多的磨砺和苦痛?从小被妈妈抛弃,长大后又被深爱的老公甩掉,到头来一个人带着孩子孤苦地生活,结果还要挖掉一颗肾给那个无情的母亲。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都说好人有好报,为什么对这个女人,上天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上大学时,她是一个多么开朗活泼的女孩啊!她喜欢和我们嘻嘻哈哈,喜欢唱歌,甚至喜欢打抱不平,而现在……严酷的现实把她蹂躏得气若游丝……

    而她还要坚强地活着,勇敢地面对风风雨雨!

    我真想大声地说,陈娅淑你可不可以不这么善良?你现实一点,自私一点,恶一点,是不是一切都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我带小宝回到我家,小宝还是那么欢快地和我聊着天,但他说什么我根本无从去听,我的心像漂在阴霾的大海上,随着狂涛翻滚……小宝全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看着这个小精灵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样子,我的胸就闷得喘不过气来。

    叫了外卖,我潦草地吃了几口,之后哄小宝睡着,便迫不及待地给我一个在某著名医院当外科医生的朋友打电话。

    这位大夫的意思很明确, 我们平时只需要两个肾功能的五分之一就够维持身体的需要,捐出一颗肾后仍然有正常所需功能的二点五倍的储备。从肾功能的角度看,如果另一侧肾完全正常的话,那么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有一个肾就完全能维持一个人的肾脏排泄和分泌功能。只是需特别小心保护剩余的一颗肾,如果唯一剩余的肾保护不好,出现了损害她就不会再有另外一颗正常的肾了。

    放下电话,看看在床上正酣睡的小宝,我的鼻子就开始发酸。

    我打开电脑想听音乐,哥在msn上却和我说话。

    哥:你来了?最近工作很忙吧?

    我回:还好。

    哥:前几天给小宝打电话,听他说他姥姥病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哪来的姥姥?

    我:嫂子的亲生母亲联系上她了。

    哥:哦,这样啊,那她得的什么病?

    我:没什么大碍。

    我不想对哥实话实说,因为那样,无非让他增加负罪感,其他的还有什么意义?对于嫂子来说,哥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罪人,此时此刻我甚至又开始恨起他。因为我想如果他们没离婚,哥会让嫂子捐出一颗肾吗?即便哥同意,至少嫂子还有他呵护,境况也会大不相同。而如今,她只能一个人去面对那种彻骨的孤独与凄凉,去面对未来惨淡的生活,她只是一个女人!

    哥接着发来:我对不起她!

    这几个字真的好苍白,没有任何价值!现在还说这句话,显得很滑稽!

    我没有再回话,关了msn,点开刘德华的《男人哭吧不是罪》:

    在我年少的时候

    身边的人说不可以流泪

    在我成熟了以后

    对镜子说我不可以后悔

    在一个范围不停地徘徊

    心在生命线上不断地轮回

    人在日日夜夜撑着面具睡

    我心力交瘁

    明明流泪的时候

    却忘了眼睛怎样去流泪

    明明后悔的时候

    却忘了心里怎样去后悔

    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好累

    开始觉得呼吸有一点难为

    开始慢慢卸下防卫

    慢慢后悔慢慢流泪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惊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痛哭一回

    不是罪

    有好几年不听这首歌了吧,当这旋律重新在耳畔响起,我的血液里都开始流淌着一种悲伤,随着歌手苍凉的乐声,不断地凝滞,不断地膨胀,以至血管就要爆裂!不知为什么,我却流不出一滴眼泪,也许已化成血流在心底……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