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官心计

第1314章 握手言和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在林海主要领导进行调整的紧要关头,在省内省外无数目光聚焦林海的紧要关头,厉中河保持了沉默,或者说是低调。与此同时,新任林海省党政领导也在最短的时间内走马上任--省委书记:党啸;省长:许仲秧。

    林中市,林海省委礼堂。新任林海省委书记和省长就职仪式举行完毕,厉中河作为海中市市长,自然不可避免地参加了。与此同时,待厉中河结束会议想要回到海中之际,却被新任省委书记党啸“请”进了省委办公楼。

    来到了党啸的办公室里,厉中河感觉异常的不舒服,毕竟,这间曾经是厉中河常来的地方,已经换了主人,秦德来已经不属于这间办公室的主人了。在那宽敞明亮的老板椅上,坐着一个生熟的面孔,正是新任省委书记党啸。

    党啸与厉中河的首次谈话持续了四十分钟。

    是的,是四十分钟!这在林海官场之上竟然再度引发了震动,省委书记刚一上任,竟然与厉中河这位海中市市长聊了四十分钟,这实在是一个奇迹啊!因为,一般情况下,省委书记接见下面的区市领导同志大概是二十分钟左右,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分钟啊!

    然而,对于厉中河而言,他却不会因为这个而有任何的心动,他觉得,这位党啸书 记,似乎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虽说头一回见面,可厉中河已经感觉到了此人的厉害。

    在这次谈话之中,党书记着重谈到了以下几点内容:一、你厉中河是一个年轻领导干部,你在过去的工作中,表现很突出,省委是满意的;二、海中市是林海省下属的重要城市,在林海省整体发展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你厉中河身为市长,责任重大;第三,新一届林海省委对于海中市的工作全力支持,希望你厉中河带领海中市迈向新的发展台阶……

    厉中河从党书记办公室里出来之后又到了新任省长许仲秧的办公室里。许仲秧给厉中河的感觉,比党啸似乎要好一些,他不像党啸那般严肃与刻板,而是显得很平易近人,而且,他还不时地给厉中河递上香烟,与厉中河一边抽烟一边谈话,而且是用一种聊天式的谈话,这样的氛围,不光是厉中河相当的受用,换作任何的人,同样受用。他首先与厉中河谈了谈海中市的工作,厉中河重点围绕天籁影视基地建设的事情向许仲秧进行了汇报,使得许仲秧十分满意。他拍着厉中河的肩膀说道:“中河,天籁影视基地是咱们林海省首家影视基地,一个影视基地的建设,涉及到招商引资、生态环境、文化建设等方面的工作,如果海中市真的能把这项工作搞活了,那么,这对于整个林海省整体工作的发展是大有好处的,希望海中市能够把这项工作抓紧抓实,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及时给我汇报,我会尽最大努力帮助协调解决。”

    在谈到拉裴特尔先生和尼古拉凯丽小姐这个问题时,许仲秧表现出了深厚的兴趣:“中河同志,我还真的很奇怪,拉裴特尔先生和尼古拉凯丽小姐作为好莱坞的著名导演和明星,竟然被你给请到了,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对你们海中市如此感兴趣呢?”

    厉中河微微一笑,说起假话来毫不脸红:“许市长,其实,这事儿说起来都是缘分,拉裴特尔先生是尼古拉凯丽小姐的养父,前几年来过咱们林海,只不过,他们是作为一名普通游客的身份前来的,他们对于海中市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对于鸡鸣县的生态环境很是喜欢,今年,他们要拍一部大片,立即想到了鸡鸣县的风景,所以,这件事,就这么成了。”

    “中河,这就是你们的机遇啊!”许仲秧不无欣慰地笑道:“中河,你现在还年轻,正是努力拼搏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好好把握自己!”

    “谢谢许省长,我一定会记住您对我的教诲!”厉中河坦诚地道。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坦然的,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许仲秧都是长辈级的人物,他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啊!

    离开了许仲秧办公室的时候,厉中河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秦德来打来的。

    厉中河赶紧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接了电话。

    “中河,我在吉来饭店302包间,你过来一下。”电话那头,秦德来的声音很平缓。

    厉中河也不多说什么,指示司机立即朝着吉来饭店而去。

    到了指定的包间后,厉中河发现,这包间里,居然坐着秦德来、韦国标,还有秦小路。

    “来来来,中河同志,今天,我和国标同志抽了个时间聚聚,谁都没有请,唯独请你!”秦德来笑呵呵呵地道。

    “多谢秦书记,多谢韦省长。”厉中河不无感动的说道。

    “中河哥哥,今天的聚会,相信对于你而言一定是第一次罢?”秦小路笑着问厉中河。

    厉中河重重地点点头,道:“是的,的确是第一次。”

    说这话时,厉中河心里万般的感慨,秦德来和韦国标这可是头一回在私下场合坐到了一个桌子上喝茶聊天啊!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聚会就连秦德来的女儿秦小路也参加了。

    由此可见,韦国标和秦德来已经在离开林海的时候握手言和了!

    厉中河不由得有些好笑起来,官场就像小孩子们玩过家家的游戏场啊!一会好得不得了,一会儿又打得不得了,昔日的仇恨再大再深,今朝也会化干戈为玉帛,这完全取决于利益的转换!

    秦小路温情脉脉地看着厉中河,笑盈盈地为厉中河倒上一茶,道:“中河哥哥,要我跟着爸爸回北京了,你以后以北京的话,就来看我们。”

    “那是肯定的。”厉中河笑道:“如果我到北京的话,一定会请你们吃饭的。”

    “哪能让您掏腰包啊,肯定是我来作东的啊!”秦小路笑道:“对了,忘记告诉中河哥哥一个好消息,我要到林大任教了。”

    “啊——”厉中河暗吸了一口凉气儿,这丫头片子,怎么突然之间想起当老师了呢?

    秦德来微笑着说道:“中河,小路这丫头,性子执拗,我也扭不过她,她想留在林海,那就留下来吧,林海,肯定有值得她流连的地方。”

    “是啊,我虽说回来的时间不长,可我也很喜欢林海这个地方,更喜欢林海的朋友。”秦小路笑道,笑声之中似乎涌动着无穷无尽的意味深长,而且,她的笑声,显然是送给厉中河的,她的笑脸,她的眼眸,同样是送给厉中河的。

    厉中河何等敏感的人,他一眼便猜出了秦小路心中所想。

    吐出了一口烟雾,厉中河笑道:“其实,按照自己的性子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这才是人生最快乐的事。”

    “嗯,中河同志,你说得没错,可是,在这茫茫人海之中,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凭着自己的性子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韦国标接过话来,不我感叹地说道:“我和老秦虽说已经是省部级领导干部,可是,我们并不是自由的,相反,我们受到的限制更多,更大,我们考虑问题会更谨慎,更小心。所以,很多人都说当官好,当大官好,可是,真正让他们坐到了这个位置,他们的快乐便没有了。”

    秦德来重重地点点头,笑道:“老韦看来是明悟了啊!”

    韦国标道:“老秦,你比我聪明,明天,我们两个将各奔东西了,以后,你可得常跟我联系啊,没准哪天我会去找你蹭顿酒喝呢。”

    “随时恭候!”秦德来笑道。

    “中河,小路以后就留在林大教学了,你以后如果有条件的话,就帮我照顾一下她。这丫头脾气不好,你可得忍受一些。”秦德来意味深长地道。

    “呃——”厉中河稍吃了一惊,这秦德来说话还真是有意思,拐弯抹角地给俺老厉创造机会,可是,老秦啊老秦,你貌似不知道俺老厉的情况吧,俺老厉现在可是有两个老婆了啊,难道你忍心让你的宝贝女儿做俺老厉的小妾……

    当然,厉中河心里这么想,嘴上自然是不敢说出来,只是不住地点着头:“我尽力,我尽力……”

    ……

    与秦德来和韦国标分开之后,厉中河径直回到了海中市。

    如今的林海省,主要领导同时更换,一个残酷的恶斗结束了,一个全新的局面开始了。厉中河,经过这几年来的历练,已经积累了丰富的从政经验,他从松桃花沟走来,一路走到了今天,他能够走多远,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不过,这都没关系,关键是,自己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脚踏实地地走下去。

    金秋。鸡鸣县,城东。

    天籁影视基地已经全面完工。剪彩仪式正在热热闹闹地举行,厉中河身着礼服,与市长书记谢天成,省委书记党啸、省长许仲秧以及国家广电总局的领导,还有国内外演艺界、文艺圈的一大堆名人,包括拉裴特尔先生、尼古拉凯丽凯莫过于小姐等人汇聚一堂……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