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官心计

第1313章 重大人事调整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挂了秦德来的电话之后,厉中河暗叹不好,韦国标摊上事了,那还在于情理之中,可是秦德来如今也摊上事了,那就颇有深意了啊!秦小路在哥比伦求学这些年来所花费的巨资,如果细细一查的话,绝对有可查之处!这样一来,秦德来岂不危矣?如果一旦秦德来倒台,那么,俺老厉将要去哪里寻求靠山?谁来罩着俺老厉?

    与此同时,厉中河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看看来电显示,不由得一怔,电话竟然是韦国标打过来的。

    于是,厉中河按下了接听键。

    “中河,说话方便么?”电话那头,韦国标的声音里似乎有些焦虑。

    “韦省长,您有什么事吩咐中河去办?”厉中河尽量压制心头的疑惑问道。

    “我与金蛇帮之间的纠葛,已经被上面发觉,并且被人举报,我估摸着,过不了多久,将会有人下面调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将会找到你。”韦国标尽量长话短说,说得简洁明了,使得厉中河明白其意。

    厉中河道:“放心吧,韦省长,这件事只要他们到我这儿来查,我一定不会给您找麻烦的,我就说,我和韦省长是普通的工作关系,除此之外,再无特殊的关系,也没有任何的私下里的往来。就这么简单。如果还要说得再详细一些,那就说韦省长的老家在龙原市,以前我也曾经在龙原工作过。除此之外,他们甭想从我嘴里再套出半个字来。”

    韦国标一听厉中河的话,满心的安慰。在他的理解之中,只要厉中河不借此对他落井下石,那么,他在很大程度上便会相安无事了。

    ……

    时间一天天过去,厉中河也在暗中观察着省委的动静。这天,他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周东平的电话,周东平说,昨天晚上中纪委五处来了一个调研组,先与秦德来进行了谈话,接着便与韦国标进行了谈话。接下来,好像要去下面的地市进行调查。

    嗯,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厉中河暗想。此刻,他很想给秦德来和韦国标打个电话,但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没准这两位的电话此刻都已经被监控起来了,任何一个打进打出的电话号码,都将成为他们调查的对象,既然如此,俺老厉还是保持低调一些的吧,不要太过于主动了,免得引火烧身把自个儿给搭进去了,到时候,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同时,厉中河也在想,这次中纪委五处的人前来调查秦德来和韦国标的问题,难道仅仅是这两个人的问题么?难道就不会调查其他人的问题么?没有那么简单,此事一旦调查清楚了,将直接导致一批人的倒台!在这个节骨眼上,俺老厉还是小心为上啊!

    想到这里,厉中河但放下心来,静等秦德来和韦国标的电话打过来,同时也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目前,他的精力重点还是集中在天籁影视基地的建设上。应该说,尼古拉凯丽小姐和拉裴特尔先生已经在宣传造势上不遗余力,鸡鸣县已经引起了全国各地包括港澳台新马加等地区的关注与重视,更有上百家影视公司点名要来天籁影视城开拍新片,由于从各地而来的人们相当多,鸡鸣县这个古老而狭窄的城市,在容纳力方面已经接近了极限,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了大家的眼前:扩建鸡鸣县城区建设工程!

    当这个项目摆到厉中河的桌面上的时候,厉中河是笑着的,利用创建影视基地的机会,顺便完成对鸡鸣县城的改造与扩建,这可是一箭双雕的机会啊!

    于是,厉中河果断批复了这个工程,并上报林海省发改委审批。很快,审批结果出来了,完全同意鸡鸣县的发展规划。

    厉中河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儿,对于自己近来的工作相当的满意。

    与此同时,一个惊天的消息从林中市传到了厉中河的办公桌上——鉴于工作需要,韦国标同志担任某部委副主任,不再担任林海省省长一职。

    哇靠,上面的动作实在是快得很啊,比闪电还要快啊!厉中河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真的没想到韦国标竟然会如此结局!

    看来,秦德来的确还是有硬手腕的,同样是接受调查,韦国标却一不小心把自己给调查走了,调得自己离开了林海,到了一个不起眼的部门担任了一个副主任,虽说也是省部级干部,可哪能跟堂堂的林海省省长相比呢?降了,降了,一降就完蛋了!

    正当厉中河琢磨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看看来电,是省委内线打来的。

    拿起电话,厉中河一怔,来电者居然是韦国标。

    电话那头,韦国标对厉中河十分感激:“中河,我多谢你支持我的工作,这次上面对我的调查,虽说我事前有预料,可没有预料得这么快,在这件事情的开展过程中,你能够支持我,足以让我感动万分了!明天,我将要北京上任,以后,我们在一起共事的机会可能不会很多了,不过,你放心,林海的工作,我一定尽自己的最大地努力去支持,经过了这个事,我心里也越来越敞亮,我相信上级,相信上级领导的工作安排是用心良苦的,完全是为了大局着想的。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几年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我也不会有今天,可以说,自己种下什么样的因,就会收获什么样的果!”

    “老领导,您对我还有什么交待的?”厉中河坦诚地问道。

    韦国标淡淡地笑了笑,道:“中河,你前途无量,聪明而又睿智,完全可以承担起自己的工作,再经过几年的锻炼之后,一定会有一个不可估量的成就的。我祝福你!”

    顿了顿,韦国标补充了一句,道:“中河,你还年轻,这是你最大的资本,你头脑聪颖,这是你最大的财富,只不过,遇事一定要冷静,一定要注重大局,尤其是与天成同志在一起搭档开展工作,一定要注意团结!”

    厉中河重重地点点头,道:“多谢老领导教诲!”

    “教诲不敢当,这几年来,我们之间也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有愉快的,也有不愉快的,总之,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对于遗憾的事情,我们无法挽回,对于开心的事,我们永远留在心中。以后,你到了北京,想我和我喝酒吃饭的话,就给我来个电话,也许,我以后的时间将会很多很多。”

    “放心吧,老领导,以后进京的机会多着呢。”厉中河道:“只要到了北京,我必去看望您。”

    韦国标点了点头,然后突然话锋一转,问道:“中河,最近我得到了一条消息,说傅老失踪了?你可知道此事?”

    “咦,有这么回事么?”厉中河赶紧言道:“这个事,我还真不知道,上次到鸡鸣县的时候,发洪水,咱们在傅老家里见过他老人家一面,后来也去过几次鸡鸣县,可一直没有去看望他,主要还是忙着天籁影视基地和鸡鸣县城区扩建的工作,这方面也没有认真的关注啊!”

    韦国标重重地点了点头,不无凝重地说道:“是啊,我也是最近才听说这件事的,这件事事关重大,傅家的人,竟然也没有放出消息来,可见事出有因。”

    “韦省长,我抽时间也去查查这个事儿,不能因为这个而出现什么纰漏。”厉中河道。

    “中河,你一有了这方面的消息,立即通知我。”韦国标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傅文来失踪与这次中纪委下来调查的事情有关。”

    “嗯,也许是吧,现在,是敏感时期。”厉中河严肃地说道,可他的脸上却是溢动着满意地微笑。

    挂了韦国标的电话,厉中河终于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韦国标终于被调离林海了,这是林海省的一个大事,现在,秦德来终于全面彻底的掌控了林海的局势。这,是否意味着秦德来的胜利呢?

    正当厉中河考虑着这些问题的时候,他桌上的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看看来电显示,不由得一怔,因为,这个电话也是通过省委内线打进来的,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个电话来自于秦德来的办公室。

    厉中河抓起了电话,刚想要说几句恭喜秦书记之类的话,却突然听到了秦德来凝重而又深沉的话语:“中河,我的工作发生了调动。”

    “啊——”厉中河这下静不下心来了,刚刚是韦国标的出了事,被免去了林海省长的职位,给了一个莫须有的官职,现在却是秦德来也出来了,真的不知道上面的人事调整为什么如此快捷,如此迅速,竟然不给人以喘息的时机,这样的调动频繁,实在有些不大符合官场规则啊,上面的手腕,简直就是雷霆之威,使得下面喘不过气儿来。

    此时此刻的厉中河对于此事格外的敏感,他敏锐的感觉到:上面既然如此作出对林海省主要领导同志进行一次性调整,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林海的事儿,很大,很严重……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