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官心计

第1304章 缘分与机遇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暴雨渐止。

    韦国标和周东平提前离开了鸡鸣县,朝着位于鸡鸣县政府的救灾指挥部而去。

    厉中河和傅强二人带领着赵青、任莺两位大美女却是回到了海中市。

    根据天气预报,鸡鸣县这一轮的强降水已经过去,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恢复生产等各项工作,对于厉中河而言,只须开会布置好这些工作事项然后责令有关部门进行督促就可以了。而他本人,则在跟侯着秦德来和韦国标的最后角逐。

    厉中河相信,这是最后的角逐。这最后的角逐能否平安落幕,最主要的还是要看秦德来的态度。因为,秦德来已经掌握了事情的主动权。

    从各方面掌握的信息来看,秦德来和韦国标的强大幕后背景,基于某些特殊而复杂的原因已经偃旗息鼓,止住了刀兵,而秦德来和韦国标在林海省的生死角逐,同样不再像以前那般白热化。

    与此同时,厉中河也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到了海中市委书记谢天成的家里。此时此刻,谢天成依然在自己的书房里看文件。

    厉中河把带来的牛肉和酒水搁到了茶几上,与谢天成的爱人冯雪彤聊了几句后便径直进入了他的书房。

    “谢叔啊,您这样的工作方式可不行。”厉中河笑盈盈地坐到了谢天成的办公桌对面,道:“堂堂的海中市委书记,竟然如此繁忙,是正常,也不正常。”

    谢天成放下手中的笔,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苦笑一声,直截了当地说道:“中河,你知道么,我现在一直都在竞争!”

    “竞争?你跟谁去竞争?难道你想竞选?”厉中河笑道。

    谢天成道:“据我所知,南林市最近被评为国家级自然风光优美城市,这个称号,竟然给南林市的旅游开发带来了很大的推动力。”

    厉中河一怔,旋即笑道:“是啊,南林市市委书记戴咏华同志还是很有战略眼光的。”

    谢天成微微点了点头,道:“老戴这几年的思想转变力度那是空前的大啊,跟在鸡鸣县的时候一点都不像,整个人的思维像是一下子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呵呵,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厉中河对些却是稍稍有些敏感,那戴咏华现在如此卖力地干工作,难道是别的所图?

    不知不觉之间,厉中河又把戴咏华与秦德来、谢天成之间联系起来,在两位林海大佬展开最后角逐的时刻,一旦某一方失败,另一方必定要对林海的官场进行重新洗牌,到时候,他戴咏华凭着出色的政绩可以再向上走走。这是其一。其二,按照戴咏华以往发生的一些事件,他即使不想上走,也想保住现有的位置,毕竟,戴咏华今年已经五十一岁了啊!这样一个年龄阶段,事实上是很危险的。

    想了一阵子之后,厉中河便对谢天成说道:“我觉得,咱们海中市同样可以打造一批生态型项目,这次到鸡鸣县,我看到了鸡鸣县的潜力,而且,这也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以前难以实现,现在总算有机会实现了。”

    “你的意思是,要要鸡鸣县的扶贫工作为切入口进行开刀?”谢天成看着厉中河的眼睛问道。

    厉中河点点头,道:“鸡鸣县是我的起点,同样,也是您的起点,谢叔,我觉得,咱们两个,直到现在还是鸡鸣县人民群众夸赞的对象,难道,您不想为鸡鸣县做点什么?”

    “呵呵,你啊你,你就不要激将我了。”谢天成站起身来,道“走,咱们边喝边聊。”

    说着,谢天成走出了书房,来到了大厅里,洗了洗手,然后坐到了沙发上,冯雪彤从厨房里拿出几套餐具和酒杯,给他们二人倒上了酒。

    “嫂子也来喝两口吧。”厉中河笑盈盈地道。

    冯雪彤一听,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市长大人亲自开了金口,难道你不给面子啊?”谢天成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爱人。

    “你说什么话啊谢叔,咱们之间就不要以职务相称了,都是一家人。”厉中河笑道。

    “那好,那我就陪你们喝一杯。”冯雪彤也是一个爽快之人,同时她也知道厉中河与谢天成之间的关系。

    三人干了一杯,谢天成很是欣慰地开口了:“中河啊,现在,你是市长,我是市委书记,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一个是缘分问题,一个是配合问题。先说缘分问题,你我以前在鸡鸣县的时候,就在一起,一起工作,一起喝酒,一起聊天,一起谈心,共同面对内外复杂的矛盾,呵呵,当时你我之间的级别可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啊,你只是一个从桃花沟走出来的挂职干部,到后来是工农共建办副主任,到后来是清河镇代镇长,镇长,呵呵,我们之间一起度过了不小的难关,困难再大,我们都踏平了,所以才有了今天!第二个感慨是什么呢,就是现在我们依然在一起喝酒,不是在外面应酬性的喝酒,而是坐在自个儿的家里喝酒,这样的酒,喝得放心,爽心,舒心,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你是市长,我是市委书记,你和我之间的距离,我说的是职务距离,正在一点一点的缩小,但我相信,你早晚都会把我甩下!不过,这些问题已经不再是我考虑的重心了,人这一辈子,做了一辈子的领导干部,啥时候是个头呢?所以,人要知足,知道自己的官程,明白自己的未来,这样才能明心静目,让自己活得坦然一些,呵呵,这第三一个呢,就是我始终都在考虑的问题,就是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的关系如何协调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好多研究领导干部队伍建设的专家们时常研究的问题,昨天,我和省委党校的同志们在一起吃饭,专门谈到了这个问题,因为关系不错,他们特别叮嘱我要处理好与你和关系,但我却不会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不用刻意地去协调和处理,只要能够统一思想,什么事都会解决,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咱们两个之间的默契!”

    “谢叔,我感谢您对我始终都存有的信任。”厉中河喝了一杯酒,然后说道:“说真的,我现在还有些年轻,让我来担任海中市市长这一职务,一直都是诚惶诚恐的,唯恐哪一个环节出了漏子,幸亏有你在主持大局。”

    “嗯,你这句话说得倒是心里话。”谢天成道:“当初省委在作出这项决策的时候,就是考虑到了咱们两个之间的这种深厚的默契程度!放眼全国任何一个省市,历来的党、政一把手,很少有真正的团结一致的,但咱们两个不存在这个问题。”

    “谢叔,咱们今天就不需要煽情了,好么?嫂子也坐在旁边,咱们心里明白就好。”厉中河笑道。

    “哈哈哈……”谢天成和冯雪彤两口子同时笑了起来。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我觉得这么多年的工作,到今天才是最顺心顺手的。”谢天成道:“你虽说年轻,可你有魄力,敢拼,敢干,而我呢,唯一比你丰富一些的是工作经验,放心吧,我会支持你的!”

    冯雪彤也在一边应和地说道:“中河,天成其实也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但在一些具体的问题上,他也不会含糊的,他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来,他对你还是非常肯定的。”

    “我知道,你对我也是非常肯定和认可的。”厉中河朝着冯雪彤笑道:“有时候,您对我肯定,比谢叔对我的肯定,那理是重要得多哈!”

    “哈哈哈……”谢天成两口子又是一声大笑。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今晚的心情非常的好。

    “中河,说起来,我对鸡鸣县还真的很有感情啊,鸡鸣县一天不发展起来,我就一天不得安宁。”

    厉中河道:“谢叔,您有这样一个想法,我就放心了。”

    顿了顿,厉中河又道:“既然咱们两个都想发展一下鸡鸣县,那么,接下来咱们可以讨论一下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发展鸡鸣县,也就是说,鸡鸣县应该走什么样的发展之路。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谢天成道:“你刚才已经讲过,要打生态牌,可是,我个人认为,除了生态之外,鸡鸣县还应该有自己的工业。比如说,清河镇的红光炼铁厂,这个炼铁厂每年为清河镇创造税收三个亿以上,这样的单位,必须得保留啊!”

    “谢叔,红光炼铁厂的情况,我也知道,可是,你是否知道,红光炼铁厂由于企业的生化水不断的外排,已经严重污染了鸡鸣县境内的两条主干河流,给沿途的不少村庄带来了很大的灾害。”厉中河不无担忧地说道:“如果任由红光炼铁厂发展下去的话,那么,我们的生态品牌将会是一纸空文。”

    谢天成重重点了点头,道:“这个问题,后天我到省里开会的时候,会与秦书记和韦省长专门谈一谈。”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