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重生豪门千金

134:大结局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这已经是她收到他送来的第二百零五束玫瑰花了,她的房间都是花的香气,也就是在收到这束玫瑰的那一天,爷爷病重,虽然七七一直珍惜得来不易的一段和爷爷相聚的时光,可她终究还是不能挽留已经老迈的生命。

    那个晚上,她一直守在爷爷的身边,直到爷爷咽下最后一口气,她却一滴泪水都没掉落,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她没资格哭泣,她要做的是,守住爷爷留下来的东西。

    “瞧,七七真冷血,枉费老爷子那么疼爱她了。”周萍鄙夷地笑着。

    “哼,她现在估计只惦记爷爷身后的遗产了。”蔚雪晶冷嘲热讽着。

    蔚七七对此很是漠然,她转过身走出了医院,在医院的门口,她看到了一贯浪荡的尹政勋,尹政勋的手拿着一束玫瑰花,好像觉得不太合适宜了,忙将玫瑰花藏在了身后。

    “我不知道你爷爷刚刚去世了,这花,你全当没看见了。”

    尹政勋将玫瑰花直接扔进了身后的敞篷车里,表情十分尴尬,他已经追了这个女人快一年了,她就好像一潭死水,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甚至为了她,断绝了和一些上流名媛的暧昧关系,他甚至认定自己是疯了,变态了,可每天,他还是会痴狂地走进花店,做着周而复始 ,毫无意义的事情。

    “我想出去透透气,能坐你的车吗?”蔚七七理了一下发丝低声说。

    “坐,坐我的车,当然可以。”

    尹政勋立刻拉开了车门,平素浪荡的家伙,竟然有些拘谨了。

    七七坐在副驾驶座上,转眸看向了他。

    “如果到了明天的中午,你还能看到我,我就做你的女朋友。”七七淡淡地笑着,明天上午会宣读遗嘱,同时,她也不会被周萍设计炸死,假如一切都没有发生,她和他将会重新开始。

    “明天中午?”尹政勋皱起了眉头。

    “是的,明天中午来蔚光大厦,如果过了12点,我还没出来,就别等了,也什么都不要为我做。”

    蔚七七说完,目光看向了前方,她说她想游车河,游到很晚,游到很困。

    尹政勋眉宇微皱,刚才的喜悦渐渐消失不见了,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发动了跑车,顺着车河向前开着,一直开到了黄昏,半夜,直到身边的女子倚在靠背上沉沉睡去。

    -----------

    第二天的早上,阳光十分明媚,蔚七七站在蔚光大厦的大厅里,面对着阳光等待着。

    周萍来了,姐姐来了,爸爸也随后驾到,他们又如上了发条的钟摆,在她的眼前无休止地晃动着。

    “遗嘱,遗嘱!”

    “几百个亿,到底怎么分?”

    这些话,听在七七的耳朵,就好像是笑料,明明都已经安排好了棋局,等着七七跳下去,何必在这里装着一副担忧,也许此时,周萍正幻想着蔚七七走进了电梯间,被炸得血肉横飞的一幕,她兴奋要癫狂了,

    蔚光大厦的门口,韩棕智的身影在不断扩大。

    “棕智,遗嘱呢?雪晶是不是多一些?”周萍弹射了出去。

    “蔚先生的遗愿,他名下的存款,动产,不动产,均由……蔚七七继承。” 韩棕智一字一句地宣读了遗嘱的内容,脸色变得惨淡。

    为何韩棕智会脸色惨淡,也许他在期待,遗产会平分,或许他和姐姐的坏事暴露出来,也不至于输得太凄惨,可是他的赌注只有一个,就是未婚妻七七。

    “不可能!”

    周萍尖叫了出来,父亲和姐姐也哆嗦了。

    这个场景真好笑,他们没想到,在爷爷的心里,竟然一文不值,竟然被扫地出门,也许这就是自做虐不可活吧。

    “蔚七七,你这个小贱人!我早晚让你去地狱见你的妈妈!。”周萍的喊声几乎刺穿了七七的耳膜。

    “凭什么,我也是他的孙女儿,那个老不死的,他糊涂了,早就该死了!”蔚雪晶的脸扭曲了。

    姐姐的这句话,七七打了她一个耳光,确切地说,是打了两个,左右开弓。

    蔚雪晶歇斯底里起来,韩棕智上去劝阻,或许他害怕矛盾激化,让他不堪秘密暴露出来,可事与愿违。

    “雪晶,七七刚失去爷爷,已经很难过了,你就别闹了。”

    “什么,我闹?”

    蔚雪晶双眼瞪视着韩棕智,突然尖声大叫了起来。

    “韩棕智,你将我扒/光,上我的时候,怎么不说别闹了?好像那个时候,你闹得比谁都欢,现在她继承遗产了,你就想提上裤子装痴情男人了?”

    闹剧就这么上演了。

    蔚七七冷眼旁观着,从几何时起,这个男人已经不在她的心里了,自然毫无痛的感觉。

    “你别听她的,七七,没,我没有,我……”韩棕智辩解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关系,其实我并不介意,祝你和姐姐幸福。”

    蔚七七接过了遗嘱的文件,转身要向电梯间走,可中途一个停顿她又走了回来,周萍的眼睛几乎都直了,死死地盯着蔚七七。

    “我几乎忘记了,电梯不能坐了,好像有人报警,里面有炸弹。。。。。。”

    “炸弹?”周萍的脸白了,她不是因为听到炸弹而感到害怕,而是有人知道电梯里有炸弹的事实。

    “另外,我得通知你们一件事,爷爷虽然没有交代,却也暗示了我,我已经帮你和姐姐买了机票,澳洲的单程机票,如果你们愿意去,不再回来,可以享受我每个月支付给你们的生活费,否则,就一无所有的滚蛋!”

    蔚七七将两张机票塞在了周萍的手里,然后转向了韩棕智。

    “我们的婚约很快就会解除,假如你很爱姐姐,可以一起去澳洲,机票的钱。。。。。。应该不需要我负担了吧?”

    “七七?”韩棕智傻眼了。

    “另外我得提前通知你,蔚光集团的新法律顾问会在一个月后上任,也就是说,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找一份新的工作。”

    蔚七七吩咐完了,这才转过身,向门外走去,时间大约是十一点钟,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等在外面了,假如他不来,她必须倒追这个家伙了。

    蔚光大厦的大门外,只有几个保安站在那里,笔挺地目不斜视,根本没有尹政勋的影子。

    “你竟然敢真的不来?”蔚七七瞪圆了眼睛,可末了,她还是泄气了,既然他不来,她好像必须去找他了,一直装着的清高,现在该收敛了。

    就在七七要叫保安开车出来的时候,远处一辆跑车飞驰而来,顷刻间停在了她的眼前,尹政勋那张熟悉的眼眸看向了她。

    “真是糟糕,堵车了,你没等得太久吧?”

    “没有,我才出来。”

    一丝喜悦爬上了蔚七七的脸颊,尹政勋颇为绅士地下了车,帮七七拉开了车门,潇洒地站在车门边,身上穿着一件五颜六色地花衬衫,流气十足。

    七七瞄着他的衣服走到了车门边,抬脚坐在了车里,就在尹政勋关门的一刻,她低声说。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穿这件衬衫,很难看。”

    “难看?”

    尹政勋皱了一下眉头,拉扯了一下衣服:“这可是名牌,他们说,你很时髦,我以为你会喜欢。。。。。。。其实,我本人,不太热衷这种五颜六色的花哨。”

    “其实,我很保守。”

    蔚七七轻笑了一下,羞涩地红了脸颊。

    尹政勋绕过了车身,坐在了驾驶座里,在出发之前,他不确信地问了一句:“你昨天说的话,12点之前,如果我能等在这里,你就给我做女朋友?还算话吗?”

    “算。”

    蔚七七点点头。

    “那么,那么,如果我想让你嫁给我,会不会有点早,当然早了,我有点心急了,算了,当我没说,反正我们的时间还很多。”

    尹政勋摇摇手,发动了车子,就在车要开出去的时候,蔚七七突然转眸过来,凝神地看着他。

    “不早,我很高兴你能向我求婚。”

    “你同意了?”尹政勋用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竟然一下子熄火了,他好像孩子一样开心地大笑起来,这样的一笑,让他看起来精神了许多,也让七七想到了很多曾经经历过的场景。

    “结婚,我想想,怎么安排一下。”

    尹政勋一边说,一边抬起手臂,故作冥思壮地放在了蔚七七的肩头,接着他的手臂用力,直到七七依偎在了他的怀中,他才长长地松了口气,真不容易,终于到手了。

    “我们今晚,到菲德尔酒店订个房间,你看怎么样?”他眉宇一扬,捏了一下七七的脸蛋儿,那浪荡的表情又浮现了出来。

    这个混蛋,原来想早早猎色,可蔚七七却不是那么好惹的。

    “明天,我们就结婚!”

    “明天,就结婚?”尹政勋张大了嘴巴,英俊的脸几乎扭曲了,他虽然喜欢这个女人,却从来没想过那么早结束单身生活。

    “怎么?你不愿意,那我下车。”说完,七七推门就要下车。

    “我愿意,愿意,明天结,就明天结。”尹政勋一把将七七拖了过来,这女人性子真急,就这么想成为他的老婆?好像他们连嘴儿都没亲呢。

    蔚七七坐好之后,尹政勋才发动了车子,低声问了一句。

    “我们现在去哪里?老婆大人?”

    “去清水湾。”蔚七七说。

    “哦,老婆大人别逗了,清水湾是贫民窟,我们去那里,有什么浪漫可言,不如去我的度假屋,我们好好浪漫一下。”

    尹政勋说着,看向了七七的唇瓣,他做梦都想吻这个女人了。。。。。。实在等不到明天结婚了。

    “去了清水湾,然后送我回家,明天一早来接我,我们结婚去。”

    蔚七七说完,内心忍不住笑了起来,先用婚姻圈住他,然后再慢慢调教。

    “真是个扫兴的女人,好吧,好吧,去清水湾。”

    尹政勋掉转了车头,向清水湾开去,一路上,他想方设法地搂七七的肩膀,都被她推开了,这家伙一脸的发灰,实在想不明白,清水湾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回到度假屋,让他好好亲热一下,他想要她,想得几乎疯了。

    到了清水湾,已经是下午了,七七凭借记忆很容易找到了那栋要拆迁的楼房,广告纸,野猫,熟悉的场景充斥着她的五官。

    这一家,因为七七的重生,彻底改变了命运,他们从贫民窟入住了豪宅,从没钱,到有钱,可他们真的幸福吗?金钱,地位,欲望,几乎撕毁了原本属于他们的幸福,初岚失身,失爱,几乎生不如死,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也许她会找个好人家嫁了,过平平凡凡的生活。

    电梯没有爆炸,同样的,那场车祸也没有发生。

    不远处,一个背着双肩背包的女孩儿下了公交车向这边跑着,那不是林初尘还能是谁。

    “你认识她?”尹政勋低声问。

    “不,不认识。”蔚七七摇了摇头,她不想打扰他们的生活,真是来看看,这个曾经是自己的女孩儿。

    这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开了过来,詹远庭从车里跳了下来。

    “初尘,看,电影票,两张。”他冲初尘摇晃着手里的电影票。

    “太好了,刚好我明天放假,不过。。。。。。。就我们两个吗?”林初尘跑了过来,眼眸羞涩地看着詹远庭,一副倾慕的样子。

    原来林初尘真的喜欢詹远庭,七七忍不住笑了,看来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是自己险些毁了林初尘和詹远庭的幸福。

    “你笑什么,喜欢电影票?我也可以买两张的。”尹政勋凑近了七七的耳朵,轻声地说,然后顺势将她拥在了怀中。

    蔚七七难为情地捶打了他的肩头一下。

    詹远庭的浪荡的笑容突然收敛了,他轻声地问七七。

    “我是真的喜欢你,你相信吗?”

    “相信,不然我也不会明天就决定嫁给你。”七七点了点头。

    “明天。。。。。。。。我有点等不及了,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不能自拔了,现在都快一年了。”

    不等尹政勋说完,蔚七七就转眸看向了他。

    “真的等不及吗?”

    “真的。”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教堂,结婚,我马上打电话给律师,让他立刻起草文件。”

    “去了教堂,是不是可以去我的度假屋了?”

    “可以。”

    “太好了!”

    尹政勋内心旁白:臭丫头,晾我一年了,看看本少爷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我要让你一直叫到天亮。。。。。。。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