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六欲仙缘

第两千三百七十四章 衣霓裳踏实了!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二圣!?你们来啦!”见到刀圣和枪圣,衣霓裳算是见到了救星,脸上立时涌起一层浓浓的惊喜之色。

    然而二圣见到衣霓裳,面色却是布满惭愧。本来吗,他们平时与衣霓裳的关系相当不错,可到头来,却误信谗言,差点儿害死了人家的夫君,让他们怎能不惭愧?

    “霓裳,我们两个老糊涂有罪啊!等收拾了雪千峰,我们亲自向你赔罪!”刀圣心胸坦荡,大声喝道。

    衣霓裳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能再见到你们,这已经足够了。道歉不道歉的话,无需再提!”

    “两位圣人来的正是时候,雪千峰的阴谋也只有两位方能挫败了。”见到刀圣和枪圣,庞青云和虎景鹏激动的差点儿没哭出来。什么叫绝处逢生,这便是!

    二圣冲着庞青云和虎景鹏点了点头,赞叹道“老庞,老虎,你们两个至死不肯与奸人同流合污,很是难得!日后的仙界,理应有你们的一席之地!你们和你们的弟子辛苦了,退到一旁休息去吧,接下来由我们!”

    “哈哈哈……刀圣,你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凭你们两个老不死的,能阻止的了雪千峰吗?”

    刀圣冷笑了一声,撇嘴道“能不能,试试便知!”

    “好!我就在这里除掉你们两个老不死的,看看有谁还敢动我铁打的江山!”爆喝声中,雪千峰的杀气越聚越高,犹如狂风骇浪般,只恨不得将二圣拍个粉碎。

    反观二圣,此时的脸上却是毫无惊色,好整以暇,那份淡定从容,不光是让衣霓裳,庞青云等人感到意外,就连雪千峰也是不禁皱了皱眉头。

    “去死吧!”

    爆喝声中,雪千峰的掌锋,犹如奔雷一般,直冲二圣而去。仙皇巅峰境的超级强者,一旦发起威来,当真是能用毁天灭地来形容。雪千峰向二圣出手的那一瞬间,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无不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衣霓裳更是紧张的连心跳都停了,刀圣二人的修为她多少是清楚的,深知就算是两人联手,也绝技奈何不了雪千峰。此时见到雪千峰掌势奔涌,大有吞吐山河的迅猛势头,心中好不担忧,这样的掌势,绝不是二圣所能抵挡下来的。

    眼看着二圣就要被雪千峰的掌势所淹没,在雪千峰的脸上,已然流露出了丝丝狰狞,突然间,一道强光,忽的从二圣背后冒了出来。这强光一出,登时便将雪千峰的威势压了一头,毫不客气!

    “什么?难道二圣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仙皇巅峰的程度了?”衣霓裳为这道强光大大的吃了一惊,心神怦怦的狂跳不止,双眸中,满是不敢置信。

    雪千峰也是一样,脸上的震惊之色,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终于忍不住,口中狂吼了一声:“陆从容!?”

    当这三个字从雪千峰的口中冒出来的时候,衣霓裳就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一般,直激动的娇躯连颤。同时心中忍不住自责,那道强光所凝聚的气息,对她来说,是那样的熟悉,不是陆从容,又会是谁呢?

    当得知陆从容遭到雪千峰陷害,此时被困在无心湖底时,她好不心痛,可还没等她来得及去想,该如何救陆从容脱困之时,陆从容竟已神奇般的脱困而出,如此之大的戏剧性变化,直让衣霓裳喜极欲泣!

    一点儿也不错,正是陆从容到了!

    当强光铺天盖地的席卷开来,将雪千峰的掌势瞬间瓦解之后,陆从容傲岸的身形,犹如一柄出鞘的宝剑,踏着清风浮云,一步一步,坚定而有力的走了过来。

    在仙界,雪千峰就是个千年老二,无论是修为还是权势,一直都被陆从容给压着。这让雪千峰的内心深处,本能的对陆从容存下了一分畏惧。此时见陆从容奇迹般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心神立时狂跳不止,额头上虚汗直冒。

    “陆……陆庄主?”此时众人见到陆从容,神情也各是不一。

    庞青云,虎景鹏等人自然是欣喜若狂,然而那些个归顺了雪千峰的宗门掌尊,神情就有些不对了。

    一方面,陆从容脱困重出江湖,雪千峰的阴谋必将挫败,他们便可以摆脱穿云阁的束缚,重获自由身,这当然值得他们高兴。可另一方面,他们毕竟归顺过雪千峰,一定程度上都做了雪千峰的帮凶,这陆从容要是跟他们算账,那怎么办?时而欣喜,时而忐忑,这些宗门掌尊的表情能平静的了,那才奇怪。

    二圣自然知道,自己不是雪千峰的对手,见到陆从容现身,立即便识趣的让出了‘舞台’,飞身退到了衣霓裳的身旁。两人虽然已经获得了衣霓裳和陆从容的原谅,但将功赎罪还是有必要的。此时两人是豁出命去,也要力保衣霓裳周全。

    陆从容和雪千峰正对峙,衣霓裳的一双美目,一眨不眨的落在了陆从容的身上。算起来,夫妻俩儿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以往想起陆从容,衣霓裳只是觉得伤心委屈,可是现在,她却恨不得直接扑进陆从容的怀里,紧紧的保住他,再也不松开!

    正在这时,一双柔软的手,突然悄无声息的抱住了衣霓裳的胳膊,将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一双美目,登时充满欣喜的瞪了起来“小仙!?”

    这几年来,衣霓裳无时无刻的不在为曹小仙担着心,可以说连一天踏实日子都没有过过,此时终于见到曹小仙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衣霓裳心中的那份浓浓的喜悦与激动,自是言语难以形容。

    曹小仙又何尝不是?离家多日的孩子,终于又回到了母亲温暖的怀抱,小姑娘还未说话,便已泪流哽咽。

    “小仙姐,能与娘重逢,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儿,你哭什么啊?”伴随着一道朗朗的嗓音,秦东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抬头见到秦东,衣霓裳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忙伸手将他也拉进了怀里。一双儿女就在自己的怀里,而自己的丈夫,也在自己的眼前,这一刻,衣霓裳许久不曾踏实的心,彻底踏实了。

    “娘!这些日子,您一定受了不少委屈吧?”秦东望着微微有些消瘦的衣霓裳,眼中满是关切。

    衣霓裳连连摇了摇头,嗓音因为兴奋而颤抖的道“娘不委屈,倒是你们,这几年来,定然是受了不少罪吧?只可惜娘什么忙也帮不上,实在是有些愧对你们。”

    曹小仙咯咯的笑了起来,道:“娘,这就是您多想了。小东那么有本事,我们能受什么罪?我们好着呢!”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