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六欲仙缘

第两千三百七十章 突闻真相!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雪千峰正被衣霓裳的目光弄的心烦意乱,从外面又传来了纷杂的争吵声,甚至隐隐的还有打斗的声音传了进来。雪千峰愈加发烦闷,厉声喝道“又怎么了?”

    雪千峰的吼声刚一落,一名穿云阁的长老,便匆匆的走了进来,俯身道“阁主,如意宗和奉天门的人,捣乱来了。”

    “什么?”雪千峰一听,一双白眉便飞扬了起来,怒声骂道“好哇!这些个附庸陆从容的余孽,我正愁找不着他们,没想到他们主动送上门儿来了。哈哈哈……”

    “雪阁主,是不是陆从容来了?”衣霓裳的心情也顿时激动了起来,同时也有些复杂。

    在她看来,陆从容此时已是丧家之犬,本应该好好的藏起来,蛰伏待机才对,却为了她,终于还是来了,这说明陆从容的心中显然是有她的。陆从容对她情深意重,她却与雪千峰一道,暗地里布下天罗地网,只等他自己来投,就算是打着维护三界清平的旗号,也总有些不地道。因此衣霓裳内心深处,既盼着陆从容来,又希望陆从容不要来,好不矛盾复杂。

    雪千峰冷冷一笑,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他只要来了,就别想再活着离开。霓裳,外面危险,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先去了!”匆匆撂下这一句,雪千峰便飞身而起,直向着嘈杂声传来的方向掠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陆从容来了,衣霓裳此时的心情好不焦躁,索性也不回房间了,就在庭院中,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焦急等待。

    没想到的是,衣霓裳没有等到雪千峰回来,却突然见到一个黑衣人,突然从外面跃进了庭院,一见到衣霓裳,疾步便蹿了上来。

    “大胆!”便在此时,一旁的几个穿云阁弟子纷纷反应了过来,各自爆出一声怒吼,齐齐跃起,凌空将那黑衣人给截了住。

    那黑衣人的身手相当不凡,至少也有仙君三品中阶以上的水准。眼见几个穿云阁弟子逼来,毫不惊慌,手掌一翻一压,同时祭出五六道飘渺莫测的掌劲,分别袭向那几名穿云阁弟子。

    这里是穿云阁总部的后院,雪千峰绝不相信,在这个时候,有人能有如此之大的胆子,敢闯入这里来,因此防守并不甚严密。那几个穿云阁弟子,不过也就是仙君一品的程度,在这黑衣人面前,完全不值一提,眨眼间的工夫,便被那黑衣人的掌力击中,纷纷吐血身亡。

    见此情景,衣霓裳娥眉紧簇,脸上立时不怒而威,冲那黑衣人斥道“贼子大胆,敢到这里杀人!?”

    斥过之后,衣霓裳才想起来,自己的修为还被禁锢着,此时的她怕是连那几个穿云阁弟子都不如,更甭提对上黑衣人了,一张面色微微有些发苦。

    然而令衣霓裳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话音才刚一落地,那黑衣人突然噗通的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让衣霓裳顿吃了一惊。

    “如意宗门下常品青,见过陆夫人!”说着,那黑衣人冲着衣霓裳重重的磕了个头,神情异常恭敬。

    衣霓裳被弄的有些糊涂了,凝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闯到这里来?”

    衣霓裳两句话一问,那如意宗门下的常品青,一个四五十岁的汉子,竟哽咽了起来,一双眼圈儿也迅速的泛红。

    “你哭什么?”衣霓裳就更是糊涂了,呐呐的问道。

    “陆夫人,您知道,我闯进这里来,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吗?”常品青呜咽着道。

    衣霓裳缓缓的摇了摇头,面露迷惘。

    常品青跪在地上,紧捏着拳头,满面悲痛的道“为了能到这里来,见上陆夫人一面,我们如意宗的宗主,和奉天门的门主,还有无数不肯被雪千峰奴役的道友,豁出了性命,才给我创造出了这一线机会。”

    衣霓裳闻言一惊,若有所思的道“那外面的打斗声……”

    “不错!为了能见夫人一面,我们宗主他们不惜以卵击石,正面冲击穿云阁总部,将雪千峰和穿云阁的高手全都吸引了过去,这才使得穿云阁内暂时空虚,给了我趁虚而入的机会。不过想来,用不了多久,我们宗主还有那许多兄弟,便全要死在雪千峰的手里了。”

    衣霓裳听了,不禁打了个哆嗦,这代价着实够大,怕是有好几百号人呢。

    “只是为了见我一面,这样做值得吗?”衣霓裳有些不忍的问道。

    常品青却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大声道“值得!因为现在,能与雪千峰抗衡,挽救整个仙界的,也只有陆夫人您了!”

    衣霓裳听的有些糊涂,道“我和雪阁主现在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挽救仙界啊。”

    常品青哼了一声,道“夫人,现在要称霸三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雪千峰。他为了自己的野心,四处兼并征战,将整个仙界弄的血雨腥风,眼看着整个仙界都要沦为他一人之手了。”

    “常兄弟,你这话是怎么说的?要称霸三界的人,不是陆从容吗?”

    “陆庄主是不是想要称霸三界,这我们不知道,可至少陆庄主没有像他雪千峰那样,四处征战,稍有不从,便大开杀戒!再者,现在陆庄主已经被他雪千峰封印在了无心湖底,还谈什么称霸三界?”

    “你说什么?陆从容他被封印在了无心湖底,这是真的?”常品青的话无意中与雪耀相互印证,这让衣霓裳的头皮直发麻,隐隐的觉得,或许雪耀的话是对的。

    “不错!那已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我们也是在这三年中,才看清楚,其实真正身怀野心的人是雪千峰。三年来,整个仙界,已经有三分之二的门派,或被逼迫,或受到理由,归顺了他。我们如意宗和奉天门这些不愿意归顺他的,已被他逼的走投无路,这才无奈之下,行此险招,让陆夫人知道这其中真相,带领我们,与雪千峰相抗衡!”

    常品青言之凿凿,所说的话又与雪千峰的亲生儿子雪耀相认证,再联想到雪千峰诸多怪异的言行,她不相信都不行。

    俏面一寒,整了整衣衫,望着常品青道“常兄弟,你可敢与我一起出去,和雪千峰当面对质?”

    常品青想也不想的便大声喊道“这有什么不敢!反正我也没打算再活着离开穿云阁!”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